[原创]情人的眼泪(连载九)



一直没有把我没有机会读研的事告诉家里,考试的上一天晚上,一个人呆在宿舍里,无聊地翻看那些熟了不能再熟的资料,想想明天就要进入试场,经历人生的再次选择,本似平静的心绪开始烦乱起来,好想能倚在母亲的怀里,享受片刻的宁静!

敲开宿舍管理员值班室的窗户,看了眼那张不高兴的脸,便低下头来拨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是邻居家的二婶接的,对着电话,我满脸堆笑,低着声说:“二婶,我是响子,忙烦你叫我妈接电话的。”

“好的好的,我就给你去叫,电话先挂了,你一会打。”

“麻烦你了!”我小心翼翼地说,轻轻地挂断了电话。

“一元。”管理员看了看计费器,毫无表情地对我说。

我忙从口袋里找出一个硬币递了过去。强将着笑脸对管理员说:“等一下我再打一个!”

“要打快点打吧,真麻烦!”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再次拨通电话,一个“嘟——”还没有响完,母亲的声音就顺着电话线进入听筒,钻进我的耳朵里:“响子,是你吗?我是妈妈!”

“是我,是我!”我连连点头,眼眶不自觉的湿润起来,“你的身体还好吗?爸爸的身体好吗?”

“都好,响子,你怎还不回家的?”母亲问我,我仿佛看到母亲就站在我的面前,慈爱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们都很想你的!”

“有点事忙完了就回去的,大概就两三天吧!”我顿了顿,问,“姐有没有回来的?”

“你姐说要到年三十才能回来的,加几个班能多挣些的!”母亲又叮嘱我道,“你要早点回来,快过年了,一切都要注意的!”

“嗯,我知道的,爸呢?”

“响子,早点回家,路上当心,我就不说了,电话费贵的!”只听到父亲站在一旁,冲着话筒说了声。

我轻轻将挂断电话,默默地站在那里,几点眼泪顺着眼角涌了出来。

“三元。”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五元的纸币递给了管理员,接过找回的两枚硬币,顺着楼梯,回到空荡荡的宿舍。

日光灯孤独地贴在天花上,懒散地照着孤寂的我。看着书桌上摆放着的一大摞复习资料,无奈地摇了摇头。

推开窗户朝外望去,整个校园里寂静一片,光秃秃的梧桐树林将路灯包裹起来,透出点点淡黄色的光亮,附近楼上时而传来一声空洞的声响,伴着窗户中透出孤独的光亮,将夜映衬得更加凄凉清冷。

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冲着无边的夜色,使出浑身的力气,欲用我的全部,打破这沉寂孤独的夜幕,迎接黎明的七彩霞光。


早早地起床,我将要带的文具和证件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到校门口的小吃店胡乱地吃了点早点后,遵照约定站在校门口,等着林秋芹。

时间过得真慢,我不停地看着手表,又不时地朝着林秋芹来的方向张望。心里不断地嘀咕着怎么还没有来的。

时间嘀嗒嘀嗒地向前走着,踏着时间的脚步,我不停地在校门口走动张望着,太阳渐渐地升起来了,远山,近树还有那一幢幢楼房,都让和暖的冬日轻轻地包裹着,马路上奔驰而过的各式车辆,卷起时间老人的胡须,朝着春节的影子,猛冲过去。

“发什么呆呢?”

“怎才来的?等你好长时间了!”回头一看是穿着大红羽绒服的林秋芹,扶着自行车,满脸笑容地看着我。

“才几点呀,不是说好了八点的吗?”林秋芹把表伸到我的面前,“你看看!”

一股淡淡的清香顺着林秋芹伸过来的手,理直气壮地钻进我的鼻子,我下意识地嗅了嗅,笑着说:“真香的!”

“香你个大头,让你看时间的,哼!”

“嘿嘿,是我来早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还不是担心迟到的,走吧!”

“等一下,我把自行车锁到车棚去。”


考点设在在阳州市第一中学,离我们学校只有一站路远。虽说离过春节还有十来天的,空气中已经到处洋溢着过年的气氛,各大商场纷纷祭起法宝,争夺上帝手中的金币。我背着挎包,和林秋芹顺着马路,朝着一中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晚上休息得怎样?”林秋芹边走边问我。

“还行的,又不是第一次考试。”我故作轻松地回答,“你呢?更应该休息好的!”

“不算好的,有点担心今天能不能考好的。”林秋芹叹了口气说。

“你有什么要担心的呀,你的工作都落实了的。”我回过头来看着林秋芹说,“不要有太大的负担,轻装上阵,你一定能行的。”

“苏州那边我肯定是不去了。”林秋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想我们能考上的!”

“对,我们能考上的!”我握着拳头朝着林秋芹示意说,“凭我们的能力,不是第一也是第二的,对不对?”

“你呀,说你胖你就喘起来了!”林秋芹笑着对我说,“听王姐说,这次考试竞争还挺激烈的,有好些研究生的。”

“哼!研究生也是人,我们就比他们差吗?”我用指着自己的鼻子说,“看看我们所获得的奖项,有几个研究生比得上的!”

“你就抖吧!”林秋芹用手推了我一下,笑着说,“不过有没有水平,有没有能力,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

说话间,我们离一中已经不远了。远远的就看见一中大门上挂着的横幅,上面写着:“阳州市2000年国家公务员暨机关工作人员录用考试一中考点”。我们紧赶了几步,一中的大门紧闭着,门前站了好多考生,还有不少送考的家长,他们正围着自己的孩子,不停地叮嘱着。

我和林秋芹在马路对面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在那里等着进场。

时间随着新春的气息,不紧不慢地跳动着。我站在那里,脑袋里仿佛一片空白,心跳不停地敲打着耳鼓。猛然间感受到周身让无情的寒风包裹着,一刻不停地侵入五脏六腑;又好似盛夏的酷热朝我袭来,浑身一片燥热。我轻轻地靠在光秃秃的梧桐树上,身体软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

“你怎么了?”林秋芹看着我靠在树上,“脸色怎这么差的?”

我轻轻地摇着头,说不出话来。林秋芹走过来,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轻轻地说:“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

她的手好暖和,顺着手心,一股淡淡的温热顺着手臂,迅速传遍全身。我定了定神,慢慢站直了身子,对她说:“没什么的,就是突然感觉不舒服的。”

“把我吓坏了,关键时刻怎能‘感冒’?”林秋芹依偎着我,小声地说,“可不要吓我了,好吗?”

“不会的,放心吧!”我点了点头,笑着对林秋芹说,“第一名还等着我去拿的!”

“你呀!”林秋芹用手指轻轻地点着我的头说,“什么时候总是这么自信!我怀疑是不是自大?”

“好了,该进场了!”我指着马路对过的一中大门对林秋芹说。

“那走吧!”林秋芹牵着我的手,注意着马路上的人来车往,从大门一侧的小门走了进去。

“我们的试场在几楼?”站在楼道里的试场示意图前,想掏出准考证来看,才发现林秋芹还拉着我的手。

“把手借我用一下,可以吗?”我轻轻地晃了晃她拉着的手,低声说。

“你坏死了!”林秋芹这才觉察到我们的手还牵在一起,赶忙松了开来,抡起拳头就朝着我捶了过来。

“别!别!别闹了!我的小姑奶奶。”我指了指四周对她说,“看的人很多的!”

“哼!考好了找你算帐!”林秋芹红着脸,从包里拿出准考证对着示意图找起试场。过了一会说,指着图对我说:“在二楼的最东面的教室。”

我们一前一后地走到二楼东面,把包放在试场外的课桌上,找出准考证和文具,站在试场门口的老师验看一下准考证后,把我们放了进去。

考试的时间还没有到,试场里还有好多人没有到的,林秋芹和我刚好在一排,我扭过头看见她正看着我,我竖起手指,冲着她做了个“V”字的手势,她笑了笑,也朝我做了一个“V”字的手势。

寂静漫长的等待被一串“铛铛铛……”的铃声划破,考试终于开始了。监考老师向考生宣读完考场纪律后,开始分发试卷。

轻轻地吐了口气,让自己紧张的心情稍稍平静一下。我接过试卷,将试题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看了个遍,心里已经有谱了,提着的心渐渐平复下来。朝着林秋芹的方向看过去,她正在试卷上刷刷地写个不停。我平定了一下心神,大脑机器已经开始高速运转。我拿起笔,在试卷上认真地写了起来。

这门科目的试题不算难,除了两道选择题把握不准外,其他的题目问题不是太大的。答完题后,我一题一题地进行复查,并暗暗地给自己估分,没有特殊情况,考上八、九十分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又再次检查了一遍答卷,看看没有什么遗漏的,这才搁下笔,长长地舒了口气。抬起头来,借着眼睛的余光,我偷偷地朝林秋芹望了过去,只见她也刚好朝我望来,目光在半路上对接起来,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出了她的关切。我冲着她微微一笑,稍稍地点了点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