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位作者朋友讲的“让人民警察重新穿上警服”这个问题,你别认为只是警察着装的一个简单的问题,而笔者认为这可是一个警界深层次的问题,也是困扰老百姓心底一个沉重的话题,一个难解的课题。

解放以来,中国的警察走过的路,很复杂,就人民公安战士而言,在着装上,也有很多话题,民警着警服也经历过一个“有-无-有”的过程。

一、解放初期,警察队伍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成建制转隶到人民公安的,那时,在公安局工作的人员都统一着军装,后来,公安机关从军队彻底归制给地方人民政府,地方公安人员开始着老百姓的衣裳,公安人员个人不再发服装了。至于,那些在网上看到蓝色、白色的警服只是公用的,枪支也是公用的,民警执行任务可以领用后归还。笔者1977年进入公安局时,所有的人都不着装、不佩枪,每月不足四十元的工资。那时公安干警入职是行政25级,军队连排干部是23級,比地方同级干部工资高二级。那时的警服、手枪都在办公室仓库里锁着,有任务去领,完成任务立即交还,干警个人不发服装。到了1984年公安部换了刘复之当部长,这个人是历任部长中最有作为的,他上任后,民警统一着装、配枪,乡镇统一建派出所,人民公社公安特派员统一归建公安局,农村户籍由民政机关移交公安派出所,省会城市以下的城乡公路交通和车辆管理也从交通部门移交给公安交警了,这是民警统一穿警服的开始。

二、民警着装后,也有一个从高兴着装到不高兴着装,再到一个不愿意着装的尴尬过程,公安机关全国统一着装后,开始民警们为之兴奋,警服日夜穿在身上,节假日、出差、探亲都穿一身警服,那时穿警服,是一种干部身份的体现,民警着装在社会上有优待,老百姓尊重,有一种荣誉和不受侵犯感,着警服不排队购车票,老百姓认为是应该的,抓坏人时老百姓自动协助,在商店里穿警服买东西营业员会把紧俏的东西、物品拿给你,走在大街上,约会同学、战友,人家都会说穿警服当警官潇洒神气,端着金饭碗,有高人一等的感觉,每个人都高兴穿警服,一时间社会上假警服随之泛滥成灾,假冒警察招摇过市,为害社会。

三、但到九十年初,警察开始实行警衔制度,由于警察队伍有别于军队,干警是地方行政干部的职业性特点,人多职位少,一个公安局几百号人,包括局长、政委和局党组成员以上领导才十号人左右,绝大多数干警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加之公安机关人员多流动性少,绝大多数人无法升职,因为无职位民警授衔相对较低,很多老民警初次评定衔级都低,特别是从部队转业的营连级军官转入公安机关,由于沒有职位授的警衔较低,从而使这部分民警在实行警衔后心理上产生了低人一等和不高兴穿警服的想法,加上地方干部年青化的影响,地方公安机关领导年青化,往往是年青的局、所、队长领导老民警,由于有了职务高,警衔就高的规定,使占警察队伍绝大多数老民警觉得戴着相对较低的警衔脸上没光彩,缺乏自信和荣誉感,他们往往釆取少穿或不穿警服的作法来平衡心态。九十年代末公安部要求民警一律着装上班并进行督察,但还是有一些民警借故不着警服上班,往往因此受到批评和扣发绩效工资。曾经,本一个单位有二个民警不愿着警服,一个是七十年代转入公安的老战士,一个是九十年转业营级军官,这两个人因为没担任职务授衔时警衔较低,经常上班不着装,批评了也不改正,后来他们老婆告诉说,穿警服警衔低了面子受不了,不穿心理才平衡一点。本人身为干警也曾经历同样的心理过程,当年初次评定警衔时,与我职务相同的人仅工作时间早一个月而授了三督,自已只授一司;也有的人工龄相同而职务低半职也只授一司,逐产生了心理阴影,不久公安部下发文件给我一类的人微调到三督,在警衔未发下来时,上级通知着警服照相办警官证,我们这些被微调的人都借三督照相,可见之一斑。虽然后来职务变化授上了一督,但从客观因素来看,公安机关因不同于军队,民警授衔造成基层绝大多数人不高兴着警服是有心理阴影的,虽然近年公安部采取了相应措施来平衔,民警警衔晋升机会多了,但民警不高兴眚警服的状况并沒好转。

四、民警从不高兴着警服到不愿着警服产生好原因并不复杂,以己之体会,主要是民警在工作时间之外着警服遇上特殊治安情况,民警出自职责,而挺身出手进行制止时导致了社会问题,民告警问题,而此时的官方领导不仅不加赞赏和支持,反而冷言潮飒,甚至进行责备,埋怨给领导常来麻烦,影响升迁。有如南京彭宇案一样,导致社会见死不救,民风倒退三十年的社会问题。民警着警服时主动处警难免件件完美完善,如果得不到公安局领导支持一定会挫伤民警的积极性,使民警产生不穿警服不惹事、不管事、不出错的思想,遇事绕着走,见而不管,反正有110,倒更快活。例如湖南一个县公安局刑警夜间执行任务,开车路遇一醉汉撞倒在公路树上受伤不醒,刑警们出自职责将醉汉抢救到医院,垫付医疗费医治,醉汉苏醒后却指责是刑警开车撞倒了他致某重伤,后来此人和家人联合上下状告刑警,多年后此案无法结论,公安局长冷眼相视,不闻不问,导致刑警提拔升职无望,受害终身。可笑的是刑警垫付医疗费原指望获见人勇为,殊不知醉汉家人却说:你撞了人你才垫付医疗费。同车同事作证,而法庭说:同事不可举证。无可奈何!此案全国皆知,有民警事后说,夜里行车,看见有人倒在公路上,宁可绕过去,千万别下车救人,自找麻烦。这就是“彭宇效应”。民警穿警服上街遇上事儿不管是错,管了惹告状也是错,唯一的选择是少穿或不穿警服。我想民警无论穿警服与否?其身分所在,职责所在,见事要管,见义勇为,是其必然。但有关规定却要求警察工作之外,不着警服,那民警即无可指责。

五、在110接处警机制非常完善的今天,老百姓有警报警,几分钟警察就赶到现场,维护社会治安迅速可靠,似乎民警工作之外穿不穿警服于长街市上并不重要。但是笔者对作者的“满街市场不见真警,而满眼假警”的感叹却有些同感。逐产生了几个问题:

1、社会治安的好坏不取决于警服而取决社会治安管理机制。想当年,公安局民警不仅不发警服而且人数相当少,而那时的社会治安管理得很太平、很稳定,这是为什么?我认为是社会管理机制配套,笔者曾见过,那时一个戴黄袖章的女工商,管全城的市场秩序井然,街道里一个戴黄袖章的婆婆组长,辖区的小孩们见了吓得跑老远,害怕她到派出所汇报。几个人的派出所有送收审的权力,有送少管的权力,有送劳教的权力,有进行管制的、审批推荐工作的权力,违法犯罪了有权依法送去坐牢。从农村大队到工厂、街道、单位层层有人、有组织管,公安民警有治安管理、侦查破案的绝对权力,全社会都支持。更重要的是层层有管理机制,外出务工必须有单位证明,身无证明的人没有哪个单位敢收留。例如今天的打工者外出打工,光有身份证不行,必须有村、街道和派出所证明,工厂、公司才可接收。笔者认为 香港和美国在人口流动管理上其相应的机制和手段配备。我国新疆防恐反恐机制就是近年总结推行的行之有效的机制,不仅有层层组织而发动民众参与。

2、决定社会治安状况的好坏不在于警服的显示,而在于公安机关公共治安管理科学合理的机制。按当前全国穿警服大的系统单位方面来看,除了公安系统警察外,有法院的警察,有检察院的警察,有司法的警察,有林业警察,有铁路警察,有民航警察,有海关警察,有海江警察等,从小的方面公安机关内部实行的社会面管理机制来看,有社区警、巡逻警、交管警、城管警、高速路巡警还有刑事警等,可谓是警种繁多,功能齐全。但是老百姓却不屑地说:这么多的警种和警察却管不住一条街道。无怪乎作者把这个原因归究在这么多警察都不穿警服上。笔者认为:其症结不是在警服上,而是在机制上,用社会上一句俗语即是:敲锣卖糖,各干一行。从字面上看那么多的警种在街道活动,怎么能说没穿警服的人在工作活动?其实,当前街面上真的少见真警察,只有少数巡逻的、110接警的、维护交通贴罚单的协警,也就是临时警务人员,那么这么多警察去了哪里?老百姓心里自然纳闷了,无异于作者生疑。笔者想:这就是目前警务机制存在的弊端导致的,诸如社区警、巡逻警、交管警、城管警、还有刑事警都在街面上活动,可这么多警察各归各部门,各做各的事,互不相干,互不协作,少有配合,交警只管交通问题,看见治安问题视而不见,巡警也不闻交通事故,而城市管理又派生出一个城市管理警察来协助城管局工作,而城管警察管城市却不管交通的问题,名副其实的各扫门前雪。也应了民间一句土语:人多不算卵,鸭多不算蛋。警察多了却见不了警服。真正科学的警务机制,形象地讲:一警多能。诸如美国,联邦调查局管情报、刑事,各州、县、市、镇警察局、署管治安,包括巡逻交警城管等。根据中国公安中央管线,地方管片的原则,以县市区旗公安局为例实行大刑侦、大治安的机制,以派出所为主体,实行以块管理的机制,将社区警、巡逻警、交管警、城管警、户籍警,以及刑事警等职能整合成两大块,社区警、巡逻警、交管警、城管警、户籍警归类治安警务,侦查破案归类刑事警务,两大类警务各负其责,各尽其职,迫使警察必须置身于社会面上,治安警务人员将行使一警多能的职责,避免警务单一互不协作的弊端。

六、协警的派生,将引发诸多涉警法律、政策问题以及协警的警务作用问题。今日之协警,即往日之民兵、治安员,也就是政府同意,公安机关自招自用,自负薪酬的形式。在不同时期的协警其形式也有不同,改革开放前民兵、治安员协助公安机关工作,人员从工厂、单位、生产大队抽调,工厂、单位的人员工资由工厂、单位发,生产大队则记工分,公安机关不负担工资。改革开放后协助公安机关工作的民兵、治安员其工资则由公安机关负责,工资来源主要依法办案的罚没款和单位赞助财政预算外返还支出,很长一段时间公安机关使用治安员则成为罚没的主要手段,生财、吃饭、运转之道。鉴于协警没有合法身份,公安机关使用协警是知法违法,执法犯法,因此公安部曾明令全国一律清退协警等临时人员。国家为了依法治国,实行警察由省级公安、人事部门统一招录分配的政策,国家法律规定警务人员公务员身份,只有获得合法身份的警察才可培训上岗执法。然而,时过境迁,公安机关使用临时人员执法人死灰复燃,始而蔓延,正如作者所言:不见警察,只见协警。笔者所见,交通维护、违规贴罚是协警,巡逻110接警是协警,派出所备勤处警、户籍办理、警务站管理也是协警,110指挥中心值班也是协警,据说江浙广沿海一带公安机关使用的协警占警所队人员一半以上。在我们当地协警的使用明日政府批准,财政负担,其实协警工资财政来源还是预算外支出,预算外支出还是罚没收入返还部分,不可能政府在财政预算内支出协警工资,其实地方财政还是无力支付合法警察工资及警务支出,每年靠中央几百万转移支付给民警发薪,何况协警人员工薪呢?协警人员执法问题遭到社会上一致质疑,公安机关美其名说是协助民警执法,只是协助不是单独执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一名协警身着制服身处执法岗位何说不是执法,笔者认为:公安机关越多使用临时人员,执法公正性、严肃性就越走样,公安民警在群众眼里的形象就会谈化,公安机关用罚没收入为协警发工资越多,对老百姓的经济处罚度就越大,积怨仇视就越大,公安机关使用临时人员越多越久,使民警的依赖、惰性更浓厚,不利于队伍的建设和提高警队素质。同时引述二个问题:

一是法律和政策规定只有省级才有权招录警察,现在地方县市人民政府批准大量招录协警是否合法?还需要省里招录合法警察吗?如果此行不止,警察成份不就魚目混珠?警察队伍还有纯洁可言?国家法度置于何地?执法犯法无度了。

二是正确地使用警察机制,必须依法依政策通过法定渠道招录合法警察,各县市人民政府应量力而行依据社会治安状况而定向省政府报备警务人员额数,报多少,录多少,用多少,不可自行另外招录临时人员或者事业编的自收自支人员,乱了国家法定体系,毁了警察形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