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孙子兵法之《谋攻》读后

《谋攻》是《孙子》中的第三篇,讲的是攻打城市的方法,但他的主张并非是要兵士们死拼硬打,而是用智谋攻击,采取“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主张,足见其胸怀大局,能够把握战争的规律,娴熟驾驭战争战车的高超本领。

孙子曰:

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

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①,其次伐交②,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轒辒③,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

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知胜之道也。故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孙子说:指导战争的原则应该是:想办法让敌人全国降服是最好的计策;如果使用武力击破敌国就差一些了;让敌人全军降服那是上策,要是击败敌军的方法就差一等了;使敌人全部一个“旅”降服是最高明的计策,击破敌整个“旅”就差一等;使敌人全卒降服是上等计策,那击破敌卒就差一等;使敌人全伍降服是最好办法的话,那击破敌伍就逊此一级了。

所以说,百战百胜,算不上是最明智的;不通过交战就降服全体敌人,才是最明智的。所以说,指导战争的上策是进攻、挫败敌人的战略计谋。其次是用外交方面的手段战胜敌人,再次方法就是用武力击败敌军,最差的办法是攻打敌人的城池。攻城,是不得已而为之措施了,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想呀)制造大盾牌和四轮车,准备攻城的所有器具,起码也得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堆筑攻城的土山,起码又得花费几个月才能竣工。如果将领控制不住焦躁愤怒的情绪,驱使士兵象蚂蚁一样爬墙攻城,尽管士兵死伤三分之一,而城池却依然攻打不下来,这就是攻城带来的灾难呀。所以善于用兵的人,不通过打仗就使敌人屈服,不通过拼死攻打城池就使敌人全城投降,不用强攻,摧毁敌人的国家,不用长期作战。一定要用“全胜”的计策争胜于天下,因此军队不受损失,又获得了全面胜利的好处。这就是谋略进攻的上好原则。

所以,在实际作战中运用的法则是:我十倍于敌人的兵力,就把敌人包围歼灭;有相当于敌人五倍的兵力就发动进攻;要是有两倍于敌人的实力就须努力战胜敌军,如果和敌人的力量旗鼓相当,那就设法将敌人分散各个击破之。若是敌众我寡,就避免(和敌人)作战。所以,弱小的军队要是固守,那就会成为强大敌人的俘虏了。

将帅,是国君的助手,对君王辅助得周密,那么国家必然强盛,辅助之谋疏漏失当,则国家必然衰弱。所以,国君对军队的危害有三种情况:不懂得军队,不该前进的时候却下令前进;不懂得军队不该后退时而硬要下令后退,这叫做束缚军队;不懂得军队的事务而干预军队内部事务的行政,将士们便会迷惑而无所适从;不知道军队战略战术的权宜变化,却干预军队的指挥,将士就会疑虑。军队既无所适从,又疑虑重重,诸侯就会趁机兴兵作难。这就是自乱阵角,坐失良机,助敌而胜。

所以,预见到军队胜利有五个方面:能根据情况判断可以战或者不可以战的,就能取得胜利;懂得兵多的用法也懂得兵少的用法,就能取得胜利;全国上下,全军上下,协力同心的,能取得胜利;凭借料想到战争中的各种可能性从而有所戒备去对付没有料想到因而没有戒备的敌人就能够取得胜利;主将精通军事、精于机变,君主又不横加干预的,能够取得胜利。以上这五条就是预见胜利的道理。所以说:了解敌方也了解自己,每一次战斗都不会有失败的危险;不了解对方但了解自己,胜负的机率各占一半;既不了解对方又不了解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必败无疑。

《孙子》兵法是我国古典军事文化遗产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她总结了我国春秋以前的战争规律,为后代的军事思想、战略宗旨提供了极其宝贵的指导思想。也为以后的军事家们从事作战、战争谋略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由此联想到三国时期,诸葛亮对南蛮的征战,也程度不同地体现了孙子兵法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作战方略。当然,拿诸葛亮的军事才能和蜀兵实力,彻底消灭南蛮,应该是没有多大难处的。尤其在“七擒孟获”的战役中,诸葛亮没有用百分之百的力量去摧毁孟获的全部军事力量,而采取了“七擒六放”的办法,把个反贼孟获弄得服服帖帖,由心底里臣服蜀汉。故事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那是在公元225年,蜀国的丞相诸葛亮为了巩固后方,亲率军队南征。并取得了胜利,但正当准备撤兵时,南方彝族有个头头叫做孟获的,纠集了一些散兵袭击蜀军。经过一番调查, 诸葛亮知道孟获这个人,不但作战勇敢,意志坚强,而且待人十分厚道,在彝族的人民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即使是汉族中也有不少人钦佩他。于是决定:一定把他争取过来。孟获虽有诸多优点,但是也有缺点:那就是不善于运用谋略,也叫做有勇无谋。一次战斗中,不小心闯进诸葛亮布置的埋伏圈里,被蜀兵生擒。孟获想:诸葛亮非要处死自己不可。就自言自语道:死也要死得像个好汉,不能丢人。没有想到的是,诸葛亮不但不杀他,反而还亲自给他松绑,好言相劝要他归顺蜀汉。孟获并不服气这次失败,傲慢地加以拒绝。诸葛亮也不勉强他,而是陪他观看已经布置好的军营,观看之后,就问他:“你看我这军营布置得怎么样?” 孟获观看得非常细致——发现军营里都是些老弱病残的兵,要是再打起仗来,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便说:“以前我不知道你们真实情况,被你赢了,现在看了你们的军营,如果就是这样子,要赢你,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诸葛亮也不与他辩解,笑了一笑,就放孟获回去。最后一连七次生擒孟获,七擒七纵。最后,孟获终于从心里佩服诸葛亮。为了让各部族都归顺蜀国,他把各部族首领请来,带着他们一起上阵。结果又被蜀兵引进埋伏圈,一网打尽。蜀营里传出话来,让孟获等回去,不少部首领请孟获作主,究竟怎么办。孟获流着眼泪说:“作战中我被七纵七擒(即六次放回七次逮住),自古以来没有听说过。丞相对我们仁至义尽,我没有脸再回去了。” 就这洋,孟获等终于顺服蜀汉,听从管辖。诸葛亮一看,这完全达到了自己的预期目的,很是欣慰。

诚然,在这七擒战役中,诸葛亮并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是没有使出自己浑身解数,也就是说,自己的损失并不大,结果呢,达到了“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上述战例是说明了诸葛亮运用巧妙的战略战术,以小的代价,收复南蛮的经典战例。下面谈一下“空城计”,诸葛亮以惊人的胆略,在司马懿大军压境、城中尽是老弱病残的士兵极度危险的情境下,竟然安闲的坐在城头上静心的弹琴,司马懿听到琴声不乱,马上下令撤军。这也是一出经典的战例。那么,诸葛亮怎样想的呢?——你司马懿须知:我诸葛亮用兵一向是十分谨慎的,今天我的城门大开,城里的人安闲地打扫街道,如果你胆敢进攻过来,我的“伏兵”一定叫你有来无回!那边的司马懿又是如何想的?——我司马懿才不上你这个诸葛老头的当呢!我径直攻打进去,你的伏兵一出,叫我全军覆没!我司马大帅难道会进你的圈套吗?不,撤军!这样做安全。这分明就是两个军事家在进行心理上的较量。最后,诸葛亮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策略战胜了司马大帅。这也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典型例证。

学习我国孙子著作,不仅丰富了我们的知识,而且可以改变我们对待战争的认识。因为,就如《孙子兵法》中的思想,都充满着辩证法思想。如:战争中的用兵和不用兵(运用智慧)的战争,本来是用兵投入战斗的事情,而这里提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理论,这战争的事情,用不战的手段来解决,本文阐述了战与不战的对立关系。再如,孙子提出;“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论述了“知彼”和“知己”所导致的结果。同样具有辩证思想。其三,论述了“君”与“军”的关系。在封建社会里,君主是主宰天下的最高统治者,能够任用有很强的军事能力的将领,并且听从这种将领的计划,筹谋的,其军事斗争就能取得胜利;如;《曹刿论战》的鲁庄公,听从了曹刿劝告,取得了齐鲁长勺之战的辉煌胜利;反之,如《子鱼论战》中的宋襄公那样,认为自己是一国之君,独断专行,当然要失败。这个君与将的关系,在封建社会里,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孙子兵法》的内涵十分丰富,尤其在军事领域中的敌我、主客、强弱、攻守、胜败、患利等几个对立统一体中,有着独到的阐述。虽然我们现在与孙子当时,已经超越了两千多年,但其理论的指导作用,将常用之而永不衰。且常学常新。

虽然现代的高科技武器大量用之于现代战争之中,但是战争因素最基本的还是人,战争最终是人与人的斗争,其基本理论是对人而论的,所以依然是实用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