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于2000年初冬 ——


一、海口掠影


走下飞机,我站在海口机场的大门外,四面环望,努力寻找心目中的海、风和椰林……


然而,海口最初给我留下的印象,远不如未到时想象的那样深刻与鲜明。

如果不是满街独具特色热带植物,我觉得它和所到过的南方城市没有更大的区别:一样的城市,一样的人群,一样的灯火通明,一样的星空灿烂。高楼大厦与老屋小巷毗邻,名牌商品与地方物产参杂,干净清洁的街道,五湖四海的游人,各个城市都不过如此。然而,几天下来,走马观花,穿街过巷,聆海南音,坐大排档,心中还是有了些许新的感觉,平添了几多难忘的印象。

和许许多多的南方城市一样,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开发区,海口市处处显示出改革开放带来的迹象。城市中,随处可见的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大型的立交桥丝毫不逊色于北京,城市市容整洁,路边种植着高大的椰子树和美丽的鲜花,老城区早已蜷缩于城市的一隅,花园式的楼房随眼可见,设计新颖、造型别致,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的格外美丽,登高远望,南海近在咫尺,巨大的轮船在海面航行,整个城市掩映在无边的绿色之中。


美中不足的是,海口市的城市规划给人印象很差,建设布局缺乏一种协调,仿佛各种建筑都是见缝插针、各自为政建设起来的,楼与楼之间的距离、走向、装饰、色彩的搭配均不是很理想,给人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另外,城市中到处可见的是主体结构已经完成,尚未进行装修的楼房框架,数量之多令人惊讶,经与本地人交谈方才明白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前几年海口市房地产炒的过热,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近年,国家进行经济政策调整,许多建设项目后续资金无法到位,只好停下来,这种现象在海南岛许多城市都可以见到。也许是受这种因素的影响,海口市的房屋价格非常低廉,具我了解,一般每平方米在1500元~2500元左右,最好的临海别墅型公寓也不过3000元左右,和北京相比,这种价格真是令人艳羡不已。


海口市给我留下的另一个深刻印象是,摩托车数量之多足以同北京满街的‘的士’相比,大街上到处是飞驰而过的摩托车,女士们驾驶的多是木兰、深飙一类的轻型车,男士们驾驶的多是本田、雅玛哈一类的大型车。尤其到了夜晚,街道上到处都充满了摩托车的轰鸣声,无数的红色尾灯缀满了城市的大街和小巷。这里的摩托车大多在从事载客生意,从白天到凌晨,从宾馆到街道到处都有等待客人的摩托车,价格不贵,一般在2~5元。


在海口坐摩托出行绝对是一件令人惬意的事,坐在驾驶员后面在大街上飞驰而行,看着道路旁的椰子树迅速掠去,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夜风,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真是令人神清气爽。


海口市可游览的地方不多,除了海口公园和海滨浴场之外,没有什么更值得去的地方。海口公园座落在新老城区的交汇处,主要以展示各种热带植物为主,园中建有著名的琼崖纵队冯白驹将军纪念碑,还有李鹏委员长之父李硕勋烈士的纪念馆,公园面积不大,不是很吸引人,所以,大家的兴趣大多集中在逛街购物上。对此,我兴致不是很高,但逛一逛城市的大街小巷,领略一下此处的风土人情,和陌生的朋友随意的交谈几句,在市场里作一番讨价还价,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眼中的海口,城市治安情况较好,街道非常干净,民情朴素自然,令人感到亲切,海南人给人的印象随和、实在,比较乐于助人,喜欢同北方人接触、交谈。


记得刚到海口的时候,听到过这样一句话:不到海南不知道自己没钱。然而,几天下来,进商店逛市场,总的感觉,这里的物价不象我想象的那么贵,服装、百货等日常生活品的种类和价格同北京相比基本一样,而侃价的幅度远远大于北京,产品地方特点明显,比较吸引外地游客的特色产品主要集中在食品上。走进海口市比较有名的东门市场,看到的食品大多具有海南特色:硕大的南海咸鱼,红色的熏烤乳猪,池中的活蛇活蟹,柜上的鱼翅鱼肚,椰奶糕、椰丝饼、椰子糖以及那些叫不出名的水果蔬菜等等等等,无不令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人大开眼界大掏其钱大饱口福。另外,海南的手表、电器产品及珍珠、水晶、玳瑁制品比较多,但价格浮动程度太大,如水晶眼镜可从1400元侃价至300元左右;120元一条的珍珠项练可侃价至100元20条,不禁令人对其真伪性产生怀疑。


海口市的夜生活是非常丰富的,仿佛夜幕降临才是一天的真正开始。

由于地处热带,白天日照充足,紫外线比较强烈,除去旅游者,本地人白天一般不怎么出行,购物逛街、聚餐会友大多在晚间进行。每当日落碧海,明月东升,街道上的人开始多起来,伴随着楼上路旁闪烁的霓虹灯光,或漫步街头逛街购物,或伫于桥上感受夜晚的清凉,歌舞厅中响起了的士高的弦律,大排档里泛出诱人的酒香,整个城市喧闹噪杂,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在海口市工作的人,有许多来自内地,有的是为了在改革开放中一展才华,更多的人则是为了淘金或是开开眼界,总的感觉,在海南取得一席之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两种人来此相对更容易站住脚,一是具有真才实学,在科技、金融、房地产等方面具有常人所不具备的优势;一是什么本领全没有,有的只是力气。那种学无所长、什么都会点又什么都不精眼高手低的人在此绝对没有什么前途。


做为一个时装模特,工作性质让我有了走遍全国的机会,在领略大自然美丽的同时,也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在环游海南的八天中,我接触过不少人,有的在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有的则是靠吃苦拼命取得生存的条件;当然,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第三种人,就是那些在欢场中的女孩子。


夜暮下的海口,街道上小姐的数量真是让我惊讶,且不提路边美发厅中飞出的媚眼,不必讲歌舞厅旁游动的身形,单是我居住的酒店前立交桥上那三五成群的小姐,就足以每个来此的男性的意志进行一番考验。街道上的小姐没有本地人,海南由于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当地的姑娘依然保持着天然纯朴的传统,这一点从她们的言谈和服饰上就可以看出,而且称呼上也不一样,在此,如果一个男子称呼当地女孩为小妹,她们非常高兴,但如果称呼她们为小姐,弄不好则要挨上一巴掌。


据给我开车的司机小翁讲,这里的小姐们大多来自四川、贵州、两湖、江西等边远贫困地区,年龄大多在十七至三十之间。我曾经悄悄观察,接触这些女孩子的都是些什么人,通过观察,我发现以年轻人居多或主动或被动,但大多是说上数句调侃几声便即分开大多无意于此,真正讨价还价一番然后带走其人的主要是两种人:一是来自外地的打工仔,二是那些年龄段在五十上下的公款旅游者们且以后者居多,虽然小姐们谋生手段不甚体面,但这类人则愈显卑微,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摇首。


耳聆着拿腔拿调似是而非的港台音,面对着用低质化妆品粗妆劣画的眉眼,看着那一双双充满欲望的眼神,听着那一句句买春卖笑的讨价声,我真的说不清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情。注视着眼前的景象,我内心不禁发问,难道经济的繁荣就必定要带来道德的堕落?这种现象是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时的偶然阵痛?还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我不得而知。


平心而论,作为一个职业女性,生活的经历早已令我能坦然地对待所面临的一切,可是眼前的一幕还是让我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悲哀,因为,在那一双双充满攫取金钱欲望的眼神后面,我仿佛看到了一种掩饰不去农家痕迹,一种对于幸福生活的真心企盼。


生存,是人的其码权力,金钱是生存的基础,获得的手段或为正路或走偏门,对此,我无权指责她们自甘堕落,但也无法对她们表示任何的怜惜。


站在高高的天桥上,看着通往不同方向的路,我想,同是一个女人,如果不是机缘的巧合,如果我也和她们一样来到此,且没有任何就业机会,落魄得走投无路会怎么样?我又会比她们好上多少?一时间,我无法回答。


有一件事给了我一些启发。

就在这座天桥旁的一隅,一个极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中,树影下有一位年轻的擦鞋女,静静地坐在那儿为来往的过客们擦鞋,同样的年龄、同样的俏丽,不同的是她是在用自己的双手来获取微薄的报酬,获得生存的条件,有谁会注意到有这样一个美丽女孩?她来自何方?我想没有人知道。


夜幕里,椰树下,我久久地注视着她,忽而忆起了一句宋词: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应该如何生活,看着她,我似乎得到了一个答案,我非常敬重这个普普通通的擦鞋女。


二、椰林沐雨


告别了海口,我开始了快乐的环岛旅行。

清晨,天下起了小雨,我坐在车上,前往此行的第一站─美丽的东郊椰林。


司机小翁比我小一岁,是一个活泼健谈的男孩子,生在海瑞的故乡琼山,一路上,不停地向我们介绍海南的风景名胜、地理人情、逸闻趣事和乡言俚语。


路途之中,车在一个养鹿苑稍作停留,游玩中小翁说:泓姐,去不去卡拉OK?抓紧时间啊。听后我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时间短还唱什么歌?


上车后,我向他询问,小翁解释说:这是本地话,意思就是问大家需不需要去洗手间。听后我更不明白,小翁一笑:海南人历来比较注意语言文明,据说从前有一女士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参加一个宴会,席间,宝宝当着众人对妈妈说要尿尿,妈妈很是尴尬,回家后母子约定:再有此事以“要唱歌”代替。当晚,宝宝与祖母同睡一床,夜半,宝宝对祖母说要唱歌,祖母说半夜三更唱什么歌?宝宝一再要求,祖母无法,说那么就在奶奶耳边悄悄地唱,不要吵醒大家。结果是宝宝在祖母的枕边痛痛快快地唱了一大首歌,自此,此地即将去洗手间方便称之为“唱歌”。


听后,我笑得肚子疼,心想这下麻烦了,记得有一首歌,歌词是这样:姑娘生来爱唱歌,一唱就是一大箩,按这里说法意思可就全拧了!


车在雨里行进,云在空中轻掠。

窗外,各种各样的异域景色令人目不暇接,水牛在田野中悠闲地踱着步,鸭群在池塘里戏着水,青青的香蕉垂挂在枝头,不知名的花儿到处开放……

一路行来,途中,我们路过了宋庆龄的祖居地─文昌市。文昌市自古以倡学重文广出人材而名闻海南,本地人更是以这里历史上出了宋庆龄、宋美龄、谢菲(刘少奇主席的第一位妻子)“文昌三皇后”而自豪。


车过文昌,悄别美兰,不知不觉间,海浪的呼吸悄然响起在耳边,大海的胸怀开始呈现在我的眼前。去车就船,细雨斜风中我们渡过了一个小小的海湾,来到了海南著名的风景区─东郊椰林。吃罢午餐,稍事休息,我即前往著名的椰林景区。


景区坐落在海南省东部海岸的清澜半岛,以盛产红树和椰林著称于海南,身临此地,确感如此,红树是海南著名的热带植物,生长在海岸边,潮退则显露于地面,潮涨植根于水中,盘结于岸边的根茎保护着土地免受浪潮的侵袭,是海南一种著名的灌木;高大的椰子树,则是清澜半岛上为数最多的植物,可以这样说,如果这种著名的南国植物在海口称之为树,那么在此,称其为林为海则丝毫不过份。


走进雨中的植物园,我四面环顾,眼前,茂密的椰林无边无际,高大的椰子树望不尽数不清,挺拔的枝干直插云霄,硕大的叶片遮空蔽日,青翠欲滴的枝头挂满了累累的果实。


游览多时,憩息在林中的小亭,我一边品味着杯中酒,一边感受这椰林的浪漫——

浓密的椰林与如织的碧草相倚相伴,美丽的绿色充满了眼帘;伴随着大海的涛声,细雨斜风悄悄地吹打着我的衣衫;椰林中,条条小路曲折蜿蜒一直伸向远方,轻纱般的白雾在枝叶间轻轻飘荡;碧绿的椰子树挂满了晶莹的雨滴,湿润的空气中仿佛沁满了可人的椰香;举目远望,白云贴着海面快速飞过,无边的大海波涛起伏一脉深蓝,潮水不停地涌向沙滩,雪白的浪花冲击着堤岸……


海面上,不见了鸥鸣,不见了渔帆,只有不断的潮声、雨声、风声和椰子树枝叶的摇曳声交织在一起,使椰林的美丽如梦如歌、如诗如幻。


夜晚,我重新走进这美丽的椰林。

雨幕如丝,已将椰林化为无边的绿暗,寂夜无息,幽径无人,披着淅沥的雨声,我慢慢地走向椰林的深处。眼前,椰林中,伫立着一栋栋造型精巧别致的小木屋,红色的灯笼挂在门前,四射的光辉,悄悄地给这雨夜中的椰林平添了几分温柔,几多热烈,几点朦胧。


久久地,我伫立在高高的椰子树下,一任风雨轻袭我的脸庞,暗绿的椰林与晶莹的雨丝化成了如梦如诗的意境,眼前,雨湿的路面倒映着椰子树的长影,叮咚的水声应和着屋角的风铃;前方,歌舞厅闪烁着绚丽的霓虹,透过雨幕,窗纱上不时地映出曼舞的轻姿,丝丝娇婉缱柔的歌声轻徉在雨中,绿岛小夜曲的弦律恰入此时此境,婆娑的叶影动人心魄使人意静神清……


哦,雨中的梦境,无言的椰林;动人的俏丽,无比的风情!

有谁知道,你促成了多少对的如花美眷,你偷笑了多少次一夕留情?

在你身边,发生过几许刻骨铭心的相思,留下了几多遗撼欲抚难平?

我想——只有天知,地知,你知,而我不知。


走进霓虹闪烁的歌舞厅,幽暗的灯光下,客人寥寥,灯华变幻,舞池中,几对痴情的男女在乐曲声中回旋,轻婉纤柔的歌声在我耳边飘荡。悄坐在舞厅一隅,慢品着杯中酒,我无言地享受着这难得的静憩与安恬,时间仿佛被凝固,生命好象又回到了浪漫的从前。

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一位腼腆的少年,交谈中得知,他是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学生,自己一人来此旅游,应他相邀,在红红的烛光下,我们并肩唱起一首动人的《萍聚》,相拥跳起了一支美妙的探戈,四目相对,同在天涯,短短的人生之缘,尽在这不言之中。


深夜,我独自投入了大海的怀抱。

此刻,风止浪平,天黑如墨,微寒的海水如同一袭轻柔的软缎包裹着我自由自在的身躯,击水前行,情酣意畅,良久,我登上一片平坦的沙丘,回首凝望,夜暗中,无边的椰林已悄然化为一脉厚重的剪影,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几颗美丽的星星……


三、途中思絮


……告别了雨中浪漫的东郊椰林,第二天,我继续开始了自己的旅程,经琼海前往兴隆风景区,兴隆有亚洲最大的热带植物园,有印尼华侨建设的大型农场,还有著名的兴隆温泉渡假区。


一路行来,经万泉河,眺五指山,中午,在红色娘子军的故乡─琼海市,我稍做停留。

琼海市以红色娘子军的诞生地而闻名于天下,城市比较繁华,街道两旁的建筑大部分还保持着海南的城市特征,老房子比较多,地域特色明显,沿着万泉河边,大大小小的旅游摊点一字铺开,摊位上摆满了各种热带水果、服装和纪念品,街道上到处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


逛罢街市,站在著名的万泉河边,我凝神远眺:

……云雾中的五指山苍翠挺拔,峰若黛青,时隐时现;面前的万泉河河面宽阔,水清流急,远比我想象得雄伟、壮观。手扶高大的椰子树,注视着滚滚的河水伴随着天上的流云奔向东方,心中努力寻找感受昔日的烈火硝烟与娘子军的风彩——

不知昔日红军研磨战刀的巨石今何在?不知分界岭是否还记得血火之中的情怀?不知琼花的身影是否已汇入无边的大海……


在琼海市中心,我回首车外,蓦然间,一座红色娘子军战士的塑像赫然映入眼帘,气概如昔,英姿依旧,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首悲壮雄浑的《红色娘子军》军歌,思绪似乎又回到那喊杀震天红旗漫卷的椰林寨……


午后,我来到印尼红椰村和泰国城参观游览。

红椰村居住的大多是印尼归国华侨,村庄掩映在大片的椰林之中,村外,到处都是高声叫卖椰子的小贩,这里的椰子有黄色的金椰子和淡绿色的青椰子,其椰汁味道不尽相同,金椰汁浓味甜,青椰汁多清淡,价格不贵,非常好喝,本地是印尼归国华侨的聚居地,他们在此建立了大型的华侨农场,主要从事茶叶、香蕉、咖啡、橡胶等热带经济植物的种植。

走进印尼村,门口有身着印尼服装的美丽女孩在迎接客人,风情旖旎,浅笑可掬;园中有各种印尼风情表演,舞蹈、唱歌、婚俗、舞蛇、射箭等等。走进一座宽阔的大厅,我品尝了鲜美的椰汁和米酒,观看了带有浓厚印尼风情的表演。舞台上,正在表演印尼民间歌舞:一位老者弹着吉它,唱着动听的印尼歌曲,他的身后,几位美丽的女孩跳着欢快的民间舞蹈。

总的感觉,印尼村吸引人的东西不是很多,所以,游客的兴趣基本集中在购买特色产品上,这里的食品和物品地方特色比较浓,主要为椰制品、咖啡、茶叶、药材、民族服装、手工艺品及各种风味小吃,种类繁多,价格不贵,这使那些偏爱购物者,尤其是令女士们大过其瘾,当然,一圈下来,我的身上也换上了一件漂亮的无袖上衣。


为了表示曾来此一次,应一位英俊的本地男孩的相邀,我们在美丽的椰子树下合了影,我颈挂花环,拥着大海的儿女,脸上啊-----满是灿烂的傻笑。


下午,经过将近2个小时的行程,身披灿烂的夕霞,我来到兴隆市郊外,参观我国、也是亚洲最大的热带植物园,在植物园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马观花地看了一番。


兴隆热代植物园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主办,园区占地方圆上万亩,植物种类、科属有数千种,这里真正可以称为植物的世界、鲜花的海洋,园中到处都是形态各异、高矮不同的热带植物,望不尽的植物在自由生长,数不尽的花儿在竞相开放。

跟随着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一路行来,我见到了许多闻名已久的植物物种:椰子、芭蕉、棕榈、木棉、榕树、橡胶、木瓜、红树、凤梨、荔枝、胡椒、菠萝蜜、槟榔、剑麻、美人蕉、茶树、凤尾竹等等等等,种类多得实在记不清道不完,其中,有两种植物给我留下印象最深:一是可可,二是见血封喉。


对可可的注意主要是出于偏爱,因为巧克力等食品基本是以它为原料。 关于见血封喉,原来一直以为只是武侠小说中形容某种暗器毒性威力的专用词汇,是由文人墨客编造出来的,没有想到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种植物。该植物形状极不起眼,看上去和普通的灌木没什么区别。但据工作人员介绍,此树含有一种能够使动物血液迅速凝固的物质,如果身体上的伤口接触到这种物质,两三分钟之内就足以致人于死亡,该物质主要用于入药,治疗某种心血管疾病。 面对此树,我的心中充满了凛凛畏惧之感。


游罢,于园中小憩,热情的海南人请我们这些远方来客品尝了本地的特产:咖啡和茶,饮罢果感不凡,咖啡入口味厚香浓,和我常饮的雀巢、麦氏之类绝对不是一种味道,极具中国特色;茶分四种,有香兰苦丁等之分,其色其香各不相同,或具兰花的清馨,或有稻米的芬芳,或是淡里含深,或是苦后转甜,饮过真是使人清香满口,欲止难停。


关于品茶,我记得《红楼梦》中的妙玉说过:茶一杯为品,两杯为解渴,三杯即做饮驴。我想,如果林妹妹到了这里,恐怕也要改变传统观念,牛饮一番了。


饮罢,大家一窝蜂似地涌向特色产品商店,狂购咖啡和茶叶,看样子,是准备回去后伙同家人继续聚众进行牛饮……



四、三亚风情


三亚----位于我国海南省的最南端,位置处于北纬18度左右,*近赤道,气温平均在摄氏26--34度左右,四季常青,景色秀丽。亚龙湾,鹿回头,南天一柱,天涯海角,海南岛许许多多的名胜都汇集在这里,是我国著名的旅游观光城市,对于三亚,我可以说是意往神驰,心仪已久。


迎着明媚的阳光,带着欢乐的笑声,坐在飞驰的车上,我又开始了愉快的旅行。

途中,在苗寨暂做停留,进村领略苗族同胞的风俗异采,苗寨的一切朴素、真实,给人一种未加雕琢,自然天生之感。

走进苗寨,路旁,热情的苗族同胞跳起欢快的舞蹈,美丽的少女身着鲜艳的民族服装,配带着精巧漂亮的银饰,含着灿如朝霞美若春花的笑容,用清凛甘甜的椰子水和浓香四溢的米酒迎接来自远方的客人,椰子树下,木屋之中,到处都是欢乐的歌声,到处都有真挚的祝福,游人们纷纷换上苗族服装,在美丽的凤尾竹下,在纯真的姑娘中间,留下一张张永久的合影。

我深深地为这种美好的情意所打动,穿屋走巷,兴致盎然,途中不时看到调皮的苗家少女,含着动人的微笑,偷偷地揪一下男孩子的耳朵,用本民族特有的方式,表达对他们的爱意和好感……


告别了热情的苗寨,继续前行,中午,我来到三亚市郊一家射击俱乐部用餐休息,坐在餐厅中,举目向对面望去,窗外不远,就是我在海政歌舞团时曾来演出过的地方——南海舰队的锚地─榆林港,港湾中,一艘艘灰色的战舰轻摇艇身,隐约可见。午后,我来到地处我国最南端的海湾─亚龙湾。


骄阳下的亚龙湾风光秀丽,景色迷人:身后青山环抱,绿草如烟;前方海若明镜,滩似银妆。高大的棕榈树在微风中轻摇,鲜艳的紫荆花在丽日下怒放,碧蓝的天空中,挂满了大朵的白云,广阔的沙滩上,点缀着漂亮的花伞。广场正中,亚龙湾纪念碑在阳光的照射下放射出金属的光辉,脚下,花冈岩的地面平整洁白纤尘不染……

在这里,我参观了亚龙湾大型海洋生物展览馆,馆中,汇集了大量的热代海洋活体生物和标本,有形态各异的海星,有浑身是刺的海胆,有红白各异的珊瑚,有光滑可爱的海贝。水族箱中,色彩斑斓热带鱼往来穿梭,硕大的海龟和玳瑁缓慢游动。


离开了亚龙湾,我们前往鹿回头。

鹿回头风景区,座落在三亚市郊,是著名的避暑盛地,这里有专门为国家领导人修建的宾馆,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来过这里,在文革期间,江青曾多次来此修养。关于鹿回头,在行进中,司机小翁给我讲述了一个动人的传说:


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英俊勇敢的黎族猎人阿黑哥与他慈祥善良的母亲相依为命一起生活,一天,他的母亲得了重病,医生说需要用新鲜的鹿角来治病,阿黑哥听后立刻拿起弓箭上山寻找鹿儿,一连三天都没有找到,母亲的病越来越重,阿黑哥非常焦急。第四天,在山上阿黑哥碰见一只美丽的梅花鹿,他张弓便射,那梅花鹿机灵地避开来箭跑向远方,阿黑哥在后面追啊追啊,跨过九十九条河,翻过九十九座山,前面就是大海已没有了路,阿黑哥举箭欲发,忽然,鹿儿回过头,化为一个美丽的姑娘,脸上露出了动人的微笑,再后来,她们成了亲,治好了母亲的病,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从此,这里就称为鹿回头,据说,这里的许多人都是阿黑哥的子孙……。


好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好一个入梦牵神的传说!

伴随着小翁娓娓的叙述,我举目远望,果然,在前方高高的山颠上,一只可爱的梅花鹿驻足回首,深情地凝望着美丽的三亚。


回味着动人的故事,告别了鹿回头,峰回路转,我们沿山而下,进入了三亚市区,三亚背倚起伏的青山,面对浩瀚的南海,城市规模不大,建筑美观,街道整洁,行人不多,只有解放路一条街比较繁华。街道上,处处可见身着当地传统服装,头戴斗笠挑担而行的海南妇女;海港中,泊满了大大小小的鱼船。

据小翁介绍说,由于海南人多地少,过去这里的人大多以捕渔为生,祖祖辈辈都要在海上讨生活,生活比较艰苦,一家数口劳动、吃住均在船上。现在,人民政府为改变他们的生活条件,拨款专门为他们修建了住房,但有些渔民还是习惯了船上的日子,不愿意离开渔船迁往陆地。傍晚,我到达了今夜的住宿地─坐落在市郊的三亚临海渡假村,饭后,我换上泳装,快步走向余晖斜照椰树轻摇的海滩。


夕阳下的海边实在是美丽——

涌动的浪花轻抚着沙滩,由近至远,由急变缓,为环形的海岸勾画出一条悠长的白线;脚下,珊瑚沙晶莹细腻,洁白似雪,平滑如镜,缓缓地延入温润清澈的水底;天空中缕缕流云慢慢游动,如花的云朵在晚霞的映照下,平添了一抹凝重动人的嫣红。身后,高大的椰子树仍在颔首轻摇,树下,草盛似毯青翠如茵,其间,零星地生长着仙人掌等热带植物;海面上,一艘艘方才启航的渔舟,在晚风中悄然驶向不知名的远方。欣赏着旖丽的南海风光,不知不觉间,头脑中悠然响起那首熟悉的《外婆的澎湖湾》:晚风,白浪,沙滩,椰林,斜阳,仙人掌……


眼中的景色似曾相识,可惜,往日的情怀却难以依旧。


随着夜空敛去最后一抹夕霞,大海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渔火,海风开始由缓转疾,涛声逐渐自轻变重,海潮轰鸣着涌向沙滩,一波连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我纵身投入大海的怀抱,在波谷峰尖中穿行,在浪卷涛飞中前进,许久,我飘浮在海面上,任由海浪托扶着随意地起伏,抬首望去,穹窿中,闪烁着万点寒星,远方的三亚城灯火辉煌,一片灿烂。


更深夜寂,海滩上已空无一人,坐在午夜的沙滩上,身吹着清凉的海风,感受着大海的浪漫,默默地享受着这难得的自由与恬静,举目远望,夜空中,星光点点闪烁着迷人的光辉;凝神静聆,海潮声声涌动着舒心的凉意。把酒畅饮,对海轻歌,平坦的沙滩上,留下了我凤舞龙飞的诗句:


星辉海浪助歌声,更深把酒自在情。南来数日风流在,北归之期求缓行。 满目青林抚离绪,无尽碧涛洗尘心。愿得海角容孤女,白首天涯寄身形。


诗兴正浓,酒意方酣,忽然间,远方沙滩上出现了两三点暗红色的灯光,随着光影的慢慢移动,几个手提马灯、臂挎竹筐的渔家少女匆匆地走过我的身边前去赶海,我注意到,此时表盘上指针的萤光已对准了午夜一点。注视着那远去的背影渐渐地隐入前方的黑暗,我不知道对于这几个小小的渔家少女,生活是一种快乐还是一种艰难?


慢慢地,身影消失了,夜暗里只有那两三点红色的灯火,在前方不断地一闪一闪…………


五、天涯随想


又是一个灿烂无比的晴天!


清晨,披着绚烂的阳光,我前往名闻天下的天涯海角参观游览。

天涯海角风景区座落在三亚市的正南,前临大海,背倚青峦,众多的参观景点沿海岸线逐一分布,植物茂密,鲜花盛开,气候四季如春,常年游人不断。


走进天涯海角风景区,左面是黎族风情村和中华名人雕像园,右面是热带植物观赏区,沿着一条傍海倚林的曲折小路向前而行,少时,即可到达著名的南天一柱和天涯海角。


首先,我来到黎族风情村,领略黎族同胞的日常生活和风俗民情。整个黎族村布局精致,竹木建筑别具风格,黎族同胞男子多是浓眉大眼,皮肤微黑,脸上线条极其刚劲分明;女孩多是圆脸额头微高,皮肤白皙,身材娇小,有着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在黎族村,欣赏了黎族歌舞,观看了黎锦编织,体验了黎民的劳动过程,目睹了黎胞的婚俗礼仪。


黎族是我国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之一,绝大多数生活居住在海南,黎族同胞勇敢勤劳朴实刚烈,关于他们热爱生活,抗击敌寇的传说在海南有许许多多,在当年的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有无数的黎族同胞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英勇战斗,为祖国和民族的解放献出了热血和生命。在新中国的建设过程中,黎族同胞为海南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对于黎族同胞我充满了敬意。


随后,我走进中华名人雕像园,数十座雕像矗立在鲜花绿树之间,雕像所镌除黄道婆等少数生于本地名人外,其他均为历朝历代,遭贬谪被流放至海南的忠臣良将。


海南古称儋州,远离中原,人烟稀少,自古被人称为烟瘴蛮荒之地,路程极其遥远艰难,故有流放海南,十去九不还之说。


走进园中,一一看来,雕像传神,尽现其风骨,其中,有使晚唐放射出最后一丝光华的名相李德裕,有以诗赋传世令人长久敬仰的文豪苏东坡;有力拒权贵蔡京、两度遭贬的北宋贤臣赵鼎,有怒斥汉*秦桧、宁死不屈的南宋诤臣李纲……

这些或曾直言于朝堂,或曾亮节于冤狱的贤臣名将,原来都曾被贬谪到这昔日的蛮荒之地,都曾浩然面对过这南海的碧浪清波。


看罢中华名人,继续前行,前面,波涛滚滚的大海边,在巨大的花岗岩基座上,一左一右矗立着两位古代将军的雕像,按辔勒马,执戟横枪。左边是汉将路博德,右边是汉将马援。路博德之名,我是第一次听说,但对生于西北边城武威、三国时期蜀国名将马超的祖先马援,则是闻名已久,不过,马援曾经镇守过海南,我是首次听闻。


肃立在顶盔束甲,英风四射的两位将军面前,我久久地仰望着他们,心中充满了敬慕之情,慢慢地,我发现在他们凝视着大海那坚毅威严的目光中,好象隐含着一丝淡淡的惆怅,是缘于万里征程的疲劳,还是因为思念遥远的故乡?我无从想象。


细读碑上的铭文,我惊奇地发现,两位名将都冠以伏波将军的名号,是巧合?还是……伏波?伏波!

蓦然间我心恍悟---万里赴戎机,北陲至南国,奋戟平敌寇,横枪镇海波!大丈夫驰骋天下,正是中华男儿的英雄本色!


穿过由仙人掌等各种热带植物组成的观赏区,前方,就是有名的的南天一柱,举目望去,一座巨岩,雄劲似剑,直指云天,久经狂风巨浪拍击的躯体,渊停狱峙般地矗立在大海之中,四周波涌涛飞,浪花似雪,声响如雷,它仿若钢雕铁镌,直似砥柱中流!


终于到了闻名天下的海角天涯。

抬首前望,不远处,两座巨石并排而立,共伫海岸,咫尺相对,欲聚还分。‘海角’‘天涯’四个大字刚劲雄浑,分别镌刻在它们的躯体之上。


站在琼岛的最南端,背倚身后广阔的土地,远眺面前浩瀚的海天,注视着那彤红的大字,把酒临风,遥思畅想:海角天涯,多么熟悉的名字,多少次梦想魂萦,从万里之外的北国,来到你的身旁,似真似幻的感觉,真的无法用文字来表达,如惊如喜的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来诉说。


海之角,天之涯,大地至此作了暂时的歇息,思绪到此时却难于自已。


海角:乍听仿佛已经到达了物质世界的尽头,证实了某种结束与完成;

天涯:细想却好象方才面对精神意境的开始,寓意着某种启动与继续。


日与月,实与虚,方与圆,天与地;

白天黑夜,过去未来,清醒沉醉,坚硬柔软;

欢乐与痛苦,生存与死亡,有限与无穷,获得与失去……


生命中的一切一切,在这相对而立的巨石面前,似乎一瞬间都得到了无言的证实。


离别前,我再一次回首凝望:

椰林外,浪花边,阳光下,天涯无言,海角未语。注视着它们,心中,离绪重重,别情依依,无限的留恋最终化作了深情的心语:

再见了,美丽的椰林!

再见了,美丽天涯海角!

再见了,美丽的海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