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纪念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燃情岁月<转载>

第一章



1


墓碑


墓碑排山而上,还是一个方阵。


一个兵的方阵,鬼雄的方阵。


钢盔。


蒙着迷彩布的钢盔高低错落,也是一个方阵。


一个兵的方阵,人杰的方阵。


"中国人民解放军狼牙侦察大队告别南疆仪式现在开始!"


夜色中,一个脸庞黝黑的壮汉举起酒碗。


刷--身后的一百多个个身穿迷彩服的彪悍侦察兵举起酒碗。


"公元1988年7月20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A军区狼牙侦察大队结束南疆保卫战轮战使命,奉命回撤!"侦察大队大队长何志军上校


端着酒碗高喊,"各位烈士,我部在前线轮战三年,执行大小任务二百余次,今天子夜时分将跟随我军区A集团军一起告别南疆,


撤离战区!我部全体生还将士庄严敬告各位先烈,在我A军区全体将士轮战期间--国土寸土未失,你们可以瞑目!"


刷--一百多个侦察兵将酒一起洒在地上。


酒碗摔碎在地上,何志军的双手颤抖着摘下自己胸前的一等功勋章放在面前的烈士纪念碑上。


"陈勇!"何志军高喊。


"到!"一班班长陈勇跨出队列。


"一班,上子弹!"


"是!"陈勇摘下自己背上的81自动步枪,"一班--上子弹!"


一班战士们从胸前取出弹匣上子弹。


"大队长,我们已经奉命撤出战区了!"二中队教导员耿辉少校趋前一步低声提醒,"再打枪恐怕不合适?"


"他们永远留在战争里了。"何志军看着面前的墓碑群落的声音低沉,"打吧,出了问题我负责。"


一班班长陈勇带着一班战士跑步出列,登上台阶,在墓碑前方站成一排。


黑洞洞的自动步枪枪口朝天,年轻的手几乎同时拉开枪栓。


"敬礼--"何志军高喊着举起右手。


随着身后官兵们举起右手敬礼的同时,一班战士手中的步枪开始对天射击。哒哒哒哒……枪声震耳欲聋,在山间回响。枪口的火


焰映亮了战士们的眼睛,仿佛在唤醒他们铁与血的回忆。


山下正在准备开拔的A军区部队车队蜿蜒在山路上。指挥车旁边,警卫战士们拉开枪栓站开。警卫连长叫喊着布置防线,白发苍


苍的前线总指挥、军区副司令推开集团军军长刘勇军拦着自己的手臂从车里走下来。老爷子眼睛发亮,厉声喝问:"哪里打枪?"


"好像是烈士陵园。"警卫连长放下望远镜报告。


"哦。"老爷子点点头。


"是军区侦察大队,他们跟我打过报告要顺路去告别烈士,我批准了。"军区情报部部长低声说。


"知道了。"老爷子没什么惊讶的,转身走回指挥车继续听取汇报。


"要不我去提醒他们一下。"情报部长说。


"不用了。军人撤离战场,告别战友,打几枪算什么事情?"老爷子说着话锋突然一转,"传我的命令--离开南疆战区范围以后,


除了少数警卫部队,所有实弹手榴弹全部上交,战士身上不能留一发子弹一颗手榴弹!战士们身上的战争结束了,但是战士们心


里的战争会延续很多年,情绪容易激动,这种时候不能出事!我们不能让战场下来的功臣成为和平的罪人!"


"是!"刘勇军立正敬礼。


老爷子的眼睛转向苍茫的群山,稍微停顿以后射击声还在继续,显然是更换了弹匣。枪声更密集了,好像所有侦察大队的官兵都


参加了鸣枪告别仪式。


"这个何志军啊!"老爷子苦笑,"他是一发子弹也不想给交还给我哦!"




2


省城车站,彩扎的凯旋门下一片锣鼓喧天。闷罐列车正在缓缓停靠在站台,欢迎的少先队员们笑脸可爱鲜花灿烂,秧歌队彩旗招


展红绸飞舞,来迎接的军区领导和地方领导肃立在站台旁。


林秋叶拉着何小雨在人群当中跑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十五岁的何小雨着急地催促她:"快点快点!这里人太多了,我们要看不见爸爸了!"


"你着急什么啊?你爸爸这次回家了,怎么看不见?"林秋叶擦着汗笑着说。


"林阿姨!何小雨!"刘晓飞叫着,"你们也来了啊!"


"哟!"林秋叶笑着说,"晓飞啊!你妈妈呢?"


"她挤不进来!"刘晓飞满脑门都是汗,"她说她就回家做饭了,等我爸回去吃饭!让我自己接我爸!"


"晓飞现在都成大人了啊!"林秋叶笑,"以后在学校对我们小雨要多帮助多照顾!"


刘晓飞看何小雨一眼嘿嘿笑:"放心吧,阿姨!"


"谁要他照顾!"何小雨白了刘晓飞一眼拉着林秋叶进去了。


"这孩子!"林秋叶苦笑,"怎么那么没礼貌?晓飞我们走了啊--"


刘晓飞笑笑,摆手。


闷罐车慢慢停下,车头喷出白雾。车门却没有打开,欢迎的人群被拦在警戒线外面。林秋叶被何小雨拉到第一排,纠察们满头大


汗胳膊挽着胳膊组成人墙,高喊着:"退后!都退后!没有命令你们不能过去!"


"我爸爸在车上!"何小雨理直气壮地喊。


"他们的爸爸都在车上!"纠察班长高喊。


何小雨看了一眼来欢迎的亲属们都是挥泪如雨,哼了一声不吭声了。林秋叶撩起汗湿的头发,着急地看着闷罐车厢门似乎想看穿


车门。又一队纠察战士沿着车尾跑步过来,在每个车门口钉子一样留下两个战士然后继续跑过去。


一个少校拿着命令站在车厢旁边高喊着:"根据军区前指命令--所有参战部队的作战连队,全部不许下车!直接回原部队驻地集


中训练一个月!"


车厢里面的兵们和下面的亲属们都是一阵爆骂。兵们踹着车门:"开门!放老子下去!""妈--我回来了!""老子炸了你这个烂火


车!开门!"……


亲属们都是撕心裂肺哭天抹地:"为什么不许下车啊?""仗不是打完了吗?""我的儿啊--让妈看你一眼吧--"


纠察少校也很为难,他看着亲属们,拿起扩音器对着车厢高喊:"同志们!这是军区前指的命令,为了防止由于过于激动出现意


外事件,军区前指和地方公安机关联合作出这个决策!你们都是战场上下来的英雄,都是好样的!"


兵们在车里更激动了:"操你大爷的!我废了你们这帮纠察!""我们回家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家--""让我下车,不然我打死你-


-""枪林弹雨都没有打死老子,你个小纠察就敢命令老子?!"……




第2节 炸一个我看看



纠察少校低下头,随即又抬起来:"不许下车,这是命令!"


兵们正在群情激昂捶着门叫骂着,前指的将领们从后面下车了。老爷子甩开来迎接的白白胖胖的地方干部的手,直接走向车厢。


"首长!"少校敬礼。


老爷子接过扩音器:"我是A军区副司令。"


正在叫喊的士兵们听到老爷子苍老却很严肃的声音,逐渐安静下来。车厢里面只听见抽泣声,间或有人哀求:"首长,让我们下


车吧……我想妈妈……"


"你们都是军人!"老爷子高声说,"军人就要有个军人的样子!哭哭啼啼大喊大叫干什么?还踹车门?火车是国家财产,谁想炸


火车?炸一个我看看!"


车里鸦雀无声,车站也鸦雀无声。


"各个部队的政委都是干什么吃的?!"老爷子厉声问,"教导员指导员都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能现在下车,我没有告诉过


你们吗?!现在我命令,所有部队军政主官把队伍给我带起来,在车厢里面集合!"


压抑着巨大战争能的车厢在沉默当中逐渐响起喊队的声音,嘈杂的脚步声在车厢里面纷乱踏着车板。家属们都是心如刀绞,压抑


着自己的哭声。


"报告首长!大功连集合完毕--"车厢里面传出军官嘶哑的吼声。


"报告首长!能攻善守连集合完毕--"


"报告首长!A军区狼牙侦察大队集合完毕--"


……


老爷子点点头:"很好,部队就要有个部队的样子!你们是解放军,不是土匪!不让你们下车就是为了维护你们解放军的形象!


你们刚刚从战场下来,还没有适应和平这个环境!你们的脑子还崩着打仗这根弦,还没想过如何处理和平环境的问题,这样下来


会出事的!先学会怎么在和平生存,再离开营房去见你们的亲人!我把你们送上战场,但是我不想把你们送上刑场!--明白


吗?"


车厢都沉默,只有压抑的哭声。


"明白吗?!"老爷子再次高声问。


"明白!"车厢里面发出震动站台的怒吼。


"全体都有--面对车门,敬礼--"老爷子高喊。他放下话筒:"开车,把车门打开。"


眼巴巴盼着亲人的家属们哇地都哭了。林秋叶哭得几乎窒息过去,何小雨扶着她哭着喊:"爸--"


十几扇车门一下子全部同时拉开。


黑黝黝的脸,亮晶晶的眼,金灿灿的军徽领花,年轻得让人心疼的小伙子们面对车站上的亲人们,举着右手敬礼。


胸前的累累军功章都在年轻瘦弱的身躯上晃动着。


老爷子举起右手。


纠察少校高喊:"敬礼--"


在场的纠察和军人们都举起右手向战场归来的战士敬礼。


亲属们的哭声震动车站,有的哭晕过去。来欢迎的女兵们也是眼泪汪汪,少先队员们沉默了,女孩们在抽泣着。


火车头缓缓喷出白雾,车轮慢慢开始转动。


"爸--爸--"何小雨扶着母亲高声哭喊着。


车厢在亲属们面前慢慢滑过,战场归来的英雄们列队举手敬礼,接受亲人们的检阅。眼泪从他们年轻的脸上无声滑落,年轻点的


战士们都是泣不成声。


老爷子面无表情,对着自己的士兵们敬礼。


在一片绿色当中,身穿迷彩服的侦察大队掠过人们面前。何志军举着右手忍着眼泪,耿辉站在他的身旁。


耿辉的妻子李东梅举着孩子:"耿辉--儿子会叫爸爸了--"


耿辉低下头,又抬起来,脸上流着眼泪。林秋叶和何小雨追着火车:"老何--老何--""爸爸--"纠察们的人墙拦住了她们。


车厢渐渐远去了,车门重新关上。


后面下来的后勤系统和机关干部们没有和亲人们拥抱接吻,都是无声地顺着纠察们开辟的通道出去了。刘晓飞找到军区后勤部干


部刘凯:"爸,你回来了!"


刘凯苦笑着:"走吧,别让那帮家属骂。"


刘晓飞低下头跟着父亲出去了。


何小雨扶着哭得几乎休克的母亲:"妈--为什么不让爸爸下车啊?"


"孩子,你还太小,你不懂……"林秋叶扶着墙站着缓缓自己哭着说。


"通知部队,每天都是队列训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每天给我唱十遍。"老爷子叹息一声说,"加强管理,清理部分战士暗藏


的枪支弹药,不要给处分了。从战场下来,我们反而有更艰巨的心理战役要打。" 刘勇军点头。


"猛虎下山,注定要先拔牙啊!"老爷子悲凉地感叹。



3


"正步一步两动--"女上校板着脸命令,"一!" 刷--解放鞋踢起来。


女兵们扎着武装带,大檐帽下的眼睛注视前方。方子君戴着少尉军衔站在排头,她有点中暑,汗水顺着她洁白如玉的脸颊流下


来。派来训军区总医院战场救护队的女干部可不是简单人物,79年就是南疆保卫战的英雄人物、老战场救护队长,军委领导接见


过的。所以在前线在后方都是无法无天的女兵们对她还是很有点畏惧的,何况她现在还是军区总医院的政治部主任,属于实权派


人物,哪个也不敢轻易惹。


军区直属队集中在省城附近的防化团驻地进行训练,这也是山沟所以空气还是很好的。操场上都是在操练队列的军人们,防化团


早早就让出了两个兵楼和大操场,自己委屈在小操场训练。团长和政委也都反复强调不要招惹这些前线下来的爷爷奶奶们,见面


先敬礼,遇见先让路,如果发生冲突不问理由自己的战士先禁闭三天。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释放参战官兵的战争能。


大操场另外一个角落却坐着一群干部,武装带都解了抽烟聊天。中间围着的是何志军。带操的是防化团调来的一个连长,没上过


前线的小中尉根本就不敢对这些侦察大队的爷爷们说什么,每天都是好烟好茶伺候着。侦察大队的兵没那么幸运,在旁边被团教


导队的老兵训着,虽然很客气但是毕竟还是部队,要求严格点稍微艰苦点也是正常的。


小中尉给何志军点着烟笑着说:"何大队长,明天军区直工部来首长视察,您看是不是今天下午可以起来走几步?咱们好歹也熟


悉熟悉?"


"走啥啊?"何志军看都不看他,"都是带兵的这点基本功都不会?不走,你想走自己走几步!"


小中尉就不敢说话了边上站着,让自己的通讯员倒水。


"我们的态势不明朗啊!"耿辉忧心忡忡,"侦察大队是为了和敌人打特工战组建的,现在没有特工战了我们可能真的要各回各家


了。"





第3节:这可是血的教训



何志军想着什么,苦笑:"回去也没什么不好,都升职了又有战功回去也有位置安置。可惜的是我们在长期对敌特工战总结的经


验教训要付之东流了,这些可是血的教训!"


二中队长雷克明少校戴着近视眼镜,无声地抽烟。这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军人,头上头发不多梳得却很整齐,给人的感觉不是侦察


兵而是个斯文的大学教授。


"对了,我们都回野战军了。"何志军看他,"你呢,老雷?还回北京去军乐团当指挥去?"


雷克明笑笑:"指什么挥?现在只会打枪不会指挥了。"


"你说你淌侦察部队这汪混水干啥?"何志军笑着说,"好好当你的文艺兵多好,现在完了彻底成野战军了!没事,要觉得回军乐


团没意思,你就跟我到A集团军侦察大队当侦察营副营长去!"


"我可能还得回北京。"雷克明说,"昨天北京给我来了个电话,说组织部门要选人,要我准备准备。"


"哪个单位?"何志军问。


"没说。"雷克明淡淡地说。


"跑不出部队文工团吧。"何志军想想。


"或许吧。"雷克明脸上没有什么笑容。


"我给军区的报告一直没有批,现在侦察大队是解散还是保留都是未知数。大家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何志军站起来扎腰


带,"都起来走两步走两步,人家给咱们面子咱也得给人家面子!别让小连长为难,起来了起来了!"


小中尉看见侦察兵干部们起来急忙一脸笑过来:"何大队长,各位首长!咱们怎么走?"


"该怎么走怎么走。"何志军说,"走吧,首长们不是说了吗?我们在你们这儿都是新兵,来受训的。"


"哪儿敢啊!"小中尉也笑着扎腰带,"各位老哥能好好从我们团走出去我就谢天谢地了,这不就等于让各位老哥休假吗?看各位


红光满面,鸡肉好吃吧?"


"什么鸡肉?"何志军纳闷。


"各位老哥,别瞒着我了!"小中尉笑,"这些天我们团家属院的鸡不少都失踪了,根据我判断肯定是在各位老哥肚子里面了!各


位要想吃鸡就跟我说,我让炊事班准备。这不我们政委老婆今天早上找到我了不依不饶--她家住四楼,鸡养在阳台上,能上去的


除了各位没别人了。小弟也是在团里混的,各位也别让我作难不是?"


侦察干部们面面相觑。


"谁偷人家鸡了?!"何志军怒了,"哪个干的?"


干部们都不明白,互相说是不是你干的,这个说不可能啊我不吃鸡肉。


何志军的眼睛飘向正在训练队列的侦察大队士兵队伍,气都不打一处来:"陈勇!"


"到--"陈勇从队列里面飞出来几步就跑过来了立正。


何志军绕着他看走了好几圈,陈勇有点发毛。


"大队长,我……"陈勇嘿嘿笑,"我也是馋了。"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毙了你!"何志军伸手就摸腰一摸没枪解开腰带就抽,陈勇不敢躲任武装带抽在脸上一条血道子。几个干部急


忙上来抱住他,陈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没吃过鸡肉啊?!"何志军怒气冲天,"脑子长包了?!这是盗窃你知道不知道?!就你会那点武术是不是?!"


陈勇不敢动,小中尉脸白了赶紧劝何志军:"何大队长,我就那么一说。您别生气别生气,不就一只鸡吗?我们政委说算犒劳大


家了,没事没事!"


"你丢人!"何志军怒吼,"丢侦察兵的人!部队让你学那些本事是杀敌不是偷鸡!你今天就给我滚!"


陈勇低着头,耿辉过来拉他走一边塞给他一卷钱:"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赶紧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是。"陈勇说,"教导员,我……"


"算了算了,你也是无意的。"耿辉苦笑,"不过你得长记性啊,这已经下了前线了!你在前线执行任务,顺路从敌人公安屯偷鸡


回来吃虽然鲁莽但是不丢人啊,这下好了偷鸡偷了解放军团政委家的,你啊!去吧。"


陈勇敬礼跑步去了。


何志军已经平静下来,大声喊:"侦察大队的都给我过来!妈拉个巴子的收拾不了你们了是吧?!全给我站直了,军姿两个小


时!死都不怕还怕站军姿?!看你们那个队列走的什么鸡巴玩意?!"


他扎好武装带站在队伍跟前。


侦察兵们都站直了,纹丝不动。


小中尉看着很感动:"何大队长,算了,真没事。"


"我说了两个小时就是两个小时!"何志军说,"我就是要收拾收拾这帮小子!"


陈勇跑步去家属院,路过军区总医院战场救护队的队列,一张似乎熟悉的脸让他愣了一下。但是中暑的方子君恰好在这时倒下,


女兵们跑过来围住了她。陈勇不敢停留,继续往前跑去。


"刘晓飞,加油!刘晓飞,加油!"


看台上的女生们都要疯了,初三二班的刘晓飞跟白色旋风一样在5000米的最后一圈以绝对优势的速度超越落后他一圈的选手们。


他甚至还向看台这边举起右拳示意着,脸上是胜利的笑容。


刘晓飞跑过何小雨身边的时候冲这边转头笑了一下。


"德行!"在做准备活动的何小雨冷冷看了一眼从面前跑过去转身去压腿。


"真帅!"旁边帮她拿衣服的女生激动地看着最后冲刺的刘晓飞。


何小雨撇撇嘴:"就他啊?"


"对了,小雨!你们家和他家是邻居吧?"女生转向何小雨。


"是啊,我们都是军区大院的。"何小雨跳了两下故意拖长声音说,"我爸爸是侦察兵,他爸爸是后勤兵!"


女生显然不管什么"侦察兵"和"后勤兵"的区别,兴奋地说:"那你能带封信给他吗?"


"给他?"何小雨很惊讶,"你没搞错吧?"


"你就帮帮我吧!"女生哀求,"好不好啊,小雨!"


"拿来吧!"何小雨无奈伸出手。


女生急忙掏出来准备好的叠成纸鹤的信:"一定要亲手交给他啊!"


"行!"何小雨塞进运动短裤的兜里。


"同学们!同学们!在校秋季运动会的比赛当中,初三二班的刘晓飞同学又一次打破了他自己上次创下的校纪录,以17分21秒的


成绩夺得了男子5000米的冠军!"


广播一响,女生们一片欢呼。何小雨没什么反应,倒是身边的女生激动得不行不行的:"太棒了!太棒了!"


刘晓飞在几个男生的簇拥下跑向看台,挥着手。


"刘晓飞,过来!"何小雨招手喊。



今天就转载这些了,如果血友们感觉太慢可以去购买正版<狼牙>,可别买盗版的啊!!!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