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柔柔:扎堆罢工的法国人对阵新星总统

苗柔柔,法国“中国与卢瓦尔协会”秘书长。

来源: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苗柔柔]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不满一年,好像法国社会就没怎么消停过。成功当选后,民意随即大幅度下跌,创下二十年来的纪录,各种大大小小的示威游行不断,政府官员连接下台辞职。进入了2018年以后,更是波澜迭起。

3月22日,因为抗议政府对公职及铁路部门的改革(政府将在5年内削减12万个公务员岗位,并从2020年起每年财政支出减少45亿欧元,约合350亿元人民币),法国再次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罢工运动,全国各地约20万名抗议者走上街头,发起150多场示威游行。数十所学校和幼儿园也同时关门,罢工还影响到医院、图书馆和其他公共服务领域。

这一天拉开了铁路、航空、学校、司法、超市、能源等行业扎堆大罢工的序幕。

按照马克龙的改革方案,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新招募的员工将不再享受终生聘用制,选择50岁退休的列车司机也不再享受全额退休金,还要取消免费乘车等福利,这当然令员工们怒气冲天。3月22日的大罢,60%的高速列车、75%的城际列车和50%的大区列车运营受阻,4月3日,全国仅有20%的列车运行正常,铁路员工还创造性地开始实行“每五天里罢工两天”的计划,一直持续到6月28日,除非政府放弃对SNCF员工福利的改革计划。

苗柔柔:扎堆罢工的法国人对阵新星总统

波尔多车站, 法国总工会组织示威游行。图片来源:作者收集

接着是数百名律师和事务员举行全国性罢工,因为政府提出要取消307所地方法院,将之并入大案法院或裁决法院,同时减少法官数量和数字化法庭程序,这会影响到全法约800名地方法官、和更多的律师及办事员的工作和前途,已经有250余位地方法官参与签署了给总理和掌玺大臣的公开抗议信。

而政府推出的“维达尔法”,推行大学入学制度改革,从2018年1月起启动新的高校在线招生录取系统,招致学生和教师不满。

3月22日夜间,不明身份的蒙面人闯入蒙彼利埃大学的教室,持棍棒驱赶并殴打抗议学生,造成多名学生受伤。3月26日巴黎一大的Tolbiac校区开始封闭, 4月3日,巴黎第八大学位于巴黎北郊的校区也被抗议学生封锁。

4月10日,在多个学生工会联合倡议下,一千多人在巴黎街头组织了示威游行,从索邦大学开始,一直行进到Jussieu大学城。同一天,400多名大学教师在Franceinfo网站上发表公开信,反对此次大学入学制度改革,斥之为“虚伪的筛选”。

还有,虽然和马克龙的改革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一块儿来凑热闹的航空、超市、能源系统大罢工。

3月22日,法航约三分之一的员工罢工, 30%在戴高乐机场、奥利机场以及博韦机场起降的航班被取消。他们要求公司为全体员工提薪6%,以弥补2011年前次普遍加薪以来累积的通货膨胀率。

今年1月,法国最大的超市集团家乐福宣布裁员转型方案,计划裁撤2400个岗位,并将员工的年终奖从600欧元减至407欧元,同时股东分享了3.56亿欧元的红利。3月31日家乐福员工举行“总罢工”, 至少300所家乐福超市与特大超市封锁或关闭,仓库停工,供货部门无货供应。

法国能源行业最大工会FNME-CGT宣布将从4月3日到6月28日之间进行罢工,要求政府停止在电力和煤气市场的自由化措施,为能源领域员工提供更多保障。

这些罢工,跨度之广,时间之长,声势之盛,风起云涌,怎一个鸡飞狗跳了得。

而马克龙于4月12日的法国电视一台(TF1)午间新闻亮相,向观众解释其执政理念,主要是想说服退休群体,因为他们在大选投票中支持了马克龙。可问题是后来政府调高普通社会保险捐税的分摊比例,使得他们的收入实际下降了。笔者的一位退休教师朋友,每月的退休金少拿50多欧元,一年损失近700欧元。3月,数万名退休人员曾参与示威活动。现在马克龙希望拉近和他们的关系,恐怕颇有难度。

其实马克龙的改革措施,并无不合理之处,法国沉疴已久,急需改革。笔者在《欧洲的“政治新星”们能撑多久?》一文中写过,“但改革不是请客吃饭,总要牺牲某些群体的既得利益。谁都指望牺牲的是别人,牺牲自己是绝对不干的。”

审视马克龙十个月的改革,年轻气盛,外加大刀阔斧。可是推动改革需要支持和实力,马克龙以“小鲜肉”当选,一无丰富的政坛经验,二无忠诚可靠的政治伙伴。当初投票给他的选民们,固然欣赏他的年轻干练,也未尝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何况人人指望他改革,是指望他给大家带来好处,可没想让他削减大家的福利。

老实说,法国本来就一直没找到新的促发动力,经济萎靡不振;长久以来实行的高福利培养了一批只能多拿钱、不想多干活的懒人;而不干活的人在某些情况下和干活的人拿的钱竟然相差无几,谁在周日干了点活的人居然还要受罚,这实在是令人无语凝噎。另一方面,大财团、大投资人的财富集中情况严重,家乐福就是个例子。可是,左边民众的民意,右边财团的利益,哪个都不是马克龙能轻易触动的。

而支持他的政治势力,有些是看到社会党大势已去,另找出路投靠了他这个当红新星,有些是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鼎力襄助,无非因为利益而结合,没有统一坚定的政治理念,在受到冲击后能团结多久,也是未知数。何况大企业的改革,总要牵扯到背后投资人的利益重新分配。经济洗牌和政治洗牌牵扯到一起,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支应得起的。

当然马克龙也很清楚这一点,他一方面安抚国内,一方面拉拢国外,希望能以法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积极形象缓和国内的声潮。为此他积极和德国联手,频频会晤中东非洲要人,对美国中国既警戒又合作。

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国际关系与国内政治互为表里,国际关系的紧张影响国内政局的平衡,国内实力的震荡也妨碍国际实力的发挥。一个饱受国民抗拒的领袖,在国际舞台上的发言又会被认可和接受多少呢?

新官上任三把火,年轻首脑固然给沉闷守旧的制度带来了新活力,但放火的人总要能控制火情才行;有本事放火、没本事治火的结果,要么是火卷山林,一片灰烬,要么是有头无尾,火尽政息。

马克龙的步子迈得太快太大,也太急于求成了,触及面广就会引发联合反弹。改革的成功需要从上到下的强大支持和有效的执行能力,也需要方方面面的顾全大局和妥协牺牲。目前来看法国在这几方面都还欠缺些,如何梳理各方面的利益诉求和疏解利益矛盾,恐怕总统先生还要下水磨功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http://www.guancha.cn/MiaoRouRou/2018_04_15_453733.s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