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类的最高追寻

人类最高追寻,永远是未知的,人类为此确定了神的概念。

宗教源自于神的概念追寻,它的形式是神的追寻主观概念化的结果,这也是人们疑惑的地方。很多人认为,宗教源自于人的自我慰藉,或认为宗教完全是一种文化现象,并且是一个落后的文化现象,这样的认识是错误的,因为没有看到宗教源自于神的概念追寻,所以,神的概念追寻,人类依然还会继续,不会以神的概念追寻主观概念化的结果而停留。在人类的进程中也看到了这一点,宗教不断地在演变,他从自我唯一到人神一体,又到人神置换,再到圣经就出现了一次人神分离,这个开始,在记录中应该是苏格拉底第一个提出的,到耶稣就明确地做了一次分离。到伊斯兰教,又一次确立了神的唯一,这个过程看得很清楚,人在神的概念追寻过程中,逐渐地从自我唯一、自我为中心,转移到神的概念确立为中心,我们的文明进程也由此过程而产生,人类从起初的自我为中心认识世界(这一点,类似于动物),到以神的概念为中心来认识世界,这个差别就大了。这样我们的思维意识认识和理解,从自我为中心转移到以神的概念追寻为中心,其本质就是以万物存在为中心来认识和理解。我们真正认识了自己,并客观认识了万物的存在,这一点动物是不存在的,因为动物没有自我认识,这个自我认识就是神的概念追寻带来的。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问题出在哪?我们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是人类最初自我为中心主观概念的建立区域,所以,我们在继续和传承中,也因此顽固了这个主观概念。我们五千年的文化相对世界,尤其是工业文明来说,几乎是原地踏步走,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一直顽固着最初的原始主观概念,至今没有真正建立神的追寻概念,也就是那个认识中心没有真正转移出去。我们接受了工业文明,这只是欧洲主观概念经验知识范畴,并不代表我们已经转移了那个认识中心。这就好比会开车的人很多,真正会造车的没几个。所以,对我们来说,工业文明并没有从根本解决我们原始主观概念顽固的问题。我们的认识中心,依然没有贴近万物存在的中心,就不会有真正意义的美好想像力,这就应了那句话,“神是智慧的,人顶多是爱智慧的”。

宗教的意义,不在于它的主观概念,而在于它的根本源自于追寻。神的追寻概念还会继续,它最终会走出宗教这种主观概念的形式,但不是摆脱宗教的根本,也就是对于万物存在本质的信服。这个很重要,没有真正的信服,你就无法进入爱智慧,也就是贴近于本质,只有信服,你才能领悟到人及万物的共同存在,人是万物存在的构成,自我只是构成的表现而非本质。这样,人的认识中心才能够贴近本质存在的中心,看到相对真实的本质存在,也包括自己的本质存在。美好想像力就源于此,而非自我创造。

理解这些,不是在宣扬宗教,也不是所谓的理性分析宗教,只是想说“神是智慧的,人顶多是爱智慧的”这句话的真谛。对在神的追寻概念中,所有的表达者,都是事物存在对立统一的结果。在他们的心灵中,非常清晰的一点就是有什么样的主观概念就有什么样的反映,这好比让动物有人性那样,难以改变,对于人来说,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必须改变,因为不改变主观概念这一根本,以人自我经验范畴去修辞,也就是说用价值观去规范,最终解决不了,唯有追寻神的概念,接受新的哲学授予概念方向,从而建立新的主观概念,才能够改变,这是人类无数次经历过的过程。还要说明一点,宗教中无数次说过“信者有道,不信者将无路可走”,这不是宗教的技巧,如果仅仅是一个小把戏,没人因此而信服于宗教。因为,他准确表达了事物存在的必然,它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当一个新的哲学授予表达的时候,就预示着人类要面临一个大的调整,这个调整不仅仅是人类自身社会,而是整个人类相关联存在的万物的存在,由类似的远近而产生的大小不同的调整,对于人类来说,这种调整就是我们认为的危机。一切是在对立统一中,度过危机就是表达所提到的概念方向。这个概念方向,在逐渐地信服中,会产生新的主观概念认识,新的主观概念建立,就会使人类对于本质有进一步理解,这样就会建立新的科技能力,在新的调整中能够适应。细心回顾人类历史,也可以看出这种规律的存在,危机以及应对危机的概念方向是同时出现的,否则人类走不到今天。

今天的人类,已经开始步入危机,我所表达的哲学授予的概念方向,就是神的追寻概念继续。在这,不要发挥你的所谓想像力,你可以不信服,但是不要诋毁,也不要在内心里去嘲弄。我只能说,这样做,会对你非常不利。不要再继续想,“你的智慧还是我的智慧,是在运用技巧“,你可以不想,可能不为过,但你那样想,就为过了,因为我所表达的并非自我意识的反映,它是事物存在泛义对立统一,一个概念方向存在。也就是说,是万物存在总的支配,所引导的运动方向,所以,就跟当年嘲弄耶稣的人一样,他们嘲弄的是神的追寻概念,最终都会不利的。不信,其实就是在拒绝爱智慧,没有智慧是不利的。

说到这,会有人开启所谓唯物的智慧,其实你并没有理解,当时提出唯物主义的根本原因,是宗教在主观概念中,尤其是那些自我为中心最顽固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将宗教主观概念化方向引导进入了以他们为中心的绝对唯心主义,不是宗教要唯心,是他们要唯心。他们利用宗教,保持自我,是在这种前提下,人们提出了唯物主义。唯物主义的唯物,并不是人们简单认为的我们主观概念中存在的物,它包含我们认为不存在而本质存在的物。象神的追寻概念,就是在唯物,不是在唯心!唯主观概念经验知识所确定的物,其本质就是唯心,因为,你唯的物,是你心里的物,是你主观概念中确立的物,并非本质存在的物,这种唯物其本质就是唯心。所以,唯物唯心我们以主观概念经验去判断,会发生混淆。

唯物提出来没有错,它是针对那些尤其是既得利益者有期待的唯心,这样的唯心,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毒瘤,因为唯心的目的是为某些人服务的,而不是为人类进步服务的,所以,在这种情况,提出了唯物,是必要和肯定的。但也要清楚的认识到,唯物不能以自我主观概念、自我为中心为起点,这样同样会进入一种误区。现在很多唯物,其实都是打着唯物的旗号在唯心,甚至出现了又一波的自我期望的“唯物“唯心。他们以主观概念经验知识所确立的物为根本去唯物,凡是超越这个范畴的,就成了唯心。看似是在追求真理,实则和人类历史上所出现的现象同出一辙。”日心地心“其实就是唯物唯心的问题。当时地心说被认为是唯物,日心说被认为是唯心。”地心说“唯物是有期望的,因为他们的唯物地心说,就是他们存在的权利所在,如果颠覆了这个地心说,就等于颠覆了他们的权威。一个错误的权威,什么都不是,所以,他们会极力地保住地心说,他们就是权力、权威,他们所认定的地心说,就是他们向公众说明的他们所拥有的唯物的真理,结果“唯心”的日心学才是真正的唯物,他唯的是万物存在的本质,而那些人所唯的物,是他们主观概念中认定的物,而非本质,其实质是真正的唯心!

唯物唯新,容易混淆,再加上有一种期望在其中,更容易混淆。如果唯物和唯新不能站在贴近本质的立场上,也就是不能客观地站在对立统一的立场上,那么这种混淆就是一种人类进步的阻碍,因为他把事情正好弄反了,把固执、保守,当成了进步的美好想像力依据,而把真正的美好想像力,却压制在唯心的范畴中,这样,就是主观概念的固执封压了美好想像力。人类进步靠什么?靠得就是美好想像力。那些以现代科技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们并不清楚科技源自于美好想像力。现在提出来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然而历史是不会骗人的,并且人类进程是一个类似循环的运动轨迹,也就是说有一个周期规律,这个大家都不否认,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逻辑来解决这个问题。地心说就是当时的千真万确的科技真理,结果怎么样?错了。是美好想像力对了。如果杀掉布鲁诺的人,一直保持着“对“,即人类一直保持着错,地心说之前是天圆地方,那是更早的科技,结果怎么样,一样错了,现在看来,错的像天方夜谭。这里并不是在批判过去,因为人类的认知就是循序渐进的,每一次都是进步,但要注意的是,每一次进步并不是让你停留,而是要继续进步,不是固守,去阻止进步。人类主观概念经验知识范畴的科技,没有永远的真理,只有美好想像力是永恒的。

世界本没有前后,但人理解不了,所以就用前后来说。人类因万物的存在而存在,永远是先存在万物,我们再认识。我们起初是在没有主观概念的情况下,在泛义对立统一中,出现了哲学授予,也就是人类称为先知的哲学表达。有了这个美好想像力,才建立了主观概念,有了主观概念,才建立了认识的基础,才有了我们的所谓思考,才对物有了理解,并形成主观概念确定,这样才有了我们所谓科技的基础。所以,我们的科技不论怎样让自己大吃一惊,并不能称为真正的美好想像力,它只是美好想像力思维方向拓展延伸的结果。

人类科技,尤其现代科技,让我们充满了自信,又回归了自我为中心原始主观概念,认为是自我创造了思维,一切是自我存在的结果,其实我们的科技工业文明和人类最初的运用石头和木棒,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在运用物质存在的运动,只是具体不同而已。因为我们自始至终,并将永远不可能创造这个世上不存在的现象,只是将存在的现象组合到一起,加以运用罢了。最初的石块和木棒,如果你不运用它,它永远形成不了武器,即我们的“创造“。现在的工业文明是一样的,说到这,可能很多人会说”这是唯心的反科技“,不能这样认为。这并不是在反对科技,是让人们清晰的认识到,我们的进步靠得不是一味的科技,靠得是美好想像力。这个前景是可以预知的,一个美好想像力,所拓宽的思维方向,她在这个范畴中,会大量的延伸新的主观概念,也就是说大量的科技认识,尤其是在高潮的时候,人们会把科技作为唯一真理,没人去关心真正的美好想像力。这一点,可以说是人类最愚昧的地方,因为不知道,这个空间是有范围的,终究有一天,它会饱和,这种思维的源泉到了山穷水尽时,人类继续要走,靠什么?靠得就是新的美好想像力。

从事物发展的角度来看,当我们以科技的形式把对世界的认知固化下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固化而停留,它的运动依然存在着,并且永恒。通俗地说,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以我们的科技,胸有成竹的时候、唯一真理的时候、千真万确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因为运动而改变了,所以我们的千真万确,如果固化,只能是错。唯有追寻中的美好想像力,才能跳出这个错。

如果有人认为,美好想像力的出现就是反对现代的科技,将它归纳于没有科技真理依据的唯心,那么从某种角度可以这样说,人类将来的科技就是反现在的科技,要修复现在科技所走入极端的部分。这个问题,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不做详述,只做概括。要明确,人类是因万物的存在而存在,我们没有创造世界,也没有创造自己,我们是因万物的创造而被创造,所以说,不是我们想像成为什么,而是万物存在,想让你成为什么!我们不但会反我们的科技,同样会反我们所形成的主观概念,我们从哪里来,就要回到哪里去,当然,这个起点和终点是类似相对的,以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能够理解的说,就是人类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我们所有的工业文明不是让我们去另外一个星球,而是用我们的新科技,把它归还回去,从哪里拿来的,还放回到哪里去,一直到我们把石头和木棒归还,这就是人类未来的科技方向。这样的认识,没有人会理解,人类的发展就是这样,一切都清晰了,就一切不存在了,永远在追寻中,永远不可能和本质重合,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科技唯物所追寻的一切本质清晰,这种试图,其根本是要重合本质,最终目标是要置换万物的创造,这样的结果,我们所追寻的就成了自己,这是最大的唯心!

其实我们现在做的,已经开始在反自己的科技,在回归。思维范围的饱和(这种饱和是在对立统一中形成的)和物质利用供给的饱和是同时存在的,只有回归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倒退,然而这就是人类发展的轨迹,由所谓的不存在——到存在——到运用科技的存在——然后回归,并不是永远沿着一个方向继续存在,而是回归继续存在,最终会回归到起初的所谓不存在。当然这一切,不是绝对的存在,是相对的,为什么这里可以坚定的确定,那是因为,任何一种物的存在,都遵循类似圆、不重合的无限循环的轨迹。我们主观概念的认识,是一个由起点走直线的点线面的逻辑,而本质是类似圆,没有绝对起点,不重合的无限循环。

2018.03.09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