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朋友在深圳罗湖一家有名的医院,是妇产科的主治医生,他虽然不主刀,但是病人是要经过他手上的。他对我说,这段时间,是一个堕胎的高峰期,患者中16到20岁的占去了80%, 其中二胎者占15%,更有三胎,四胎的,这些多胎的女孩和医生都是好朋友了,老顾客嘛! 我当时和他谈话的时候,有一名40多岁的女医生也在场,她好象非常愤怒的指责这些女孩是如何的不珍惜自己身体,总之她感叹到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叹息她们那时谈恋爱,牵手都脸红,老一辈的女性的优良传统都被新新女性丢光了。


这家医院最赚钱的三项手术: 堕胎,处女膜修补术和眼科近视准分子激光,门庭若市,不过堕胎现在排第一,处女膜修补排第二。幽默的是,处女膜修补的“见红率不能达到100%”,被那些东窗事发的女患者投诉日益增多!而堕胎是成熟的手术,你随时可以来,只要你确认怀孕还不至于引产的地步。


这位朋友说,中国人是不喜欢用避孕套的,中国女人性生活的流产率远远高于西方国家和日本。他也问过几位女孩,这些女孩到放得开,和自己心爱的男孩做,带避孕套多没有意思,加上女孩子排卵气性欲旺盛,中标的可能性就很大了。更有一个女孩这样说: 为自己心爱的男孩生过孩子,是一种幸福!可你知道你生下的孩子是尸体啊。通常说女人的终身目标是努力把自己的“三初”(初吻,初摸,初夜)献给所爱的男人,现在可能要加一“初”了,那就是初胎,随着社会的不断开放,有过初夜的女孩,初胎的可能性很大。我朋友说,几乎小恋人们三分之一都做过流产,“堕胎”于是成了女人生命中构成完美爱情不可缺少的因素。


这样,象“我歧视未婚非处女” 还有“湿润的什么花” 此类的小毛伙子就要郁闷了,非处女都还来不及成功的歧视,就要着手歧视新的目标了。是的,恐怕几年后,男人的“处女情节”会降格为“初胎情节”,男人不再叫嚣着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但求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不要屈辱地自己以后的孩子:说: 你以前还有个哥哥或姐姐,可惜死了。悲之,中国的避孕套如此的昂贵,让人不舍得买。悲之,中国的女人对第一个男人是如此的忠诚,恨不得不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他。呵呵,然则何时而乐罨? 女孩,请把第一胎留给丈夫,拜托了!求你们了,处女膜俺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