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第十三节

[原创]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

第十三节

亚伦西亚历九百二十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大批量的邪马台战舰出现在三江口外海。

唐河国三江口金陵城中正候府

“来了吗?”文扶经漫不经心的问道。

“来了!”谷玉伦回答,“一切都在君候的掌握中!”

“君候神机妙算真神人也!”

“君候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我等佩服万分!”

“君候、、、”

一群忠心耿耿的哈巴狗又在拼了命的摇尾巴!

文扶经品了一小口茶:“都准备好了!”

“只等着倭寇来送死了!”、、、、、、、

文扶经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根据犬养维的情报,邪马台来犯之众不下十万之多,可自己的精锐以经北上,虽说事先有了准备,可也是一场硬仗啊!”

“我还是出去看看再说!”文扶经说着走了出去!心想:顺路去自己的金屋帮纱玲开苞!

谷玉伦忙道:“君候,衣服、、、”

“你不知道,本候要微服出访吗?”

“君候不介意,小凤同往吧!”安凤如幽灵般的出现!

文扶经此时-----汗、爆汗中“不、不介意!”

、、、、、、、、、、、

文扶经衣着便服与安凤走在大街上,谷玉伦走在文扶经的后面,一众护卫暗中跟着。

当经过一座军营时,两名哨兵托枪而起!

安凤大为好奇,回头一看两名哨兵站着笔直,正视着前方一动不动!

“君候,刚才他们、、?”安凤感觉得不对劲!

文扶经也觉察得异常,回头走过去、、、

“刷---”两名哨兵同时对文扶经行礼!

“二位军爷!”文扶经心中一惊,“我只是一介平民,两位为何行礼了?”

“您是我们的统帅---中正候!”

“我们每个营中都有您的画像!”

文扶经一听,心花怒放:“你们是----?”

“第二协旗第四曲部第七协防营营门哨兵蔡得标、方以贵向君候报告!”

“第二协旗?”文扶经正要想着、、、

“是江永仁的部队!”谷玉伦在后面小声说着!

“如此军纪,周亚夫的“细柳营”也不过如此啊!”安凤在一傍赞叹万分,“君候,将将之才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江永仁---他人了?”文扶经问道!

“被蒋三铭关起来了!”谷玉伦的话声更小了。

“为什么?”

“因为,部下军服太烂,影响飞虎军军威!”谷玉伦回答,“加上他以下犯上!”

---------------------------------------------

江永仁被人押送到中正候府上,虽说被五花大绑,可气宇矸昂、誓不低头!

文扶经忙叫道:“快给永仁松绑!”

江永仁一见文扶经,不由得低头:“校长!--”

“什么也不说了!”文扶经拍了拍手,叫人上菜,“我们师生许久未见,今日你率部回驻三江,本候特为你洗尘!、、”

“校长,我错了!”江永仁一吃软不吃硬,一见这阵仗,见校长对自己不记前嫌,心中大愧!

“不,是我错了!”文扶经低头说道,“当初,光教你们要正直,要忠诚、、、可朝中军中讲得是虚假,说得是奸诈!是我害了你们啊!”

“ 校长----”

“当年,宣永侠因为直言,我不得不开除他;蒋永杰又在古北口战死了!”文扶经热泪盈眶,“现在除了你,我没有几个有出息的学生了!、、”

江永仁一听这话,虎泪夺眶而出:“校长-----”

==============================================

邪马台都城稻叶山城邪马台宁宁公主的别墅中

“你们二人不是和小林若松被称为邪马台士官三杰吗?”长川信一说,“自欺欺人怎么怕一个文扶经了?”

德川森淡淡的说:“不是怕他,而是不能攻击三江口!”

“为什么?”众人不解!

“因为我们有四可攻,六不可攻!”加藤秀说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