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遵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磊故意杀人有六点:张磊依法处警、张磊与郭氏兄弟有抓扯;张磊受到郭氏兄弟不法侵害;张磊第一、第二枪朝天鸣枪,第三枪击在郭永志大腿上,第四、五枪分别将郭永志、郭永华毙命;张磊行为系正当防卫,但防卫过当;张磊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郭永华、郭永志仅仅是对张磊进行抓扯、抓打的行为。张磊的辩护律师徐永忠、刘杰认为,郭氏兄弟系抢枪行为,张磊系特殊正当防卫。但被害人一方对张磊犯故意杀人罪的定性无异议,并认为该案至少有四点争议:

一、防卫过当?张磊因民事纠纷处警,却携带枪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此外,第五枪致命一枪不能理解为防卫过当。

二、投案自首?

张磊在案发后向有关负责人电话通报,是工作行为,不是投案自首。

三、袭警抢枪?

枪在张磊腰里,被害人根本不可能看到,更不可能去抢。

四、抓扯张磊?

检方认为,张磊在两名被害人的连续抓扯下才鸣枪,并有三颗子弹击中被害人。家属方认为,当时抓扯的前提是,张磊在王道胜的协助下,要被害人郭永华跪下,面对枪口,受害人郭永华下意识地用手去阻拦,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抓扯或抢夺佩枪。

西南地区民风彪悍,地方宗族势力强大,遇到纠纷多是靠家族势力,也就是人多势众给政府部门施压来达到自己目的。针对成都商报《调解纠纷 派出所长开枪打死两村民》一文提到,来赶集的村民陈祥荣差点被张磊打死,幸亏枪内没有子弹一事,15日,记者与陈祥荣进行了面对面谈话,陈祥荣坦承当天喝醉了酒,夸大了事实。陈祥荣告诉记者,他跟死者是朋友关系,当天他去集上买农药时,遇到郭永华、郭永志、郭永文、李树华父子几人,便邀约到饭馆喝酒,在饭馆又遇见一朋友,七个人喝了大概五六斤白酒。吃完饭后,我们各自回家。我昏昏糊糊地走到粮店门口,看到郭永文和别人纠扯在一起,我就上去劝架,感觉有个穿警服的民警(协警王道胜)用东西抵了我的腰一下,潜意识中就认为他是在用枪抵我,恍惚中听见几声枪响,便看见郭永华、郭永志两死者躺倒在了地上,一便衣警察手中还持着手枪。陈祥荣说当天喝了七八两酒,接受记者采访时夸大部分事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听旁边人说的。酒醒后回味过来,并不能肯定是否被民警持枪威胁过,也不清楚死者和民警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目击者称,当时戴郭两家发生纠纷,张磊和协警王道胜来出警。张磊说:“到派出所里解决”。 郭家人不去还说:“要解决就在这里解决”。随后,郭永志就冲上来封住戴寸忠的衣领要打,张磊隔开郭永志说:“我是所长。”“你是所长又怎样?”郭家三个人一起冲上前一人抓扯王道胜,另二人撕扯殴打张磊,把张磊逼退到一阴沟内,危急情况下,张磊拔出手枪向天空鸣放了二枪示警,后又朝地上打了一枪。听见枪响二人非但不退,继续扑向张磊,纠缠中又听见枪声响起,郭家一人(郭永华)应声倒地,郭家另一人(郭永志)吊住张磊的右手抓扯,枪声再度响起,郭永志瘫倒在地上。事后张磊对着在场的村民说:“你们大家看到的,今天他们来抢枪,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该目击者还告诉记者,二郭被打死的当晚,郭家有人挨门逐户打招呼:“不准讲真话,否则炸你家房子。”另一目击者向记者说,她也清楚地看到两死者拼命地和张磊争抢手枪。

死者在酒后采取暴力袭警并有抢夺枪支的行为,在张磊鸣枪示警的状况下不但不收敛而且继续有抢夺枪支的行为,但是无论公诉还是法院方都认定是张磊开枪属于防卫过当,应负刑责。这种判决真的让执法者心寒!!检方还强调处理民间纠纷不该携带枪支。试问,谁能预知未来?民间纠纷不会引发打架吗?打架不会致人伤残甚至死亡吗?赤手空拳殴打他人就不能致人死亡吗?服从法律,敬畏法律,不是一个公民该有的操守吗?张磊案引发的是让警察在执法时出现无枪可带或有枪不愿带带枪不敢依法使用的局面。

例如:301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面对疯狂砍杀无辜百姓的暴恐分子,现场6个警察和协警两只64、一只54手枪总共18发子弹,还朝天鸣枪示警3发 ,有个暴恐分子身中6枪依旧持刀狂砍。随后赶到的特警组长讲:看到凶手正在挥动手中的武器向周围的群众砍去,看到有人被按到地上,刀砍向被按着的人,这个时候我看清楚是5个人,他们转过身来,看到我,挥着刀就向我看来。我接着又鸣了一枪,让这些暴徒把刀放下,但是这伙暴徒继续向我扑来。当离我最近的一名暴徒是一个穿黑纱蒙面的,从身形上来看,比较瘦小一点,离我的枪口大概有1米左右距离,那个刀可能有6、70公分长,我开枪将他击倒在地。其他四名暴徒看到同伙被击倒以后并没有被吓住,继续挥刀向我扑来。我接下来分别将这4名暴徒击毙,击倒在地,整个过程就是开枪到最后致死,5个人,可能就是15秒钟左右。如果不开枪,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一辈子都会记着。当时那个情况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我将他们击毙在地之后我还在考虑,我这个枪是不是开对了。我还是有这种想法。这是面对央视记者特警组长的原话。

一个人在中枪后会停止侵害吗?在影视剧引导下,所有人都会看到人中枪就倒地,但是在实战中即使头部中枪依旧会实施攻击:香港徐步高枪案 报告指出,曾国恒在左耳前方位置中一枪,子弹打穿下颚骨至骨折,至喉咙的左后方,子弹因撞击到颈椎而“转向”,折射至右颈方向,并将右颈的大动脉、静脉、神经线全部切断。右内颈的伤口严重出血,令大量血液灌入气管,阻塞呼吸道致死。但由于伤势未触及脊髓及中央神经系统,法医推断曾国恒在中枪之后应能保持清醒及一定的活动能力,足以负伤走到平台另一端,然后向凶徒连开5枪。冼家强则身中两枪,一枪从右鼻孔打入,撕裂右鼻翼及损坏软组织,从右耳后方直出;另一枪击中左脚小腿,相信是案发期间有人纠缠令枪支跌落地,引发“走火”所造成。徐步高则身中五枪,都由身体右边射入,弹道方向相若,估计五枪是在短时间内连续发射。其中致命的一枪从右腋下射入,水平贯穿身体,子弹进入胸腔后,打穿其右肺、心脏及左肺,造成大量出血及心肺功能受损。其余分别击中右胸下方、右后腰、另有两枪由徐的右下背打入脊椎,足以令他的下肢即时失去感觉及活动能力。根据三人伤势及血溅痕迹等现场环境证据,法医推断疑凶徐步高当时在隧道平台的左边位置(即港景峰出口),向冼家强与曾国恒施袭。冼家强面部先中枪,受伤后撞倒尾随其后的曾国恒,此时疑凶近距离向曾面部开一枪。其后徐步高与冼家强发生纠缠,此时仍然清醒的曾国恒负伤移至隧道平台的左边位置,向疑凶开火5枪还击,然后将警枪放回枪袋内,并向路过的途人呼救,最后不支倒地。

但美国执法机构对于遭受致命枪伤的统计研究显示,高达20%的人不会当场失去行动能力;其中13%的人在受伤以后能维持5分钟,另外7%则更久。即使是9使用的9x19毫米弹药,在美国也有罪犯被击中33枪以后才丧失行动能力的例子。 所以在郭某腿部中枪后依旧和张磊厮打就不难解释。

张磊为何重判?这里有地方维稳压力,这里有执法观念的滞后,张磊不应选择鸣枪示警而是应该落荒而逃吗?张磊执行依法执行公务却深陷囹圄的下场更适合马太福音第10章36条:人的仇敌源自家人。

下面这段转自网上请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的申请书

申请人(郭永志之父)郭吉明,男,1938年06月08日出生于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居民身份证号码:522528193806082019,汉族,农民,住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坡贡镇尧上村吊井组。邮政编码:561303

申请人(郭永华之妻)胡家英,女,1966年07月05日出生于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居民身份证号码:522528196607052021,汉族,农民,住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坡贡镇尧上村吊井组6号。邮政编码:561303

被申请人张磊,男,1977年03月23日出生于贵州省清镇市,居民身份证号码:522526197703233617,汉族,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坡贡镇派出所副所长(主持工作),住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关索镇警苑小区。2010年02月11日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同年02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遵义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被申请人张磊因涉嫌故意杀人一案,上列申请人不服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2013年06月21日(2010)遵市法刑一初字第62号刑事判决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条、第二百一十八条之规定,特提出申请,恳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

一、原审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超期审理时间至少长达28个月之久

2010年08月25日,本案由遵义市人民检察院向原审法院提起公诉。同年08月27日,原审法院正立案审理,无论根据我国新老刑事诉讼法,其审限最长不得超过六个月。可是,从2010年08月27日至2013年06月21日,其审理时间是近34个月,扣除六个月的法定审理期限,还超期审理近28个月。程序违法必然导致实体处理结果显失公正。

二、原审法院非法剥夺了被害人法定代理人的诉讼权利

本案争议的焦点,就是要查明第五枪的贯通方向才能证实被申请人张磊是否属防卫过当。被申请人张磊向郭永志射击第五枪时,枪弹究竟是从郭永志的面部向后脑贯通还是从后脑向面部贯通。

2010年09月17日,原审法院在开庭时,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依法提出申请,要求对郭永志毙命枪弹伤的贯通方向进行重新鉴定。可是,原审法院唯恐还原本案的客观事实置之不理,非法剥夺了被害人法定代理人的诉讼权利。

三、本案不具有使用枪支制止这次事件的法定条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九条之规定 ,使用枪支必须具有放火、决水、爆炸、劫持航空器、船舰、火车、机动车、故意和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抢夺、抢劫枪支弹药、使用枪支、爆炸、剧毒、破坏军事、通讯、交通、能源、实施行凶、劫持人质、结伙抢劫、聚众械斗、暴乱条件之一才能使用枪支。而本案是一起代、郭两家因连姻引发的民事纠纷,充其量只能是一起治安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七条第六项之规定,在代、郭两家这次事件中,如果确需使用警械,也只能使用警棍、催泪弹、高压水枪、特种防暴枪等驱逐性、制服性的警械,而不得使用枪支。

该条例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依照前款规定使用警械,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为限度,当违法犯罪行为得到制止时,应当立即停止使用”。当郭永志右大腿被枪弹击穿后倒地己失去反抗的能力时,被申请人张磊开了第五枪,从郭永志的后脑射击致使颅脑贯通伤毙命。因此,这个第五枪依法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

该条例第八条还规定:“人民警察依照前款规定使用警械,不得故意造成人身伤害”。原审法院把手无寸铁抓扯的行为认定为暴力侵袭行为是典型的歪曲事实,并引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人民警察执行职务中实行正当防卫的具体规定》第一条第(七)项的规定,帮助被申请人张磊避重就轻,从而达到重罪轻判。

四、被申请人张磊不具有投案自首的法定情节

原审判决认定,被申请人张磊事发后随即用手机向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副局长蔡家禹以及坡贡镇镇长吴昕报告了开枪致郭永华、郭永志死亡的情况,属投案自首的行为。这一认定不能成立。因为被申请人张磊是一个特殊的犯罪主体,案发前被申请人张磊是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坡贡镇派出所任副所长又主持工作,案发后向领导汇报。如果说把下级向上级汇报工作,视同投案自首,这是有违法律的规定。

五、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原审判决认定(第3页顺数第19行-25行),“……郭永志和郭永华即上前抓扯张磊,将张磊推倒到路边沟里,张磊从路边沟里起来后,面对郭永志、郭永华的抓扯往后退让,同时掏出手枪朝天呜枪示警。郭永志、郭永华继续向张磊扑去,张磊边退边再次朝天呜枪示警。张磊在郭永志上前抓扯的过程中击发第三枪,击中郭永志的右大腿。随后,张磊挣脱郭永志继续抓扯时击发第四枪,击中郭永华左面部,郭永华倒地死亡……”。这一认定完全是忽视本案的客观事实。其一,第二枪明明是往地上开枪,而原审判决却歪曲事实认定再次朝天呜枪示警;其二,2010年02月11日20:21时至23:50时,被申请人张磊供述(第8页顺数第13行-14行):“……而郭永华在我呜了第二枪后,就一直在我的右侧前方,但没有贴近我,离我大约有一米到几十公分的距离……”。而原审认定郭永志、郭永华继续向张磊扑去,这一认定又忽视本案的客观事实。

纵观以上五点申请的理由,恳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

此 致

遵 义 市 人 民 检 察 院

申请人:郭吉明 胡家英

二O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