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名,现在老刘内心前所未有的感到害怕惶恐,舆论的压力如同冬日里迎面凛冽的寒风,刺骨而深刻。

面对持枪的毒贩,老刘可以奋不顾身飞身扑过去;面对妻子的不理解,老刘也可以嬉皮笑脸死缠烂打;面对今天所谓出名,老刘却只能愤懑如同公牛。

让他名声大震的,正是辖区的老熟人—王二九。

前几天王二九托村里名牌大学生王可在微博发了一条简短信息:“天道何在,大森镇派出所所长刘铁柱猥亵我女儿,还有没有王法???”并配有一张他年仅12岁女儿的一张照片,可谓"图文并茂,有理有据"。

刘铁柱在大森镇派出所已经工作了近八个年头,一直以来都能妥善处理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克己敬业。村民更多的甚至亲切地称呼他为“铁牛”,而“铁牛”这个称谓,背后还有一段小故事。

那是刘铁柱刚到大森镇派出所工作的第一个年头。一个冬夜接到急促的报警电话,说是大森村5组的王大爷突发疾病需要救助,打电话的是村干部王小升。接到报警后,刘铁柱连忙喊醒正在睡梦中的小李,俩人连忙驾着警车赶到大森村村部。由于王大爷家位置偏僻,警车无法顺利到达家门口,他俩只能下车打着警用强光手电前往。

由于天气寒冷恶劣,当刘铁柱和民警小李来到王大爷家时,王大爷家已经围观了些许村民,刘铁柱了解大致情况后,就走向床边作势要将王大爷背上警车。此时村干部王小升,突然一把拉住刘铁柱的手腕说:“刘所长,你悠着点啊···万一这老王头一口气没喘上来,死在你警车上怎么办?到时候百口莫辩啊!还是等救护车来吧·····

“救护车从县城开到这里,估计老王头真悬了,放心吧!有啥事不还这么多人看着嘛,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对了,小李你也赶紧把执法记录仪打开。”

说着,刘铁柱已经背上王大爷往外赶。因为老王头常年卧病在床,体重已足有近180斤。那晚的那十几分钟的山路,是刘铁柱走过最漫长的路。所幸在刘铁柱的果敢判断下,及时赶到了县人民医院,让老王头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就这样刘铁柱背老王头的事被村民传得沸沸扬扬,“铁牛”这一称呼也应运而生。

说回老刘,老刘无论前一天忙到多晚多累,早上身体生物钟准时会在6点半醒来,像往常一般他拿出十九大读本看了起来,约摸几分钟,他听到民警小李急促的敲门声。

“刘所····出事了!出事了!”

“小李你总是这么着急忙慌的···又是啥警啊?”

一打开门,只见眼前的小李神色慌张地拿着手机,神色慌张,衣服也是穿得七零八落。

“小李,到底啥事,好好说清楚······”

“刘所,有人在微博上发帖,说你猥亵王二九12岁的女儿,值班室也已经接到好几家媒体打来的电话,虽然我暂时都以我们派出所不接受采访为由挡回去了,但是现如今……。”

老刘轰然脑袋一懵,自言自语道:“什么,我猥亵12岁女孩,啥时候的事?哪来的胡编乱造?居然都轰动了媒体!”

还没等老刘缓过神来,分管大森镇派出所的副局长、县局政工室主任、纪委书记都一一打来电话了解此事。

“刘所,到底怎么回事,网上说你猥亵12岁女孩,大清早的我就已经接到了好几个电话,现在网上舆情如洪水猛兽!说我们公安局包庇,你赶紧到县局一趟,配合展开调查。要是有人无中生有,恶意造谣,我们公安局绝不姑息!”说这话是纪委肖书记。

老刘决定将真相留给组织,配合调查。刚走出派出所门口,就听见两个老妇嘀嘀咕咕,“难怪刘所经常在所,也从没看到他老婆过来,原来是还有这特殊爱好,男人呐······”

听了这些话,老刘心里愈发不是滋味。“这狗日的王二九,我什么时候猥亵了你女儿?”越想越气,老刘从口袋掏出一根香烟放在嘴上,可打火机似乎也凑热闹般不听使唤,打了四五次才点燃,心里一直犯嘀咕,何故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这个王二九我和他也没“官司”?怎会如此含血喷人!连他的女儿也出来指证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帮过她的啊!”

当天民生在线新闻组就采访了王二九和他女儿,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被王二九讲的可谓是头头是道,天衣无缝。甚至扬言,必须要公安局赔钱,而他女儿则始终低着头,默认了老刘猥亵她的这一事实。这条新闻一经播出,瞬间炸开了锅。县局针对网上舆论,当晚立即出了通告表示,正对此事展开查实,涉嫌猥亵的工作人员刘铁柱,已被停职接受组织调查。

大森镇这几天可谓闹的沸沸扬扬,而王二九也居然真的带着他女儿到县政府进行上访,要求公安局赔钱给个说法,当民警带王二九的女儿进行询问时,这小姑娘更是一口咬定老刘摸了她,无奈的是,法医也根本无法取证······

老刘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确实让王二九的丫头在他家留宿了一晚,但,那是有原因的啊!

那天他在县里开专项整治严打会议,接到镇中学刘校长打来的电话,说有学生没来上学,估计逃学到县城上网了,此人正是王二九的女儿。下午开完会老刘就挨个网吧去找,找到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老刘就索性把丫头安顿在他家了,老刘妻子也在医院上夜班,孩子寄放在父母家······家里已许久没有烟火味了····

调查至此陷入了僵局,但民警通过外围调查得知一个重要线索——王二九在外赌博欠了一屁股债。跟这事会不会有关联呢?调查时间越久,老刘的心也就越煎熬。昔日的"铁牛",不见了往日风采。停职调查期间,他似乎想了很多,也似乎看透了很多,自己在大森镇这十年究竟得到了什么?

调查的第五天,王二九突然来到公安局,说自己血口喷人,财迷心窍诬陷了刘所,对不起刘所。王二九本来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在外也曾经营一家小餐馆。可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一有钱就变坏——手头日渐宽裕的王二九迷上了赌博,一来二去已是负债累累······如今餐馆关门了,老婆赌气去了广州打工,女儿也只是到周末才回家。

那天王二九女儿和往常一样回到家,闲聊时就随口说了句,“周五我在警察家住了一晚,就是那个到我们学校讲安全知识的刘所长。”

“丫头,你是说你在刘所长家住了一晚?你咋跑到刘所家睡了?”

“我逃课了·····”本以为免不了一顿唠叨,还没等说完,王二九却异常兴奋地拍了下大腿,嚷道:“有了,这下有钱了。”

“丫头,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成功了,到时候给你买台电脑。你要是不按我说的做,老子有你好看”

猥亵一说,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出来了。

民警纳闷道,“你不是要从咱公安局捞笔钱吗?怎么现在自己又跑过来为刘所开脱呢?”

“我被死人打了···”

“王二九,在警察面前好好说话!”

原来多年卧病在床的王大爷,也不知怎么的,在听到“铁牛”出事后,居然能下地走路了。他拄着拐杖来到王二九家,朝着王二九就是一闷棍,劈头盖脸一顿训斥"好你个王二九你居然拿自己女儿做出这等流氓行为?这样黑心至此歪曲事实诋毁刘所长!你良心何安?刘所来咱们镇里八年兢兢业业····为咱老百姓做了多少好事你不知道吗?是眼瞎还是心盲!要是刘所被你害了,我就是黄泉路上做鬼,也要拉你去做伴”。

第二天早上,睡梦中的王二九被一阵哀乐惊醒。

“什么···王大爷死了···”

王二九脸色突然苍白,耳边不断回荡着王大爷对他说的那句“我就是做鬼也要拉你下去作伴”。

越想越害怕,想到自己糊涂到拿女儿声誉去“敲诈”,再想想自己这两年干的缺德事。幡然决定投案自首,向公安机关坦白一切。

得知真相的老刘赶到王大爷灵堂前百感交集,红了眼底的他,信誓旦旦地许诺道王大爷,谢谢您为我说了话!只要我还在公安一天,我就永远还是那头"铁牛"”!

原来王大爷在骂完王二九后,回到家吃完晚饭,嘱咐儿子帮他洗了个澡就安然入睡了,当晚就在睡梦中辞世了。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说,王大爷这属于回光返照,死前还了份人情。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缘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