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多电影会珍字酌句,运筹帷幄,但是这部《子弹飞》就感觉有点大写意味道。一般我是会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因为那种观赏感受和电影带给大家的尊重,你总想回馈回去。像一个礼物,每一个电影都是演制人员的心血。很多人把电影当作娱乐方式的一种,我则当作是精神生活吧。

本片来自于一本小说,其实小说还是很干瘪的,这种脱离了章回体的口水文字的小说,又有点聊斋话语的感觉,给人感觉作者就是一个生活在社会规则之外的磨练者,好像总有一些传奇色彩。

电影就完全摆脱了阴郁,但是没有脱离设计,几乎就是一部设计的故事。

一个花钱买官的县长、带着他的妾去偏远的县城上任,他肆意挥洒着自我,荷尔蒙和权力都在大爆炸。结果就遇到了马匪,他们因为是公务,乘坐了火车,而因为去县城小站,则使用了马拉火车,而没有动力编组,马匪对付这样的公务车很有套路,马上就给搞翻了,只有小妾和县太爷活了下来。

马匪张麻子跟县太爷一番较量,县太爷只好伪装成师爷,然后为保命决定带马匪去上任捞钱,马匪考虑到是贪官,也决定走马鹅城去要钱。而县太爷其实是买了康城的官,只因为鹅城凶险,故带马匪前去好摆脱他们。

于是果然鹅城的前任县长已经被当地假麻子给搞死了,新来的县长大家也没有怀疑。县长张麻子看了迎接的队伍,觉得黄四郎是个恶霸,决定搞四大家族的钱。而县太爷马邦德此时也在审时度势,希望促成此交易,保自己平安。黄四郎是乡土党,他经营此地甚久,于是就给了县长一个下马威,然后让胡万设计逼六子自杀。张麻子毕竟是个武夫,他立刻兴师问罪,但不想黄四郎一番鸿门宴,杀鸡骇猴,又夜里偷袭,当然这次胡万就死了。张麻子根据师爷的判断、也进行了设计,如此就成了县长权力争夺,两人合力设计绑架了四大家族、拿到了钱。

有了钱之后张麻子并不想走,他考虑到六子的死,想要杀了黄四郎。师爷则有点心虚,因为他发现张麻子果然是厉害的,又不想他做实了县长。于是三方,黄四郎的大家族帮、张麻子的真土匪方、师爷马邦德的家眷老小帮,就合力促成了剿匪。经过激战,假麻子被杀,马邦德也死于战火,失去了师爷的张麻子牧之班师凯旋,由于收集了六顶万民伞,每一顶都是前任县长那里夺走的,所以张麻子对黄四郎开战,但又不想亲手杀了黄四郎,因为这时候,他想要民众能够主动掌握命运。

张麻子决定把民众调教成土匪,于是他把钱都发给了民众,然后黄四郎又把钱都收走了。然后张麻子又把枪发给了过去,这次他阻止了黄四郎收枪。因为民众没有开过第一枪、也不知道自己组织起来就可以很强大,张麻子又拿着黄四郎的替身当众处斩。这次民众心头的恐惧感消除了,他们很快席卷了黄四郎的雕楼,并且最终杀死了黄四郎。

电影放弃了讲故事的手法,变成了一种开放式的角色情感表达,采取了直抒胸臆的对白设计,使电影脱离了过去式、成为了一个生活中的事。这带来了一些观众疲累感,使观众成为故事中动荡环境的代受者,同时也肯定了一些革命的思考,有点赞同文革的设计思维的意思,偏政治事件的感觉比较强。当然这种表达的好处、也使故事没有成为经验之类的东西,做到了电影功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