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38年3月,山东,滕县。春天已经在鲁北大地悄悄的到来,然而,此刻的中国军队41军122师师长王铭章却感受不到春天的来临。他和他的部队驻扎在滕县,准备迎击来犯的日军部队。自从抗战全面爆发以来,王铭章师长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想到,去年的9月21日,在成都市少城公园,他和将士们一起集体宣誓,誓死杀敌,决不还乡!王铭章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送回了老家,也立下了遗嘱。此刻,他感到,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剩下所做的,就是自己和战士们,坚守阵地,等待着敌人的来犯。

1938年春天,为了保卫武汉,粉碎日军南北对进夹击徐州和陇海铁路的计划,第五战区司令员李宗仁将军调集50万大军坚守徐州和台儿庄地区,震惊中外的台儿庄战役就此打响。为了给战区主力部队布防赢得时间,李宗仁直接命令川军第22集团军第41军直接奔赴滕县,阻敌南下。

作为坚守滕县的最高指挥官,122师师长王铭章肩上扛着巨大的压力。自从出川抗战以来,川军可以说受到了太多的歧视。娘子关会战,川军伏击日军就伤亡过半,阎锡山却没有给川军任何的补充,就把川军一脚赶走了。最终,还是李宗仁的第五战区收留了他们。李宗仁还给川军调拨了一些新的枪支和迫击炮,改善了这支部队的武器装备,但是和日军比较,坚守滕县的川军还是势单力薄。请看看这些战士使用的什么装备吧,来福线都要松开的土造步枪,一个营只有一两挺重机枪,一个师没有任何重火力,只有十几门土造迫击炮。弹药也所剩无几。而面对的来犯敌人,则装备坦克、榴弹炮、又有空中支援,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然而,面对武器装备精良,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日军,王铭章给122师全体官兵下达了死命令——“以我们川军之简陋装备,担任津浦线防守第一重任,实在勉为其难。然而,为给战区主力赢得宝贵的布防时间,我们仍然要战斗在这里,滕县就是我们的坟墓!我们打不好这一仗,将无法抹去川军20年内战的罪过······”

为了实现死守的精神,滕县城门四个城门全部用沙袋堵死,全体官兵不许出城。战前,所有的将士写下了遗嘱,甚至是血书,表示将在滕县保卫战当中誓死坚守,决不后退一步。面对着日军的进犯,122师已经做好了准备。

1938年3月14日,日军第10师团沿着界河一线滕县外围阵地展开了进攻,随后以一个加强联队直插滕县城防。面对着日军的疯狂进攻,界河防线经过一天的激战,守卫界河的125师伤亡惨重,被迫退守滕县县城。3月15日,日军以30多门重炮和12架飞机,展开了对滕县的大举进攻。

“快,通知1团,扑上去,死守东门······”日军第10师团第1联队集中重炮,猛轰东门城防,当日军从城墙缺口处冲入的时候,遭到了122师第1团的拼死阻击。第1团的官兵投掷出手榴弹,随后便插上刺刀和敌人展开了肉搏,经过一番恶战,敌人的进攻被打退了。

不甘心失败的日军展开了第二次进攻,这一次日军改变了战术,采用火炮展开间歇式射击,打乱1团的防御阵地,随后派出步兵,一排排的冲上了阵地。1团有些招架不住了。团长下令“扑上去,就是死,也要堵住缺口。” 1团以惨烈的肉搏战和敌人拼杀,几乎伤亡殆尽。

“报告师长,东门防线失守。” 参谋长赵渭滨向王铭章报告。

“夺回来。” 王明张下令“师属迫击炮营参战,把所有的炮弹砸过去,夺回东门防线。”

3月15日上午,122师迫击炮营参战了,十几门迫击炮向东门日军发射上百发炮弹,日军顿时被打蒙了。我们的2团组成的敢死队迅速扑上去夺回了东门。然而,此刻的滕县城防,被日军炸的千疮百孔。为了实现死守滕县的目的,每个城门都由122师一个团来坚守。随着2团代替1团填补东门防线,其他防线本来不多的兵力就已经无力应付。然而,122师的战士们依然在死守,就是122师打光到最后一个人,也要英勇的守卫在这里。

日军于3月15日中午展开了对滕县4个城门的轮番进攻,122师守城部队只有3000多人,而日军却增兵到2万人,122师自娘子关战役以来,全师从8000人减到3000多人,参战部队的序列很不完整,也没有任何的兵源补充。然而,面对来犯的日军和战区司令部下达的死命令,122师依然没有退缩!

这就是我们的战士们,2团坚守着东门防线,日军经过一天的进攻,久攻不下。于是便放出毒气弹,许多士兵被敌人的毒气弹毒死,然而,当敌人带着防毒面具从缺口处冲入的时候,一些还有一口气的士兵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抱着鬼子摔打在一起,许多战士用指甲挖出了敌人的眼珠子,临死的时候还咬着敌人的耳朵······

东门防线再次岌岌可危,西门北门防线也岌岌可危。守军的兵力越打越少,西门方向,3团全体将士和敌寇反复冲杀,阵地被3团十几次夺回,然而全团能拿得起枪的士兵不足200人。团长组织仅存的力量再次展开决死冲锋,最后几乎全部阵亡。战斗到3月16日下午,4团坚守的北门防线也被日军突破,4团团长和参谋长亲自拿起步枪,和全团的勤杂人员一起上阵拼杀,直至全部壮烈牺牲······

“滕县告急,请李司令速派援军到来,我们决心誓死坚守,绝不撤退一步······” 王铭章对援军的到来望眼欲穿,然而,汤恩伯军团却迟迟不派援军来增援,最后汤恩伯只派出第4师出发,然而为时已晚,第4师在临城遭到日军阻击,当第4师师长问汤恩伯如何救援滕县的时候,汤恩伯无奈的说:“尽力而为吧。”

“援军不来,我们就继续坚守,哪怕只剩下一个人,滕县也要守住!” 孤城,孤城,滕县已经成为孤城。王铭章深知自己的结局将和这座城市一起生存或者灭亡!然而,这是军人的天职,为国捐躯更是军人的光荣!3月17日,日军的进攻更加猛烈,然而122师参战士兵不足千人。2团团长王麟亲自向王铭章请战。

“师长,我愿意率敢死队参战,带领剩下的战士们夺回腾县东门。”

“老王······” 望着这位团长,王铭章泪如雨下“夺回来,滕县依然在我们手中,······”

“弟兄们,集合。” 王铭章把还能参战的800名中国士兵叫到师部的院子里“弟兄们,日军说他们已经占领半个滕县了,我们就不信这个邪。今天,王麟团长将亲自带领大家夺回阵地,日军以为我们无力战斗了,我们依然还在这里坚守。没有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就是122师剩下我王铭章一个人,也要在继续战斗·····”

“杀死小鬼子,夺回阵地,为死难的弟兄们报仇!”王麟团长挥舞着胳膊说。

“杀死小鬼子,杀死小鬼子。” 此刻的敢死队,眼中充满着对敌人的无线仇恨!这是122师最后的战斗力量了,122师没有可用之兵了。敢死队从师部出发,兵分四路向四个城门进发,王麟团长带领敢死队向东门日军直扑过来。

“杀!” 战士们挥舞着大刀,和敌人反复的拼杀。日军根本想不到我军会组织敢死队展开反扑。顿时,天上的飞机迅速向四个城门展开猛烈的轰炸和扫射,地面的重炮群对滕县城墙发起毁灭炮击。王麟团长在和敌人的恶战中不幸头部中弹,光荣殉国。敢死队仅存的战士纷纷拉响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3月18日上午,日军再次突破滕县城防,此刻的滕县,122师残部各自为战,师长王铭章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临了。

“电告第五战区李司令,我122师决心誓死坚守滕县,以全师将士热血报效国家,报效知遇之恩!决不后退一步,直至战死为止······。” 王铭章师长向第五战区发出了最后一封诀别电报,随后下令砸毁电台,烧毁所有的文件,带领师警卫连冲出师部,进入街道参加最后的巷战。

“弟兄们,冲啊,夺回阵地。” 警卫连战士们在王铭章的鼓舞下向敌人扑去,最后全部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下。

“为国捐躯的时刻到了,弟兄们,122师誓死与腾县共存亡。” 全师剩下的参谋、伙夫拿起了枪投入了战斗,就连重伤员也拉起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看到自己的士兵们为国捐躯,王铭章两眼发出了怒火。他亲自拿起步枪冲向了敌人。

“杀!” 王铭章用枪打死一个日本兵,然而,敌人的子弹击中他的腿,紧接着,一排子弹击中了王铭章的胸口。王铭章胸口鲜血如注。

“师长,你负伤了。” 122师参谋长赵渭滨扑上去,而此刻,一发炮弹击中了赵渭滨的头颅,赵渭滨当场殉国。

“参谋长,你······” 看到赵渭滨倒在了血泊中,王铭章用尽全身的力气立起来,“坚守·······滕县·······”王铭章说。

这时,一串子弹击穿了王铭章的头部,王铭章,这位发誓与滕县共存亡的中将师长,缓缓的倒在了血泊中,再也没能起来。而此刻的王铭章,临死的时候,两只眼睛依然怒视着敌人······

“师长殉国了······” 122师仅存的战士们疯了。122师300名重伤员以手榴弹自爆殉国,宁死不当俘虏。

日军本以为12小时就可以拿下滕县,没想到在滕县被122师阻击了整整4天。丢下了1000多具尸体。这4天,第五战区部队已经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台儿庄会战,中国军队消灭日军1万多人,取得了抗日战争以来正面战场第一次大胜利!全国人民为之振奋,武汉市区更是举行篝火游行,庆祝胜利······

李宗仁将军评价:“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实在是滕县阻击战的烈士用热血生命换来的。” 而王铭章将军的壮烈殉国,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悲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追授王铭章陆军上将军衔,在武汉市召开的追悼王铭章将军大会上,毛泽东主席更是亲笔书写了挽联送来“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乃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在今天的滕州市市区,依然屹立着王铭章将军的一尊雕像。祖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王铭章将军的英雄事迹,永远牢记为了国家独立和民族尊严为国捐躯的烈士们!

王铭章将军抗战精神永垂不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