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

第十二节

亚伦西亚历九百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唐河国三江口金陵城醉仙楼别馆内。

一位穿着华丽衣服的美貌青年男子,美得充满一股邪气!

“维大人!”一位随从走过来,“他来了!”

“犬养维殿下!”武龙矸走了进来,“久闻殿下一表人才,今日一见真是果不虚言啊!”

“我的条件如何?你不感兴趣吗?”犬养维淡淡的笑道,“你不会不心动吧!”

“我不是不心动!”武龙矸也笑道,“不过,我不想介入得太深!我想,给您介绍个人,您和他打交道更好!因为他够蠢!”

“谁?---”

“文扶经!”

“你玩我!”犬养维抽出宝剑“斗鬼神”就要斩过去!

“我并没玩您!”武龙矸飞在一傍笑道,“我己经为您安派了与他的会面!他己经来了!”

“龙矸贤弟----”文扶经在门外小声叫道。(来这种风月之地,要是让安凤知道了!可不是好事!)

“扶经兄,进来吧!”武龙矸看着犬养维,“殿下,先消消气再说!”

犬养维先收起了剑,“我看你玩什么花样?如果,你玩我的话、、、”

文扶经走了进来,一看:不是说好有美女吗?怎么只有一个男的!

“扶经兄!”武龙矸说道,“这位是邪马台“反战同盟”的犬养维先生!”

“邪马台“反战同盟”,就是你说的、、、”文扶经一时记不起来了!

“就是一些正直的热爱和平的邪马台有远见的志士组成的反对与唐河战争的团体!”武龙矸正色道!

文扶经忙说:“我就说吗!邪马台还是有和平主义者吗!”

在一傍的犬养维心中一惊:这真是文扶经吗?这真是与德川森打得不分高下的唐河名将吗?这样子怎么看也是一个笨蛋啊!

“犬养维先生一直主张唐河与邪马台和平共处。对吗?犬养维先生!”武龙矸说道,“我到外面把风,你们谈!”

犬养维马上回过神来,演起了大戏来了:“叔父大人与我一直主张邪马台与唐河和平共处,文将军在古北口说得对,邪马台该收手了!但我国一部分无知的好战分子一心想将错误的战争扩大化!叔父因为反对他们而被暗杀了!而我不得不过着流浪的生活!”

文扶经一听,不由的佩服起来:“令叔父为正义事业献生,真是伟大啊!”

“这是有关于我国好战分子准备进攻三江口的计划!”犬养维递交一份公文,“是我的挚友用生命换来的!”说着热泪盈眶起来!

“可这是贵国的军事机密啊!”文扶经不解道!

“只有将军一举打败他们,才能解救邪马台!”犬养维正色说。

“我---解救邪马台!”文扶经越来越不明白了!

“您打败了好战分子的话!我国的政客也不敢再多言,我国无知的年青也会回头。我国在战争的道路上就能势可而止!”犬养维说道;“而您也保卫了自己的国家,您是两个国家由战争走向和平共处的希望啊!”

文扶经低着头半响不作声!心里可早就己经心旷神怡的想着自己可是两个国家的救星啊!

犬养维看着他,心中一动“他可能不会相信我!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犬养维拍了拍手,一位穿着蓝色和服的美貌少女走出来!“如果将军不相信在下的话!舍妹纱玲愿为人质!”

文扶经一听抬头一看:“不错,不错!”心里想的是:真是上等极品雏啊!

文扶经虽然双手接过公文,可双眼盯着纱玲!

、、、、、、、、、、

---------------------------------------------

“主人!”一位露出香肩的艳色妖女走了过来,抱住犬养维的腰,“主人,纱玲那处子不是你的最宠爱的宠物吗?您就忍痛献给别人!”

“神乐---”犬养维一把将她抱过来,解开她的衣服,玩弄起她来;“要成大事就要有牺牲!纱玲无其作我的众多性奴之中的一个,不如为我换取最大利益!”

“可、可、、可她还是处子啊!”神乐在犬养维的玩弄下有些受不了了!

“不用个处子作人质,文扶经会起疑心的!”犬养维亲吻着神乐的肌肤,“紫川仁(邪马台天皇)我要让你最忠心耿耿的将士,你政府最纯正的血液在三江口流尽!”

、、、、、、、、、、、、、、、、、、、、、、、、、

===============================

亚伦西亚历九百三十一年一月,邪马台伏见城中

加藤秀看着犬养家的密密文件:

XX红衣旗本收受两百万黄金、、、、

、、、、、、、

唐河国文扶经与我家族达正XX共识、、、、

怎么会这样,犬养维你还算是人吗?

加藤秀面对文件半响无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