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旅行大巴穿行在滇南半山腰的高速公路上,飞快的掠过普洱市。这里是我当兵时的驻地,当时叫思茅。高速公路在思茅坝子的西边,营房在坝子东边的洗马河水库边上,离我们旅行车有几公里路,什么也看不见。我急着告诉微信群里的战友,他们也想看看故地。他们在群里跟了我好几天了。我和夫人参加上海东程假期组织的老挝游,旅游大巴从昆明直放景洪,再从景洪到老挝的琅勃拉邦市。回程的时候要经过老挝乌多姆赛省省会孟赛市,孟赛的中国烈士墓有我们125团的8名战友。四十多年了,战友们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看他们,这次我经过那里,无论如何要去看看,群里的战友也在急切的等待着我的信息。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云南思茅营房

1971年5月20日,经毛泽东主席签发的中央军委命令我们14军42师步兵125团入寮,担任孟洪至北本的地面警卫任务。命令下达后,我团就在思茅开始组织出国培训并换装,脱下了八五式军装,换上了巴特寮军装。巴特寮是老挝民族解放阵线的军队。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出国前,我们听说了空军高炮十五师对美机群的战斗。1971年5月14日下午一点多,已经在高炮15师阵地上损失了4架飞机的美军进行了疯狂报复,在周密的侦查以后,派出了多批次机群突袭我高炮十五师44团在孟夸的高炮阵地。孟夸在老挝丰沙里省,靠近南乌江,是援越物资的中转地区。从泰国清莱美军基地起飞的F-4鬼怪式等美机群在高炮阵地上如鬼怪般的啸叫着轮番狂轰滥炸,投下了大量的气浪弹、子母弹、火箭弹、菠萝弹等。炸弹如雨点般落下来,子母弹接二连三地分裂爆炸,一瞬间阵地上飞沙走石,火光冲天,弹片横飞,弥漫着浓雾似的硝烟。指战员们顽强地坚守战位英勇还击,火炮声、敌机俯冲呼啸声和炸弹爆炸声交织在一起,震得山谷齐鸣,阵地上的伪装被气浪弹吹倒,工事坍塌,有的树木被齐腰削断,树枝树叶被扫落下来,在浓烈的火焰中燃烧,一米测距机被炸成两节,两门高炮被弹片卡了膛,指挥所掩体前面的土墙被摧毁……指战员们在敌机狂风暴雨般的轰炸中开炮猛烈还击,击落敌机2架,击伤1架F-4鬼怪式飞机。战斗中,高炮15师44团4连和5连牺牲24人,负伤58人,有的烈士身体被炸成两截牺牲后还保持着战斗姿势。阵地上血雨腥风,战斗非常惨烈!高炮阵地被摧毁,战地被鲜血染红。这就是援老抗美战场中最悲壮的5.14战斗。
我们上海东程假日旅行团是2017年12月30日在云南磨憨口岸出境,一口气开了约300公里到琅勃拉邦。2018年1月2日午饭后由琅勃拉邦开往孟赛。

老挝北部的公路大部分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中国援建的。这些公路按照中国二级公路标准建造,远远高于当时云南贵州的大部分干线公路。公路由中国工程兵部队负责建造,由于当时我们援建的公路虽处在老挝解放区,但避免不了敌人或敌机袭扰,所以同时还配属了防空部队和地面警卫部队,还有一些后勤保障部队。援老抗美前后历时十多年,共投入兵力十多万。我们的旅行车在老挝一路开了几百公里,公路都是平整光洁,很少有坑坑洼洼,也看不到公路保养人员。快50年了,群里战友们看了我发的照片都说公路还和当年一个样,排水沟都没有变。历经五十年热带地区的日晒雨淋,公路竟然完好如此,说明当年援建的公路质量真的很好。

从老挝回国后,绝大部分战友退出现役,为生计奔忙。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国没有开通到老挝的旅游,绝大部分老兵也没有能力承担到老挝扫墓的经济和时间,即使有人要去,也会受到劝止。

2007年前后,我在一个自驾游网站的论坛里,看到一群年轻人自驾到老挝,惊奇地发现了公路边的那莫中国烈士陵园。几十年没有人管理的陵园破败、荒凉,烈士们与荒草野狗为伴。年轻人于心不忍,他们赶走了野狗,拔掉了过于疯长的野草,回国后还向有关部门作了反映。感谢在老挝的中资企业云南阳光路桥公司,他们义务修缮了老挝的两个中国烈士陵园。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2007年前的老挝那莫中国烈士陵园

孟赛是老挝乌多姆赛省的省会城市。过去的建筑在抗美救国战争中几乎全部摧毁,现在的城市是1975年后新建的。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老挝孟赛市容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饭店和酒店多数都是中国人开的

琅勃拉邦到孟赛二百多公里山路。孟赛烈士墓是在距孟赛6公里左右的一个岔路口转向沙耶武里省方向约2公里。陵园离公路还有约100米,公路上不容易看到。驾驶员带老兵去过,他说年轻人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老兵是2010年以后开始来的,最近几年来的比较多。一批批老兵过来祭扫烈士墓,惊醒了附近的居民,他们才从爷爷奶奶那里听到了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是中国人建造了附近的公路和桥梁,中国的高炮部队抵抗着美机的轰炸,中国的军医帮老挝人看病,中国的军人帮老挝百姓干活,还拿出中国带来的盐巴给老挝群众。那时盐巴很珍贵,一把盐可以换一块进口表。

旅行车开行在寮北的山路上,我怕到陵园天黑了,给了驾驶员和老挝导游各100元消费,汽车加快了速度,18点前终于赶到孟赛烈士陵园。这个时间上海已经天黑了,幸亏南国的冬夜并不长,虽然阴天但天还很亮。

从公路到陵园的100米小路被树林围着,小路铺着水泥,听说也是在老挝的中资企业铺的。在公路上很难看到这里面是烈士陵园。老挝导游带我们走进去。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老挝导游带我们从公路走进中国烈士陵园

陵园门半敞开着,门前有二床被丢弃的破棉垫。纪念碑周围有三、四个花圈躺在地上,是在老挝的中资企业和来祭扫的老兵们献的。时间很紧,夫人与同行的几个驴友和我一起找我们125团的8名烈士,我们团在老挝的代号是720大队。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老挝孟赛中国烈士陵园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兄弟们!四十多年了,团里的战友终于来看你们了。我泪眼迷离,为每一位战友点上一支祖国生产的香烟,鞠躬致敬。我团安葬在孟赛烈士陵园的8位战友。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这几个烈士墓是我们125团的兄弟们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1、余显模烈士

贵州省绥阳县人,生于1950年8月,[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2连]援老抗美720大队2分队战士,中共党员,1971年11月4日在援老抗美战场光荣牺牲,终年21岁。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2排5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余显模烈士

2、杨登贵烈士
山东济阳县垛石镇东屯人,[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4连]援老抗美720大队6分队战士,1973年8月28日在援老抗美战场光荣牺牲。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5排5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杨登贵烈士

3、王金庭烈士

河北省井陉县北正乡赵村铺人,生于1949年9月,1971年1月入伍,[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援老抗美720大队7分队二炮手,中共党员,1972年11月8日在援老抗美战场北本地区光荣牺牲,终年23岁。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5排4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王金庭烈士

4、零生明烈士

广西靖西县渠洋镇雅力村大力屯人,1969年12入伍,[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5连]援老抗美720大队10分队排长,1972年10月31日在援老抗美战场光荣牺牲。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5排3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零生明烈士

5、祝德友烈士

云南省麻栗坡县天保镇龙山村人,[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高机连]援老抗美720大队17分队班长,1972年5月13日在援老抗美战场光荣牺牲。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5排1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祝德友烈士

6、史学林烈士

河南省光山县马畈镇中寨村杨庄人,生于1948年11月,1970年1月入伍,[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高机连]援老抗美720大队17分队战士,共青团员,1972年5月13日在援老抗美战场遭敌机轰炸壮烈牺牲,终年24岁。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5排2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史学林烈士

7、张继学烈士

云南省禄劝县人,生于1943年10月,[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援老抗美720大队18分队战士,1973年9月29日在援老抗美战场光荣牺牲。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7排2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张继学烈士

8、朱家荣烈士

贵州省正安县人,1971年1月入伍,[番号0283部队,后改为35216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5团9连]援老抗美720大队73分队战士,1975年10月在援老抗美战场光荣牺牲。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老抗美烈士陵园右区7排3号。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朱家荣烈士

他们都是20出头的年纪,芳华初绽,即遭夭折。祝德友烈士和史学林烈士是被美机的火箭弹弹片击中胸部牺牲的,当时还有3名战士负伤。零生明排长回家探亲结婚后刚归队,不幸被炸得下半身几乎没有了,卫生员用了十几个急救包给他止血,为他争取了20分钟时间交代后事。

朱家荣烈士是和我一起从我插队落户的贵州来当兵的。在思茅的营房里,我们曾一起参加军械员培训,一起谈论过未来的梦想。他家很穷,吃不上白米饭,他决心改变这一切。

四十多年了,烈士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墓在何方,长什么样子。杨登贵烈士老母亲已经去世,只有老实木讷的哥哥还在。他是尿崩症去世,地方政府没有给他家烈属待遇,他哥哥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四十多年来,没有一个烈士家属来过。我们14军对越反击战烈士赵占英家一贫如洗,从云南嵩明到麻栗坡几百里路,他母亲都是在战友的帮助下才去的,更何况老挝远隔千山万水出关不便。

上海东程假期旅行团的驴友们都下车到烈士陵园。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是烈士给了我们底气。有烟的朋友也都一支支点上献给陵园的烈士们。有人把陵园的垃圾清理掉了,一位大学老师把倒了的花圈一个一个扶起来,弹掉上面的泥灰,把空军高炮15师的花圈和当时的师长王强的挽联放在了最前面。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上海东程旅行团的游客和工作人员在孟赛烈士陵园祭拜烈士,扶起了空军高炮15师在老中资公司献的花圈

时间过得太快,夜幕低垂,必须离开了。我走到纪念碑前,着便装向烈士们、向我的兄弟们举手敬礼。我嘴里轻轻地吹响了熄灯号:哒哒嘀嗒-嗒嘀--- 安息吧,兄弟!你们在边关外孤寂地沉睡了四十多年,现在好了,经常有各个部队的战友和在老挝发展的中资企业员工来看你们,以后高铁通车了,来的人会更多。

中国在援老抗美战争期间共牺牲274人,其中老挝3个烈士陵园安葬着215人,勐腊县尚勇镇烈士陵园28人,驻勐腊县城附近的139医院后山31人。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市援寮抗美烈士陵园129人,乌多姆赛省那莫援寮抗美烈士陵园81人,老挝川圹省康开镇援寮烈士陵园还有5名六十年代牺牲的中国外交人员。另外据说还有4名战士因各种原因去世后就地安葬的。

女兵寇小娜就地安葬时,没有任何标记,现在已经找不到墓地了。1973年,143野战医院17岁的卫生员寇小娜下夜班后在值班室与一位18岁的住院男战士聊天,他们同是部队干部子女,相似的经历使他们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他们开心的聊天到深夜还没有结束,被查哨的教导员发现,教导员带走那名男战士。小娜尾随着来到教导员办公室,听到教导员将此事定为“乱谈恋爱”,称“要执行战场纪律,坚决严肃处理”后,她不愿忍受羞辱,回到宿舍脱下工作服拿起配枪:一支56式冲锋枪和装满30发子弹的弹夹,冲向黑夜中的热带雨林。这位年龄虽小但已当兵三年、出国二年的女兵,性格豪放而刚烈,她以自己的死来维护一个女兵的尊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却被医院定性为“叛徒”,草草埋葬在老挝的荒山中。她的老革命父亲不久车祸遇难,母亲也由于过度的悲痛而得病辞世。那个18岁的男兵被脱下军装遣送回国,后来他考取了大学,却因此事政审不合格,有人在他30多岁见到他时,还没有考虑个人问题。这几年有老兵去找过小娜的蓦地,可再也找不到了,去的老兵们只能列队公路边,向着她遇难的山谷默哀致敬。那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兵。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寇小娜

2018年1月3日我们我们东程旅行团从孟赛回国,途经那莫中国烈士陵园,旅行车停在陵园门口,我们全体中国游客和工作人员下车向81名中国烈士致敬。陵园里有14名无名烈士墓引起人们惊叹。这14名烈士墓碑上的字是被40年风吹雨打洗刷掉的,云南阳光路桥公司义务修缮墓地时已经无法辨别,也无从查找,只能留白了。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上海东程旅客在老挝那莫中国烈士陵园祭拜

离开孟赛中国烈士陵园后,不断有同行的游客和群里的战友、同学问我,烈士们为国牺牲,陵园的环境怎么这么差,我无语可答,心中十分苍凉。这里安葬的是我的战友啊,我何尝不希望他们安息的环境更好些?孟赛还有一座越南烈士陵园,明快洁净,对比一下,实在令人胸闷。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有一个与大国相称的烈士陵园留给老挝的下一代。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老挝孟赛越南人民军烈士陵园

感谢广西的志愿者“路客”,他只身一人几乎跑遍了国内外所有烈士墓,搜集了烈士的碑文和墓位,还拍了许多照片,为吊唁的老兵提供了许多帮助。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我团战友在老挝获得三等功的喜报

[原创]难忘老挝孟赛,边关外的军魂

我团战友保留的中央慰问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