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南明史——一:无所作为的弘光政权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三月,北京陷落,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殉国,消息传到应天府南京后,以史可法、马士英为首的南京政府立刻运作起来,欲另立新主,重整旗鼓。当时崇祯皇帝的三个儿子全部失联,泰昌皇帝这一脉已经断绝,所以众人商议从藩王中选一位来继承大统,而这时潞王朱常淓和福王朱由崧恰好在淮安避难,论辈分,潞王朱常淓是隆庆皇帝的孙子,崇祯皇帝的叔叔,而福王朱由崧是万历皇帝的孙子,崇祯皇帝的堂兄。血统上,福王更接近,但潞王朱常淓在书法、绘画、音律方面颇有造诣,素有贤王之誉。因此在拥立哪位亲王即位的问题,朝臣们发扬了大明朝一贯的党争传统。

被遗忘的南明史——一:无所作为的弘光政权

当时局势图

一开始,詹事姜曰广主张迎立福王朱由崧,指出福王伦序最亲,人又近在淮安。但东林党人却不愿意福王朱由崧即位,因为他们曾经反对万历皇帝立老福王朱常洵为太子,担心福王即位后会打击报复,以潞王朱常淓贤明为理由,主张迎立潞王朱常淓,并指出福王朱由崧"不孝、虐下、干预有司、不读书、贪、淫、酗酒"七条不可立的理由,否定了朱由崧的人品,没有作为天子的道德基础。最终在东南防卫所依赖的将领路振飞、高杰、刘泽清等人的武力威胁下,庐凤总督马士英迎立福王。

被遗忘的南明史——一:无所作为的弘光政权

弘光皇帝

崇祯十七年五月十五日,朱由崧即皇帝位于武英殿,以次年为元年。当时名义上掌握在弘光皇帝手上的军事力量有驻守在武昌的左良玉部和江北四镇,他们分别是驻(仪征)的黄得功部、驻(今寿县)的刘良佐部、驻淮安的刘泽清部以及驻守扬州的高杰部,五路大军合计在也有数十万人。然而弘光政权远没有表面上这么强大,五路兵马各不相符,缺乏统一调度,高杰部三万人是大顺农民军归顺而来,左良玉部更是在崇祯皇帝时期就尾大不掉,不服指挥。更严重的是,弘光朝廷的战略意图是"联清灭顺",认为安内乃攘外之本。当得悉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消息后,弘光皇帝封吴三桂为蓟国公世袭.并发银五万两、槽米十万石来搞赏他借兵灭顺的功劳,同时派陈洪范、马绍愉出使北京,与清议和。

被遗忘的南明史——一:无所作为的弘光政权

左良玉

在朝廷内部,党争愈演愈烈,东林党和阉党互相谩骂以至动手的记载,不绝干史。阉党因为拥戴有功,掌握了朝廷的绝大部分权力。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竭力排挤、打击东林党人。内阁中的东林党人史可法被迫外出,督师扬州,高弘图、姜曰广也先后被迫辞职。阮大铖由马士英力荐入朝后,对东林党人进行大规模的报复迫害。他借作"顺案"之名,恢复了特务机构东厂,处死了东林党和复社的许多人士。

崇祯十七年十月,以多铎为定国大将军,率两万骑兵征讨南明。弘光元年正月,清军南渡黄河,南明驻睢州、驻河南总兵李际遇分别向清军约降,高杰被许定国诱杀。三月,左良玉以"清君侧"之名,率部东下进攻南京,四月初九,清军乘机攻占徐州。四月十三,泗州守将李遇春降清,史可法退守扬州。清军渡过,于十七日距扬州20里列营。十八日,南明降将引清军包围。二十二日,城中、监军副使高岐凤降清,扬州城中兵力益单。二十四日,清军从泗州运来,试轰扬州,满城恐慌。二十五日,清军急攻破城,被俘,不屈就义。五月初八日,清军乘大雾夜渡长江,次日克镇江。南明沿江守军皆溃。总兵、郑彩部水师东遁入海,退回福建。十四日,清军自镇江南下丹阳,直抵南京城下。弘光元年(1645)五月十五日大臣、王锋、等献南京城投降,清军占领南京。二十二日,清军俘获逃奔的。至此,弘光政权亡。南明先后归降者共计马步兵23.8万人。二十四日,抵南京。

被遗忘的南明史——一:无所作为的弘光政权


史可法守扬州

看似强大的弘光朝廷仅仅坚持一年就灭亡了,这不免让人唏嘘。东林党人编撰的史书说朱由崧生性暗弱,不忠不孝,荒淫无耻,政事则悉委于、,将弘光朝廷的失败全归罪与弘光一人身上。我认为这是有失偏颇的,从他殉难的一系君臣予以平反,并恶谥当时扩大迫害的做惩戒的举动来看,他并非昏庸且颇有个性。弘光政权的失败是战略大局的失败,同时也因为内部党争矛盾激烈,外部武将各自为战,不服调度,缺乏战斗力。

弘光政权的失败痛失了一次重整河山的机会,自此以后,抗清大业更加风雨飘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