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第十一节

dvbill 收藏 0 96
导读:[原创]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第十一节

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

第十一节

亚伦西亚历九百二十七年十一月七日,两位穿着白衣素服的绝色美女,在几位衣着不凡的男子簇拥下走在三江口金陵城的大街上。一看这群男子的打扮,就知道他们个个非富则贵!

“三江熟天下足!三江之富饶,果不虚言也!”一位衣着华丽的俊美青年公子说道,“话说会来,文中正公将三江治理得还不错啊!”

“以三江土地之肥沃,金陵商贾之便利,别说他文扶经来治理,就是派一头猪来治理三江,也不会差到那里去!”一位玉树凌风的壮年公子哼了一声!此人正是安凤的兄长安子文。至于那两位白衣的绝色美女正是慈航静斋的碧秀心与她的师妹师妃宣!

“子文兄,话不能这样说!文大人对三江,对唐河也算尽心尽力了!”另一位手持折扇的翩翩美少年,正是有着“四艺公子”之称的候玉白,最喜欢将天下佳丽画于纸上,“前先时日,他还亲率大军将倭寇赶回海上,又督促麾下精锐北上抗敌!不容易啊!”

“候兄弟可知、、、”安子文正要说时。

“二位仙子,前方热闹得很!我们不如去看看!”一位公子提议道。

、、、、、、、

只见在远处的高台上,挂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条幅!一位穿着白银铠,披着雪白色披风的少年将军正在演讲着:

现在正是我唐河国亡国保种之际,希望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共赴国难!、、、出力并不是求大人人战死杀场,出钱也不是要家家倾家荡产,但求大家牢记自己是唐河人,唐河是自己的祖国!不要像某些人,唯利是图做卖国贼,做出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候玉白看着不禁赞叹:“好一个亲者痛,仇者快!说得好!”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看看那少年将军!

当他走上前去一看:那少年将军,唇红齿白,双眸光采夺目,玉面晶莹剔透,散发出处子幽香!这那是什么少年将军,分明是一位未曾蒙面的绝艳美少女才对!

“小姐,在下候玉白!希望能为小姐作画一幅,不知意下如何?”候玉白一时,画意正浓!天下大多女子以能将美貌跃然于他的画纸上为荣,听到这句话,除了碧秀心那样的出世仙子没有几个不惊声尖叫的!当然,安凤就是这几个之一!

安凤回眸微微一笑:“久闻“四艺公子”大名,公子肯为在下作画,在下受宠若惊;不过此时正是国家危难之际,公子有时间不如多为中正候那样的爱国将士作画吧!这样既可以激励国人共赴国难,又能育教后人!”说着大步迈开!

候玉白看着安凤离去,不由的大赞:“真当世奇女子也!”

“子文兄,人人说令姐(安昭云)心系百姓,凤仪天下;想不到令妹也是忧国忧民的巾帼英雄啊!”师妃宣说道。

“那是、、、”众人大惊。

“不错,正是舍妹!让大家见笑了!”安子文心中不悦!

、、、、、、、、、、、、、

金陵城中正候府 文扶经在府中迎候着碧秀心一行

“他们,来干吗?”文扶经看着安子文,候玉白等人,心中极不高兴,我这里只欢迎美女,男的给我站一边去。可是嘴上还是没说出来!

“碧仙子,这位是---?”文扶经一眼看见在碧秀心后面的仙女了:真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这是我师妹师妃宣!”

“喔---!妃宣仙子!(刚见面用不着这样亲热吧!)不知喜欢些什么啊?”文扶经目瞪口呆的望着师妃宣,口水都流出来了。其实心里是想说:大家一见如故,不如到我床上慢慢谈吧!、、、、

“咳!咳!”沈调元不知是真的大病未好,还是有意提醒!

文扶经马上回过神来:“对了!今日两位仙子光临寒舍,扶经受宠若惊!”

“这也叫寒舍?”一位公子看着府中摆设心道,“那我家就只能算是狗窝了!”

文扶经拍拍手:“扶经戎马倥偬,身无长物;如令仙子来访,无以为赠,只有前先日的战利品“菊一文字”---倭刀一把,特此献于仙子,希望不要拒绝!愿仙子及各位爱国志士与扶经一同共赴国难!”

“你也叫身无长物!”安子文心中怒骂,“看你府上侈奢的装饰,就知你在三江收刮了不少民脂民膏!”

“文大人此举,只怕是武龙矸武大人授意吧!”候玉白半开玩笑的问道。

“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蒋三铭抢着答道!

文扶经一干人众立刻横了他一眼:“不作声,没人当你是哑吧!”

、、、、、、、、、、、、

看着师妃宣、碧秀心等人远去!

文扶经抬头背手问道:“你们说我与师妃宣小姐配吗?”

“这个、、、”

“那个、、、”“房谋杜断”心中惊惶失措,说配---谁信啊!说不配---只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配!一点也不配!”王大林正色道!

“你他妈的有病啊!”“猪头三!”“你他妈的疯了!”“房谋杜断”等人心里将他骂了个遍!

“喔-------!”文扶经回头望着王大林,眼中闪出了杀机!

王大林感到背后阴风传来,马上开口道:“像她这样稍有几分姿色的江湖女子,何止千百万;像您这样文武双全,仁勇兼备的朝中重臣,唐河国少若星晨!她最多只能给您作妾!”

文扶经听到这里,心花怒放:“你呀----什么都好!就是爱说实话!”

“忠言逆耳吗!”王大林看主子高兴万分,便来了个趁胜出击,“话说回来,安凤最配您了!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又是个雏、、、”

文扶经横了一个白眼:“实话说多了也不是好事!”大步向前走开!

王大林吓得直打哆嗦,“房谋杜断”冲上来一阵海扁“抢老子拍马屁!”“拍到大腿上去了吧!活该!”“叫你说,叫你说!”一阵拳打脚踢,王大林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

中正府的花园里 文扶经正在和挥英杰下棋。

“君候!”挥英杰淡淡的说,“听说刚才王大林进言,令您不悦是吗?”

“谁叫他多嘴、、、”

“君候,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不可堵塞忠言之路啊!”挥英杰跪在地上!

文扶经心中愕然万分:“看你挥英杰平时正直得不得了,你也要我把那雏,给把上床吗、、、、?”

=========================================================================================

亚伦西亚历九百三十年三月一日深夜,鄂州中正候府内。

“君候!”师妃宣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进来,“多日不见,可好!”

文扶经正在写着公文,听到这声,提起了毛笔望着窗外的远方,感慨万千的叹息道:“好厉害啊!想不到德川森己经攻破西条山防线了!告诉我,韩文白还能撑几天?”

师妃宣见状大惊失色:第一,以往这头猪,双眼从不离开自己的;今天怎么会连正眼也不看自己一眼;第二,自己也是刚才接到飞鸽传书得知:德川森以不足万人代价攻破西条山防线,唐河国军死伤二十六万之众,韩文白被困于洛阳!他是怎么知道的、、?

“君候神机妙算于千里之外?令妃宣佩服万分!”

“并非我能神机妙算!”文扶经苦笑道,“我曾三次请仙子过府一谈,仙子都一一回绝;仙子不请自来,我想来想去只能有一个解释:有求于我,而且非我不可!如果是非我不可就只能是一种情况了:来的是德川森和他那让人谈虎色变的“不死营”,毕竟只有我和我麾下那悍不怕死的“西楚系”才能与之一决雌雄!加上,仙子深夜来访,可见要救的人与仙子关系非同一般,居我所知仙子与韩文白关系最为爱暧,可以推断德川森攻破的是西条山防线,因为只有攻破那里才有可能困住韩文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