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逼娼从良

逼 娼 从 良


今天的中国,发展最快的既不是工业,也不是农业,更不是商业,而是妓业,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公开的、隐形的、半隐形的淫业场所遍地开花,乡村的、下岗的、学校的云集都市、城镇、大街、小巷,进宾馆、入发廊、扎棚子,层次分明、据货定价。

(注: 妓,包括出墙者,出墙与从妓的区别只是妓女用肉体换取金钱与享受,出墙者用肉体换取享受,从商业角度看,还不如做妓的,所以妓女我把她叫做资本妓女,出墙者我称之为共和妓女,统称妓女,因为二者都有交易)


假若,你认为今天妓业的发达是由于物欲横流,金钱使然,那你就大错而特错了。自秦皇汉武的2000多年以来,中国的物质从未像今天这样的丰富;然而中国的妓业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的发达。那么,到底是妓女创造了物质还是物质成全了妓女?到底是先有物质的丰富再有妓女的汹涌,还是先有妓女的泛滥后有物质的丰富?好像都不对吧。而且,社会上千千万万的共和妓女也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提示:今天,性交易,交易的不仅仅是金钱,主要是对性的享受。


假若,你认为是法律的问题,那你也错了,法律的放纵其实也不是主要的。哪怕是在maiyin合法的历史时期,也从未像今天这样30岁以下几乎半数皆妓(特别提出含共和妓女,你不用试图去考证,否则考证的结果会令你很尴尬,可能会从哪里开始回到哪里结束)。


可以这么说,男人都有“嫖”性,女人都有“娼”性,这是人类千万种欲望中的一种。自古而来,任何一次暴动、战争都标榜以“自由”、“发展”。谁能否认这个自由不包括“性”的自由呢,谁能否认这个发展不包括“淫”的发展呢。历史上的淫业从未像今天这样的发达,很简单,就是因为历史上道德从未像今天这样的宽松,人们从未像今天这样严重的标榜和展示“自我”,意识上从未像今天这样的注重享受,人性从未像今天这样得到尊重与崇拜。


那么,归根究底,在人类社会,发展都是因“欲”而起,淫业的发展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但绝不是物欲,绝对不是,“罪魁祸首”便是“肉欲”,撕破“肉欲”这块遮羞布的便是道德的宽松,人性的复苏。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所以才有人类无止境的发展。我们不能把“肉欲”划为另类,因为它是人心中的一种狂欢,一种释放,一中永久的向往。为什么有的人能够坦然接受物质和其它精神的享受,而偏偏要打倒“肉欲”呢?(虚伪?自以为高尚?) 男人的“嫖性”和女人的“娼性”同样也会有无止境的要求和发展。80岁的男人想娶20岁的姑娘,70岁的老太想和19岁的少年同床,我们不要谴责,这是人性的暴露,是千万种欲望追求中的一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合理的,它合乎人性。假若有那个资本,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取向和作为,只是有资本的付诸行动,没资本的停留于想像。历朝历代的帝王哪个不是美女成群,任意临幸(他们代表了男人的绝对资本,也显露了男人在绝对资本下的本性)。在古代,就算是作为男人附属的女人,当拥有那份资本的时候,也是把“肉欲”体现得淋漓尽致的,武则天是,上官婉儿是,太平公主也是(他们代表了女人的绝对资本,也显露了女人在绝对资本下的本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存在谁比谁高尚,只有谁比谁能耐,谁比谁先拥有享受"肉欲"的资本。


我相信,谁都不想要贞洁牌坊,曾经有多少人被它折磨得彻夜难眠,孤泪流干,有多少人被它压住了一生的幸福和“肉欲”的享受。从前的贞洁牌坊是建给道德,那是社会,道德,夫权,家族硬塞的,可有几个人树立了牌坊?更有几个在自己的精神上树立了牌坊?被树立了牌坊者在终了时都是满眼的空洞,一肚子的辛酸。被别的男人摸了手指头就要投河自尽,那都是被逼的,当享受“肉欲”的代价是被道德杀死的时候,才有人选择了贞洁牌坊。带有娼性的人,被洁净的牌坊取代了,活鲜的人生活在死寂的牌坊的影子下面。多么大的悲哀。现在的贞洁牌坊是献给自身条件无限差者和色胆无限小者。这两种人终其一生,遗憾和悔恨是必然的。毕竟,压抑“肉欲”是要付出代价的,逆潮流而动是要做出牺牲的。在“肉欲”的面前,没有洁净的人,只有代价和条件的考量。


人,曾经被自己定下的道德标准严重的奴化了,甚至让道德的堆垒挤走了人性的踪影。错了,人应该做道德的主人,因为道德是人定的。当道德压抑了人性的时候,我们不应该修改自己,而是要修改道德。当道德成为裤带箍紧了裤子的时候,我们要有拿起剪刀的勇气。我们还要思索,为什么在道德与人性撞击的时候,屈服的总是人性呢?在历史的传承中,无论是野史还是正史从来都离不开妓女与嫖客的颠鸾倒凤,淫喊浪叫,是故意还是巧合?是历史离不开妓女还是妓女出卖了历史?更可喜的是共和妓女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限。人何必那么矜持。。。。。。“食色,性也”,这个人是多么的英明和伟大,我们的历史长河中终于有了这么一个人,一个在几千年前就能领悟人性,驾驭道德的人。我不时在各种媒体中听到或看到某女被人强奸而自杀或是在被强奸的时候以死相拼,我无语了,如今,居然还有人在做道德的奴隶。居然还有人在玩用生命换取牌坊的把戏。真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该轻蔑了。她居然站在历史对“肉欲”追求的层层累积之外,这样的人是人吗?该死。


今天,妓女的遍地开花是人类发展的必然,是合理的,是强调人性的社会所要接受的,西方的一些性自由活动,是中国尚未达到的较高境界(基本超出金钱的层次),但也是中国随着发展而必然会经历并向更高层次发展的。今天我们已经不像以前对妓女那么厌恶了,较浅层次的把这看作一种职业,较高层次的把这看作人性。已经不再用道德的框架去衡量和议论了。那些显形或隐形的妓女们,在前辈们遗留下来的对“肉欲”追求的灵性的滋养下,浓浓的吸纳着"肉欲"满足所带来的灵气,空灵灵而又鼓胀胀的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从此以后,整个世界将彻响着妓女们砸烂腐朽道德而带来的叮叮当当的斧凿之声了。所有的人都要接受妓女们的洗礼和熏陶。


今天,我们的法律已经默认了淫业无罪,在不久的将来一定是出墙有理了。满肚男盗女娼,一副道貌岸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逼娼从良的时代同样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不久的将来我们应该享受没有道德束缚的狂欢,这是人性的需要,也是发展的必然。


假若你看了这篇文章后觉得讨厌和下作,那么我告诉你,你的心也会告诉你,你很虚伪。不要怪我揭开了你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我也揭开了我自己的遮羞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