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神也为之颤抖的号兵,来怀念一下吧!

“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这句当年流传在军营中的顺口溜,形象地说明了司号兵的重要地位。


我军在初创时期,就有司号兵。司号兵编制在我军通信兵的序列中,连编有司号员,营编有号目,师和团有号长。每逢师、团举行阅兵式,全师、全团的司号兵都要集中起来,为阅兵式吹响军乐,场面十分壮观。


新兵入伍后,都要进行背诵号谱的训练,什么是冲锋号?什么是集合号?什么是防空号?什么号是在叫连长?……军营的一日生活和训练、作战基本上要听号音指挥,上百个号谱必须背得滚瓜烂熟,否则在战场上就傻了眼,吹了冲锋号,你还以为是吃饭号呢。


小小军号,在战场上为我军曾发挥了重要作用。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到:1951年11月2日,凌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我军的守桥。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人吹了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我们后来才熟悉,又头疼)或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惊醒。美军官兵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朝鲜战争中,在我军战俘营里,当我军管理人员询问美军战俘———美军第二师一位工兵营长是怎样被俘的?他回答说:“你方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怪物在叫,把我们叫懵了,结果就成了俘虏。”


我方管理人员听后,一阵大笑。尔后,把“怪物”叫来当场表演。我军司号员吹起了冲锋号,美军营长恍然大悟,尴尬地低下了头。


随着战争现代化的发展,军号这种古老的鼓舞士气的方法和通信工具,已经不适应高科技战争的发展需要。1985年,我军精简整编时,取消了司号兵,只保留了担负外事任务的总政军乐团。


司号兵不存在了,但军营中仍有军号声,那是电子军号光盘取代了司号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