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六集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择捉激战

日军在北海岛的惨败也深深震撼了驻守在千岛群岛上的日军第103军团军团长冈崎生三的内心,他虽然没有直接得到日酋大山岩被击毙的消息,但失去电台联系本身就说明凶多吉少,他一边通过无线电台与东京大本营联系,一边命令手下的7万多官兵进入高度戒备状态。由于兵力有限,目前日军霸占着千岛群岛上的齿舞、色丹、国后、择捉、得抚、新知、温弥古丹、幌筵等主要岛屿,从南边的色丹岛到北边的幌筵岛绵延达1200公里,总面积约13000平方公里。这些岛屿大多为山地,地形险要复杂,海岸线曲折、陡峻,易守难攻。目前整个千岛群岛的日本人已经处于全民皆兵的状态,所有能够拿枪舞刀弄箭的男女老少加起来大约有10万人,但现在冈崎生三军团长最苦恼和担心的仍然是自己的兵力实在太少,又没有海军舰队支援,要想抵挡住夺取日本列岛如探囊取物的解放军,无疑是螳螂挡车,但顽固不化的冈崎生三企图利用自己占据的有利地形,与解放军周旋到底,为天皇效忠,也为处境日益艰难的东京军民尽一份力。

自从解放军在今年6月进军戚继光半岛(堪察加半岛)以后,日军也加强了对千岛群岛的防御,特别是靠近半岛的幌筵岛,构筑了大量坚固的工事,驻守在得抚、新知、温弥古丹、幌筵的守备部队也被改编为第308师团。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疯狂扩军,目前该师团部和一个旅团共15000多人驻守在幌筵岛,该岛附近海域已经进入封冻期,周边地带的海水所结成的冰也越来越厚,该师团还在得抚、新知、温弥古丹岛上也各驻扎了一个9000多人的旅团。冈崎生三所在的第103军团部、第307师团主力共36000多人重点把守最大的择捉岛,齿舞诸岛和色丹岛、国后岛各有一个人数超过9000人的旅团,此外各个岛屿上还有2000多可以拿枪战斗的慰安妇、医护人员和后勤兵。敌酋冈崎生三虽然不清楚解放军为什么能够迅速夺取北海岛,但他从种种迹象推断出一定有大批解放军利用自己占据的海军优势,偷偷在北海岛上成功登陆,所以他命令手下所要部队都要加倍警惕,防止解放军偷渡上岸,每天巡逻站岗的日军官兵大幅度增加,而且每个鬼子的值勤时间也增长了许多。11月15日以来的一个星期,这些岛屿上的鬼子都全神贯注、提心吊胆地等着解放军的到来,可是左等右等也没有见到解放军的身影,这个时候解放军已经基本控制了北海岛和库页岛,中国的广播电台也发布了我军解放这两个大岛的消息,千岛群岛上的日军头目通过电台也知道北方主力已经彻底完蛋了,他们明白解放军的下一个目标必然就是自己,不管天气多么寒冷,这种打击随时可能发生,所有鬼子还得专心致志地巡逻放哨。

在千岛群岛中,以择捉岛面积最大,呈东北至西南向,长约200公里,宽约30公里,面积3139平方公里。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崎岖不平的山岭,其中海拔最高的山峰有散布山(1587米)和西单冠山(1566米)等。冬季风力强,森林茂密,许多地方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还有熊和赤狐等动物。面积这么大的岛屿,长达500多公里的海岸线,如果每一百米派一个人警戒,也需要5000多人,事实上这样摊大饼式的防御也不可能抵挡住解放军的凶猛攻势,所以冈崎生三把防御重点放在地势最高最险要的散布山和西单冠山周围,还利用火山溶洞、险峻地势和茂密树林,构筑了防御严密的工事,参加过甲午、日俄战争并多次负伤立功的冈崎生三对于军事防御还是很有一套的,他的如意算盘自然是利用这些有利地形大量杀伤进攻的解放军,给无数死难的日军官兵报仇,他自信只要东京能够坚持住,自己完全有把我坚守择捉岛达半年以上,解放军就算插上翅膀,也要在居高临下的日军面前败下阵来,届时一旦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变化,全世界的列强必定会联合起来对付中国,那时候就是日本人的翻身之日,他一直翘首盼望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择捉岛海岸边上基本上是陡峭的山岭,只有少数地方有一些沙滩,但靠近海滩的地方就有山坡,这些地方也都构筑了防御工事,并有许多日军把守,而且日军巡逻队也在海滩上定时和不定时地巡逻。

11月23日(农历十月初八)凌晨1点,天气晴朗,连日来肆虐呼啸的北风也小了一些,天上的月亮已经落下,择捉岛上的日军哨兵却不敢有丝毫松懈的行为,整个择捉岛上就有6000多人没有睡觉,他们一直在重点区域巡查警戒。在择捉岛东北角北边的海面上,十二艘机帆船悄悄靠上了茂世路西北一处海岸,解放军第十四军第40、42师特种团突击队的各1100余名精兵强将凭着出色的功夫和先进的攀岩工具,依次有序地登上了120多米的山头,而我军的机帆船立刻驰向远方。这一带山连着山,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和陡峭的山崖,兵力空虚的日军并没有派人驻守在这个不起眼的山头。而我军东北军区司令部依靠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军特工人员悄悄用漂流瓶传回来的情报,大致摸清了择捉岛上日军的布防态势,因而下定决心先解消灭敌人兵力最多工事最完备的择捉岛之敌,并针对敌人防御的空挡制定出切实有效的作战计划,突击队的战士能够很顺利地控制了这里,当然得益于情报战线的英勇战士的艰苦奋战。

为了下一步行动的隐蔽性,我军突击队员都穿着日军军装,他们分兵两路,分别向左、右两个方向的山岭前进,这里到处都是崎岖起伏的山岭和茂密的原始森林,许多地方根本没有路,地上还有厚厚的积雪,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要开辟出一条山间小路通向前方,困难可想而知。英勇顽强的解放军战士根本没有被困难和艰险所吓倒,他们都是穷苦出身,经过先进科学民主思想的教育和熏陶,他们怀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和为人民开创安居乐业生活的美好理想,清楚地明白自己肩负着祖国人民的热切期望和崇高使命,解放军独一无二的政治委员制度保证了部队的高昂士气和团结奋战的精神,解放军各级指挥员冲锋在前官兵平等的垂范作用也是百战百胜的法宝。第十四军的特种部队是经过李得胜亲自关怀、训练和指导的特种部队,他们在解放华东地区以后,一直在苦练渡海登陆战和山地战的本领,尽管他们是第一次在严寒的北国森林奋战,但他们配备的冬装睡袋和抗冻药物为他们克服寒冷提供了坚实的保证,他们依靠军用地图、指南针、手电筒和自己出色的战斗技能,他们艰难地往前探索,几乎没有现成的路,只能一点一点往前摸索,经常会遇见险要的山崖,许多地方需要依靠攀岩工具才能翻越,有时候不小心还会碰到各种野兽,但这些都阻挡不住英勇顽强的战士们前进的步伐,他们克服了一道又一道难关,经过了长时间的辛勤努力,硬是探索出一条条通向前方的小路。

在突击队员在艰难地往前探路的时候,两个特种团主力4200多名指战员也陆续在刚才的登陆点登陆,他们在一些突击队员的指引下,沿着已经开辟出来的两条小路分别往前挺进。当左、右两路突击队员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来到直线距离到登陆点10多公里茂世路、蕊取一带的两个日军大队驻地时,后续部队也赶到了这里。日军的阵地都设在靠近海边沙滩的山头上,这里的鬼子这些天都很疲劳,除了一些人在站岗放哨和出去巡逻,都在坑道或山后的军营里睡觉,化装成日军巡逻队的我军突击队员大胆向敌人的驻地走去,他们流利的日语骗过了鬼子,战士们轻松解决了多道敌人岗哨,他们冲进日军睡觉的坑道和军营,不费一枪一弹干净利落地解决了里面熟睡的鬼子。通过分头审讯刚才抓获的俘虏,我军迅速弄清了这一带敌军的详细情况,与此同时我军一些突击队员悄悄潜伏在日军巡逻队的必经之路两旁,等到鬼子的巡逻队经过时,战士们一拥而上,把这些鬼子统统拿下。在我军突击队员完全控制了这一带以后,才向海上的我军舰队发出成功的电报。

过了一会儿,我军十多艘战舰护航的大型船队也出现在海面上,由于这片海域本身就是浩瀚太平洋的一部分,这里的海水并没有结冰,一艘艘大型登陆舰、大型货轮和其他船只满载着第十四军军部、炮兵师、第40师和一个工程兵师的指战员和大量重武器工程装备,陆续在蕊取一带的海滩登上了海岸,而数百艘大小船只也把第42师送到了茂世路。当我军全部完成登陆任务、我军舰船已经凯旋而归的时候,东方开始发出微微的红光。在我军主力稳步有序登陆的时候,我军左路突击队员及随后登陆的第40师指战员在深山老林里踏着厚厚的积雪艰难地往前跋涉,一直到天亮的时候他们才行进到茂世路以南10多公里的一座山头。我军突击队员通过望远镜向远处瞭望,发现对面海拔1100多米的茂世路岳山顶以及边上山峰上都有日军的哨兵在活动,说明前面审讯俘虏没有错,这里驻扎着一个日军联队部和一个大队。这时候我军左路指挥员、第40师师长彭大山也带着118团赶来,大家经过认真研究,制定了周密的作战计划。

由于我军在消灭茂世路之敌没有惊动敌人,加上我军突击队的和族指战员的努力和一些俘虏的配合,茂世路岳的日军并不知道解放军的到来,这就为我军取得下一步战斗的胜利提供了坚实的保障。我军的指战员借助密林的掩护悄悄往前面的山头前进,还兵不血刃解决了一支日军巡逻队,通过分头审讯俘虏,进一步弄清了敌人的口令和这里日军的布防情况,解放军的前锋穿着日军军装化装成巡逻队模样,大模大样在山下的小路上行走,这里毕竟离海岸很远,日军哨兵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些迈着整齐步伐前来的“日军”巡逻队会要了他们的狗命,他们甚至连口令都懒得问一句,等到他们看到微笑着走来的人都很面生,才反应过来时,一把把匕首准确地刺入了他们的胸膛和咽喉,而后两个营的指战员迅速进入树林向山上攀登,一部分继续沿着山下的小路往前挺进。等到我军悄悄靠近敌人的第一道防线,上面的鬼子一点也没有发觉,解放军指战员端着上了刺刀的自动步枪冲进战壕,一把把锋利的刺刀和匕首迅速这里的一个日军中队消灭干净,但许多日军被刺死前发出的壕叫还是惊动了上面阵地上的鬼子,刺耳的枪声响了起来,我军指战员也立刻趴在战壕里向上射击,双方展开激烈的对射,我军指战员用先进的火箭筒和狙击步枪狠狠打击敌人,鬼子的火力点一个又一个被清除,我军战士也凭借着树林和岩石的掩护悄悄接近了敌人的第二道防线。

随着我军指挥员一声令下,战士们把一枚枚手榴弹扔进了敌阵,烟雾还没有散去,战士们就勇敢地冲进了上面的战壕,密集的子弹狠狠打向前面的鬼子,山顶上的大批鬼子气势汹汹向下冲来,企图趁着我军立足未稳夺回阵地,被解放军的密集火力打得鬼哭狼嚎、死伤一片,被迫退了回去。与此同时,茂世路岳背后也响起激烈的枪声,特种团的指战员从山下的小路绕到了山后,他们出其不意的打击,让鬼子措手不及,大批日寇根本来不及反抗就倒在血泊之中,特种团的指战员以锐不可当之势连续攻克敌人的三道防线,直逼敌人占据的主峰。随后双方在茂世路岳最顶端区域进行激烈的对射,尽管此时鬼子占据了有利地形,但在人数、武器、士气和战斗力都明显不如我军,特别是我军的神枪手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倒下的鬼子越来越多,敌人的机枪点也一个接着一个被清除,而我军战士的伤亡却很小。经过了不到20分钟的战斗,日军的抵抗越来越弱,而解放军战士却是越战越勇,他们在耐心敲掉了日军所有重要火力点以后,仅用一次干净利落的冲锋就夺取了山头,这里的日军被全部歼灭。

我军右路第42师特种团的指战员在我军主力在蕊取登陆时,继续在黑夜中往前探路,其中最前面的是穿着日军军装的突击队员,他们沿着靠近海边的蜿蜒小路往前挺进,而后登陆的第42师主力紧随着往前进发。而我军工程兵部队的指战员则用大型工程机械全力往前开路,把原来的小路开拓成平坦大路,以便第十四军炮兵师的汽车和大型榴弹炮能够通过,目前炮兵师的指战员还只能在登陆区域修整。由于鬼子的麻痹大意,加上我军突击队员都穿着日军军装,最前面的战士还能够说流利的日语,使得他们的行动出奇的顺利,他们在凌晨四点多不费一枪一弹就消灭了驻扎在蕊取以西10多公里的塘路一带的日军一个大队和一个联队部。解放军指战员顾不上休息,继续沿着蜿蜒的小路往西挺进,连战连捷的解放军指战员行军的步伐却是越来越快,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依靠茂密树林的掩护,悄悄潜伏到塘路以西10公里的一个日军联队和一个旅团部驻地的前面,第42师指战员非常有耐心,他们没有马上惊动敌人,而是不怕麻烦和困难,硬是绕道边上的山区到达敌人的身后。

这个时候已经是早晨7点多了,右路我军已经打响,我军指挥员果断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大批英勇的解放军战士仿佛从天而降,他们从白雪茫茫的密林中奋力杀出,打得没有防备的鬼子落花流水,一片又一片日寇被消灭,在解放军的迅猛攻势面前,刚刚吃过早饭的日军官兵根本组织不起象样的抵抗,只能狼狈逃向山上,剩下的一半鬼子在三座山头上负隅顽抗。为了减少解放军战士的伤亡,也为了能够起到围点打援的作用,我军第42师并没有投入重兵围歼那些残兵败将,只派了该师所属的特种团在外面围住,并利用各种有效手段打击敌人。这个时候我军的狙击手发挥了神奇的作用,尽管日军处在居高临下的位置,在双方一个多小时的对抗中,总是看到一个又一个鬼子被我军神枪手用狙击步枪和火箭筒击毙,而依托山下和山中战壕、岩石和树林掩护的解放军战士的损失却非常小,到了后来鬼子连头都不敢抬起,我军的阵地不断往上延伸。

残余的鬼子只能龟缩在山头上苟延残喘,这个时候我军要迅速拿下这些山头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为了钓到更大的“鱼”,我军还是把这些鬼子留在山头上,对日军的政治宣传也随即展开。这一带密集的枪声响彻云霄,整个择捉岛上的日军都动了起来,接二连三传来的求救电报让冈崎生三军团长既心急如焚又左右为难,这个时候日军面临解放军从三个方向的猛烈打击,没过多久南翼、中路的日军都至少损失了一千多人,而且阵地也全部失守,北翼的鬼子其实损失更大,但剩下的日军还在山头上固守,日军旅团长也还活着。他不知道解放军到底有多少人,但从解放军的攻势判断,人数并不是很多,而且没有发现解放军使用重炮和坦克,显然是择捉岛的地形使得解放军的这些先进武器没了用武之地。现在他也面临两种选择,龟缩在阵地里见死不救自然最保险,但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大批日军被一点一点消灭掉,不但会引起手下的不满,对日军官兵的士气的打击也会很大,所以冈崎生三只好硬着头皮派出一个旅团约7000多人前往救援,不过他对旅团长石原一郎千叮咛万嘱咐,那就是一定要稳扎稳打、谨慎行事,如果遇到解放军主力,立刻带部队撤回来,同时命令靠近我军活动区域的鬼子坚守阵地,并注意接应和掩护。

鬼子首先派出一个大队600多人从两座自己控制的山头之间穿出,他们一边沿着不到两米宽的小路小心翼翼地往前探路,不时有人对着周围的树林开枪,却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这些鬼子拉着很开的队形往前走,并仔细搜索了道路两旁的树林,也没有发现任何解放军的身影,后面的日军把整个联队都派了出来,他们一边往前走,一边派部队往边上的山坡搜索,一直到左右两边的鬼子平安到达山坡的顶端,石原一郎旅团长才放下心,日军主力开始加速,向着时有枪声传来的前方挺进,当最前面的日军赶到第一座有日军被包围的山下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多了,山顶上的许多鬼子看到大批援军的到来,情不自禁跳了起来,还有人挥舞着膏药旗向山下示意,一阵阵枪声响起,这些得意忘形的鬼子一个个被击毙,剩下的鬼子只能趴在战壕里。

不过山下的鬼子只听到上面有枪声,却没有遇到如何阻击,这个时候这些鬼子不等石原一郎的命令就快速向山上进攻,这些鬼子一直走到我军第一道工事前面20多米时,才遭到解放军的迎头痛击,数十名鬼子转眼间就去见了阎罗王,随后双方开始激烈的对射,这就形成非常微妙的局面,在山地和山下被日军控制,而我军一个营的指战员夹在两道战壕之间打击敌人,日军攻了一个多小时,丢下了400多具尸体,却是寸步难行,这个时候整个日军旅团都赶到了战场,在三座山都形成这种对峙局面,这个时候石原一郎却是有苦说不出,自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却始终无法真正救出山顶上的友军,而且他的直觉解放军的兵力绝对不止眼前这么少的人,但就这样退回去也不是办法,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自己的后方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一直潜伏在敌人周围的解放军主力突然对日军后方的六座山头发起猛烈的进攻,这些山头都是刚刚被鬼子占领的,而解放军指战员却隐蔽在山坡另一侧山腰的树林里,许多战士在冰雪里趴着达两个小时,却是纹丝不动,而兵力不足的日军也没有派人再往前搜索,他们以为只要控制了最高点就算是万事大吉了,没有想到解放军就躲在很近的地方。为了保证我军反击的胜利,我军指挥部又把第十四军军部直属的警卫团、特务团都派上了前线,当我军总攻的命令刚下达,战士们如脱弦之箭冲向敌阵,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狠狠打向鬼子,这些鬼子根本组织不起象样的抵抗,很快解放军就夺回这些故意放弃的山头。

与此同时,解放军十多艘战舰组成的海军舰队逐渐靠近海岸,日军观察哨一直在注意陆地上的战事,等到我军战舰发出的猛烈炮火狠狠砸到敌人的阵地上,许多鬼子被炸死。日军的炮台上的海岸大炮也陆续开炮还击,但没有几分钟就被我军准确有效的炮火摧毁,当我军海军的10分钟的炮火刚刚停下,我军各有一个人数达1100余人的加强营,从右侧的海边和左侧的山凹出发向边上的山头发起了进攻,驻守山头的日军大队虽然人数只有我军的一半,而且在我军炮火的打击之下伤亡不小,但毕竟占据了有利地形,所以这还是硬碰硬的强攻。我军战士打得很有章法,他们以分散的队形迅速接近敌阵,这里的鬼子慌忙开枪射击,解放军指战员也卧倒还击,双方展开激烈的对射,不到5分钟,鬼子的前沿阵地的主要火力点就被我军的火箭筒摧毁,大批鬼子被一颗颗准确的子弹击中脑袋,剩下的鬼子被我军压制在战壕里,很快解放军就攻克了敌人的首道阵地。战士们顾不上歇口气,继续稳步往前推进。

这个时候我军主力已经翻越山坡向山下断后的鬼子发起了猛攻,大片大片的鬼子在我军排山倒海而来的进攻面前,只有节节败退的份了,解放军的自动步枪和手榴弹在冲锋时发挥了很大的威力,一排排的鬼子被击毙,勇往直前的解放军战士越战越勇,到处都可以看见解放军战士奋勇追杀日寇的身影。此时石原一郎也带着残兵败将仓惶逃向这里,更多的解放军指战员从各个方向杀向敌人,第40师炮兵团的迫击炮和小型榴弹炮也开始发威,一颗颗炮弹准确地落在慌忙逃窜的敌群中间,炸得日寇鬼哭狼嚎、尸横遍野,石原一郎也被我军的炮火击中,算是为天皇效忠了。残余的鬼子在逃到前面的山口时,从海边冲上来的一个加强营的解放军也夺取了右侧的山头,他们一边马不停蹄往下冲锋,一边用各种武器狠狠打向山下的敌人,大批仓惶逃窜的鬼子倒在血泊之中,也有些鬼子侥幸躲过了袭击,狼狈往西南方向过了不到5分钟,左侧山头也被解放军攻克,很快鬼子的退路被全部切断。残余的鬼子在我军雷霆万钧的打击之下,要么被消灭要么乖乖跪下举手投降。

此时冈崎生三军团长看到逃回来的近千名日军官兵,把肚肠都悔青了,他越想越后悔,他不敢再派兵增援,只能命令残余的20000多人在核心区域固守,到了下午1点多,东北的方向的枪声越来越少,那里残余的日本鬼子被解放军全部歼灭。在过去的三个多小时中,我军左路大军也顺利向前挺进了20多公里,由于鬼子不敢在这里投入重兵,他们只消灭了企图阻挡我军前进步伐的日军近2000人。而后解放军继续稳步往前推进,一直到日寇重点布防的散布山一带,而后解放军却没有发动大规模攻势,根据情报、审讯俘虏和李得胜对异时空二战美日两军夺岛战斗的经验,解放军有意识放缓了进攻的步伐,双方在此形成对峙局面。不过前线我军打击鬼子的战斗始终没有停止,我军派出许多神枪手依托树林、岩石或战壕的掩护,用先进的狙击步枪和火箭筒消灭敌人,各师所属的炮兵团也排除万难,把迫击炮和小型榴弹炮拉上前线,哪里的鬼子蠢蠢欲动,哪里就会遭到炮弹的袭击,由于散布山就在一个三面靠海的半岛上,我军舰队的重炮发挥了惊人的威力,他们依靠步兵指战员指引的精确方位,把一颗颗高爆炸弹准确地砸到鬼子的阵地上,许多鬼子自以为牢固的工事被炸得稀巴烂,日军的死伤越来越多,士气也越来越低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