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杯蓝剑原创征文]大兵情缘(续

[屈原杯蓝剑原创征文]大兵情缘(续二)

三十日的探亲假转瞬即逝,告别父母、兄弟、朋友,怀里揣着《血型与性格》那本书,匆匆忙忙踏上归队的旅途。

晚秋塞外的黄昏时节,萧瑟的冷风扑面,感觉阵阵凉意,西南方的639高地训练着的战友,口号声依稀听得见。连队模样依旧,军营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我又融入这喧闹的大兵生活。尽管才离开月余,可恍如相隔很久。

连长见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小子他娘的按时归队,口头连嘉奖一次”。通信员小李在一旁偷偷傻笑。

寒暄过后,我拿出从家乡带来的土特产品让大家品尝,都是具有浓郁地方特点的小吃。

回到寝室已经很晚了,通讯员小李躺在床上看书,我递给他一条烟,他接过去凑近鼻子说谢谢!我感觉很累,这时通讯员却神秘兮兮的对我说:“有个东西你想看吗?”

“什么?明天再说”,我有些不耐烦。

一封信在我眼前晃动,我随手抢过来塞到褥子下面。“文书,这可是第一次收到给你的陌生的、厚厚的、字体娟秀的信,好像是个女孩子写的,谁呀?”。

我立即抽出信,看落款……哈哈人还没到信已经到了,内心禁不住喜悦,心在狂跳。在回到家的那段日子里,我偶尔翻看《血型与性格》那本书,无心留意内容,看着那女孩写下的两行字,默默地发呆。在看到她那一瞬间,旁人不易察觉的表情微妙变化;旅途中不情愿“二级风”和“黑子”过多与她交流的复杂情感;临别时掩饰不住地慌张和失落……一一浮现脑际。当夜,我无法入睡,她美丽的倩影无法抹去,是折磨、是欣喜,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索性起身洋洋洒洒回了一个千言书。信中写道:“我不知不觉感觉到自己开始恋爱,初尝爱情的滋味,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欢愉,你的出现让我的生活有了改变,第一次尝到了失眠是怎样一种滋味”。

清早起来,满脸写着疲惫。连长、指导员找到我郑重其事地说:“月底全团举办歌咏比赛,你着手准备参赛事宜,保证取得前三名”。

“这是营党委给我们下的死令,必须拿前三,连队全力以赴支持,就看你的了”,连长说。

我愣了一下,然后立正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三个月前,我现在所在的二营没有文艺骨干,业余生活开展不起来,每次歌咏比赛名次都打狼,营长、营教多次在团党委会上要求为二营配备一个教歌的,可一直未能如愿。当时我在公务班,业余爱好音乐,曾在新兵文艺汇演中获得独唱一等奖,在团里小有名气,团长知道我的特长,就推荐了我。来到二营七连,至今已经三个月了,歌虽然教了不少,可还没有打出名声,连自己也感觉没劲。这次歌咏比赛如拿不到名次,我不仅无地自容,名声扫地,而且还会牵连很多人脸上无光,包括团长在内。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准备比赛,选歌、排队形、练歌。其间遭遇诸多阻碍,尤其是连队里那几个刺儿头在排练时经常捣乱,我的情绪时好时坏,心绪的不宁,常常削弱我参加比赛夺得名次的信心。离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对结果的不可预测,内心越发忐忑不安起来,好在与馨怡的书信往来和她在字里行间对我的期待、鼓励、安慰给了我莫大的自信。

比赛当晚,除留下执勤的全团官兵倾巢出动。师长恰巧到我团检查工作,观看了歌咏比赛。八个参赛连队按抽签顺序上台演唱,我连手气不错,排在第七个出场。曾经在历次比赛中始终排名靠前的三连、九连、十三连等都从地方请来了乐队伴奏,为演唱增色不少。台下的我始终如坐针毡,内心的惶恐和烦乱交织在一起,对结果的担心充斥着整个大脑,我微闭双目,调整呼吸,极力控制着情绪,忽然,眼前似出现鑫怡如花的笑颜,仿佛在对我说:“有我在,你行的”。

成败在此一举,豁出去了。

站在指挥台上,我静静扫视对面134个气宇轩昂的汉子,一股无名的霸气之火在胸中燃烧,屏气凝神,指挥棒挥动那一刻,整齐嘹亮的歌声响彻俱乐部礼堂。

各连演唱完毕,师长讲话,评委打分。“……有的连队请来乐队伴奏,很热闹也新颖,但部队的气势没有表现出来,特别说一下七连,没有伴奏,不用起头,一个手势,唱的整齐,气势恢宏,整体看来一气呵成,真正体现了一个集体的团结向上和战斗力……”这是师长的讲话截取。在宣布比赛结果的那一刻,我全身血液似乎都已凝固,行尸走肉一般。

或许是师长的这一段话,左右了评委的判断标准,亦或许是我连这次演唱打动了评委,我连创造了二营歌咏比赛的历史纪录,一举夺得第一名。全营上下为此欢呼雀跃,营、连领导也现出从未有过的扬眉吐气。

我把比赛结果告诉了馨怡,在回信中她说:“衷心为我所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自从那次邂逅,已经喜欢上你的幽默、乐观和豁达,还有军人特有的坚毅和果敢,因此也改变了我以往对军人粗俗的看法,以至于这段时间一直重新审视自己,内心对挫折和困难的不敢正视和无所适从,这恰恰是你让我重新找回自信,现在,我已经从高考落榜的阴影中解脱出来,不再消沉,正在复读,明年一举中第”。她还希望我复习功课,考取军校,不能白白的虚度光阴,挥霍青春。

考军校对我来讲并非难事,可我一向是懒散、自由,喜欢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军营生活从某种程度上感觉紧张、枯燥、乏味,一年多的经历已经验证了我的不适应,一切均凭借本能支撑着,本打算服役期满就打背包回家。可在我知道了馨怡对我的期盼后,心中患得患失,烦乱不堪,经过一番痛苦地挣扎,最终,我心里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倒塌。为了我心仪的女孩,我的固执、反叛以及慵懒必须改变,否则我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我的最终目标能否实现那就难说了。

我告诉馨怡:你是对的,认识你也许是天意,或许更是我的幸运,冥冥之中我仿佛觉得我骨子里的放荡不羁被什么东西慢慢蚕食,狂野的个性也渐渐收敛了很多,感觉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长大、成熟。你在我人生转折的关键时刻出现,让我顿悟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

我很疑惑,二十多年来我养成的习惯和性情顷刻之间被一个偶遇的女孩所改变,由此明白了人性有时会因为外在事物的介入和影响而产生变化,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魅力?爱情啊!怎一个情字了得。

从此,相隔数千里的我和馨怡,鸿雁传书,相互倾诉彼此的思念和离别之情。相约考取同一座城市(大连)的高校,并为此感受着爱的滋润,不知辛苦的共同作着努力。

次年七月,我先期接到录取通知书报道,九月馨怡也如愿考取大连一所高校。

一段旅程中不经意的相遇,缔结了这段特别的恋情,实质性的爱情长跑从那时开始了。


这是叙写前段时间在水区发表的[大兵情缘]的一篇拙作,因文笔粗糙,有不当之处敬请各位不吝赐教。同时欢迎铁血的战友多多给我原创鼓励。

我的[大兵情缘](一)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1245342_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