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肃宗的反击:借兵回纥与收复两京

尽管搞得惊天动地,安禄山本人的确并没有多少军事才华,几十万叛军看似汹汹,但是一旦政府军处置得当,叛军就很难再有什么作为,加之安禄山此时身体方面又出了大问题,所以一番准备之后,很快唐军就收复了两京。但天下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天下,局势一去难回。

从马嵬坡脱离了父皇之后,太子李亨带着老婆孩子和身边几个心腹太监,一路西北而去,终于到达了朔方节度使的驻地灵武,并且在那里为大家拥立,先斩后奏登基当上了唐肃宗,把那个还在边走边指挥的老爸供奉成了太上皇。

等到了成都,玄宗李隆基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皇帝了成了太上皇了,不情愿是不情愿,但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暗中搞小动作,派另一个儿子永王李璘去招兵买马,看看能不能在东南开一片新天地。

但这种做法的确没有什么合法性,也基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永王李璘也非成大事之人,一路沿江东去,除了大诗人李太白这样的少数几个政治幼稚者急急忙忙加入队伍之外,根本就形不成气候,很快也就在各地势力的反对声浪中败下阵来,害得大诗人还被以“附逆”的罪名抓了起来流放夜郎。

唐肃宗的反击:借兵回纥与收复两京

这个时候的中央,当然只能是在西北的灵武。唐肃宗大旗一竖,大家终于算是看到了光复江山的希望,朔方军的郭子仪、李光弼这些当时最重要的军事力量,再加上西北军的一些残余部队,也都纷纷宣布效忠于唐肃宗,对叛军的战略反击就成为了灵武政权唯一的任务。

当时肃宗头号谋士李泌给出的方案是,以朔方军出太行山,直取范阳(今北京),除贼老巢,给安禄山一个釜底抽薪,然后再南北包夹,把叛军全歼在华北、中原一带。这个方案听起来的确是很大气,能成功的话,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劳永逸。

但是现实情况却是,尽管朔方军战斗力、忠诚度都还不错,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大唐的军事主力是安禄山的平卢、范阳、河东“东北三师”,以及哥舒翰的陇右、河西“西北二师”,朔方节度军更主要是一支战略上的偏师,以配合主力方面作战为基本任务。如今“西北二师”已经全军覆没,要朔方军出太行去直捣“东北三师”的老巢、由悍将史思明镇守的范阳,这也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尽管肃宗是十分尊崇和信赖李泌的,但是对于这个方案,肃宗还是没有采纳,而是更加偏向先稳打稳扎,以收复长安和洛阳两京为当前最直接的作战任务的主张。一是实力使然,二是尽快收复两京也能迅速稳固政治局面,这样才能平息大家对于自己急急忙忙当皇帝而背地里说三道四和怀疑。

再说叛军这方面,安禄山这个胖子纯粹是一介武夫,除了跳舞唱歌吃喝玩乐也没有太大的政治抱负。尽管突然起兵打了大唐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就攻陷了东都洛阳,并且自己也在洛阳迫不及待地登基当上了“大燕”皇帝,但是当时却始终不能攻克唐军坚守的潼关天险,差一点被潼关唐军和从太行山进入华北的朔方军给围堵在河南地区坐以待毙。

当然,后来由于玄宗和杨国忠等人自毁长城,逼得哥舒翰轻易决战,致使潼关失守,关中门户大开,叛军非但逃过一劫,还一举进入关中,形势大变。但即便如此,安禄山仍旧是没什么“雄踞四海之志”,他本人没有去长安,而是派了手下跑去长安洗劫了一番,把他当年在长安觉得很好玩的一些东西如古董乐器、会跳舞的马匹以及大象狮子之类的,当成宝贝统统都运到了洛阳,自己继续沉溺在荒唐嬉戏之中。

唐肃宗的反击:借兵回纥与收复两京

当然,安禄山没有亲自前往长安,也有他身体方面的原因。可能是糖尿病一类的缘故,安禄山眼睛不太好,到了洛阳之后眼疾发作几乎失明,背上还长了好多的脓疮,这让本来就脾气十分暴躁的安禄山更加暴躁,动辄打人、家暴成性。

他最爱打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头号心腹谋士严庄,一个是他贴身的小阉李猪儿,到最后这两个倒霉蛋被老安打得忍无可忍,心想你一个瞎子残疾人,嚣张什么啊,终于起了杀心。而安禄山的大儿子安庆绪,这个时候因为老安的一个宠妾给老安生了一个小儿子,感到自己的地位可能不稳,就被严庄、李猪儿一教唆,几个人一合计再不除掉这个暴躁的胖子,大家都活不了了。

至德二年(757年)春正月的一个晚上,安庆绪和严庄站在安禄山房间的门外,李猪儿提着刀蹑手蹑脚地进屋慢慢靠近熟睡的安禄山,然后手起刀落,往安禄山身上砍去。安禄山体肥肉多,一下子还没砍死,老安暴跳如雷,大呼“必家贼也!”想去摸刀反击,但为时已晚,很快就失血过多,这位一代枭雄魔头就在举兵造反搞得天下大乱十四个月以后,死于非命。安庆绪继承他爸的位置当上了叛军的首领,但这个军二代也是个没什么出息的混混,整日“纵酒为乐”,军中事务都交由严庄等人处置。

安禄山一命呜呼,叛军自然士气低落,好在此时另一大将史思明率领叛军主力围攻太原,牵制住了唐军李光弼部,安庆绪才还能在洛阳多呆一阵子。同年二月,唐肃宗进驻凤翔(今陕西宝鸡),在这里开始修整,为收复两京做最后的准备。

尽管叛军内部出现问题,主将安禄山也不在了,但是在总体上来说,以朔方军为主体的政府军此时仍旧不是叛军的对手,要想确保完成收复两京的任务,就必须加强军力,郭子仪等人就提出了向北方回纥借兵的建议,很快也得到肃宗的批准。郭子仪派手下大将仆固怀恩前往回纥借兵。

唐肃宗的反击:借兵回纥与收复两京


在一番外交工作和政治许诺之后,回纥怀仁可汗派了儿子叶护率领四千回纥精兵加入了唐政府军的阵营。四千回纥军于至德二年九月到达了凤翔,唐军大为振奋,肃宗亲自接见叶护,兵马大元帅、广平王李俶(也就是后来的唐代宗)和叶护结为兄弟,郭子仪请回纥兵大吃大喝了三天。

酒足饭饱之后,叶护对郭子仪说“国家有急,远来相助,何以食为!”我们回纥人是来帮助你们收复失地的,不是骗吃骗喝的,走打仗去!

这样,李俶、郭子仪和叶护带领着十五万大军东行,开始了反击的征程。数日之后,在长安城西的香积寺一带,唐军与十万叛军大战一场,取得重大胜利,斩首叛军六万余级,当天夜里叛军即逃离了长安,第二天唐军入城,沦陷一年半的首都长安终于光复了!

又见王师“百姓老幼夹道欢呼悲泣”!但是,当初借兵回纥之时,曾经答应人家“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就是光复以后,大唐方面负责接收土地和干部队伍,至于金银财宝和花姑娘则作为报酬赏赐给回纥兵,所以一旦进了长安城,回纥部队一下子军纪涣散 ,开始抢掠奸淫,把老百姓给害苦了。李俶和郭子仪赶紧跟叶护说,兄弟你别急,我们还有东都洛阳,比长安还繁华,等收复了洛阳我们再算账。这样,唐军在长安驻扎了三日之后,就继续东进,前去收复洛阳。

唐肃宗的反击:借兵回纥与收复两京

郭子仪率军趁胜追击,一鼓作气拿下华阴(今陕西华阴)和弘农(今河南灵宝)二郡。十月,在陕城(今河南陕县)郊外的新店,与十五万叛军大战一场。郭子仪初战失利,但是四千回纥精骑袭击敌后,叛军瞬时溃乱,郭子仪和回纥军前后夹击,打得叛军落花流水,当夜唐军进入了洛阳的门户陕城。

第二天,安庆绪见势不妙,连夜从洛阳苑门紧急逃出,撤去了河北邺城(今河南安阳)。过了两天,广平王李俶和郭子仪率军进入东都洛阳。自封常清失守后,至此一年十个月,洛阳终于又回到了李家的怀抱。

当然,代价又是放纵回纥劫掠三天,老百姓又受一茬苦。后来尝到甜头的回纥兵,就请求留守沙苑不回去了,还想继续帮着唐军去收复范阳,杜甫诗《留花门》有“胡尘逾太行,杂种抵京室。花门既须留,原野转萧瑟”,“花门”就是回纥,老杜的意思是这帮雇佣兵不能留,太能抢东西了,留了他们,中原大地都能给抢光。当然,留不留这事,不是老杜说了算。

当收复长安的消息传到凤翔的时候,唐肃宗“涕泗交颐”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太激动了,赶紧写信给他爸报喜,同时说现在您老人家也可以回来了。等冷静下来以后,肃宗还是想到了要是他爸真的回来,将来父子两个怎么相处的问题。这个事情还是得听听李泌怎么说,因而肃宗把李泌从长安前线召回了凤翔。

李泌问,那封信是怎么写的,肃宗回答说:我在信里说请太上皇即刻返回长安继续当皇帝,我自己还是当太子。李泌说,信还能追回来吗?肃宗回答:估计不行了。李泌说,那你爸是不可能回来的。肃宗大惊那怎么办,李泌说“今请更为群臣贺表,言自马嵬请留,灵武劝进,及今成功,圣上思恋晨昏,请速还京以就孝养之意。”,就是说皇帝你前面那封信太假模假样了,没有诚意,还要你爸重新当皇上,谁信呢?

唐肃宗的反击:借兵回纥与收复两京

你爸虽然老但心里不糊涂,猜不出你背后卖的什么药,当然不会急着回来,他不回来的话你就很难堪。现在重新写一封信补救,以“群臣贺表”的形式,就是先解释清楚从马嵬坡开始到灵武即位,都是“群臣”的意思,不是你自己主动的,把这些罪名都推给“群臣”,这样你爸就没办法了,如今又是“群臣”请他回来养老,你也“思恋晨昏以尽孝道”,由“群臣”背书,这样老头子才可能放心回来,至于回来以后嘛,人在你手里了就好办了。

果然不出所料,收到第一封信的时候,玄宗彷徨不安“当与我剑南一道自奉,不复东矣”,算了,我还是呆在这偏远的剑南算了。等到第二封信的时候,玄宗大悦“吾方得为天子父”,这还差不多还认我这个爸,赶紧收拾行李匆匆往长安赶路。

唐玄宗带着六百人马,经过三十天长途跋涉终于赶到凤翔。在凤翔,肃宗从长安派来了三千“精骑”迎接,这三千精骑一到,立刻将玄宗的六百人马缴械,就地解散,只留下高力士、陈玄礼少数几位老臣陪伴在太上皇左右。在三千精骑的“护卫”之下,年逾古稀的大唐玄宗终于又回到了他的长安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