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眼中的“市场花园”行动

序言

描写“市场花园”战役的文章和影视剧已经有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从盟军的角度去描绘战役经过,本篇文章由汉斯·冯·温克尔霍夫〔Hans van Winkelhoff〕所著, 主要描写的是“市场花园”战役前后德军的战斗经过,也许可以给我们以另一种感受。

在遭到了一九四四年夏季东线、诺曼底战役和塞纳河保卫战的巨大损失之后,德军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休整补充损失惨重的装甲师,所以他们匆忙组建了十个装甲旅,一九四四年德国兵工厂生产的豹式坦克有一半被分配给了这十个新组建的旅,这些部队被派往预计中的最危险的盟军进攻地段进行防御,其中一个装甲旅就是一○七旅。该旅是在八月初由第二十五装甲掷弹兵师的残部基础上组建而成,驻扎在东普鲁士的 Millau 进行短期的战前训练,指挥官是冯·马尔特蔡恩〔von Mahltzahn〕上校, 该旅共接收了三十三辆新式的豹式坦克和十二辆四号突击炮,所有的掷弹兵和冲锋队员行军都乘坐装甲运兵车,全旅配备有大约一百辆左右的各型装甲车辆〔车辆均配备喷火器或机枪、迫击炮和七十五毫米加农炮〕,综上该旅拥有极强的机动性和无与伦比的火力!一○七旅还没有训练结束就被匆匆忙忙派往前线,豹式坦克的炮塔上甚至还没来得及喷涂编号。最初一○七旅是被命令调往东线而不是西线,不过当时西线的形式开始逐渐恶化,先是第四旅被派往 Elzas Lotharingen,然后第二旅被派往亚琛〔Aachen〕地区,在最后一刻,第一○七旅被派往了荷兰的维尼罗〔Venlo〕——因为市场花园战役开始了。

十七辆长长的军用列车停靠在维尼罗车站,冯·马尔特蔡恩上校步出火车四处查看,整个车站空无一人,四周非常安静。那天刚刚有一次例行空袭,所有的车站员工都呆在家里没有上班。他不得不赶到 Roermond 的司令部,在那里碰到了集团军参谋部的冯·魏斯曼〔von Wissmann〕将军,他许诺一○七旅将得到充足的油料供应同时将被作为一个整体投入战斗而不是一点一点的逐次投入,而那正是马尔特蔡恩所坚持的。他的坚持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艾德霍芬〔Eindhoven〕附近地区的形势已经非常危险而他的旅就是救兵, 可是装备卸车却需要很长的时间,第八十六集团军必须等下去,直到他全旅的装备都卸车完毕。可是就在他和魏斯曼谈话后不久,八十六集团军的指挥官,冯·奥勃斯特菲尔德〔von Obstfelder〕将军打电话命令他“立刻”向艾德霍芬推进,马尔特蔡恩对这个愚蠢的命令暴跳如雷可毫无办法,仅仅才有几辆豹和半履带车被卸下来,如果现在就贸然前进那么他的旅会被敌人一点一点的吃掉,他决定暂不理会继续等装备卸车。与此同时,由于盟军飞机的不断骚扰,装备卸车的工作时断时续,进行的很不顺利。傍晚时分魏斯曼又亲自打电话给马尔特蔡恩命令他“立刻”向艾德霍芬推进,而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马尔特蔡恩没有选择只有执行。目标是一个名叫桑〔Son〕的城镇, 因为去奈梅根〔Nijmegen〕的路正好经过该城的右边而且城内横跨威廉敏纳〔Wilhelmina〕运河的桥梁是关键所在,命令很简单:占领并守住该城!在海尔蒙德〔Helmond〕地区 Hauptman Vosshage 指挥的第二十一伞兵营将加强给该旅。

凌晨豹式坦克、四号突击炮和半履带车的引擎开始轰鸣,德国人出发了,该旅到目前为止只有一部分可以投入战斗,其他的装备还在卸车。这是一个平和的早晨,空气中弥漫着薄薄的一层雾气,乡村的景色美极了:零星的农舍点缀在一望无际的田野和牧场上,林子里还有鸟儿在欢唱。战争看起来离这里很遥远,多么鲜明的对比!不过很快人们就被巨大的引擎声吓呆,德国人来了。所不同的是这次德国人不是骑着偷来的自行车或牲畜慌乱不堪的向德国溃退,而是向相反方向——艾德霍芬——进军,看看他们装备了什么:坦克、火箭发射车还有大炮!在海尔蒙德第一○七旅短暂停留了一下,增援的伞兵们爬上坦克和一○七旅一起行军,下午时分,德军到达了纽南〔Nuenen〕

,这是一次很顺利的行军,没有任何麻烦。德国士兵们又渴又饿,纷纷敲开居民的屋门讨要吃喝,而纽南的居民们则意识到战争又一次降临到他们头上。

与此同时,“市场花园”行动进行的很不顺利。自打从比利时跨越荷兰边境后,英国第二军的近卫坦克师便在向艾德霍芬进军的路上和德军发生了一系列激烈的战斗,激战中九辆“谢尔曼〔Sherman〕” 坦克被德军的突击炮、七十五毫米反坦克炮和“铁拳”击毁,粉碎德国人的抵抗很费时间,那天晚上英军终于抵达 Valkenswaard〔靠近艾德霍芬的南部〕并在那里休整了一个晚上,宝贵的时间在悄悄流逝。第二天早晨在艾德霍芬南部英军坦克部队又被迟滞:一些装备了八十八毫米炮的德军预备役部队把整个第三十军团阻挡了好几个小时。为什么第一○一空降师不过来帮忙?他们此时已经解放了艾德霍芬并且和第三十军团的英军取得了无线电联系,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们做的这么少。不过,谢天谢地,在九月十九日那天盟军终于有了一些进展,一座贝雷钢桥〔Bailey Bridge〕在桑城被搭了起来,第三十军团的坦克和卡车得以通过开往北部,以便赶去援救在奈梅根和安恒陷入困境的英国伞兵,在那里英军正和比特里希〔Bittrich〕将军指挥的第二装甲集团军下辖的第九、第十精锐装甲师以及荷兰党卫军部队激战,这些德军都是东线的老兵并且刚刚打过诺曼底战役,战斗力非常之强。对于英军第二军来说,在桑城横跨威廉敏纳运河的桥梁是最重要的,英国人来了个漂亮的快速突击:一小时推进了十五公里!英国坦克到达了奈梅根附近的赫拉夫〔Grave〕并和第八十二空降师取得了联系, 可是他们又一次停顿了下来——这次是由于必须跨越党卫军第十装甲师和瓦尔〔Waal〕河。

九月十九日的艾德霍芬成为了欢乐的海洋,德国人终于走了,可爱的美国人和英国人来了,荷兰姑娘们亲吻着这些大兵,一切看上去都很不错,不过街道上人山人海,交通阻塞在一点一点消耗着时间〔相信大家都看过《兄弟连》,对此有直观的感受〕。第二天晚上则是一场灾难:出乎所有人意外,德国轰炸机猛烈轰炸了艾德霍芬。这并不是盲目的报复,而是有着明确的战术目标,那就是艾德霍芬的废墟将迫使英军第二军花费更多的时间通过该城以延缓该军向北部的奈梅根和安恒推进。

在桑城的德军正在和美第一○一师的伞兵作战,他们被告知将有一只德军坦克部队会从东面攻击,但结果什么也没有。第五十九步兵师的 Poppe 将军感到非常遗憾, 他刚刚单独发动了一次进攻,损失了一千七百多人。毫无疑问,英国人会和他们的“克伦威尔”坦克一起来,可是德国自己的坦克在哪里?

九月十九日下午,冯·马尔特蔡恩研究了一下地图,他正指挥着他的坦克向桑城内的大桥推进,尽管有好几种方案可以达到目标,他最终决定利用运河的堤坝让豹开过去。在狭窄的堤坝上开坦克不是件容易的事,可驾驶员们别无选择。指挥这些坦克的是 Brockdorff Ahlefeld 中尉, 通过望远镜他可以看见在通往奈梅根的道路上挤满了坦克和卡车,英国人坐在地上抽着烟,喝着咖啡,没人注意到这些豹式!那么就来个惊喜吧,豹一辆接一辆的左转弯开上堤坝,现在在他们右边是威廉敏纳运河,在他们左边是灌木丛和树林,他们顺着堤坝前进,没有掩护、不能后退也没有选择,一次真正的冒险!此时的时间是下午十七时。

第一○一空降师的指挥官泰勒〔Taylor〕将军不断听到有传闻说德国人的坦克正向桑城开来,他感到有点担心,于是便派出了一支侦察排〔指挥官是少尉摩尔「Moore」〕去探个究竟, 这些美国大兵们刚走过堤坝,突然听到一阵低沉的引擎轰鸣声,与此同时他们看见一辆伪装过的豹式坦克从树丛后面开出来,紧跟在后面还有一辆,所有人都恐惧极了开始四散奔逃,有一些人甚至还跳到了河里。豹毫不犹豫的开火并击中了桥上的一辆卡车,更多的豹从树丛里开出来向河对岸的房屋射击,场面一片混乱!一些美国士兵试图用火箭筒挡住豹的前进,但没有成功,泰勒将军的指挥部也挨了好几发炮弹,他跑出去找到并发动了一辆吉普开到一些还没有卸载的滑翔机附近,找到一门五十七毫米反坦克炮并把它拉了出来,很快在桥附近设好了射击阵地并对着几乎已经要到桥的第一辆豹式坦克开了火,幸运的是竟然打中了,豹式停了下来挡住了后面坦克的道路,德国人无法前进了,第二辆豹很快被火箭筒击中并起火燃烧,Brockdorff Ahlefeld 中尉意识到现在仅靠他的豹式坦克无能为力,德军坦克开始后撤,同时他向马尔特蔡恩请求派出掷弹兵进攻,而坦克则为其提供火力支援,但是马尔特蔡恩拒绝了他,理由是天色已晚而且桑城很可能防卫森严,其实完全相反,如果他果断派出步兵的话他将轻松的占领大桥。第一○七坦克旅的第一次进攻失败了,但对于美英军来说他们实在是死里逃生。那天晚上德国空军轰炸了艾德霍芬〔如上文〕,欢乐的情绪很快过去,人们又开始担心德国人会很快回来。

就在这天从艾德霍芬通往奈梅根的路被盟军称为地狱公路。这条是公路南北走向,沿着从艾恩德霍芬到费赫尔,到奈梅根,再到阿纳姆。路一半是沥青,一半是砖,可供两辆小汽车相对开过。但对卡车来说就有点挤了。与荷兰大多数的公路一样,它比地面高出一米左右,意味着任何在路上行驶的东西在地平线上都很突出。这天德军不止一次的切断此公路并且和盟军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从早晨开始,德军从桑城南部向通往奈梅根的公路发起进攻,由于地面非常潮湿泥泞,德军的坦克和半履带车几乎无法使用,所以德军没有什么掩护,美军使用七十五毫米自行榴弹炮还击,德国人虽然无法切断盟军的生命线,但是他们达到了目的:迟滞。路上挤满了英军各式各样的运输车辆,被击毁的车辆冒出的黑烟在很远距离就可以看见。英军的克伦威尔坦克试图转道攻击德军,但几辆很快被德军击毁,另几辆则撞上了反坦克雷,德军使用豹式坦克和突击炮猛轰公路上的车辆,盟军损失惨重,德军也损失了一些坦克,主要归咎于油料不足,由于受到几个方向的反击压力,德军最终后撤。英军继续从艾德霍芬发起进攻,中午十二时,在损失了一百五十八人后,德军终于退走了。但是这场战斗持续了五个小时,在这期间公路上的车辆挤在一起动弹不得。英军无疑比德军占有更大的优势,他们在第四十四坦克营、轻骑兵〔Hussar〕坦克营和一些“司事〔Sexton〕”自行火炮〔使用“公羊”坦克底盘,这些恐怖的家伙竟然发射重达二十五磅的炮弹〕掩护下进攻,Nederwetten 村被英军攻克,德军损失了两辆豹后撤退到了纽南,答应给马尔特蔡恩的油料补充连影子也看不见,他一共损失了九辆豹式坦克,其中有些仅仅是因为缺油。

第一○七旅剩下的装备在那天早晨终于全部卸车完毕,全旅在纽南集结。这时盟军从几个方向向纽南发起进攻,显而易见,所有的进攻都失败了,“谢尔曼”坦克被德军密集的炮火一辆接一辆的摧毁,德国人把纽南变成了一个坚固的保垒并准备坚守,不过英国第八军团此刻在艾德霍芬东部取得了进展,其辖下的第十一坦克师到达了 Heeze - Someren 一线,准备从背后攻击第一○七旅。

九月二十一日荷兰平民告诉第五○六团〔一○一师里我们最熟悉的一个团了〕的伞兵德国人已经离开了纽南,向着海尔蒙德去了。十时三十分,纽南和周围地区被解放,轻骑兵的坦克没有发现任何抵抗,德军已经撤离,为什么德国人后撤了呢?答案很快出来了,在十六时左右纽南的人们听到了卡塔卡塔的坦克履带声,不过这次不是德军而是第十一坦克师的第二十三营,该师刚刚解放了 Geldrop 并差点攻击德军的背部,那天晚上, 有人报告说德军的豹式坦克穿越了南威廉敏斯瓦特〔Zuid Willemsvaart〕运河大桥, 消失在了黑暗中,所有运河上的桥梁都被德军炸毁了。

德军在地狱公路上的攻击

在桑城南部十四公里处的菲豪〔Veghel〕,是整个走廊最狭窄的地方, 摩德尔〔Model〕元帅命令就在此地发动一次反击。德军拥有的反击部队——瓦尔特〔Walther〕战斗群——核心是一○七旅, 另外还有第一八○步兵师的一个营。九月二十二日英军的侦察车发现四辆豹式坦克正向菲豪进发,在十二时德国坦克到达了在菲豪东北部的走廊,就象预计的那样,通道被轻而易举的切断了,但是盟军的增援部队很快赶到开始攻击德军,在十二时十五分,第一○一师的五○六团赶到菲豪参与作战,同时携带着重型反坦克炮的第三二七团也在赶来。一○七旅的坦克正在兴致勃勃的击毁路上他们看到的任何东西,但是一颗六磅反坦克炮弹击毁了一辆坦克的履带,第二天德国坦克就很小心了。整个局势对盟军来说依然非常危险,德军第二次发动了进攻,他们试图在坦克的掩护下从菲豪东面突破,最终没有成功,还损失了一辆豹,总之德国人使用一切方法不顾一切的迟滞盟军,他们干得很成功。九月二十三日德军再次发动进攻,并与一○一师五○一团的第二营发生激战,那天下着雨,战斗进行的非常残酷,发展到了白刃搏斗。德军坦克击毁了几辆“谢尔曼”和一辆萤火虫,有辆豹也被从后面击毁,在激烈的战斗中,德军装甲预备大队的指挥官 von Plüskow 阵亡。最终德军后撤了,另一辆豹因为燃油短缺而被放弃。

瓦尔特战斗群受到背后盟军的威胁而且无力再对地狱公路发动进攻,这时 Chill 战斗群和著名的 von der Heydte 少校〔一名真正优秀的军官〕指挥的伞兵团赶到,Huber 战斗群也做好了准备, 他们拥有第五五九装甲预备大队的四辆猎豹!进攻将在九月二十四日菲豪的西部开始,这天对盟军来说是个关键的日子,安恒的局势濒于失控,“市场花园”战役将演变成一场灾难,德国人同样知道他们必须切断走廊,所以他们使用所有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发起进攻,von der Heydte 少校的伞兵团冲进了在 Eerde 的五○一团防线,在那块沙地上双方短兵相接,英军开着“谢尔曼”来增援但很快三辆坦克被八十八毫米炮击毁,剩下的坦克和火炮被迫撤离战场。美国伞兵拼力发动了一次反击,慢慢的终于击退了德军伞兵。在十五时三十分,Eerde 附近的德军被肃清。德国人现在打出了他们的最后一张牌,Jungwirth 少校指挥的一营伞兵在四辆猎豹的掩护下从南部发起了新的进攻,他们攻占了一个叫 Coevering 的小村子,十七时德国伞兵在那儿切断了走廊!英国人派出一些“谢尔曼”坦克反击,猎豹很快就击毁了三辆“谢尔曼”,打退了英军。第二天〔九月二十五日〕德军继续进攻,他们的目标是 St. Oedenrode,攻击部队有二百人和五辆突击炮组成,他们依然选择在 Eerde 附近进攻,不过很快就失败了。 美军五○六伞兵团在“谢尔曼”坦克的支援下发动了反击,他们希望赶走德军以便恢复走廊,德军在 Logtenburg 附近使用猎豹、突击炮和两辆缴获的“谢尔曼”坦克痛击美军,盟军最终没有能够恢复走廊,又是一整天的时间!幸运的是晚上德军撤退了,他们害怕被包围,九月二十六日早晨盟军发现德军已经走了,尽管他们没有受到打击。不管怎么样,走廊再次畅通了,不过对于“市场花园”战役来说已经太晚了,九月二十四日菲豪德军的进攻就意味着战役的彻底失败,安恒和奈梅根伞兵需要的增援和物资都阻滞在了艾德霍芬,蒙哥马利的“市场花园”作战失败了,尽管他自称战役的90%都是成功的,但是剩下的那个10%是致命的!所以他是100%的失败了。盟军总共损失了一万七千人,超过一百辆坦克、二百六十架飞机被击毁,另外一千四百架飞机严重损坏。德军损失了九千人和一百辆各型车辆〔包括坦克〕。

为什么“市场花园”作战失败了呢?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盟军过于低估了德军,他们认为在经历了诺曼底战役和其后一系列战斗的失败后,德军已经溃不成军,毫无斗志。但事实是德军很快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并狠狠打击了盟军。匆忙组成的几个战斗群被证明有很强的战斗力,能够对抗比他们强大的多的盟军,一些原先认为战斗力不强的德军部队打的出人意外的好,他们往往顽强战斗至最后一人。这些完全都在盟军的意料之外。德军有一部分部队是第十五军从比利时西部后撤下来的,他们正在退往德国的海马特〔Heimat〕,途中需要越过这条走廊,而盟军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艾德霍芬-安恒一线,完全忽略了 von Zangen 将军指挥的十五军,在九月五日至九月二十二日,总共有八万二千名德军,五百三十门大炮和四千六百辆各型车辆越过 Schelde 河投入地狱公路的战斗,这是盟军犯的一个大错误! 他们想当然的忽视了十五军,而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二、天气的确很不好,但这是一个值得争议的可怜的借口,尤其是在盟军“市场花园”作战失败之后。就算天气是不好,老是下雨,但总有不下雨的时候啊。

三、盟军没有听从荷兰抵抗组织的警告:霍亨施道芬〔Hohenstaufen〕师的坦克部队已经到达了安恒附近。蒙哥马利不希望听到这个情报,所以它被忽视了。

四、英军推进的速度太慢,他们没有抓住开始关键时刻的先机,他们居然在 Valkenswaard 休整了一个晚上,在接近艾德霍芬时又仅仅因为一些八十八毫米炮而让整个第三十军团停顿下来,他们彻底失去了先机。宝贵的时间流失了,相反德军清楚的知道时间的重要性。

五、英美伞兵空降的地域选择有问题,随之而来的结果是,伞兵们要花很长的时间抵达目标地,第一空降师的伞兵们不得不走上十公里才到达了莱茵河。

六、只使用有限的几条公路〔比利时边境-安恒〕被证明是非常冒险的,“市场花园”作战在纸面上是个完美无缺的计划而且值得一试,但实际上它太野心勃勃了。战役不是在安恒失败的,那些英勇的伞兵用什么去对抗那些装备了突击炮、豹式坦克、半履带车和“虎王”坦克的党卫军呢?“市场花园”战役是在比利时、荷兰边境的奈梅根失败的,在那里出了问题,而安恒的第一伞兵师则为此付出了代价。

瓦尔特战斗群〔包括一○七旅〕被命令前往东北部, 以建立从 Boxmeer 到 Overloon 和文瑞〔Venray〕的防线。这里是皮尔地区潮湿泥泞的部分,盟军对此地的危险性没有清醒的认识,他们低估了德军并且他们很快就会后悔,德军将再次展现在极端困难和恶劣情况下顽强战斗的意志,这种近乎绝望的意志之所以产生是因为他们被告知如果战争失败了,他们的祖国将受到羞辱,人民将受到压迫,而德国军人将没有生路,幸运的是,这些只是德国宣传机构的谎言。

下面的内容主要是“市场花园”战役后期,在 Overloon 发生的一九四四年西线最激烈最残酷的战斗,这场战斗可以和卡西诺峰〔Monte Cassino〕战斗相提并论,并且比几个月前发生的卡昂防御战更血腥, 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在英美的二战历史上很少提起这场战役。

皮尔地区的战斗:Overloon、文瑞和 Meijel 三个战区

马斯河西部的一块地区被称为“皮尔〔de Peel〕”, 这是一片树林、沼泽、烂泥塘丛生的地方。九月底这儿下了很多雨,在附近的路上开车是不可能的。德军很聪明的利用了这个地形,他们用大量的地雷配合构筑了牢固的防线,在海尔蒙德东部防守的是第七伞兵师,北部是第一八○步兵师〔这个师战斗力稍弱一些,但他们防守的地段到处是沼泽,盟军坦克无法行驶,所以判断那里不会是主攻方向〕。瓦尔特战斗群负责防守最重要的靠近文瑞的一段,旁边就是德国本土。战斗群虽然由各个部队组成,但他们士气都很高,主要的战斗部队包括:瑞斯特尔〔Roestel〕少校指挥的党卫军突击炮部队, 克鲁特〔Kerutt〕少校和豪普曼·鲍尔〔Hauptmann Paul〕少校指挥的伞兵营,第一○七旅的坦克部队担任预备队。

盟军对该地区的进攻由美第一军负责,第三军的第七装甲师被调到第一军担当主攻,在皮尔地区的盟军指挥官是科利特〔Corlett〕将军。战前每个人都很乐观:第七装甲师将顺利攻占 Overloon,然后和骑兵部队、比利时坦克旅〔装备“克伦威尔”坦克〕一起向科洛涅〔Cologne〕飞速挺进。这种乐观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瓦尔特战斗群已经受到削弱不再那么强大了〔仅有一个团的兵力〕,凭这点兵力能够挡住一个美军装甲师,一个比利时坦克旅和一支骑兵战斗群的进攻吗?当然不能!

第七装甲师的指挥官是林德赛·西尔维斯特〔Lindsay Silvester〕, 他认为没必要浪费时间进行侦察巡逻,九月三十日他的战斗部队就会攻占 Overloon 及其周围地区。十六时三十分,战车的引擎发动,美军出发了。几分钟后八十八毫米炮击中了领头的“谢尔曼”坦克,后面的坦克无法继续前进,因为离开公路坦克将陷在泥浆里无法动弹,而步兵被德军密集的火力压制也无法前进,这次进攻失败了。十月一日美国人又试了一次,天下着雨,瑞斯特尔少校指挥的党卫军勇猛作战〔fought like lions〕,把 Hasbrouck 旅长指挥的美军完全阻住了,而 Rosenbaum 旅长指挥的美军坦克部队试图攻击德军伞兵,结果闯进了雷区,在那里遭到了豹和八十八毫米炮的猛烈打击,进攻又失败了。

第二天,十月二日,美军第三次发动了进攻,这次美国人做了充分的准备,六个英军炮连也已抵达,一千五百发榴弹倾泻到德军头上,第一道德军防线终于被攻占了,不过 Overloon 仍然在德军手里,这时德国伞兵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和作战精神发动了一次突然反击,恢复了丢失的阵地,美军费了好大的劲才挡住他们的进一步前进。

到目前为止西尔维斯特发动的进攻全都失败了,他还只有一次机会:他命令雷恩〔Ryan〕上校指挥的R战斗群投入战斗,在十月三日下午继续进攻瑞斯特尔少校的党卫军部队。结果,德国人很快用铁拳、反坦克炮、机枪和突击炮回答了美军的进攻。美国人简直无法相信发生的一切,德军仍然拥有无比强大的火力和高昂的士气。

十月五日是最后的机会了,Wemple 中校指挥着他的坦克群绕道从东面向 Overloon 推进, 那里有一块开阔地适合坦克行驶,行动起先很有希望,但是就在坦克几乎要达到 Overloon 时,德军隐蔽的八十八毫米炮突然开火了,一眨眼的工夫十三辆“谢尔曼”被击毁,Wemple 呼叫了空中支援,飞机很快飞来进行了轰炸,de Hattert 这个小村子被夷为了平地。

总结:六天里的进攻全部失败。德军的战斗意志和强大火力完全出乎美军意料之外,他们太低估德国人了。没有进行预先侦察是个大错误,美军此战损失了三十五辆坦克和四百五十个人,而且德军的强力反击把他们彻底击退。与此同时,骑兵战斗群、比利时坦克旅的进攻也遭到了失败,盟军终于意识到皮尔不是小菜一碟,在法国的幸福时光过去了。由于 Overloon 的惨败,第七装甲师士气低落,指挥部不得不撤下该师的主攻地位,让英军来接手主攻。

惠斯勒〔Whistler〕将军指挥的英军第三师计划在十月十二日进攻 Overloon, 这次进攻是一次大战役的组成部分,战役目标是肃清德军在皮尔地区的抵抗并推进到马斯河,英国第八集团军〔大家不会陌生吧〕负责此次作战,苏格兰第十五师被加强给了该集团军。在南部第十一装甲师和第七装甲师将进攻文瑞,战役的作战代号为:星座行动〔Operation Constellation,该战役还包括若干个子行动代号:Castor、Pollux、Sirius、Vega 等〕。

德国人此刻在干吗呢?克鲁特的营被调离前线休整,这样一来豪普曼·鲍尔的伞兵营是唯一守卫 Overloon 附近树林的部队,为此另一个伞兵营被调来增援豪普曼·鲍尔,瑞斯特尔指挥的党卫军部队也被调离前线,他们被归还给了党卫军第十装甲师,替换他们的是另一支伞兵部队:赫尔曼〔Herrmann〕中校指挥的伞兵团。

天气非常的恶劣,这里恐怕是荷兰最荒凉的一块地方,雨不停的下着,到处都泥泞不堪,整个战场和环境让人想起一次大战的战壕阵地战。

英国人制定了非常周密的计划,几乎每一件事情都被考虑到了,没有冒险和即兴发挥!在炮兵轰击后,扫雷坦克首先清除雷场,两个近卫步兵营将在伴随炮火掩护下缓慢推进,第六近卫装甲旅两个“邱吉尔〔Churchill〕”坦克营也会掩护步兵的进攻,另几个步兵营担任预备队。同时美军的轰炸机将轰炸文瑞,目的是阻止德军通过马斯河后撤或增援。十月十一日雨停了,整个战场非常安静,但是不久这种寂静就会被打破。

十月十二日星期四,英军前线十分忙碌,卡车把步兵运到 Stevenbeekse Bossen,“邱吉尔”坦克的引擎也发动起来,在 Oploo 和 St. Anthonis 的炮兵则准备开火: 总共二百一十六门二十五磅火炮和六十八门更大口径的重型火炮。炮兵们等待着开火的命令,早晨十一时正,命令下达了。首先是六十八门重炮开火,半小时后二百一十六门二十五磅炮也开火了,炮击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至少发射了十万多发炮弹, Overloon 几乎被炸平了,看起来没有任何人可以幸存下来,即使有人幸存下来也不可能再进行战斗了,英军近卫步兵分成几个战斗群开始推进:一个正面进攻 Overloon ,另两个从北面和南面包抄这个小村子。炮击继续保持着,坦克则跟随在步兵后面提供近距离火力支援,一小时内英军推进了1.5公里,缓慢但是有效!一起看起来都不错,然后真正的战斗开始了,“东约克郡”步兵营〔The East Yorks bataillon〕试图夺取 Overloon 北面的树林,德国伞兵突然开火,简直难以置信!炮兵刚刚对此进行了毁灭性的炮击,所有的一切都照计划上执行的非常好,可是怎么还有德军幸存下来进行抵抗呢?英军的“邱吉尔”坦克纷纷被反坦克炮击毁,步兵营损失更是惊人,该营的一个连中所有的军官和士官都阵亡或受伤,仅存的一名下士被命令指挥全连。

在 Overloon 正面的英军也陷入困境,“邱吉尔”坦克被一○七旅的豹式轻松的击毁,步兵遭到压制无法前进,不过英军在南面取得了进展,采石厂被攻占。天黑时分,英军停止了进攻。南面的英军“南兰开夏”步兵营〔South Lancashire bataillon〕试图进一步前进扩大战果,结果很多坦克撞上地雷,底盘被炸飞。

最终,三个英国步兵营基本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他们夺取了 Overloon 的大部分地区,但是考虑到这么周密的准备和庞大的火力投放,这样的战果仍然不令人满意。

第二天,十月十三日星期五。上帝知道这天又会发生什么?英国人的第一八五旅被命令投入战斗,六个营的英军开始进攻德军,在遭到惨重损失后,英国人慢慢控制住了战场主动权。那天在树林地区的战斗尤其激烈,英军每前进一寸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很多德军把自己固定在树上,居高临下对英军射击,更多伞兵在打光子弹后用刺刀和铲子同英军进行残酷的肉搏,他们顽强战斗,视死如归,由于德军的拼死抵抗英军几乎没有抓到俘虏,德军炮兵随后发射了令人恐惧的 Nebelwerfer〔六联装一五○毫米四一型火箭炮〕,好几辆“邱吉尔”坦克被地雷、反坦克炮、火箭弹和德军坦克摧毁。

就在这天,十月十三日,编号为222的一辆豹式坦克〔现在被陈列在 Overloon 的战争博物馆内〕被“东约克郡”步兵营的士兵们击毁,一枚反坦克手雷击毁了它的履带,坦克乘员都被机枪打死,没有俘虏,没有怜悯和道义,这和一个月前在安恒的战斗迥然不同,这场战斗是一九四四~一九四五年在西线最激烈、最残酷的战斗,在经过了空前猛烈的火力准备、绝对优势的兵力和装备以及英军指挥官和士兵们不懈努力下才取得了成功,英国人把计划上的一切都执行的一丝不苟。美国人常常嘲笑他们的英国同行过于小心谨慎,并以展现自己的勇气、技巧和速度为荣〔巴顿方式〕,但是对于这场战斗,英国方式是成功的,而美国方式几个星期前刚刚彻底失败。

十月十三日这天终于过去了,可十月十四日又会怎样呢?这天英军开始向 Loobeek 进发, 这是一条小河的名字,他们必须跨越它以到达文瑞。

替换瑞斯特尔党卫军的哈德格〔Hardegg〕指挥的伞兵团已进入阵地, 一○七装甲旅作为预备队,鲍尔的伞兵营剩下为数不多的残余部队后撤,这些英勇的士兵已经做了他们该做的事:尽全力守住阵地。

在 Overloon-Venray 的公路上,第一皇家“诺福克”团的坦克正在向文瑞推进并到达了 Loobeek 河,不过很不幸的是他们撞上了三辆豹式坦克,几分钟内四辆“邱吉尔”就被击毁。

Overloon 南部的“南兰开夏”近卫步兵营再次试图推进,结果他们损失了三辆“邱吉尔”后一无所获。

但是不管怎么样, Overloon 始终在英军手里,他们完成了美军第七装甲师没完成的任务:攻占 Overloon 并守住它。为此战英军拼尽了全力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整个战斗过程就象一次大战的模式,英军总共损失了一千四百人。

十月十六日英军试图穿越 Loobeek 河进抵文瑞, 结果途中很多近卫军的坦克陷在泥泞里动弹不得,一门德军的八十八毫米炮开始对这些靶子逐个“点名”,一支“邱吉尔”舟桥坦克排被派去救援,可笑的是到了那里他们自己也陷在泥潭里需要救援,第八旅不得不派出一些所谓的“Fascines”:发动机上绑着三大捆树枝的“邱吉尔”坦克。这些 Fascines 到了烂泥塘后用这些树枝铺路,以便让其他坦克开过去。其中一辆陷在泥潭里,另一辆在过 Loobeek 河时发生机械故障,还有一辆由于树枝起火而被烧毁,但是其他的坦克成功穿越并到达了文瑞的郊区,惠斯勒将军现在有四个营在文瑞周围。第二天星座行动的最后阶段进攻将开始,文瑞是盟军必须夺取的目标,英军第十一装甲师和美军第七装甲师将从南面进攻配合。

十月十七号对于盟军来说是个不错的日子,虽然德军顽强抵抗,但英国人的步坦协同配合的很好,到晚上 Venraij 的大半已经在英军控制之下了,看起来德国人似乎受了重伤无力再进行有效的抵抗,但实际上德军一点也没受到致命打击,他们主动撤退是为了重新整编部队,改善防御态势。

十月十九日, 德军第一八○步兵师从 Veulen 村向 Venraij 南部发动了一次完全出乎盟军意料之外的反击,英军虽然守住了阵地,但几乎每一处阵地都经历过激烈厮杀。美第七装甲师试图进入 Venraij 增援, 但坦克部队同样困在泥浆里,很多美国士兵都得了战壕脚,无法走路。

德军依然控制整个战局,英军十月二十二日的一份作战报告高度评价了德军的士气和纪律,对于英国步兵来说,在皮尔地区潮湿冰冷的泥浆里和德军作战是场恶梦。

Meijel 村被当地居民遗弃, 该村的居民已全都跑掉了,大部分的房屋也被毁坏。两个美国士兵正穿过村子,突然他们同时转过头去——他们听到了某种金属撞击声,黑暗中他们模模糊糊的看见几个人正在架设机枪,美军士兵开火后敌人很快消失了,很显然德军巡逻队再次渗透进了美军防线,这些德军侦察兵在寻找美军防线中的薄弱点,而他们发现 Meijel 就是这个薄弱点!在此我们实在无法理解美第七装甲师在遭受了皮尔地区的惨败后为什么仍然这么不小心, Meijel 是遍布沼泽,周围还有几条河流,可是仅仅依靠这些天然屏障就以为高枕无忧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美国人在那里的防御很薄弱,而他们却一点也不担心,一辆刚驶抵英军指挥部的美军吉普很形象的说明了这种态度:驾驶员嘴里叼着根雪茄,脚搁在方向盘上,旁边的一位军官则嘴里嚼着口香糖,手搭在操纵杆上,整条右腿荡在车外。

B集团军的指挥官摩德尔听取了下属汇报的在 Meijel 美军防御阵地薄弱点的情况,他决定就在那儿展开进攻,假如这次进攻成功的话,盟军就不得不抽调部队过来加强防御,而在荷兰南部防线的第十五军的压力就会减轻,冯·隆德史泰德元帅亲自批准了摩德尔的进攻计划,好了,现在摩德尔的问题是要找些部队或战斗群发动进攻。冯·卢特维茨〔von Luttwitz〕将军的第四十七装甲集团军被命令调离战场撤至后方,随后该集团军力量被加强,包括第九装甲师和第十五装甲掷弹兵师,总共二万二千人,二十二辆豹式坦克以及三十辆左右的突击炮,第一○七旅仍然在文瑞附近担任预备队,德国人的目标是攻克 Asten,仅此而已。

德军隐蔽进入了攻击阵地,美军完全没有察觉,十月二十七日德军进攻开始了。

早晨雾气很浓,视野有限,昨天晚上德军没有派出巡逻队,一切都很平静,六时十五分德军炮兵开火了,炮击持续了四十分钟,随后步兵开始冲锋,德国人知道要做什么,没有迟疑,没有犹豫,德军步兵在坦克和突击炮掩护下快速挺进。八时德军夺取 Meijel, 美军坦克试图阻挡德军的进攻,但六辆坦克很快被击毁,其余坦克被迫撤退。德军工兵在 Kanaal 运河〔通往多瑙河的一条运河〕上架设了桥梁,十一时德军开始过桥,德军推进的速度是不可思议的,第七装甲师的西尔维斯特将军向 Asten 和 Heitrak 派出了增援部队, 结果在 Asten 西面一公里处,进攻的德军和增援的美军不期而遇,双方立刻展开了一场激战,德军最终获胜,但 Chappuis 少校指挥的美军勉强可以守住阵地,也算还可以。

西尔维斯特厚着脸皮向英军第八集团军求救,o’Connor 将军给了他一支炮兵部队,另外许诺英军第十一装甲师也将很快赶来帮忙。

第二天,德军和美军几乎同时发起进攻,结果又一次发生激烈的遭遇战,德军第十五装甲掷弹兵师攻入了 Hasbrouck 的美军旅指挥部,击毁了十三辆“谢尔曼”,而美军在 Hoge Brug 的进攻也彻底失败,损失惨重,但这还没完,德军接着发动了一次强有力的反击, 猛攻 Asten 南部 Chappuis 少校指挥的美军,Chappuis 忙于组织防御而完全顾不上西尔维斯特让他“进攻”的命令,而在另一战区德军痛击纳尔逊〔Nelson〕指挥的美军,很快占领了 Ospel。

蒙哥马利在德军发起反击前还很乐观,正在计划从奈梅根向 Reichswald 进攻,不过他很快就忘了这事,盟军的局势实在太危险了。幸运的是苏格兰第十五师刚刚解放了艾德霍芬西面的 Tilburg,可以调来参战,而第六近卫坦克旅也可以投入战斗。

十月二十九日,在刚到达的英国炮兵全力支援下,美军努力守住了 Asten–Meijel 的防线, M10坦克歼击车攻击了第九装甲掷弹兵师的侦察排,迫使德军停止在 Asten 的进攻。

与此同时,在 Liessel 南面放哨的美军士兵听到了巨大的引擎声,他以为是英军的坦克, 结果最后发现是德军的豹式坦克,得益于宽大的履带和优异的机动性,豹式坦克可以穿越泥泞而不会陷在里面。美军完全没有料到德军的进攻,结果德国人用二百人和少数豹式坦克很轻松的就占领了 Liessel,现在对于盟军来说必须用尽一切办法来阻止德军的前进,否则战线就会崩溃。

就在十月二十九日这天苏格兰第十五师终于投入战斗,其下辖的第四十四旅把 Asten 和 Liessel 之间的缺口堵住,同时所有的防线漏洞被填补,Asten 的防御也被加强,十五师的 Barber 将军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第一次危机过去了。

十月二十九日和三十日,英国的近卫步兵部队陆续抵达前线,是发动反击的时候了。

不过德国人比他们早发动进攻,von Rundstedt 元帅同意 Model 在二十四小时内再发动最后一次进攻,十月三十日从 Liessel 向 Asten 推进的德军在四号坦克和突击炮的支援下突破了 Asten 盟军防线,不过英军坦克部队很快掩护近卫步兵发动反攻,德军的进攻被迫完全放弃。

十月三十日 Bradley 将军解除了西尔维斯特第七装甲师师长的职务,由 Hasbrouck 接替 〔原下属的一位旅长〕。

最后盟军的反击于十月三十一日发动,德军一边顽强抵抗一边缓慢后撤,十一月二日苏格兰第十五师在 Meijel 发起反攻, 不过在德军突击炮、反坦克炮和地雷的阻挡下损失了好几辆“邱吉尔”坦克而无有效进展,看起来短期内攻占 Meijel 是不可能的了,第十五师停下来休整,一周后英国第二军〔第八集团军和十二集团军〕将会有一次大的进攻〔“碎核行动”〕,十五师指挥官 Barber 打算等那时候一起进攻。十一月十三日德军放弃了 Meijel, 他们静悄悄的离开了这座城市,德军在十一月慢慢的向东撤退。恶劣的天气和泥泞不堪的地形对德军和盟军来说都是灾难,十二月,德军放弃了他们三座桥头堡〔Broekhuizen,Blerick 和 Geijsteren〕后撤过了马斯〔Maas〕河,但盟军仍然用“邱吉尔”坦克的九十五毫米火炮和被缴获的一辆豹式坦克〔盟军昵称为“布谷鸟”〕猛轰 实际上对这座城市的破坏完全没有必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