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在中石油某局某处工作,曾被派遣三峡工程几年,我觉得三峡工程是我的儿子,我看着它长大。


1995年初,我到位于宜昌西陵区和葛洲坝工区接缝处正在筹建的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办公楼有事,对展览厅内的一块说明至今记忆犹新,这块说明令参观过它的党政军领导,社会各界,包括我都呯然心动。上面写道,火电发电成本每度5分4,水电发电成本每度1分9,三峡水电发电成本每度1分7,三峡电站边建设边发电,建成后2年收回全部投资。如此巨大的好处是修建三峡大坝不可抗拒的内在动机。三峡工程是百利仅有一害,军事安全是三峡工程延迟几十年直到2004年12月才正式开工的主要原因。由于担心军事攻击的危害,当时几乎所有的国民都对是否修建三峡工程忧心重重,现在的人难以理解当时争论的激烈程度,在政府内部也引发激烈争论,政府不能作主后又将其移交全国人大讨论表决,在全国人大代表中间也引发激烈争论,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极为罕见的。几十年争论是有好处的,可以说所有涉及军事安全的因素都考虑到了,国家对三峡大坝可能遭受敌军攻击的各种破坏后果都心中有数,并有充足的对策。当然这是国家机密,外人无法知晓,我根据自身的所见所感个人从公开渠道获得的信息进行分析。


由于三峡大坝地处内陆,外来的飞机和导弹攻击在沿途就会遭到层层拦截,以台军目前的实力,到达三峡大坝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有这种可能,不能完全排除。百密有一疏,可能偶有漏网之鱼击中三峡大坝。击中就击中,也没多大危害。三峡大坝又不是金钟罩铁布衫,可能会被炸烂几个小缺口,当然也只能炸烂几个小缺口,数枚、十数枚炸弹导弹击中三峡大坝不会产生象二战时英国轰炸德国鲁尔区大坝造成垮坝坍塌的后果。以现有的技术条件,这几个小缺口十天半月不花几个钱就可修复。三峡大坝采用的是碾压混凝土的新工艺,废弃湿式的搅拌,使用的半湿的混凝土直接碾压,异常质密。混凝土使用的是高标号水泥。砂子不是河沙,是从山上开采出来的大石头,堆栈在陈家冲进一步粉碎筛选标准化的小颗粒,在搅拌混凝土时使用大型空调以保证搅出的混凝土低温,这几项配置造就了三峡大坝的强度异常高。一般来说,台军攻击造成不了实质的损害,损害是在心理上的。人们一听说三峡大坝被击中了,三峡大坝被炸了,就会产生心理恐慌,现在电视、网络、短信等强化了这一点,某国某地某条街道几个人放了几把火,点了两轮胎,打碎了几块玻璃,叫电视、网络一报道,仿佛整个国家都陷入起火爆炸燃烧之中,其实这只是极个别现象。放到现实中,西镇发生此类事情,东乡人就不会太再意,人们只是听听而已,并没有感到天塌了,生活照样过,十里八里都感到很遥远别人家的事,在电视网络时代就是贴近全面和与已有关,这个道理要向人民讲清楚。此分析可为中宣部、军队心理战部门遇到此类事情时参考。


还有一种可能,虽然可能性微不足道,但也应考虑在内,就是台军密集大规模持续轰炸三峡大坝。大坝可能被炸出许多大口子,甚至于整条大坝被破坏。报废就报废,也就这条大坝,危害只限于大坝,大坝本身不值几个钱。三峡大坝遭彻底破坏维修需时可能半年一年,最长不会超过两年,花费也只是个小数目。没具体搞三峡工程的人不知道,三峡工程耗费巨大,一二千个亿大部分花在移民上,花在工程本身并不多。对三峡工程本身,真正费钱费时间是在搞基础,工程款大部分花在基础建设上,真正用在大坝上并不多,这听起来匪夷所思,却是事实。举个例子,二战时世界上许多大都市被夷为平地,不几年又不太费事地重建起来,而想在白地上建成这样一座大城市,简直是白日做梦,这需要几十年时间,无数的资金垫底,上面的城市只是时间金钱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三峡大坝也是如此。单论价值台军要炸三峡大坝还不如炸沿海随便一座大桥,这样做台军会损失更小,也更容易得手,但大桥不为人知,人们也不在意,所以选定三峡大坝实际上并没有多大价值,攻击这样的目标实质成果只是心理战的一小部分,而人民群众并不知道这一点,包括台军也不很清楚。


众所周知台军无核武器,中央和美国也不可能允许它研制。三峡大坝遭受破坏的真正危险是核武器轰炸大坝引起大坝瞬间垮塌引发的大洪水,但也不会出现一泻千里横扫武汉上海的问题。我幼年时看人民画报刊登川东大洪水,当时老家有许多四川嫁过来的妇女,她们也传来家乡洪水的悲惨情况,90年代初我在川东某市某校上学,在市里见到洪痕碑,学校藏书也有明显的洪痕水印,我对洪水也很恐惧,所以我对这一问题特别关注,当年我几十次坐施工船来往西陵峡时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施工船由葛洲坝往西陵峡上溯38公里到达三峡坝址,西陵峡多直角拐弯,秦蜀守李冰修都江堰时提出“遇弯截之”, 葛洲坝是“遇弯截之”, 三峡大坝也是“遇弯截之”,这样做是水势水压压在山上而不是坝上。先解释一下,三峡大坝是185米高,最高实蓄水175米高,但实际水位不到100米,因为水下还有几十米。核武器轰炸大坝引起大坝瞬间垮塌引发的大洪水,就会造成上百米的水头倾下,但直角拐弯能极大抗击水势,抗击冲击力,削弱动能和流速,削减水面高度,经过西陵峡38公里多重直角拐弯有效削弱,水头、水速就会被削去大半,真正对沿途城市及毗连区造成毁灭性灾难的是从湖北省宜昌到湖北省荆州这一段。但应看到的是,一方面随着石油化学的发展,洪水灾害已大大减少,救生衣就是泡沫塑料制品,家用电器的包装就是泡沫塑料制品,随手可及,发生洪水时抱一块就可活命,洪水对生命财产造成的损失比以往要小得多。另一方面战争是有预警的,大坝提前放水也能极大减少损失。核战争是有其特殊性的,核武器轰炸敌国大城市造成的损失也是巨大的,破坏敌国大城市的价值等同破坏三峡大坝,这就是核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