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六年!中华民族失去马来西亚之殇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这一刻中华民族离统治这块34万平方公里的富饶土地是如此之近

上世纪60年代的饥荒,南海的纷争,新加坡的投美乱跳,印尼对华人的屠杀其实都可以避免!

以上的话语源于有这个事实:1946年,中国共产党一度接管统治了整个马来西亚!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年蒋介石发动内战,失去了中华民族大一统崛起的最好局面,若不是国共兄弟相争,对英国殖民者没有制衡,又怎么会丢掉外蒙,还有这片更有价值意义的马来西亚?等国共内战结束,中国共产党大力援助马来西亚共产党,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马来亚共产党的前身系1926年成立的中共的海外支部,全名叫做“中共南洋临时委员会”,简称“南洋临委”,当时有党员300余人,全部都是华人。“南洋临委”的主要活动方向如推动工运,一直受广东中共职工会指挥,主要领导成员亦由中共指派。1930年5月,南洋临委在共产国际代表胡志明的监督下,被改组为马共。马共正式成立于。

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1942年侵占马来亚后,马来西亚共产党领导马来亚各族人民建立人民抗日军,进行抗日游击战,成为抗战的主力。1945年8、9月间,英帝国主义重占马来亚,于1948年6月20日颁布了“特别紧急条例”,其核心是疯狂镇压马来西亚共产党前抗日人员及其他进步人士。对此,马来西亚共产党决定进行武装斗争,并于1949年2月1日建立了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当时的马来西亚共产党总书记是陈平(华裔,广东潮汕人)。

陈平在1924年10月21日生于马来联邦霹雳州实兆远,祖籍中国福建省福州的福清。父亲王声标,是霹雳州的商人。他声称生于一个小康家庭,根据英政府在伦敦的情报纪录,他生于中产阶级家庭。

他在15岁,亦即马共成立的第10个年头加入马共,后加入当地抗日游击队,与英国皇家陆军并肩作战,曾获得英帝国“员佐勋章”。到日本投降时,21岁的陈平已是马共副总书记。而他的顶头上司,正是和他同年进入马共,自称是受共产国际委派而来担任马共总书记的莱特。

马共总书记莱特是是越南人,原是西贡共产党的中级干部。英法的双料间谍,后被日军逮捕后,又成为日方间谍,在莱特的出卖下,马共连遭打击。如1940年5月,马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在新加坡秘密开会时全部被英警逮捕,惟总书记莱特例外。1942年9月,莱特召集马共党、军高级干部在吉隆坡黑风洞开会,并将消息通知日军宪兵部,再次使马共高层干部被一网打尽,除远在外地的中委“阿仲”之外,整个马共中央,惟莱特一人幸存。莱特对马共最沉重的一次出卖,当属日军投降时,与卷土重来的英国殖民当局“谈判”,“同意”解散超过15000人的马共人民抗日军,一举瓦解了马共建立“马来亚共和国”的希望,使英国殖民势力不费吹灰之力,重返马来亚。

某种意义上可以说马共实际是英人偏袒马来人压迫华人情况下发展壮大的。1945年8月15日皇宣布投降当天,东南亚盟军最高统帅蒙巴顿上将便迅速依既定计划宣布成立马来亚军事管制政府,全权负责日军受降事宜。华人抗日军在日本投降第二天接获蒙巴顿命令,要求不要进城接受日军投降,但华人抗日军中央委员会决定对此无理要求不予理会,几天后华人抗日军各支队便接管了大小城镇。事实上在英军抵达前,马来亚的华人抗日军早己接管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大部份城镇,马来亚的华人抗日军经三年半之战斗己发展至一支拥有15000人的强大武装队伍,进城后收缴警察局的枪枝弹药,成立临时治安委员会,没收敌产、救济难民、逮捕惩办马来人奸细和特务。在此基础上组织人民委员会取代治安委员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在英军重返马来亚时己经成立的州级人民委员会有雪兰莪、北柔佛、南柔佛、丁加奴、新山、马六甲等,这是马来亚的华人最接近掌握政权的一次。

马来亚的华人抗日军虽建立了各级地方政权,但并无意建立全马来亚政权和英国军事管制政府抗衡,也没有号召人民立即起来争取独立。虽然如此,英国人仍然很不放心,若不解除这支15000人的强大部队的武装和取消各地人民委员会,英国殖民政府的统治便没有保证,精心泡制的马来亚宪政新方案也没法出台。

为了制造人民参政的假象,英国军政府组织了咨询委员会,邀请马来亚的华人抗日军、马来亚共产党代表参加这没有实权的组织,其中其它成员多为当局精心挑选的亲英份子、封建贵族和某些社会渣滓,目的是要取代各地的人民委员会。由于华人抗日军领导层错误判断形势,华人抗日军一般成员在胜利后热切盼望过和平生活,因而自1945年9月起各地的人民委员会先后被英国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不仅如此,马共和华人抗日军领导还在同年十一月十五日正式接受了英国军事管制政府提出的解散华人抗日军的计划。十二月一日华人抗日军各支队奉中央军委莱特这个大间谍的命令正式解散,英国军事管制政府在全马十二个地方举行复员检阅典礼,发给华人抗日军战士每人350元慰劳金,并向抗日有功将士颁赐奖章。

解散了这支强大的武装部队及由其建立遍及马来亚半岛的地方人民委员会,英国认为建立战后马来亚殖民新秩序时机已成熟,便决定尽快拋出他为马来亚人民泡制的新宪制改革方案即白皮书。

白皮书提出取消战前的的行政组织单位,另组马来亚联邦,由战前的四个土邦。而新加坡则从马来亚分割出去,单独成了直辖殖民地。白皮书规定,马来亚以英王委任的总督为最高的统治者,下设行政和立法两会议局,各土邦和槟榔屿和马六甲两市则设地方议会,各苏丹不再拥有名义上统治者的地位,祗保留宗教方面权力。白皮书答应在马来亚联邦成立后,非马来人可较容易取得公民资格,即如年满十八岁,在1942年2月25日前十五年在马来亚或新加坡住满十年即可取得公民权等。

马来亚共产党等左翼政党指白皮书:把战前之间接统治变为直接统治,把行政立法大权集中在英王委任的总督,把新加坡从马来亚强行分离出去,将公民分成马来人和非马来人是破坏各民族团结,而且只给公民资格而不给公民权是一场骗局。

保守马来亚上层人士和马来裔人民则不满英国如此粗暴强迫苏丹”自动让出权力”,为此马来人组织在拿督奥恩.加尔法尔的领导下于1946年3月组成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要求保护马来人特权,反对给与非马来人公民权。该组织现今还控制着马来西亚的政权。

伦敦派东南亚最高专员麦克唐纳来马来亚处理马来亚各方的反抗,他来到马来亚后发现反对阵营存有两种不同势力,左派真正目的是结束英国统治,是真正危险所在;而苏丹和巫统祗要求恢复战前保护国地位,他们要求马来人有特权,其矛头并非针对英国,而是反对轻易给非马来人公民资格。麦克唐纳授意放弃马来亚联邦的政策,由英殖民政府、马来苏丹和巫统三方代表组成”宪制工作委员会”,重新起草一部新宪法,这个”宪制工作委员会”故意不让左派和非马来人(即华人和印度人)参加。

终于在十二月底制定新宪法,蓝皮书把马来亚联邦改称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仍被分割出去,联合邦有强大的中央政府,由英国委任最高统治者,掌握行政立法大权,只是不再称为总督而改称高级专员。各土邦苏丹大体恢复昔日名义上的统治者地位,蓝皮书强调马来人的特权,对非马来人取得公民权规定了比白皮书更为苛刻的条件。

这蓝皮书引起以华人为主的非马来人反对,”全马联合行动委员会”和”马华公会”号召举行罢市、罢课,整个新加坡的动脉骤然停顿,其它马来亚城市也陷于瘫痪状态,但麦克唐纳不理会总休业,坚决成立马来亚联合邦及执行偏袒马来人的新宪法。英国殖民当局将马来人拉到自己一边后,便于1948年6月12日突然在霹雳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又在全马来亚半岛实施紧急法令,授意军警任意捕人和杀人的无限权力。

于是全国各地的特务,警察、军队大举出动,袭击工会、左翼政党、人民团体社团,搜捕共产党人、民主人士、反英份子,宣布马来亚共产党、马来亚国民党、全马总工会、马来亚华人抗日军退伍军人协会、青年团等党团为非法组织,血腥镇压和屠杀以华人为主的无辜人民,仅六月二十日晚,全马各地就有以华人为主的六百多人被捕,三百多个以华人为主的工会和社团被封。这年年底,已有以华人为主的13341人被关进监牢或被驱逐出境,以华人为主的四百多人被屠杀,主要针对华人的白色恐怖笼罩全马。

殖民者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目的是企图以突然袭击的办法,先发制人,把以华人为主的反对力量一网打尽。但有很多工会和社团的骨干份子在反白皮书和蓝皮书的斗争中已认清英国迟早会下毒手,在大搜捕前已转移他处,当年的华人抗日军纷纷走回森林中,重新拿起武器进行自卫斗争,并成立以华人为主的马来亚民族解放军,这就是战后马共武装部队的源起(马共获得的中国武器支援比越共、缅共、泰共和棉共获得的都少得多,几乎没有)。

英殖民者把马来亚民族解放军诬蔑为”土匪”,把这场镇压以华人为主的战争描绘成维持治安的”警察行动”。英国殖民当局发动了剿匪月,调动数万正规军,以飞机大炮、坦克、装甲车等现代化军事装备妄图在一个月内将以华人为主的马来亚民族解放军消灭。在剿匪月结束时,英国保守党议员甘蒙承认在剿匪月英国保安队的伤亡比解放军严重,竟成五与一之比。后来新上任的田普勒上任后,从东非、斐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联邦地区招募军人,把英殖民地正规军从五、六万扩充到十三万,加上武装警察和保安部队,共46万人,差不多每十五个马来亚居民配一个士兵或警察。

1947年,因为莱特被发现并被证实为间谍被杀,年仅23岁的陈平接任马共总书记一职。当英国殖民者得知陈平成为马共新的总书记后,立即取消了授予的“员佐勋章”并重金通缉他。随后他积极领导“马共人民军”同当时的英国皇家陆军与马政府军前身合组的部队在森林里于政府军打游击战。旨在夺取政权的战争于1948年3月正式打响,随即马共被宣布为“非法组织”。

3个月后,英国殖民者宣布“紧急状态令”,对马共和相关革命政党进行大逮捕。于1948年6月20日颁布了“特别紧急条例”,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时期,其核心是疯狂镇压马来西亚共产党前抗日人员及其他进步人士。对此,马来西亚共产党决定进行武装斗争,并于1949年2月1日建立了马来亚民族解放军。陈平成为大英帝国的首号通缉犯。

田普勒的作战计划包括在森林上空撒化学药剂以破坏解放军在森林中的粮食种植基地,也建立546个战略村,把57万余人强迫移入,以防止粮食流入解放军手中。所以英国使用战略村和落叶剂早于美国在越战使用。英国甚至雇用264名婆罗洲达克族人,以猎人头的原始办法,狩猎解放军人头,这是在1952年4月的伦敦工人日报所刊出的一张皇家海军陆战队手提解放军人头的照片所揭露的。

到1952年底英国在马来亚进行的战争已踏入第四年头了,英国动员了英联邦内四倍英军用于在抵抗日军人侵马来亚的兵力,运用了各种海陆空军现代化装备,对抗只有不及那是华人抗日军半数即约7500人的解放军。这场耗费巨大,旷日持久的战争不知何时才结束。英国不得不考虑给予马来亚民主权利。

早在1949年底英国为了避免到了非不得已的时候而措手不及,便已开始出面鼓励支持一些亲英份子组织政党,许多官方委任的立法和行政议会的成员就成了这类政党的骨干。1951年又开始在联合邦内实行阁员制度,把一些次要部门如农林和土地、矿产与交通、教育与生活等部门的职权从英人转到英国人认为可靠的上述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领导人手里。至于财政、律政、防务、警政等要害部门仍控制在英人手中。到了1952年的马来亚,对英国殖民者来说是已到了不得不决定的时候了。

非马来人的公民权问题是一个敏感问题,在蓝皮书里英国人以牺牲非马来人的公民权来争取马来人支持其殖民统治,所以在马来亚联合邦成立后,只有五分之一的华人取得公民权,英国人知道长期不给华人公民权是不行的,不给华人公民权便不能将大多数华人拉到政府这边来,于是便设法取得马来人上层的谅解,将原来的在马来亚居住十五年才有资格申请公民权的期限缩短为十年,公民权解决后便可为未来的全国议会选举准备了必要条件。

马共在1955年6月以马来亚民族解放军的名义主动建议和英国政府,就实现马来亚和平、民主与独立问题举行谈判,也愿与马华印联盟和其它主张以谈判方式结速战争的政党会商和平问题。

在1955年,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联盟(巫统主席),在立法会议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当时东姑阿都拉曼提出在吉打州华玲进行和谈,当时马来亚联合邦和谈团由东姑阿都拉曼,陈祯禄与大卫马沼领导,而马共就由总书记陈平与陈田和拉昔迈丁负责。但这次谈判在英人的操纵和破坏下,当时政府无法接受马共不用投降字眼等的要求,于1955年11月底破裂,未能达成协议。

东姑鸭都拉赫曼在马来亚联合邦独立后,便计划将沙劳越、沙巴和新加坡纳人组成马来西亚,英国也支持以此对抗印度尼西亚,这个野心在1963年得到实现。李光耀起初也很热心此计划,并在1962年在新加坡举行表决,结果大多数赞成加入马来西亚,但在1965年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对马来西亚的马来人拥有特权的作法难以接受,又退出马来西亚。

综观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独立过程,英人一直在打压华人,偏袒马来人,其深层的顾虑是不愿马来半岛出现一个华人国家,那怕是华人只有一半的国会席位和掌握一半的国家权力,故便将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分割出去,以减低华人在马来西亚的比例,又限制华人成为公民的资格以减少华人的选民数量,最后搞成一个马来人拥有特权的马来西亚,至今华人不能担任重要的部长职位,武装部队和警察的中高级指挥官必定是马来人,马来语定为官方语言,华语、印度之泰米尔语或巴基斯坦的乌尔都语并非官方语言。

1957年8月,疲惫的英国殖民者决定放弃对马来亚的统治,将统治权移交不包括马共在内的政党联盟;与此同时,陈平率领的马共游击队继续与刚独立的马来亚联合邦(当时包括新加坡)政府围绕政治意识形态展开了长达30年的内战。

1959年起,马共的军事力量不断被政府军打击削弱,各部队纷纷躲进邻近泰国南部的边境深山丛林里。次年,陈平逃到国外,开始了长达30年的流亡斗争生涯。

1960年,马来西亚共产党的主力部队共约3000人撤至马泰边境泰方一侧的亚拉、陶公、宋卡、北大年四个府(省)的丛林中,以求休养生息。这里山多林密,重峦叠嶂,便于隐蔽;又有铁路直通马来西亚、新加坡,有海港可达香港,是国际犯罪集团毒品走私的必经之地,部队易获经济来源;此外,这里政治力量交织,民族矛盾复杂,既有泰共的游击队,又有依靠国外背景、想脱离泰国成立的“北大年共和国”的国土分裂集团。

马来西亚共产党巧妙地迂回于这些矛盾之间,在夹缝中求生存。 他们尽量避免与马、泰两国地方军政的正面冲突,而且协助泰政府打击国土分裂集团,并在当地开展群众工作,如开办夜校,组织医疗队,为穷苦百姓送医送药,鼓励控制区居民向泰政府纳税,以改善关系,等等。这就使当时颇得泰边境民心的马来西亚共产党得以在泰国的领土上生存20多年。

一九六七年初,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岳家桥镇地界上空一连几日有一架军用探测飞机在盘旋。不久,一个团加一个营的工程兵开进岳家桥四方山,在石山上大兴土木。后来当地人才知道,这个有许多房子、一处坑道、一座铁塔的秘密场所,这就是马来亚共产党的广播电台。1969年开始,陈平的“马来亚革命之声”(后来改名为“马来亚民主之声”)电台,每天以马来语、英语、汉语普通话和泰米尔语播音1到4小时,一度风行东南亚。一直持续到一九八一年。其后,因马共与大马政府达成和解,电台撤销,上述三组人员先后撤出。

据一些中国知青的回忆录显示:他们当时常聆听马共电台的短波广播,“常常为它激越的呼号曲和革命形势报道所激动,幻想着哪一天世界革命爆发,便可以告别农村,杀向欧美”。除了文宣攻势,身处异国的陈平还遥控指导马泰边境的马共游击队继续武装斗争,给马当局带来了不尽的麻烦。由于大量马国华人青年前往马共控制的马泰边区参加革命,使马共游击队由1967年的 300至 500人在1969年迅速增加到1600人。不过,由于担心“被特务渗透”,马共从1968年起进行了大规模的 “内部清洗行动”,使至少200名成员被莫名处决。

为什么马共电台给设在湖南,而不是在离马来西亚和东南亚更近的广东、广西或云南?两位知情长者说他们从未听到过任何官方解释。据分析,大致有三条理由,尚须留待将来档案开放后再作验证:第一是从保密的角度考虑。发射塔目标极大,易为飞行在粤、桂、滇边境外空的美军侦察机发现。四方山所在之益阳地区有一个大型兵工厂,人们易将马共电台和兵工厂混为一谈,可有效降低其受注意程度。第二是从物质生活的角度考虑。七十年代时,全国各地均告肉食短缺,只有湖南肉食较充裕,供应一个特别机构不成问题。第三应是从行政管理角度考虑。长沙是中原连接粤、桂、滇通衢,中国援助东南亚各国共产党的物资,当于此地集中、配装、验收、分送。人随路兴,东南亚各国共产党各种来华人员亦应利用长沙作汇集地。

1982年,东盟第15届外长会议强调东盟国家须加强团结,并各自清除国内的不安定因素。 泰国陆军第四军制订出“征剿”马来西亚共产党的“泰南安宁第11号计划”。“11号计划”分三阶段各个击破泰共、马来西亚共产党和国土分裂集团。消灭马来西亚共产党是其计划的第二阶段,时间定在1982年的7月3—27日,计划24天完成。

泰陆军第四军军长汉里那暖中将踌躇满志,在“军事围剿”前,就派工作组或宣传队进入马来西亚共产党半控制区向群众反复宣传政府的政策,派医疗队给人治病,出钱出人在当地修桥造路;并不失时机地开办反共的“基础课训练班”,瓦解马来西亚共产党及泰共的群众基础。与此同时,他们还对马来西亚共产党和泰共诱降,提出了3项“优待”政策:一、凡投降者,不必写“悔过书”或“脱党声明”;二、投降后,不受监视或坐牢,免除判罪,就业自由,保证人身安全;三、其子女可以出国,可以自由上学、就业和结婚,不加限制。

这些“攻心为上”的政策确实产生了效果。 据泰军方介绍,驻扎在泰马边界泰方一侧的马来西亚共产党军队有3个团,共1200名官兵。第10团驻陶公府,第12团驻亚拉府,第8团在宋卡府。余部分布在北大年府、沙敦府。

在这几个府的丛林中,还疏落散布着彼此有联系的几十个营地,控制着有5万居民的乡村。马来西亚共产党能控制的地区,在亚拉府约500平方公里,在陶公府约100平方公里。泰军的军事“围剿”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先攻打泰共最大基地——508基地,再重创国土分裂集团,然后才集中力量打马来西亚共产党,最后是完全消灭泰共,泰政府军总共出动混合部队4000人,以第四军第5师为主力,以民间的“国土志愿队”和“突击队”为辅。由于马来西亚共产党中有士兵叛逃出来带路,泰军的打法是:地上步步为营,紧缩包围圈,在森林中隐蔽前进;天空直升飞机侦察并投弹,配合占领一些马来西亚共产党基地之后直逼团部。最初,马来西亚共产党对于泰军的猛攻是估计不足的。当他们摸清泰国官方的意图后,才开始分兵抵抗,转移军火。当泰军占领大据点时,他们已分成小股隐蔽于丛林中,开始游击战或越界入马了。

在被攻占的马来西亚共产党基地, 汉里那暖中将对宣传“围剿”马来西亚共产党颇为卖力。1982年8月23日,他在军部特地接见被邀前去参观刚刚攻打下来的马来西亚共产党基地的11名外国记者。 8月23日晨8时,媒体记者乘坐的5架直升机从宋卡府出发,跨越暹逻湾,抵达距马来西亚只有2、3公里的陶公府、丛林中的马来西亚共产党第10团团部和432营营部。翌日,去宋卡府的马来西亚共产党第8团团部。

马来西亚共产党第10团多数是马来族人,他们只信仰马克思和列宁,不信仰斯大林和毛泽东。这位泰国军官指着散放在桌上及地面的马来文书籍说,这是他们读的马列的书,主要是马来文,也有英文的。第432营营部的情景也大致如此。

宋卡府的马来西亚共产党第8团团部,是马来西亚共产党最大的一个基地,驻扎于南坎山中。泰军用了半个月时间才攻陷它。这座海拔只220米的小山,是马来西亚共产党苦苦经营10多年的杰作。据说丛林中建有110间茅草房,每座茅屋都有防空洞,上山的路又陡又窄,并藏着陷阱和地雷。

泰军官对西方记者证实:“西方舆论一直宣传说,中国用武器和物质援助马来西亚共产党。后泰军周密搜查过这个团部,没有中国造的武器。除了几杆日本造的三八盖步枪外,其余枪支弹药都是美式的,是马来西亚共产党自己用钱买的。如果说中国有影响,只是“文化大革命”的‘小红书’及一些标语口号。也证实了中国说的话:中国同东南亚共产党只有道义联系,没有物质及军事援助。

实际上,到1982年初,马来西亚共产党军队驻扎于泰南的实际人数已从3000减至1200了。 泰军“11号计划”的“围剿”战绩辉煌:攻陷了马来西亚共产党3个团的团部,占领了17个连、营级营地及生产基地。 使他们丧失了经营多年的藏身之所,丢失了后勤基地、情报文件站及干部训练中心。然而马来西亚共产党最大的损失是在战役结束之后。不久,一些马来西亚共产党高级领导人纷纷响应泰国官方提出的3项政策投降了,最后投降的是马来西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

80年代末,1982年当权的已是第二、三代领导人了。该党因多种复杂的原因,马来亚共产党(马列派)于1970年10月从马来亚共产党分裂出去,马来亚共产党(革命派)于1974年8月1日从马来亚共产党分裂出去,多次的分裂,让马来西亚共产党战斗力日渐式微。派系矛盾恶化导致遇到重大军事行动时不能互相配合和支持,无法统一行动,尤其领导人投降后,部队溃散,终于导致马来西亚共产党军队彻底瓦解。

经过多番谈判,1989年,马来亚共产党、泰王国政府与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合艾协定(马共代表为陈平与拉席迈丁,泰国代表为查瓦立·荣猜育上将,马来西亚方面代表为首相马哈迪及当时大马皇家警队政治部主任,后出任大马总警长之拉欣诺勋爵),马来亚共产党自愿解除武装。他之后一直居于泰国南部,在2003年以英文写成自传《我方的历史》。2004年,获新加坡政府特许,以学术研究为理由,短暂访问新加坡。陈平一直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重返马来西亚,但其返国的愿望未获马来西亚政府批准。陈平亦曾法院申请回国,但最终于2009月4月30日遭马来西亚联邦法院驳回申请,其回国愿望最终落空。直至2013年病逝于泰国,也未曾踏上马来西亚的领土一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8楼 自然5
若不是国共兄弟相争,对英国殖民者没有制衡,又怎么会丢掉外蒙,还有这片更有价值意义的马来西亚?---这是历史吗,国共能是兄弟吗。
你可拉倒吧,再让国民党统治中国若干年,别说外蒙我看连内蒙也保不住,东北、西北也一样全得让洋鬼子占了去。

特么的这时候想起是兄弟了,当年是哪个王八蛋举起屠刀杀昔日盟友的呢?对这种背信弃义的玩意自然要赶尽杀绝,留着它就是民族的不幸。历史很公正,国民党越混越惨看来寿数快尽了。

打跑了日军,缅甸来了5000英军,英国人厉害,搞不赢,缅甸让给了英国还说的过去。又来了7000法军,还他妈坐的是租的货船来的,别说军舰了,就连门大口径火炮都没的一群货,党国见了竟然又尼妈跪了,把越南给了法国。最后党国竟然在东南亚毛都没落下一根,可怜我战死了十几万的远征军,可怜我无数毁家救国的东南亚华人。

没有实力是夺不到南洋地区的,美英不会让我们如愿,他们也不会愿意南洋出现一个军事强国,南洋光是地理,资源条件就能让中国的国力提升一个大台阶。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伸手进去只能是送死,说实在的,新加坡为什么像个疯狗一样吠我们?他不吠并且摇尾巴的话早就死得硬硬的了。

9楼冬蛇

7楼 当年来客
马来西亚本来也不是华人的地盘。二战前马来亚确实华人比例很高;但是战后马来人生育率高,现在华人已经比较少了。
马共主要基础是华裔,华裔多于印裔。英国对华裔进行种族灭绝的大屠杀,导致华裔人口锐减,不再是马来西亚的主要人口,并非生育率自然变化。

3楼ksk98

2楼 t_s1168
被某人抛弃了……
抛弃什么,本来就只是道义上声援。如果有实力支援,就凭马来人根本挡不住。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