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微微是被林南坠从街上捡回来的。


那时已经半夜,林甫生从酒场上出来,外面雨正下得大,他刚要打车走,看到一个女子蹲在雨地里吐。


很妖艳的一个女子,本不想过去,但她叫他,先生,帮帮我。他过去,她抬起头来,我的头疼死,麻烦你给我打个车。


出租车来了,他说,小姐请上车。


她却拉住他,我没地方可去了,去你那里方便吗?我可以付你钱的,我的身份证丢掉了,住不了酒店了。


林甫生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点头,虽然知道这有些冒险。他失了恋,一个人住,朝九晚五。


到了家,她仍旧是吐,吐到他的衬衣上到处都是,一股恶臭,他没有嫌烦,知道自己喝多了也是这样的。


开了窗,外面的冷风吹进来,她笑:先生,你这样体贴会让女人容易爱上你的。


林甫生想她真不是良家女子,喝多了还与男人调情。洗了澡,他把吕微微放到床上,自己抱着被子到沙发上,天亮的时候,他闻到了奶香。


是她,起来收拾了房子,然后做了早餐,林甫生这才发现,至少有一年,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了。


她说,我可以暂住这里吗,如果你方便,我出一半的房租,我的工作刚刚辞掉,什么时候有了工作,我会立刻搬走。


林甫生再次抬起头,看到眼前变了一个人。


吕微微穿着他宽大衬衣,粗布裤子,显得那样性感而滑稽,洗去铅华的吕微微,确实是个好看的女子。


行,他说,心里有点暧暧的跳,昨夜,是不是遇到了聊斋中的女人啊。


喝完了奶吃完面包,他几乎是哼着歌去上班。

下了班,再没有跑到大排档和哥们喝酒,他坐地铁回家。一抬头,看到晕黄的灯亮着,他的气里,暖意昂然,好像一片片花儿要好,虽然是冬天,可是竟然觉得热了起来。


林南生没想到吕微微做菜这么好吃,地道的四川菜,麻辣风味,水煮鱼,小龙虾,麻婆豆腐,甚至麻辣凉粉。林甫生边吃边说,没想到四川不但出美女还出美食。


吕微微是重庆人,两年前来到深圳,林南生没有问过吕微微做什么。吕微微自己说,在酒店做过领班,在旅行社做过导游,但林南生以为,不会这么简单,一个外地女孩子,人长得舰丽,再跑到深圳,除了身体什么都没有,她能去干什么?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她好像有好多钱,买了好多日用品。看着林南生的领带不像样子,一下子买子五条,窗帘换了新的,地永远是干净的,床罩换成了鲜红,林南生只是偶尔说过,今年是我的本命年。


她还给林甫生买了一条红腰带,还有一个小鱼缸和两条小金鱼。她说,谢谢那天林南生收留了她,她拦截过好几个男人,只有林南生收留了她。


林南生没有问她为什么要跟一个男人回家,林南生只是和她享受着她们应该有的美丽时光。


林南生喜欢回到家吃她炒的菜,喜欢家里干净得好像要过年一样,林甫生还喜欢她在灯看一本书,那专注的神情让人喜欢。


如果没有搞错,林南生想,他是喜欢她了。


鱼缸里只有两条小鱼,一红一白,红的是林甫生,白的是她,它们总是亲密地在一起,林南生叫她小白,她叫林南生小红,林南生叫她小白的时候,她总是抬起头说,啊。样子既天真又纯洁。


她教林南生做红烧鸡翅,怎么炒色,怎么放料,多少分钟,什么时候加料酒,还有不要加冷水……后来林南生终于学会了,因为红烧鸡翅是林甫生最爱吃的菜。


林南生第一次做给她吃时很失败,鸡翅放的酱油太多了,但吕微微说,这么好吃的鸡翅。她总是这样鼓励人。


她还喜欢唱歌,很好听的女中音,总是那首,林南生问叫什么,她说,蔡琴的《你的眼神》。特别是做饭时,她一边做一边唱,真是好听。


有一次林南生路过一家音像店,里面正放这首歌,林甫生进去后买了这盒磁带给吕微微,到家后,她当宝贝似的保存起来,那是林甫生唯一送给她的东西。

林南生想,她是不适合做他太太的。


公司里的人开始给林南生介绍女友,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林南生告诉吕微微说要去和女友见面了,不要等他了,自己吃吧。


好吧,她说。林南生听得出来,她的声音里有淡淡的惆怅。


柳萌很可人,面容妓好,身材美妙,一口流利的法文,她在一家法国公司,看到林南生就和他聊起十四行诗,聊来聊去,竟然都是北外毕业的,她约林南生去海南过春节,林南生犹豫了一下,因为想到了吕微微。


去吗?柳萌问林南生。


林甫生知道自己是很容易给别人留下好感的男人,英俊儒雅体贴,况且,林南生的家世良好,父母是深圳有头有脸的人物,林南生不过愿意一个人出来住,想必林南生的情况介绍人已经说过了。


好吧,林南生答应了柳萌,却感觉到自己背叛了什么。


那天林南生喝了些清酒,回家后看到吕微微在灯下坐着,一身白衣,脸上有眼泪,林南生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她哽咽着说,没有,只是觉得孤单,只是想家了。


她递过来拖鞋,说洗澡水放好了,一直等着林南生。因为林南生说过喜欢下班有灯光亮着,那时已经深夜了,她又说,想必你是喜欢那个女孩子的。


林南生无言,洗了澡睡去。


凌晨,感觉有热热的东西在脸上游走,再然后,有冰凉的泪落到林南生的脸上,林南生没敢张开眼,假装睡着,一切恍若隔世,这个女子,一定是爱上他的。


可林南生不能爱她,她来历不明,她不过是异乡的一个女子,而且莫明其妙有好多钱,这怎么可以说得清?


柳萌打来电话时吕微微接的,她说,表哥,找你的。


她真让人感动,林南生都没想到,她会叫自己表哥。


柳萌问起时,林南生说,乡下的亲戚,来深圳找工作,只不过是暂住,吕微微在一边愣着。


林南生觉得这话有些尴尬,放下电话林南生说,对不起,吕微微。

林南生和吕微微在一起,三个月后,她在林甫生上班时离开了,留了信给林南生:


我走了,我放心不下小红和小白,我怕你搬家的时候,丢了它或者随便把它送人,于是我决定杀死它。我想了很多变态的办法,比如煮成鱼汤用鱼缸盛好放在茶几上等你回来,可是我下不去手。我又想,干脆让它乐叮叮死吧,我又丢了很多鱼食进去,但是我不忍心了。你一定要好好善待它,对了,我吃完了你做的鸡翅,真好吃,唉,以后你会做给别人吃了吧?那个女孩子会说好吃吗?


对了,我还拿了你一包MUlboro,我喜欢你抽烟的样子,我一直很想知道你抽的烟是什么味道。你不会介意吗?


以后如果你想吃四川菜就给我打电话,或者你想让一个人为你亮起灯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多晚我都来。


那天晚上是你教了我,一个有钱的男人想让我跟他,我非常讨厌他,说自己有了男朋友,他就在楼上站着,说如果有哪个男人带走我他就罢手,结果你带走了我。


你猜得很对,我真是未历不明的女子,我不配和你在一起。


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上了你。也爱上了你。


我知道,你是不喜欢我的,所以,我走了,你好好生活,什么时候烦了,可以来找我……


林南生再也读不下去,只感觉内心绞痛,柳萌来电话催林南生,让林南生去接她下班,然后一起去蓝岛吃饭。


林南生第一次说,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你自己走吧。


倒在沙发上,林南生问上眼,忽然感觉内心空荡荡的。


林南生并没有与柳萌继续下去,因为柳萌找到更好的高枝,一个外交官的儿子比林南生更有优势。


吕微微却找不到了,她说话没有算数,她说林南生想念她时可以找到她。


两条鱼依然活着,林南生常常忘记它们,或许它们的寂寞并不比林南生少。


每次做红烧鸡翅时林南生都觉得眼睛酸酸的,是她教会了林南生。


林南生每天去电台点歌,林甫生说送给一个叫吕微微的女子,如果她听到了,请她回来。


林甫生点的歌是那首《你的眼神》。


是三个月过去了,林南生依然没有找到吕微微。


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神秘,我不敢抬起头看着你,可你却不露痕迹,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林南生倒在沙发上听着蔡琴唱着这首歌,忽然就捂住了脸,吕微微,我没有想到我这样爱你。


又是冬天,又是雨天,林甫生与同事喝多了出来,一个蹲在地上的人差点绊倒了林南生。


南生听到一个盼望了多少世纪的声音:先生,你可以带我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