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兵家至圣孙武强调战争的胜负不取决于鬼神,而是与政治、经济、外交、军事实力、自然条件等因素有联系,预测战争胜负主要就是分析以上这些诸多因素。所以孙武提出了“夺其志”、“夺其心”、“以迂为直”等观点,反映了战争的一般指导规律,这些观点仍然放射着璀璨夺目的光彩,是保存自己,战胜对手,不断壮大的法宝。

土地革命战争(1927年—1937年的十年内战,国民党反动派称之为“剿匪”):从1927年8月1日,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和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领导由共产党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北伐军)2万多人在南昌举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正式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号召全党和广大工农群众奋起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

在这十年的内战中工农军队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运用着兵圣孙武的战争观点。一次又一次的变被动为主动。每次反动派军队来攻,工农军队都以一支精干小部队冒充主力牵着反动派军队在根据地转圈圈,真正的主力部队跳到外线寻找敌人薄弱的地方,到敌人的底盘上去打击敌人。这就是“夺其志”、“夺其心”、“以迂为直”兵家的至高军事谋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军长征路线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夺其志”、“夺其心”、“以迂为直”在长征途中又一次被应用于——四渡赤水战役。

四渡赤水战役,红军首先能够从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出发,不断调整行动方向,其次,红军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争取和掌握了战场主动权。虽然战役从总体看是敌强我弱,红军在各路强大敌军围追堵截的情况下,常常处于被动地位。但是,由于毛泽东主席等以高超的指挥艺术,巧妙地隐蔽战略意图,有计划地调动敌人,造成了红军许多局部的优势和主动,从而使整个形势向着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方向变化,终于打破了敌人妄图围歼红军的战略计划。最后,红军在运动战中,正确地处理“打”与“走”的关系。在毛泽东主席等直接指挥下,红军避敌之长,击敌之短,一再造成敌人的错觉,积极创造战机,大量地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在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朱总司令等指挥下,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是红军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战争中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又一次成功的运用了“夺其志”、“夺其心”、“以迂为直”的战争观点。

挺进大别山是1947年6月,人民解放军刘邓大军向国民党统治地区大别山实施进攻的战略性行动。此战,是解放战争的一个伟大转折,在这一历史转折关头,中共中央军委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组成战略突击队,在各解放区军民的策应和后面两路大军的配合下,采取无后方的千里跃进的进攻样式,直捣国民党军统治的大别山区,创建了大块革命根据地,威胁其首都南京和武汉两大重镇,为转入全国性的战略进攻奠定了基础。在后来的淮海战役的时候,刘邓在大别山的战略游击区的建立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刘邓在西线的积极运动和作战,则无法达成对国民党在徐州周围集结的重兵集团的包抄任务,则只可能是华东野战军在徐州东北地区打一个小规模的淮海战役。

“夺其志”、“夺其心”、“以迂为直”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运动战。国民党反动派要打共产党的穷根据地,共产党就跳出去到国民党的地盘上去吃肉喝酒,把穷地留给国民党,等共产党在国民党的地盘上吃饱喝足了,国民党也打累了,共产党军队吃饱喝足、以逸待劳、布好口袋阵在国民党军队回来路上打他个伏击,就地歼灭。十年土地革命战争,八年抗战(《平原游击队》《三进山城》《狼牙山五壮士》等电影都可以看出“夺其志”、“夺其心”、“以迂为直”的战争观点),三年解放战争就是用这样的战争观点创造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毛主席说”让那些国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