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香艳的工作


小时候喜欢穿漂亮的新衣服,那是少年心性。

随着慢慢的长大,我的虚荣心渐渐磨去了不少。


以前晚上做的梦都是“鲜衣怒马,年少多金”,现在,一觉睡到大天亮,香着呢。


所以说,成熟的标志就是不再幻想。我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成熟了,但平日里绝少幻想倒是真的。


由以上所述,就决定了我这个小小公务员的消费观。就买衣服这种事情来说,我只看重两点,质量和价格。至于式样,倒要求得少。一般来说,越大众化的东东,我就越喜欢。最好是有那么一套衣服,让我穿上后站在街上的人群里,无法被从其他人中分辨出来。我喜欢观察,而不是被注视。


灵儿的价值观似乎与我截然相反。


我在想,是否所有的女性都和灵儿一样,喜欢追求新鲜的,流行的,品牌的,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服装饰品。她们在闲暇的时候的唯一乐趣就是关注着巴黎,关注着米兰,关注着所有装帧精美的硬皮时尚杂志以及费尽心思揣摩下个月将要流行的颜色……


我不知道灵儿是否有这么极端。但她确实是拉着我出了这个店,又进那个店。


chanel的鞋子和包包,Yves Saint Laurent的衣服,ChristianDior的裙子,还有什么Benetton,Valentino,Anna Sui,GUCCI我简直是闻所未闻。看着灵儿一套套,一件件更换着衣饰,仿佛月夜下百变的精灵公主,导购们,无论男的女的都惊艳于灵儿的魅力。还不时有人夸我说,你的女朋友真漂亮,你真有福气。弄得我也一时飘飘然起来,觉得灵儿还真是我的女朋友来着。我知道,这是我的虚荣心死灰复燃。不过也许我的虚荣心从来就没有被消灭过,它只是蛰伏得更深了。要不然我早已超凡入圣,舍弃了这肉身,羽化仙去了。


一路上,灵儿塞给我张visa卡,让我代为付账。于是,我也过了一回有钱人的瘾,刷起卡来毫不留情。后来灵儿还要给我挑几件,我当然拒绝。我可不是周围的人赞两句,就头脑发热,真的把自己定位成了灵儿的男朋友了。可灵儿不依,偏要给我买衣服,最后看她快哭了的样子,我只好妥协,以预付房租为由,试了一套GiorgioArmani的黑色西装,这才让灵儿心满意足。


这时已近三点,我的肚子早饿了。


灵儿说要回家给我做饭吃,这个提议被我断然否决。走了“一上午”,累的不想动,最重要的是,胃它不答应等待,要立刻补充能量。


所以,在我的坚持下,我们找了家粤菜馆,点了七八个盘子,光米饭我就吃了三碗(实在太小)。灵儿的胃口似乎没有我这么好,她吃了几口就停下来,不时给我夹菜,然后就看着我吃,弄得我实在不好意思,要不何止三碗饭!


吃过饭,灵儿又说既然吃过了饭,就不急着回家,再去超市采购些生活必需品。


我没有办法,只好提着大包小包跟在灵儿后面。俗语说的好啊,“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现在又是吃又是拿的,果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在超市又海购了一番,从牙刷,牙膏,毛巾,浴袍,到手纸,拖鞋,洗衣粉。再加上油盐酱醋,各种果蔬肉类,点心面包,零食小吃。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年关将近,这正置办着呢。


我足足推了两辆购物车,才把这么些东西运到街边,把出租车的后座和后备箱都塞得满满的,勉强还能挤进个我,就这么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了,我的肚子又饿了,这回可俄得挺快,上顿饭才过了三个小时。


灵儿开始收拾买回的东西。她把衣服鞋帽之类都整理进柜子,放不下的先叠起暂时保存在我的那个旅行用的大箱子里。日常用品则归类放在容易到手的地方,食品饮料都整齐地摆进冰箱。看着一切在灵儿的努力下,都变得仅仅有条,我顿时生出一种家的感觉,我是说这不同于我一个人过日子的那种平淡如水的自在,而是另外一种安然,就仿佛又回到了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时候,那种从容的温馨,愈久愈浓。


“喝口水,歇歇。”我不觉间倒了一杯水,端到灵儿面前,好像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犹豫和迟疑。我有些害怕这种感觉。


灵儿似乎惊讶于我的殷勤,不过很快就转为高兴和感激的神情,像是我为她做了多么大事情。


“嗯,谢谢。你先去看电视吧,饭一会儿就做好。”灵儿喝了一小口水,把杯子放下,推我进了客厅。


只看了半个小时电视,灵儿就喊我吃饭。


我坐在餐桌旁,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觉得比饭馆的山珍海味更值得一吃。


“怎么样,时间太短了,要不是怕你饿着,味道应该更精致些。”


眼前的灵儿,卸了妆的脸庞更显娇柔,做饭时带的围裙还未摘下,显出一个活脱脱的居家小女人,可爱善良的小贤妻。我不由沉醉于此刻。


我想,谁会有福气得此佳妻呢?这世间千千万万的男人,又有谁能配得上这似由天上谪落人间的仙子——灵儿呢?


轮到谁,也轮不到我。唉~死心后的失望并没有长期占据我的心神。幸好我这个人天生乐观得一塌糊涂,说得不好听点儿,近乎神经大条。初中失过一次恋,大学失过第二次恋,两次失恋所给我带来的悲伤感怀加起来估计也不足十分钟。更何况我和灵儿还没恋过,那些许失落于我而言实在不足为一提。


吃完饭灵儿照例打点了一切,我也在沙发上悠闲了片刻。


等得灵儿洗完了碗,自然是恭迎女王殿下登上宝榻(沙发)。而我,也不打算利用支配遥控器的权利了,还是去看看有没有新出的小电影,好完善自己的收集大业。


“干什么去?”女王发问。


“去上会儿网。”我谨慎地回答。


“不许去!”女王斩钉截铁。


“这个,为什么?”


“我走了一天,为家里添置了那么多东西,脚都走得肿了,现在还疼呢。”女王一脸幽怨。


“那我能做些什么呢?”


“给我揉揉脚啊。苯!”


“……”我的头上见汗。


又翻出舅舅送的那瓶虎骨酒,小心倒了点,在手心。


我颤抖着双手托起灵儿的一只小脚,她微微颤抖了一下,没有看向我,还是盯着电视,不过脸怎么有点儿红?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形容女人的脚是纤纤玉足。灵儿的小脚娇俏可爱,白皙的脚背没有一丝瑕疵,微微泛红的脚掌大概就是走路太多的缘故了。我小心地揉着,心里渐渐原谅了看过的关于恋足癖的小电影里面的变态男的失礼。如果是这样玉足的话……不,不,我可不能有那种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