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第五章 早起的星期天

lxf001 收藏 0 85
导读: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第五章 早起的星期天



一天之际在于晨。意思是说如果想要有一番作为的话,就得老老实实,早早起床,在这天刚亮的大好时候,开始新的一日奋斗。

只是,我既不属于渴望能有一番作为的进步青年,而今天是星期天,也不在那个须闻鸡起舞的“晨”之列,所以我的觉,有望延续至午时。


但天有不测风云啊,我的周密打算竟然忽略了一个决定性的重要因素——胡灵儿。类似这些许失误,有时在关键处,就足以颠覆一切,当然包括我那微不足道的美梦。


“快起来啦,大懒虫……”


我勉强睁开朦胧的睡眼,见到灵儿正用两只小拳头捶我的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粉拳”?不过,说实话,还挺舒服的。哎哟,对了,就是那儿,真不错,好,好,再往下一点儿,啊,舒服……我就这样享受着佳人的按摩,仿佛又要进入梦乡。


突然,一阵冰冷紧紧贴着我的脖子。我猝然惊醒,这才发现灵儿坏笑着,一只湿淋淋的手正从我的脖子后抽回。顿时,满腔怒气被化作深深的无奈。难道因为她的到来,我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好像时候还早呢,才九点半啊?”我不乐意。


“再晚点儿就中午了。人的身体最容易生病,要保养得不好了,问题就更多。就像这早饭,是绝对不能省的哦。”


看着灵儿认真地样子,我都差点以为她是我妈派来的呢。要不怎么说来说去,句子竟差不多呢?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懒觉没得睡,现成的早饭却吃上了。呵呵,还是我的最爱,豆浆油条呢。等等,她出去买的?那又是怎么进来的?


“灵儿,这个……是你出去买的?”


“是啊,是楼下陈阿婆的店,阿婆还夸我漂亮,送了两根油条呢。”


这么快就把陈阿婆给混熟了?我住了一年多了,也没获赠过半根油条,她仅仅一会儿功夫就,唉~打击。


“欧,对了,我还拿你的钥匙配了一把,以后就方便多了。”


还真是不客气呢。


吃完饭,照例是灵儿打扫战场。我干些什么呢,想来想去,在这周末的“清晨”,除了睡觉,我竟然找不到一件能干的事了。郁闷郁闷。有了,偶然一瞥,发现阳台上的某个蛛网密布角落里,一副哑铃正躺在那儿。


我想,吃饱喝足,锻炼一番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嘛。这就将哑铃擦了擦,抡起胳膊就练了起来。不知是不是经久不练,人身上的零件也锈了不少的原因,在我活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候,终于扭到了胳膊。哑铃应声而落,幸好我闪得快,没有砸到自己。


听到动静,灵儿很快从厨房跑了过来,看我没什么大碍,才埋怨起我来,怪我不小心。我一时竟也唯唯诺诺,好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儿在大人面前抬不起头。


撸起我的袖子,在接近肩膀的地方,可以看到皮肤微微泛红,大概是扭伤了肌肉。灵儿找到我家的药箱(不知她是怎么找到的),从里面翻出药酒,那是舅舅送我的,里面据说是泡过真正的虎骨的。我以前还爱运动来着,不知怎么的,就越来越懒了,那酒也就派不上用场了。现在翻出来,还真是有点儿想当年的味道呢,呵呵。


灵儿用棉签蘸着药酒小心地在我的伤处擦拭,一阵清凉的舒爽从胳膊传至全身。渐高的日头正把缕缕柔意温绵的光线洒在我和灵儿的身上和脸上。我看着眼前的灵儿,她精致绝美的脸庞现出一种让人心醉的温柔,使人内心不由生出呵护之意。就在我几乎把持不住自己时候,灵儿抬起头,笑了,顿时别有一种明艳眩人耳目。


“傻看什么呢,呆子。这么不小心,把个铁疙瘩乱扔,砸到你自己还好说,粗皮厚肉的,不怕砸,要是砸到花花草草的,就不好了。”


我对她方才产生的好感顿时扫了一半,灵儿这几句话实在是大煞风景。


“哑铃事件”平息后,灵儿提议说要我陪她上街购物,我当然断然拒绝。


只是最后在她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不妥协。算了,就只当是饭后散步,好歹讨价还价后晚上电视机遥控器的所有权属于我了。


穿戴完毕,我和灵儿才出了门。一路上灵儿不断抱怨,说她那身衣服穿了两天了,都还没换过。我说你这就受不了了,比起我上大学时,那差远了。灵儿立时兴奋地追问我大学时怎么了。我说我还好歹是一星期一小洗,一月一大洗,我同寝室有个牛人,却从不洗衣服。


灵儿问:“那他有很多衣服了?”


我笑着说:“非也。他的衣服和我们差不多一样多,就是多也多不出几件,你当宿舍有那么多地方给你另摆几个衣柜?这位仁兄开始的时候也与其他人一样,穿脏了就换一件,只是扔到床底的盆里,却从来不洗。到所有的新衣服都脏了的时候,他再从盆里挑出最干净的一件穿上。如此周而复始,直到所有的衣服都变了味儿,实在穿不了的时候,也到了学期中段的假日,要么是五一要么是十一,他就大包小包装了所有的脏衣服,带回家去。回来后呢,新带来的衣服又够他熬到放暑假或寒假了。”


“真是好可怕的人哦!”灵儿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所以说,像你这种频繁更衣的人,在我们那个时代,是要被视为有洁癖而鄙视的。”我终于找到攻击灵儿的机会。


“哼,自己邋遢还要怪别人干净,我看你们那些人才是真的变态,怪不得现在这么强调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呢。”


“……”


打车到了步行街,灵儿拉着我直奔各个专卖店。


在家里我只是觉得灵儿的容貌很出众,但从未考虑过在别人看来又会有什么感觉。


正是这我未充分予以考虑的因素,使得我现在似乎成为了众矢之的。


所有街上的行人,无论男女,都向我投来杀人的目光。男的应该是不忿灵儿这朵鲜花插在了我这坨牛粪上,女的呢,大概是气我带着这么个艳盖群芳的绝色出来,抢了她们的风头,说不定还加深了她们和男友之间的裂痕呢。


只是灵儿不知是涉世未深觉察不到呢,还是心知肚明却装作不在意呢,反正她一边屏蔽掉了周围的目光,一边更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我这个冤大头啊,真是有苦说不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