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当兵记

1968年,从小失去父爱时父亲经亲属、伯叔照顾续渐长大,到了学龄要上学时,改嫁后的妈妈接他去那边上学。因从小独自生活惯了,加上那边生活不大好,要他做工为主,劳累边度,无心读书,读到5册就弃学了。十年过后,十八九岁的父亲当上解放军。

报名参军那一天,那边的人瞧不起父亲,有人说如果丙同能去当兵,八十[户]平溪[村]去一半。没想到该村同去的小伙子8人中就我父亲一人体验等方面都通过,那边的人无话可说。到了军营,通过三个月新兵训练,分配到湖北武汉驻地,后调往广西桂林,在桂林烧石炭、挖坑道一年。次年从桂林调去河南开封,在那里拉练、演习,拉练期间,多次从凌晨走到满天星空,部队不吃午饭竖持到终点。在一次拉练其间,父亲倒下。后面卫生队赶到,验查身体时,说:我们部队不吃中午饭,累饿倒的。从那以后,部队就有了午饭。后于铜伯山搞一次大规模演练,父亲描述当时演习:空军用轰炸机炸一层,后大炮轰一层,才到大部队冲上.......,最后打开防空洞,看到里面的狗[演习前在防空洞里放着几十只狗作生物验证],只有几只狗活着,其它的不死也震伤了。后来到洛阳、三门峡、渑泄一带,一驻就是三年。在河南期间,特别是冬天,非常寒泠[南方人对中原地带的描述],早晨的洗脸巾冻成牛皮一样硬朗,我好奇地问:’难道没有热水洗脸吗?‘父亲答道:在部队那么多人员哪有那么多热水供应,当时又没有热水器。部队当时生活虽然如此,父亲依然恋恋不舍。老父在部队其间,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两次功,退伍时,首长很想挽留他,可父亲自觉文化不高,只好拒绝了。

[如有爸爸的战友看到,要是想寻找他的话,他当兵时名叫石丙同,后来回到老家复姓吴、名国刚;家住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菁芜洲镇芙蓉村十组,他儿子电话:13135255149。]注:有联系者,请发信息,他儿耳聋。切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