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画传(1)

拙作奉上,敬请各位批评指正。

前 言

张灵甫画传(1)

(这是张灵甫最常见、颜值最高的照片,应该是在照相馆拍摄的“艺术照”。此时的张灵甫即将进入鲁南作战。这时的国民党军接受美国顾问团的建议,夏季军服仿效美军,改为大翻领、大檐帽,并从1946年起逐步换装。可受财力限制和作战干扰,三年解放战争中许多国民党军队直到覆灭也没有换发新军装,所以真实的内战战场上,国民党军装十分混乱。从照片看,张灵甫的大檐帽和帽徽倒是与国民党军新军装设计图样完全吻合,可见整编74师作为“样板部队”事事优先。他身穿的貂领皮大氅是他自购的,不是军中统一配发的。)

2015年1月23日,一则关于迁葬张灵甫遗骨被索要鉴定费的新闻,在中国新闻网、人民网、新浪新闻、凤凰资讯、财经网、《华商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刊发,引发公众的广泛热议。有的网民说张灵甫埋骨在南京,有的说葬在野猪旺村外的小山岗上,有的说张灵甫是抗战英雄,有的说他是内战刽子手。张灵甫战殒已经过去近70年了,国民党军有上千名将军、师长,为何张灵甫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

在我们正式讲述张灵甫之前,先讲一个1948年毛泽东在西柏坡接见粟裕的故事。

毛泽东对粟裕说:“去年,也是在这个宜人的5月,你们在山东打了一仗……”

“在孟良崮。”粟裕回应。

“战果如何?”

“全歼74师,击毙敌酋张灵甫。”

毛泽东含笑鼓掌:“你们那样果敢、迅猛地消灭了74师,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有两个人没想到,一个是……”

粟裕脱口而出:“蒋介石。他大喊,我的精锐之师遭此惨败,实在没想到。”

毛泽东:“还有一个人呢?”

粟裕:“陈诚?”

毛泽东:“不足挂齿。”

粟裕:“何应钦?”

毛泽东:“何足道哉。”

粟裕:“白崇禧?”

毛泽东:“离题千里了。”

粟裕:“那么是谁呢?”

毛泽东:“第二个没想到的就是毛泽东!”

这是一个见诸史籍的真实对话。我们知道从红军时期开始,国共真刀真枪交手二十几年,别说一个国民党军的师长,就是军长、司令乃至某路军总指挥,被共产党军队活捉击毙的也是大有人在,毛泽东何时拊掌口称“他没想到”哇。张灵甫到底是何方神圣,灭了他,能令气吞山河的毛泽东如此津津乐道呢?

我们再来看看张灵甫战死后,蒋介石在1947年5月29日发出的《为追念张灵甫师长“剿匪”成仁通告国军官兵》一文,读完它就能找到答案。

“查共党蓄谋,毁灭国家,制造赤化,挟其绝灭人性之暴力集团,实行全面‘叛乱’,中央鉴于战后人民之疾苦,国力之损耗,非统一莫由图存,非安定莫由建设,不惜再三忍让,委曲求全,冀能获致苏息生养之机,俾免陷于万劫不复之地。无如‘奸党’暴乱成性,迄无悔祸之诚,中央为保障国家之统一,拯救人民于水火,万不得已,乃实施军事‘绥靖’,以挽救国家之危机,保全抗战之成果,凡此苦心孤诣,余已掬诚昭告我全国同胞暨我忠勇之将士,顾自国军进行‘绥靖’以来,赤焰猖獗,迄未少戢,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每为乌合之众所陷害,此中原因,或以谍报不确,地形不明,或以研究不足,部署错误,驯至精神不振,行动萎靡,士气低落,影响作战力量,虽亦为其重要因素;然究其最大缺点,厥为各级指挥官每存苟且自保之妄念,既乏敌忾同仇之认识,更无协同一致之精神,坐是为敌所制,以致各个击破者,实为我军各将领取辱召祸最大之原因。若其不惜牺牲一己,以策全局之安危,牺牲本军以赴友军之急难,而确能至死不屈,舍身取义,如我陆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全体官兵,在最近鲁南一役之壮烈殉职者,实为国军截击‘奸党’以来最悲壮之史诗,亦为我革命军人莫大之光荣。查该师此次乘胜深入‘敌巢’,当进至坦埠附近地区,遭遇敌四个纵队以上之兵力,血战凡四昼夜,前仆后继,裹伤浴血,愈战愈坚,寻以众寡势殊,奉令退守孟良崮之高地,该地石崖层叠,目标暴露,形成弹巢,数日之间,死亡相继,饮水断绝,粮弹俱尽,全师孤悬,四面受敌,而该师官兵明知无法达成任务,仍以彻底遵奉命令为职志,一心一德,再接再厉,死守阵地,誓共存亡,卒致当时阵亡者,有副旅长明灿等官兵一万余人,最后不屈相率自戕者,有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旅长卢醒、团长周少宾高级将领凡二十余人。呜呼!悽惨壮烈,可谓史无前例,能不悲哀痛愤,为我忠勇将士复仇雪恨,继承其遗志大业乎!似此临难不苟之正气,见危授命之精神,允足发扬我革命军人之崇高武德,而无愧为我总理三民主义之真实信徒。综览此役战斗被害之经过,详加检讨,实以地形过于恶劣,遂致损失特别惨重,同时友军应援不力,召此惨败,亦为重大原因。中追念忠烈,既深痛悼,尤增愤激,除特对该故师长以下殉职及负伤官兵分别优予褒恤,用昭国家恤典外,另发临时抚恤费五亿圆,抚慰遗族,以示特恤。至于当时之应援各师,其作战不力者,除整编第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已革职拿办,交军法审判外,并将邻近各师长与作战应援有关者,迅即查明责任,依法严处,以昭炯戒。自今以后,务望我全体将士惩前毖后,激发志节,同伸义愤,奋患难相共之精神,袪畏葸卑怯之劣性,果能协同一致,互助不懈,首尾相应,左右相顾,则以我国军雄强之威力,彼‘奸党’一切飘窜偷袭之鬼伎,悉将归于粉碎,永无再逞之时,扫除氛熸,克奏肤功,必可计日而待。所以慰我成仁先烈张师长灵甫等之英灵者在此,所以挽救国家危难湔雪国军耻辱者亦即在此。惟我忠勇许国之全体官兵共勉之!”

张灵甫画传(1)

(1948年6月,英国赠送国民党政府两艘军舰,其中一艘原名为HMS Mendip的狩猎级驱逐舰,更名为“灵甫”号,以纪念在孟良崮阵亡的张灵甫。在国民党军的军舰中,以人名命名的军舰仅有两艘,一艘是“中正号”,一艘是“灵甫号”,足见张灵甫生受优渥,死备哀荣。图为驻英大使郑天赐在主持接受典礼。)

我们先不管蒋介石这些反人民真独裁、早已被批倒批臭的陈词滥调,单就他能用这么大的篇幅,哀哀地追念张灵甫,树立张灵甫,足见张灵甫和74师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张灵甫是他最忠勇最善战最倚重的“学生”,74师是他的“御林军”“王牌中的王牌”。

1947年国民党军在全国五大战场占尽绝对优势,基本上是国民党军攻,共产党军队守。在这样的态势下,若说能歼灭74师,击毙张灵甫,确实会有些出乎毛泽东的意料。毛泽东预料到蒋介石、国民党迟早要覆灭,但他“没想到”国共开战仅仅不到两年,国民党军上将的首级,被共产党的军队从“百万军中”说取走就取走,国民党军精华说歼灭就歼灭,那不就意味着蒋介石的任何一支军队,共产党的军队都能战而胜之嘛。人民的胜利还会远吗?恶报来得有点快,毛泽东没想到。

毛泽东是把蒋介石看得透透的了,毛泽东就连蒋介石“没想到”的都想到了。蒋介石“没想到”74师会全军覆灭,他更想不到失败的真正根源,他只会一味地强调怯战内斗等表面原因。

孟良崮战役后,陈毅在接见被俘的74师将校时,说了一段洞若观火的话:“蒋介石自北伐中期叛变人民,走上法西斯独裁专政的道路。蒋介石的这一条反人民的错误政治路线,必然产生错误的战略路线。在蒋介石独裁媚外的政策与战略的双重错误下,国民党军队之遭受失败是必然的。例如贵军在抗战中的战功表现很好,战斗力亦堪为国民党军队之冠。可是一到内战战场,仍然逃不脱被歼的命运。”

打了盆说盆,打了罐说罐,我们不逐一地去分析国民党军队的失败原因,只讲几个与张灵甫、孟良崮有关的小故事,来看看蒋介石、张灵甫能不能打赢鲁南山区的这场战役。

故事一,叶飞目睹的莱芜战役支前插曲。

莱芜战役我军飞兵北上,驮马草料急缺。马没草料,走不动,武器弹药跟不上,部队执行战斗任务就成问题,叶飞倍感焦急。可是叶飞很快就被沂蒙山区的老百姓支前的壮举惊呆了:老百姓居然纷纷把自家房顶上的草揭了,把整间整间的草房拆了,把好草理出来喂驮马!当时才下过雪,天寒地冻,这意味着男女老少无处栖身了。部队不忍心,上前劝阻,老大娘的回答是:“不碍事的,你们打了胜仗,俺再盖新的!”

血里火里趟过的叶飞也不觉动容,含着泪说:“这叫毁家支前!没有山东人民的支援,我们的仗是没法打的!我们不打胜仗,能对得起大爷大娘吗?”张灵甫画传(1)

(图为孟良崮老大娘在向陈栗大军的炮兵指点目标。看清了,就是这样的沂蒙山老大娘,一看就是苦大仇深。她很有代表性,他们不明白旁边的解放军战士顶着的帽徽意味着什么,他们只知道谁不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他们就打谁。)

沂蒙山区向来民生乏困,抗战期间支援八路军,沂蒙人民已经做出了巨大付出和贡献。抗战胜利,还没来得及过上几天太平日子,蒋介石发动的内战又使鲁南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你们打了胜仗,俺再盖新的!”这就是人民的呼声,他们盖新房过好日子的希望都寄托在打败国民党军队上边。张灵甫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毁了家也要斗到底的庞大群体,他怎么可能赢?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的成败取决于民心向背,共产党军队的兵源就是前赴后继的武装起来的广大农民,还哪里需要什么过分的动员?怀着“打败蒋介石过好日子”这样朴素的阶级感情,冲上去跟他拼命,任何腐败政府都永远也打不赢这样的战争。

故事二,孟良崮七千残兵。

粟裕打仗如绣花,心细如发。孟良崮战役接近尾声,各部忙着收拢部队,打扫战场,转移伤员,押送俘虏。清点出的战果很快逐级汇总到粟裕的案头。粟裕发现所报歼敌数与74师编制数相差甚大,并接到电台报告,孟良崮仍有敌人电台活动。即刻命令正在收兵的各纵继续搜索战场。当时山雨欲来,阴云密布,能见度低,茫茫大山,很难凭目力找到国民党军残兵。4纵司令员陶勇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办法:用炮轰。炮火一响,74师大量的驮马受到惊吓,满山乱跑,隐藏在雕窝山谷里的大股国民党军残兵暴露了。这些残兵早就失去了斗志,我军冲上去几乎没费力气,就将其全部擒获了。一清点,居然有7000人之多。很多74师的高级将领如51旅旅长陈传钧就是从这里甄别出来的。

7000官兵,等于74师大半个旅的兵力。师长张灵甫一死,这么多人立即就不打不降不突围,静静地趴在山谷里等待束手就擒。如果我们设想是共产党军队被围,别说7000训练有素的官兵,就是700民兵也肯定要与敌人血拼到底,或设法突围。蒋军精锐74师士兵大限来时尚且不愿意为蒋氏卖命,何谈其他部队?蒋介石在张灵甫死后说:“若人人皆做张灵甫,何愁‘剿共’大业不成啊!”这是蒋对张的高看和赞扬,但蒋只期望有更多“忠勇”的张灵甫,却不自省他有无创造更多“张灵甫”的胸襟和机制。张灵甫不是死于陈粟之手,而是死在蒋介石自己的手里,就像蒋介石政权是他自己亲手葬送的一样。因为对独裁者忠勇,注定是个悲剧。

张灵甫画传(1)

(被俘的整编第74师官兵,在听我军干部讲解优待俘虏的政策。)

故事三,来自74师的“解放战士”反戈一击的战斗力。

孟良崮战役后,被俘虏的74师广大士兵,经教育基本上都被我军补入部队。6纵机关有一个排,大部成员都是来自74师。一次在为我军地方工作队担任掩护警卫时,被国民党800多还乡团包围。还乡团是我正规部队也极为头疼的,军事素质虽然不高,但由于大多是逃出解放区的地主、恶霸、政治土匪组成,反共意识极强。这支30人的小队伍与800多亡命徒激战一天,最终竟打跑了还乡团,全排无一伤亡。后来这个排归建时,得到了6纵副司令员皮定均亲自嘉奖。

窥斑知豹,由这样的战士组成的整编第74师战力何其强大。可只有5里宽的天马山阵地,还是以共产党地方武装为主把守的阵地,整编74师、整编83师好几万人东西对攻,两面夹击,为什么三天都撕不开个口子?为什么一旦成为共产党军队的“解放战士”,就龙精虎猛,以一当十?这短时间爆发的战斗激情从何而来呢?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厅长“白皮红心”的郭汝瑰将原因归结为“有主义的部队必战胜无主义的部队”。他说的“主义”到底是什么呢?三个铜钱放两处,一是一,二是二,如果说“解放战士”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都树立起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显然不切合实际,切合的实际是“解放战士”明白了“为谁打仗”。

蒋介石在他的《日记》里自供:“当政20年对于社会与民众福利毫未着手。”反过来,共产党长期以来切切实实落到实处的就是“社会与民众福利”。1947年孟良崮战役后不久,共产党颁布了《土地法大纲》,开始土地改革。千百年来,黔首农夫泣血成川,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孜孜以求的就是土地还家,丰衣足食,过太平日子。为蒋介石打仗,丢的是自家性命,坐享荣华的是腐败官员,只有傻子才愿意为他人火中取栗。现在分到了土地,梦想成真,出身农民、久战思安的解放战士再上战场,那就是为自己的切身利益而战,为保卫“胜利果实”而战,岂有不拼死杀敌的道理?这就是“解放战士”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民的“主义”。

《土地法大纲》是一个杠杆,它撬动的是国民党政府的执政基础,撬动的是整个旧中国的封建根基。陈毅在孟良崮战役你死我活的关键时刻对许世友说:“不惜一切代价,把孟良崮拿下来。你们打掉一千,我给你们补一千;打掉两千,我给你们补两千。”底气就在这里。任你张灵甫是军事奇才,是百战名将,为失去民心的腐败政府效愚忠,也免不了灰飞烟灭。

更全面、更详细地了解张灵甫的一生一世,还是让我们先从他在1938年的那场成名之战说起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