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李定国连败满清两个王,消息传到满清朝廷,整个北京城开始人心躁动了起来。

满清军事贵族们还好,毕竟,不是所有的满洲大臣都同多尔衮一样有野心。他们中的大多数本来就只满足于关外之地,如今侥幸得了关内北方数省之地,还占据了北京城,就更让他们满足了,因而对于满清失利,他们并没有太大的震动与不安,在他们看来,自己同前朝后金一样与大明南北分治也未为不可。

但对于投降清廷的汉奸地主官僚而言,多铎战败的消息却让他们很多人此刻都心里开始感到十分不安,本来认胡人政权为正朔就已经是他们心里的一道坎,如今这个胡人政权却又未能一举灭掉大明,自然就让很多想依靠新朝建立之功而洗刷自己二臣污名的汉族官僚开始担忧自己的名声得不到洗净。

比如韩爌、洪承畴、陈名夏之类。汉奸甲一脸忧愁地看着汉奸乙,喟然一叹:“这旧明不除,你我终究还是被天下人唾弃的二臣,被人戳着脊梁骨啊!”

汉奸洪承畴看向了长空,伸手搓了搓脸:“如今既然已效忠大清,自然当为大清效命,明廷若在一日,这天下就难安一日,无论如何,这大明必须得灭亡才行。”

“诚如大司马所言,别人能接受南北分治,仿金夏南宋之事,我们不能接受,这天下要想太平,只能有一个朝廷,那便是我大清!朱明已有两百余年,早已腐朽,不能不亡”,汉奸乙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觉得风吹着太冷,只得又把瓜皮帽戴在了头

“若朱明真还有岳飞韩世忠之流,依长江天堑,可得国而治,但也应去除国号,奉大清为主,下官作为南人,或许可为使者,劝服江南士绅与朱明皇室降我大清,共灭流贼,如此这前朝之史依旧是我们来修,这身前身后之名依旧是我们来写于丹青之上。”汉奸宁完我说道

洪承畴也点头称是:“说得有理,但能灭还是灭掉为好,虽此次尼康战败,但我大清也并非已无可战之力,以江南之文弱,即便能抵挡我大清铁骑一时,还能抵挡一世不成?无论如何,我们当还得再劝陛下再次伐明才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