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国骥


我作为一个教育行政管理者,在2002年至2003年被选派到美国加州大学学习。趁此机会,我走访了四十多所大中小学,拜访了一百多位美国教育界的人士,并深入到美国社区和美国人的家庭,较深入地探寻了影响美国教育的理念到底是什么。


美国是一个教育大国,也是一个教育强国。由于美国是一个文化多元的国家,反映在教育上,也是多元的,美国没有全国统一的教育制度,五十个州就有五十种不同的教育制度。影响美国教育、形成美国今天教育制度和教育格局的原因很多,但是,最深层次的因素是被美国政府、政党、全社会所有民众所接受和所遵循的教育理念。


实现教育公平和教育机会平等,是美国政府和人民从建国以来甚至在建国以前殖民地时期一直到现在还在追求的目标和梦想。美国从1776年7月4日宣布建国至今二百二十八年的历史中,始终忠于美国开国者们赖以立国的正义、平等、自由的理想,孜孜不倦、坚忍不拔地追求人人生而平等的目标。今天,“保证教育机会均等,提高教育质量”这两句话,作为美国教育部的座右铭镶嵌在教育部总部的大理石的墙壁上,作为一种教育理念已经深入人心。


在美国的历史上,少数族裔特别是美国黑人是受歧视的主要人群,在各方面与白人谈不上有什么平等的权利,更谈不上有教育公平和教育机会均等的权利。那时候,黑人没有选举权,坐车、吃饭、上学、就业、居住,甚至上厕所都得与白人分开,很多州的法律规定黑人与白人必须隔离,种族隔离政策导致种族骚乱不断。1963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发表了美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演讲之一《我有一个梦想》。什么梦想呢?那就是追求黑人与白人一样享有平等和自由的梦想。他说:“一百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今天我们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带来了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漫长夜。然而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之于众。”


他说:“现在是实现民主诺言的时候,现在是从种族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种族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兄弟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中的。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有一个梦想》发表之时,距林肯签署的《解放黑人奴隶的宣言》整整一百年,距美国1776年建国时和托马斯·杰斐逊发表《独立宣言》宣布“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的时间是一百八十七年,但黑人还是没有取得法律上完全平等的权利和自由的权利。而且,马丁·路德·金还于1968年4月4日在田纳西州被种族主义分子刺杀身亡。可见美国的种族歧视历史之长之严重。但随着二十世纪上半叶民权运动的发展,联邦最高法院通过了一系列判决,宣告南方各州的种族歧视法律违宪而无效,直接推动了1964年国会通过《平等权利法案》。从此以后,才在法律上消除了种族歧视问题。然而,种族歧视问题在法律上得到了解决,并不意味着在所有方面和现实中完全实现了平等。美国人认为,教育公平和教育平等是社会公平和社会平等的核心,而且是一个长期追求的目标。直到今天,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为了追求教育公平和教育机会平等,仍采取了许多有效的措施,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具体表现为,第一,联邦政府用调查报告和宏观目标的形式来影响和促进全国教育公平和教育机会均等的进一步实现。美国联邦政府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完成了《国家处在危机之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的调查报告。1981年8月26日,美国教育部长贝尔成立了国家教育优异委员会,由该委员会调查美国的教育质量,并于1983年4月提交了报告,称该报告“既是一份给教育部长的报告,也是一封给美国人民的公开信”。认为在教育方面,美国没有完全实现建国时人人生而平等的诺言,所以美国处在危机之中。该调查报告中还说:“最初在这块陆地上许下的诺言中有一部分正处于危机之中。这诺言是:所有的人,不论其种族、阶级和地位,都有权得到公平机会,得到最大限度地发展他们个人的心灵和精神力量的工具。”“对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来说,对促进共同文化,特别是一个以多元化和个人自由而骄傲的国家来说,共同享有高水平的教育是十分必要的。”该调查报告希望人们看到:美国教育正处于困境,而这种困境并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造成这种困境的责任遍及各个方面,因此,使教育走出困境,需要整个社会的努力。第二,发布了《美国2000:教育战略》。1991年4月,“教育总统”老布什抛出了他振兴美国教育的方案,提出迈向二十一世纪的全国六大教育目标:2000年,美国所有儿童上学之时都已做好学习的准备;2000年,中学生的毕业率要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2000年,学完四年、八年、十二年的课程后各级美国学生要在英语、数学、科学、历史、地理等关键学科方面具有相应的能力;2000年,美国学生的数学、科学成绩要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2000年,美国的成年人都要脱盲而且要掌握在全球性经济竞争中所必需的技能,并能履行公民的权利和职责;2000年,美国的每所学校都要实现无毒品、无暴力,并提供有利于学生学习的有纪律、秩序井然的环境。


1993年4月,克林顿总统宣布《2000目标:教育美国法》,继续进行教育大改革,目标由六个增加到八个:2000年,国家的教师队伍应找到持续提高其职业技能的途径,并抓住机会,不断获得新的知识和技能,以教导美国学生为下个世纪做好准备;2000年,每一所学校都应加强与家长的合作,家长应更多地参与到促进孩子的社会、情感和学业成长的活动中来。


这就是有名的美国教育的八大目标。这八大目标的核心思想是全方位地提高教育质量和实现教育公平。布什总统和克林顿总统认为,教育没有公平就谈不上教育质量,要实现教育公平必须从各方面来促进教育的发展,如普及教育,扫除文盲,促进中小学校之间平衡发展,每个学校都要有好老师,所有家长都要合作等等。


美国总统十分重视教育,有很多总统都宣称自己是“教育总统”。直到今天,小布什总统虽然到处打仗,但对教育公平和教育机会均等的发展是很重视的。小布什于2000年走马上任后,就提出了包括下列项目的施政纲领:教育、税务、社会保障、国防与外交、堕胎问题、医疗、农业科技和新生产业、环境和能源、国际贸易、枪械控制以及慈善事业。他把教育摆在了首位:耗资四百六十亿美元,历时十年,建立一个高标准、提倡发扬个性的教育体制;减少联邦政府的干预,维护校园安全;同时,政府还将审查教育成果。设立五十亿美元的基金,使学生表现出色的学校获得奖励,而学生表现较差的学校将被扣除百分之五的政府拨款;当某地区的公立学校连续三年不能达到标准,政府将动用联邦税款,资助学生家长将学生送往私立学校就读;鼓励更多的学校进行创新;增加大学奖学金,政府拨款八十亿美元,使每个家庭每年节省五千美元免税的教育经费。2003年1月8日,布什又签署了《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令》。这项法律旨在提高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学的质量,进一步促进公民享受平等教育的权利。该法案要求从2004至2005学年开始,全国所有三到八年级学生每年必须接受各州政府的阅读和数学统考,各学区必须对每所学校的考试成绩提出报告,并进行比较。如果一所学校连续两年教学成绩低劣,学生可转学。如果连续三年教学质量未见提高,该校必须支付学生的补习费用。如果连续六年不能提高成绩,该校的员工将进行调整。所有学校必须在十二年内使阅读和数学达标的学生达到百分之百。各校必须缩短穷人与富人、白人与少数民族裔学生的分数差距。各州必须保证在四年内使所有的老师都合格上岗,并将2002年的联邦中小学教育经费预算从2001年的一百八十五亿美元增加到二百六十五亿美元,并扩大学生和家长对学校的选择性,促使学校之间均衡发展。


美国有比较健全的教育法律体系,如《国防教育法》、《中小学教育法》、《天才教育法》、《成人教育法》等等,除此之外,还有针对某一个方面的教育法律。如1862年,国会通过了《莫里斯法》,要求向大学赠送土地,促使大学从贵族向大众开放;二战后,国会通过《大兵法》,大批复员军人转业后进入学校接受高等教育,使大学教育进一步朝大众化的方向发展。


另外,美国民间也与政府相呼应,从经济和社会的角度大声呼吁教育公平和教育机会均等的好处。如美国著名的智囊机构兰德公司,在1999年的教育研究报告的主要结论是:教育公平,能够给政府创造巨额的财政收入,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对平等、自由、机会均等的长期不懈的追求,使美国今天的教育更趋于公平和机会平等的目标。倡导教育机会平等和教育公平而由此形成美国教育的多元性、开放性(向不同层次学习能力和经济条件的人开放)、国际性、灵活性(各种不同性质的学校满足不同目标的人的需要,国家没有统一的教育制度)的特点,使美国教育既能满足不同人群、不同层次的人们的需要,确保教育公平和机会均等,又能满足并充分发挥不同受教育对象的个性特点,使教育充满活力和生机。


美国人认为,从整体上讲,学校培养不出天才,而是培养公民,公民培养好了,人才也就有了。影响美国这一教育理念的有两位教育家,一是纽曼,一是杜威。两位都主张教育的目标是培养社会的好公民。


约翰·亨利·纽曼生于1801年,逝世于1890年,是英国的宗教领袖和教育家。他在《大学的理念》(有的翻译为《大学的理想》)一书中主张教育的目的是培养社会的好公民。


杜威是美国实用主义的教育思想家,他的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美国教育。其实,杜威还是一位平民主义的教育家,他坚决主张教育是培养合格的平民。他宣传平民主义教育思想,提出平民主义教育的两个要素:发展个性的智慧和养成协作的习惯。他大力提倡教育要培养富有个性精神和合作精神的平民和公民。


美国一些著名大学的校长们也纷纷拥护这种主张。如前哈佛大学校长巴布博士就认为,高校有八个功能:提高交流能力;培养分析能力;加强解决问题的能力;培养价值判断的能力;提高社会交往和互动的能力;培养对个人和环境的理解能力;改善个人对当今世界的了解能力;增长艺术和人文学科的知识。这就是美国流行的“开明教育”(或译“自由教育”)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教育的出发点是人,归宿也还是人;教育有为社会服务的责任,但最终目的是为人服务。而迈阿密大学前校长玛莱特博士则进一步认为,“开明教育”的根本责任是为了培养“人”和“公民”。


美国人认为,人文精神本质上是一种自由、自觉、批判的精神,是对善恶、美丑、是非的判断能力,宽容精神,尊重人,合作精神等,甚至包括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都是人文精神的体现。


美国的学校和教授们认为,独立思考、质疑一切是创造之魂,像人文精神一样也是教育之魂。耶鲁大学校长莱文先生说:“对学生来说,就是要对任何事情都提出质疑,不管是你从这个学校的老师,还是从同学那里学到的,或者是你从书上读到的。第二点是学习,虽然你应该先提问题,但是你需要学习读书,得到更多的信息来回答这些问题,努力学习。最后独立思考得出自己的结论,学会如何独立的思考。”


当新生进入耶鲁大学的时候,莱文先生说:“我刚出版了一本书,包括了我最近十年所做的最好的演讲,其中包括了我每年对大学新生的讲话。根据不同的情况,每个讲话都用了不同的比喻,基本上都传达了同样的信息,就是质疑一切,努力学习,独立思考。”


耶鲁大学及其校长的观点,今天已经成为美国人普遍认同和认真实践的一种教育理念。美国人认为,让孩子们具备批判性思维,才会增强独立思考的能力,才能孜孜不倦地追求真理,才能突破人伦关系,做到“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


十九世纪德国洪堡大学创立时所确立的学术自由、教学自由、学习自由的原则曾对美国高等教育产生过重大影响,使得美国历史上曾经以洪堡大学为榜样,对美国教育进行了系列改革。如今美国高等教育也形成了学术自由(AcademicFreedom)、学术自治(AcadmicAutonomy)、学术中立(AcadmicNeutrality)的传统。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说:“只有由受过教育的人民组成的国家才能保持自由。”


他一生都致力于教育事业的发展,是美国第一个提出完备初等教育的人,认为公民有义务完成初等教育。


他晚年立志于办教育,建学校,四处奔波,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弗吉尼亚大学的创办之中。他亲自选址设计、规划、建筑;亲自选定教材、校训、校规和教师。专家认为,弗吉尼亚大学至今还是最适合于学习研究的地方,山清水秀,自然环境与人文景观融为一体,开阔幽深,意境悠远,富于自然和人文气息,传统和现代的和谐兼容,充分表现了杰斐逊的思想境界和教育理念。


杰斐逊十分重视教育,对教育一往情深。特别是到了晚年,他把全部精力和智慧都奉献给了教育。他认为自己一生致力于反专制、反暴政,致力于建立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如果人民没有受到好的教育,国家不是由受过教育的人组成,自己的努力和梦想都将成为泡影,或者如同沙上建塔,顷刻倒塌;或者如海市蜃楼,终究是幻境而已。他的教育思想,可以说奠定了美国教育的基本理念和基本框架,美国今天的教育之所以成为世界之强,饮水思源,其发轫之初时就得益于杰斐逊总统。


美国人和美国政府认为,美国就像一座大厦,支撑这座大厦有三大支柱,一是政府,二是宗教,三是教育。美国的教育体系完备,制度健全,各州各具特色。特别是近四千所各种类型的大学,私立的,公立的,教会的,色彩纷呈。有人这样评价过美国大学所遵守的大学精神:美国大学所坚守的大学精神是使大学成为创造和保存人类文明的场所,成为培养智者的地方,成为人类精神资源传递和知识创造的最佳学堂,成为一个充满创造和创新的具有独立品格的思想熔炉,成为一个拒绝庸俗、坚持操守、努力用思想知识、精神呼唤社会良知,引导社会前行的精神家园。


美国人认为,一个人不管处于什么境地,有两件事是必须做的,并伴随一生:一是受教育,一是信宗教。美国人对教育的重视,达到了与信仰宗教一样的虔诚境界。1620年,欧洲最早的第一批移民,坐着“五月花”号这只船抵达美洲,就是在现在的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普利茅斯上岸。如今,在当时上岸时的一块石头上写着“1620”几个数字,就是对这一重大事件的纪念。那时的移民生活艰苦异常,可以说没有饭吃没有衣穿,还时时面临着各种恶劣环境以及各种疾病特别是瘟疫的威胁。但从1620年起,这批移民就同时在当地建学校与教堂,并于1636年创办了哈佛大学。所以,哈佛大学的老师和学生常自豪地说,美国算不了什么,先有哈佛,后有美国。欧洲移民到美洲以后,每到一处,必先做三件事:一是建教堂,这些移民大多是受到欧洲宗教迫害的新教徒,建教堂是首先必做的一件事,他们认为,有了教堂,人的精神就有了归宿,人就有了精神家园。二是建学校,他们认为,学校是教化之源,是一个人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必经之路,教育可以消除人性中的许多弊端。三是建邮局,邮局是与外部世界联系的桥梁,是人们联系外部世界、认识外部世界的有利工具。这种理念在美国诞生之前一个半世纪就已深深地植根于民众之中。于此,政府和民众对教育的深刻认识,使得美国的教育不仅仅是作为一种纯粹的功利目的而进行的活动,且具有了宗教般虔诚的宗教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