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裁决》之十·铁血流浪汉的过冬大计

当冬天来了的时候,我们要怎么样去过冬?不外乎是穿

上棉衣棉裤,实在冷得不行再找一个火盆子烤烤火,对付对

付就过去了。可是铁血流浪汉不具备以上的条件。为什么?

因为棉衣棉裤和火盆子在菜市场没得捡,不但没有这些,而

且他平时睡觉睡觉老房子,也是屋漏窗破不挡风的所在,夏

天还行,屋子破点四面透风到也凉快。可是到了冬天,这可

冷得受不了...

说实在的,铁血流浪汉他的要求并不高,既不奢望有棉

衣棉裤,也不渴望有火盆子取暖。只要是屋顶不漏窗户不破,

地上铺满茅草,每顿能吃上办冷不热的稀粥,逢年过节啥的

能有几个粗杂粮窝窝头改善一下生活,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的地方有没有呢?有,铁血流浪汉年年冬天都在这

儿过,好事者若问:“哪儿啊?这么好?”,铁血流浪汉都

是这么回答:“衙门大牢啊,怎么样?兄弟一起去住住?”

“别,别介,这好地方还是你一人儿享受得了...”

既然冬天快到了,铁血流浪汉就得严肃考虑一下怎么进

行去衙门大牢过冬的大计。衙门大牢这个地方虽然也不错,

但是不好久住,住上三月就好。住长了也闷得慌。最体面的

方式就是找个酒馆大吃一顿,然后带着愉快的微笑宣布大爷

我没钱。(当然这顿饭的数目不能太多,二三两银子的就可

以了,要是吃个百八十两银子,酒楼就有可能不采用悄无声

息的把你送官府的方式,而是用最野蛮最残酷最血腥的方式

自行解决...)

主意打定,铁血流浪汉一步三摇哼着小曲儿就去了城里

最大的一家酒楼,庆元楼。(为什么选这儿呢?因为庆元楼

现在的老板杨小七,与铁血流浪汉有过那么一点儿交情,来

这儿吃饭不给钱是最有可能以得体的方式去衙门大牢过冬而

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报复。)进得楼来,抬眼就看见掌柜的伊

万斯基人五人六的吆喝着把一干店小二指挥得象个螺陀似的

的团团转(这丫儿以前还不是店小二,现在升掌柜了,跩得

跟二五八万似的)找了副座头,点了几样菜一壶竹叶青,自

斟自饮两个多时辰,这顿过冬前的最后一顿牙祭打完,瞧见

老板杨小七过来了,悄悄的扯住,轻声的说:“老板,你看

...我这个..没有钱....”杨小七到也热情:“哎呀,兄弟

你这是咋说的,不就一顿饭钱么,其实早前要不是兄弟你把

我埋在城门楼底下这么好找的地方,菩萨仙长们可能就找不

到我了,更加没有眼下的一场富贵,说起来您对我还是大大

恩人哪~!您别跟兄弟我见外,这区区一顿饭,我请了!哎~

斯基啊~~ 去,叫人到厨房提溜两只肥鸡来,再包上几斤

烧肉给铁血流浪汉兄弟拿上~~”。

虽然白吃了一顿,还外带拿了不少好吃的,但是铁血流

浪汉今年的过冬大计就此首战失利,过了几天,那两只肥鸡

跟烧肉都变成屎拉了出去之后,铁血流浪汉又在考虑怎么进

行今年过冬大计的第二套方案,体面的方式行不通,那就来

不光彩的方式好了,啥叫不光彩的方式?调戏良家妇女...

(这里边有个重点,良家妇女这四个字,最最要害的是良字

跟女字,年纪小的女娃娃跟寡妇可不能碰,人家一喊起来,

大伙儿一拥而上,当街能给你打死,只能找那些半老徐娘或

者风尘女子下手),

在街上暗角,等了许久。铁血流浪汉终于等到了合适的

目标。那脸上着重重的粉底,四十多岁了走路还摆臀扭胯,

头上插着几朵大红花,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样子。好,就是

她了,暗暗的跟上,斜眼瞧见不远处巡街的地保过来了,右

手猛的一把攥住目标的后领,左手迅速的在目标的前身后背

肉多的掏摸了几把,目标一惊,牢牢的把左手揪住了。铁血

流浪汉心想:“嘿,成了~”目标“猪”唇轻启:“哎哟,

你个死人,急什么嘛,大白天的。我住在南门大街三巷,水

井边过去第五间房子就是,今晚早点过来啊,我男人到保定

出公差去了,屋里没人。”一边说这,一边还侧着身子抛了

个媚眼儿...

第二套方案就此完败,而且那个媚眼的后遗症令铁血流

浪汉三天没吃好饭,还老做恶梦。天是一点一点的冷起来了,

这样下去不行。铁血流浪汉决定走最后的一着:扰乱市场治

安...(话说这可是千古不变万试万灵的好招,可是你得挑

好了对象,那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屠户们可不好惹,皮黄骨

瘦的瘾君子打了也没人可怜,要欺负就得欺负那些外表忠厚

老实,而且也不太强壮的人才可以)

去到菜市场,铁血流浪汉冲到卖豆腐的摊子前面,一把

就把老板当胸抓住了,跟手两个大嘴巴一左一右,把个店老

板扇得头昏眼花,还不明白什么事儿呢,那鼻血就哗的一声

下来了。呼啦抄一下子拥过来一群人,手里都提着棒子或者

苕帚等东西,劈里啪啦的就把豆腐店砸了个七零八落。没搞

错吧?砸豆腐店?铁血流浪汉纳闷了...这时候,巡街的地

保公布了答案:“菜市场豆腐店老板做的是黑心生意,长期

以来,都把前天卖剩下的馊豆腐(本来只能拿去喂猪的),

磨碎了和在新鲜的黄豆汁里边里边重新点卤,煮成新豆腐来

卖给人吃,今日,大老爷亲自买回衙门查验属实,着令取缔

这家黑心豆腐店,貌似忠厚实则黑心的店老板抓回去问罪”

得,第三套入牢过冬方案也宣告泡汤了,郁闷的铁血流

浪汉悻悻的回到老房子。咿?什么时候隔壁的寺庙里里外外

都修缮一新了?,房顶补好了,窗户也换过了,墙壁破的地

方也填上了,供桌上边器皿齐备,点着好几柱高香。别看从

前是个破庙,现在修缮好了还真增添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天,渐渐的暗下来了,庙里的老和尚正在做着晚课。以

前怎么听怎么觉得烦的经文今天却如黄钟大吕般的震动着铁

血流浪汉的心弦。

“其身非有亦非无, 非因非缘非自他,

非方非圆非短长, 非出非没非生灭,

非造非起非为作, 非坐非卧非行住,

非动非转非闲静, 非进非退非安危,

非是非非非得失, 非彼非此非去来,

非青非黄非赤白, 非红非紫种种色。”

·出自佛教经典·法华部《无量义经》

明月、青灯、古佛,配上讼经的声音,整个环境是多么

的宁静和谐。铁血流浪汉的呆呆的站在庙门,猛然间,反省

起自己来:“十多年了,沉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

虽然得回了风流短匕,但是当年的豪情壮志跟飘逸潇洒已随

着十多年的流浪生涯,逐渐消磨殆尽。为了坐牢过冬会做出

这许多的可耻行为,悲观失望的处世态度,卑鄙下流的人生

构成了目前的全部。”

不,不行,我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我要走出这个泥沼,

我要征服那个一直依赖着的心魔。即使它已不存在了,但它

还影响了我十年之久。时间还不算晚,我还年轻,才三十来

岁。我还有大半辈子没过,我不能再呆在菜市场捡垃圾混日

子。前段时间伊万斯基曾经跟我说他需要一个副手,问我愿

不愿意干这个差事,我..我要去找他,接下这个工作。从现

在开始,我,我..我叫龙腾四方,我不再是铁血流浪汉。我

叫龙腾四方...我是龙腾四方~~~~~

正当铁血流浪汉(不,是龙腾四方)在为自己的新生欢呼雀

跃欣喜不已的时候,(没出声喊,怕惊扰了老和尚的功课,

光蹦跳着撒欢儿...)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霍地扭过头去,看见的是高山总捕头那张严肃的脸。

"你在干嘛?"高山总捕头问。

"没干啥。"龙腾四方说。

"那你跟我来一下。"高山总捕头说。

第二天,大老爷升堂。没费什么事儿就下了判决:

“企图盗窃,送大牢关押至明年惊蜇。”

100000g按: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样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

许多东西并不依照咱们个人的思考方式去运作,不管你的本意

是什么,别人的看法未必和你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