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血战宁远, 9千明军靠红夷大炮击败13万后金军.

明朝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二月,后金汗王努尔哈赤在萨尔浒大破前来征讨的明军,消灭明军精锐10万之众,由此彻底改变了双方的战略态势,使明朝从进攻转入了防御。努尔哈赤乘胜进兵攻占了开原、铁岭,并吞叶赫,动摇了明朝在辽东的根基。明天启元年(1621年),乘明朝权臣掣肘,临阵换将之机,努尔哈赤攻陷辽阳、沈阳,连克70余城,辽东明军完全溃散。努尔哈赤随即把都城从赫图阿拉迁到了沈阳,攻势直逼明朝京师地区。就在努尔哈赤百战百胜,志骄意满之际,一个令他晚年蒙羞的人物出场了。

袁崇焕,广东东莞人,祖上原籍广西梧州藤县。他为人慷慨,很有胆略,喜欢和人谈论军事,虽然是个读书人,却有着去做边关大将的志向。袁崇焕在家乡考中了举人,后再考进士却多次落第。每次上北京应试,他总是乘机遍访名山大川,几乎踏遍了半个中国。万历四十七年时袁崇焕终于考中了进士,当时正值明朝萨尔浒之战大败,京师震动。袁崇焕听到消息后心情非常感慨,在当时可能就有了跃跃欲试之心。不久,他被分派到福建邵武去做知县。

天启二年,袁崇焕到北京来述职,闲暇时发表了一些对辽东军事的见解,很是说到了点子上,当时就引起了御史侯恂的注意。侯恂是个比较爱才的人,遂向朝廷保荐袁崇焕有军事才能,于是获升为兵部职方司主事,进入了明朝军界。

没过多久,明朝军队在广宁大战中全军覆没,努尔哈赤的后金军直逼山海关。山海关是明朝在辽东的最后一道屏障,一旦失守北京就要直接面临前线了,一时间朝廷上下十分紧张。就在京师中人心惶惶的时候,袁崇焕骑了一匹马,孤身一人出关去考察。不能不说疾风才知劲草,袁崇焕的这一举动已隐然现出了万人中难以一见的胆略。不久他回到北京,向上司详细报告了边境形势,宣称:“只要给我兵马粮饷,我一人足可守得住山海关。”只会玩木匠活的明熹宗得知后又惊又喜,也就死马当做活马医,派他去助守山海关,袁崇焕终于得到了他向往已久的为国出征的机会。

此时总督辽东战事的经略是重臣孙承宗,他很懂兵略,知道单守山海关是不行的,便派兵在山海关外围的重要地段筑城防守。袁崇焕此时自告奋勇,愿意去离山海关很远的宁远驻守,作为关外抗御清兵的第一道防线。当时明军畏后金军如虎,袁崇焕这一举动令同僚们都很吃惊。孙承宗很赞赏袁崇焕的勇气,便同意了他的要求,让他带5000兵马前往宁远。

袁崇焕血战宁远, 9千明军靠红夷大炮击败13万后金军.

宁远就是现在的辽宁兴城,位于山海关以东200余里。袁崇焕到后不久,远近各方为后金军兵祸所苦的许多关外百姓也从纷纷聚来,小小的宁远一下热闹了起来。宁远城其时刚筑了没多久,城墙只是一道土槽,根本无险可守。袁崇焕到任后,当即雷厉风行地征集士兵和百姓修筑城墙,他立了规格:城墙高3丈2尺,城雉再高6尺,城墙墙址宽3丈。袁崇焕与将士同甘共苦,对老百姓也非常好,所以筑城时人人尽力,几个月功夫就修筑完工。袁崇焕又从后方运来当时最先进的武器,产自荷兰的红夷大炮,共11门,架设在城上,宁远成为了一个非常坚固的军事堡垒。

在前方筑城的同时,孙承宗也在防线各处积极进行练兵屯田,逐渐把防线从山海关向东推进了400多里,收复了许多失地,整个辽东的形势得到了改观。然而奸贼误国,掌握朝政的大宦官魏忠贤竟嫌孙承宗不向他行贿,撤掉了孙的职务,换了一个叫高第的人来当辽东经略。

天启六年(1626年)正月,努尔哈赤挟连战连胜之余威,率兵13万,号称20万,大举进攻宁远。袁崇焕手里只有9千多兵,后金军的兵力则多十几倍,众寡悬殊,情形十分危急。此时据守山海关的高第竟吓破了胆,急忙命令关外明军全部撤回来。袁崇焕接到命令后十分愤怒,拒不执行。高第也不管他,将其余的军事据点全部撤走,丢弃了辛辛苦苦收回的土地,关外只剩下宁远一座孤城。

危急之下袁崇焕镇定自若,他将家眷也接到城里,并刺血明誓,向官兵下拜激以忠义,与全城将士下了必死一战的决心。他下令将城外粮食全部运入渤海觉华岛(今菊花岛)中,将城外全部民房和草料烧尽,不给后金军留下任何东西;命参将祖大寿领一支兵马出宁远西北,做为外援,牵制后金军;自己率军驻守坚城,四门紧闭,组织百姓巡逻放哨,运送火药,做好了决战的准备。

袁崇焕血战宁远, 9千明军靠红夷大炮击败13万后金军.

正月二十三日,努尔哈赤率军杀到宁远,他令一支部队绕过宁远,切断了通向山海关的所有道路。其实努尔哈赤此举大可不必,袁崇焕是决不会从宁远后退的,而那个高第也不可能发一兵一卒来救宁远。努尔哈赤派人去宁远向袁崇焕传话:“我这次带了20大军来攻,宁远是绝对守不住的。你如果献城投降,我一定大加优待,封为大官。”袁崇焕回书说:“你前次已占领了宁远和锦州,后来却放弃了。我修好了城来住,你又来攻,这是什么道理?你说带了20万兵来,我看只有13万,倒也并不算少。我是要死守的,你攻便来攻。”

努尔哈赤新近连胜,兵锋所至,明军无不望风披靡。如今一个无名之将竟敢前来挑战,努尔哈赤不由大怒。二十四日,努尔哈赤亲自督军大举攻城,后金军漫山遍野扑向宁远。后金士兵自幼就骑马射箭,非常骠悍凶猛。为了在骑马奔驰时不被头发遮住脸,女真男人全都把前额剃光,把头发结成一根辫子。汉人称他们为“辫子兵”,畏之如虎。

袁崇焕血战宁远, 9千明军靠红夷大炮击败13万后金军.

后金军很快冲到了城下,而城中却鸦雀无声。突然之间,城头点起千万根火把,弓箭和滚石如雨点般投下城去。袁崇焕的军队虽少,但这些士兵可非辽东那些腐败明军可比,都是孙承宗训练出来的敢死之士,都是自愿和袁崇焕来守宁远的。后金军举起盾牌顶在头上防御,顽强迫近。这时从城头的垛口间推出了许多又长又大的木柜,这些大木柜一半在城内,一半探出城外,木柜中伏有身着盔甲的明军兵士,俯身射箭投石,投完了便将大木柜拉进来,再装矢石出去投掷。接着埋在城边的火药地雷爆发,土石飞扬,后金士兵和战马被炸得四处乱飞。攻城的后金先锋部队每人身上都披两层铁甲,他们推着包铁的撞车攻城,车顶以生牛皮蒙住,弓箭和石头不能将其损坏。袁崇焕命军士架起红夷大炮,对准后金军的后续部队连续轰击,每一炮打出去,火药和铁沙四处飞迸打得敌军尸横遍地。在此之前,后金军还从未见识过火炮的威力。眼见横飞的血肉残肢,即使勇猛如虎的后金士兵也不禁心生怯意。然而努尔哈赤大汗亲自在后面督战,后金军有进无退,仍然拼死冲来。

冲过成堆的尸体,后金军终于攻到近处,用撞车猛撞城墙,声音轰响,沙石飞溅,气势惊人。撞击了很久,城墙多处破损。后金军再用像云梯那样的包铁高车来撞击城墙高处。随后又把包铁车推到城墙边,上面用木板遮住,以挡城头投下的矢石,车里藏了兵士,用铁锹挖掘城墙墙脚。后金军攻进了城墙下的死角,大炮已打他们不到。在这危急之时,明军想到了计策,抬了屋子前的长条大块阶石从城上投下去。阶石十分沉重,铁车上的木板挡不住,砸死了不少后金士兵。攻城历时很久,城基被后金军挖成了一个个凹槽,他们躲在城墙洞内向里挖掘,城上再投大石下去,就打不到了。这时宁远四周十余里的城墙墙脚已被挖得千疮百孔,情势万分危险。满城百姓都惊慌得很,但想到城破后的惨景,便也拼命来相助守城。危急时刻,袁崇焕令士兵将铁索裹上撒有硫磺的棉絮,点火后甩出城外,再将火药撒在褥子和被单上,纷纷投到城下去。铁索来回扫荡,立即点燃褥子被单,在城墙下形成一道火障,烧死烧伤了不少后金军兵。城内又有匠人将火药放在空心的大泥团中,外面围以木框,点燃了药引投下城去,泥团不断旋转喷火,点燃了攻城的撞车,也烧死了很多后金兵。

这时城墙被撞垮了约二丈多,袁崇焕亲自搬石来堵塞缺口,连续两次中箭受伤。部将劝他保重,他厉声道:“宁远虽只区区一城,但与国家的存亡有关。宁远要是不守,数年之后,咱们的父母兄弟都成为鞑子的奴隶了。我若胆小怕死,就算侥幸保得一命,又有什么乐趣?”撕下战袍来裹了左臂的伤口又战。将士在他的榜样之下,人人奋勇,终于堵上了缺口。

二十五日,后金军又来猛攻,袁崇焕率将士死战。红夷大炮发挥了巨大的威力,炮过之处,后金军死伤无数。勇猛善战的女真兵有些迟疑了,进攻队形出现了混乱。努尔哈赤大怒,再次到阵前督战。袁崇焕发现远处黄旗下有一人在指挥后金军攻城,于是令明军开炮轰击。一炮正中旗侧,指挥之人受伤倒下,周围的后金士兵立即扑上抢救,放声大哭。不久,后金军的攻势就停止了。袁崇焕不知,明军击伤的正是努尔哈赤本人。努尔哈赤被救回营后即下令停止攻城,第二天撤军而去。这是努尔哈赤一生打的唯一的一次败仗。

袁崇焕血战宁远, 9千明军靠红夷大炮击败13万后金军.

宁远一仗打得极是惨烈,后金军扔在城下的尸体足有上万具,而明军射出的箭支也有十几万支,城内贮存的火药也快打光了。宁远坚固的城墙上被后金军挖出了70余个洞穴,如果再打下去,局面真是非常危险。满城的百姓见绝处逢生,不由恍若隔世,全都伏地大哭,纷纷拜谢袁崇焕救命之恩。

第二天早晨,袁崇焕派人送了一份礼物和一封书信给正要退军的努尔哈赤,信中说:“老将军横行天下为时已久,今日败在我的手里,只怕是天意了。”努尔哈赤虽受重伤,但对袁崇焕也很钦佩,于是回送礼物及名马,约期再战。

撤军路上努尔哈赤对几个儿子说:“我自25岁起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为什么单是宁远一城就打不下来?”心中十分恼怒。此后伤势越来越重,八月十一日,在离沈阳40里处的瑗鸡堡忧郁而死,终年68岁。

袁崇焕取得宁远大捷,极大的振奋了明朝军队的士气,使汉人们知道后金军也不是不可战胜的。袁崇焕在此战中,并没有使用什么出色的谋略,而纯是以勇气和意志来与努尔哈赤誓死一搏。可以看出,如果大明朝廷不是那么腐败,明军中再多些袁崇焕这样的将领,努尔哈赤是无论如何不能打到山海关的。宁远之战后,本来投降后金的的许多汉人官吏和士兵又逃了回来,山海关外许多驻军据点再次被收复,明朝的辽东形势稳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