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北话版"再别康桥"


原版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东北话版


鸟悄儿地,我走了,

就像我鸟悄儿地来似的。

我鸟悄儿地那么一呼撸,

跟西天的云彩说咕得白了。



那河边儿的金柳条儿啊,

是夕阳里头的新媳妇儿。

那波光里的影子,

在我心里头逛荡。



烂泥上的烂草儿啊,

油的呼儿地在水里得瑟。

在康河的柔波儿里,

我甘愿当一根儿水草儿。



那榆树阴儿里头的小水沟儿,

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磓鼓碎了放在浮藻那旮嗒。

连汤儿水巴涝儿地沉淀着那彩虹一样的那个那个梦!



寻梦,整一根儿大竹竿子!

向青草更青的那旮嗒固悠。

装满了一船的星星光啊!

在星光里斑斓斑驳那旮嗒还给我整一首小曲儿。



但是我没整歌儿,因为,

鸟悄儿地是临走那前儿的笙啊还有箫。

夏虫儿,也给我没吱声。

因为没吱声的还有今儿个下晚儿的康桥。



鸟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蔫不登地来.

我一扑愣衣袖,

不带走一噶得云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