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刑讯逼供曾经存在中国司法系统,对于嫌疑人采取体罚、殴打等措施获取的口供在西方被称为“毒树之果”,我国在2009年8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官员在“完善证据制度,预防刑事错案”研讨会上透露,最高检将以死刑案件为切入点,出台《死刑案件审查、运用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这是我国司法机关首次专门针对死刑案件的证据运用规则出台司法解释。最高检副检察长朱孝清在会上表示:刑讯逼供所取得的证据不仅将不被采纳,而且检察机关还将对刑讯逼供者立案侦查和追究责任。 笔者将杜培武案列出,因为获知此案是在公安大学讲堂上,老师对我们说:你们都是在职警察,不能为了破案率为了政治任务就采取刑讯逼供,这样造成冤家错案会毁掉司法公正!

案件回放:1998年4月22日上午,昆明警方接到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报告:一辆昌河牌警用微型车内,一对青年男女殒命枪击,弹头和弹壳散落在车内,被害人情状惨不忍睹。

经确认,死者的身份也让警方大为吃惊——男性死者是33岁的昆明市路南县(现更名为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女性死者是昆明市公安局通讯处警察王晓湘,时年30岁。两名警察遇害,案情非同小可。

警方初步调查后认定此案属情杀,王晓湘的丈夫、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民警杜培武成为惟一的嫌疑人。案发5小时后,杜培武被警方留置盘问审查,从此失去人身自由,那年他31岁。

在经历公安局侦察、检察院起诉后,1999年2月5日,昆明市中级法院一审认定杜培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杜培武不服,认为“没有杀人,公安刑讯逼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枪在哪里?这始终是控方证据方面的一个重大缺失。杀害两名死者的凶器,正是死者之一的王俊波携带的手枪。在诉讼的所有阶段,杜培武始终无法供述案发后枪支的准确所在。

省高院在审理该案后,审查了一审确定杜培武作案的证据中的疑点——包括取证问题、鉴定时间问题、刑讯逼供问题、以及作案时间、作案动机等等。认为该案的主要证据真实,但存在的疑点不能排除,于1999年11月12日留有余地地将杜降格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决后,杜培武被投入监狱改造。

2000年6月,昆明警方破获一个特大杀人盗车团伙,该团伙犯下十几条命案。其中一名案犯供述,1998年的王晓湘、王俊波被害案是他们干的。枪杀二王的真凶、曾是云南铁路警察的杨天勇等人就此落入法网,突击搜查,那把枪赫然躺在杨天勇的保险柜中,顿时证明杜培武显属无辜。云南省高级法院公开宣告杜培武无罪。公诉机关指控当时负责这一案件侦破工作的宁兴华、秦伯联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对杜培武采用了连续审讯、不准睡觉、拳打脚踢等刑讯逼供方式致使杜培武“承认杀人犯罪事实”,编造了犯罪作案的经过,并在经办干警的带领下“指认作案现场”,从而酿成了使无辜警察成为死刑犯的冤案。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宁兴华、刑侦支队政委秦伯联涉嫌刑讯逼供民警杜培武案,经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一审后今天宣布了判处结果,法庭以刑讯逼供罪判处宁兴华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以刑讯逼供罪判处秦伯联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杜培武毕业云南公安专科学校刑侦系,是一个业务能力强的警察,熟悉所有的办案程序,懂得在何时保存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在看守所数百人面向检察人员要求拍照留下刑讯逼供的伤情)所聘请的律师也是字斟句酌指证明显的程序到证据的瑕疵,但是依旧不能改变公诉机关的起诉,法院的有罪判决,这是为什么?这个案件发生在昆明世界博览会前夕,死了两个警察且是县局副局长,最为重要的是配枪也被抢了,这起案件带给整个云南省府多大压力,领导批示、限期破案调集精兵强将,如此这般,在技术落后的疑罪推定下,刑讯逼供这中屡试不爽的手段自然而然的用在最大嫌疑人杜培武上。我老师在课堂上讲:参与办案的领导事后抱怨杜培武太怂,如果杜培武能扛过去,就不会认定他是杀人嫌犯了。刑讯逼供在整个公安预审工作普遍存在,杜培武也承认曾经在案审中对不老实嫌犯采取过刑讯。当平素熟悉的同事执行上级领导的命令对他的时刻,他的内心苦难可想而知,后来在治安支队工作的杜培武在审问中不再刑讯逼供。公安、检察院、法院,我国的三级办案制本来是一个层层监督从而保障执法公正的机制,但在民警杜培武遭刑讯逼供一案中,除了在省高院留有余地的判处死缓,在破获杨天勇特大杀人团伙后,昆明政法机关主动纠错还杜培武清白,让笔者有亡羊补牢未为晚矣的感叹!

点击达到3000奖励10分,版主:蓝卒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