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3年6月底,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刘少奇在延安召开记者招待会,谴责军统秘遣特务试图暗杀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一时之间中外舆论大哗。破获此次惊天大案的功臣,就是那位曾被毛泽东誉为“延安的‘福尔摩斯’”的布鲁。

延安情报界“三大奇才”之一布鲁,真实姓名陈泊,原名卢茂焕,1909年出生于海南琼海的一个渔民之家。因为家境贫寒,早年的陈泊当过钳工,读过不长时间的夜校,1926年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当地的琼崖工农红军,很快就因作战勇敢、灵活被提升为副连长。在此期间,钳工出身的他还在当地创办了一所小型机械军工厂。到了1928年,由于海南琼崖的革命斗争受挫,陈泊被迫远走印尼苏门答腊岛,次年前往雅加达与马来亚共产党取得了联系,担任了马来亚总工会纠察总队队长,专门负责保卫、除奸工作,从此开始以布鲁为别名。

1931年,马共新加坡区委书记李锦标被捕变节,助纣为虐,亲自带领警察大肆抓捕新加坡地下党员,气焰十分嚣张。为避免新加坡地下党组织遭到更大破坏,马共决定迅速采取刺杀李锦标的锄奸行动,并指令陈泊亲自负责执行。不幸的是,这次本来计划周密的刺杀计划,却因为在酒店等待刺杀时自制的炸弹意外爆炸,导致陈泊脸部、左眼严重受伤,整个左手掌被当场炸飞,昏迷不醒的他也因此被闻声赶来的警察抓捕。

陈泊深知当地警方并不知情,因此在审讯过程中始终咬定炸弹是别人扔进房间,自己只是无辜受害的住客。就这样在案件拖了将近一年之后,当地警方既找不到证据给陈泊定罪,又不甘心就此放人,最后只好以“危险分子”的名义,将陈泊解送出境。1936年年底,陈泊终于与中共地下党组织重新取得了联系,并经香港、广东辗转到了延安,成为延安保卫部门的一名侦察员。

当时正值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期,国民党当局虽然承认了陕甘宁边区的合法地位,但同时屯重兵于周边对边区进行封锁、监视,并不断派遣军统特务潜入破坏,边区政府所在地延安也就自然而然成为敌我双方在隐蔽战线上较量的一个主战场。有着丰富地下斗争经验的陈泊,到延安以后很快就显现出了他在谍报方面的天才,屡建奇功,升任为边区保安处侦探科科长,并与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治安科科长陈龙、总政锄奸部侦察科科长钱益民一起,被誉为延安情报界“三大奇才”。

秘密战线多无名英雄,也多产生传奇,延安时期的陈泊也留下了不少传奇。据说,有一次陈泊获知,边区保卫部门抓获了一名伪装成《中央日报》记者的军统特务,目的是检查边区临近几个县里潜伏特工的“反共”成效。敢于冒险,好出奇招的陈泊以假代假,自己冒充军统特务,带着《中央日报》记者证,继续巡视各县。每到一处,当地潜伏特务纷纷专程前来“谒见”,尽心款待后奉上了早已准备妥当的各种材料,仅仅数天时间,陈泊就抓获了40多个潜伏的特务。

经过两昼夜的突击审查,陈泊终于查明这个假冒新四军旅长田守尧身份之人实际是军统高级特工,混入延安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寻机刺杀毛泽东。

1942年初,时任边区保安处侦探科长的陈泊,一举破获了汉中特训班大案,从此名声大振,并因此获得了“延安的‘福尔摩斯’”的称誉。

所谓的“汉中特训班”,又称“汉中特种技术训练班”,是1939年9月国民党重庆政府为实施向延安边区渗透、潜伏任务,由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在汉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开设的战时游击干部训练班,招募特务骨干进行专业培训,内容除“反共”教育外,还有射击、爆炸、暗杀及窃取情报的技术,毕业后分批潜入延安,搜集中共高层情报。汉中特训班开办后,国民党军统头子戴笠亲自兼任班主任,具体班务则由军统局内“反共专家”负责。至1942年初,汉中特训班已相继派遣数十名骨干学员潜入延安,其中有些人已成功渗透到了中共中央情报机关、部队、边区政府等要害部门。

1942年春节前夕,庆阳县保卫部门抓获一名来自国统区的神秘男子,名叫陈兴林。在审讯过程中,陈兴林自称自己此来负有军统交办的重要使命,并表示弃暗投明。据陈兴林交代,他本人本来是国民党军统汉中特训班1至9期的教员,因为上年底胡宗南曾计划进攻延安,需要潜伏在延安的特务内应外合,于是这次派遣熟悉各期特训班学员的陈兴林前来负责联络事宜。

陈兴林提供的情况引起了边区保安处高度重视。陈泊在与陈兴林彻夜长谈之后,判断其投诚是出自真心,遂建议对其进行攻心战,以此为突破口一举铲除潜伏在延安的汉中特训班特务成员。当时,陈兴林提出自己十分挂念家乡的母亲与妻子,希望能给他三天时间先回老家探亲,边区保安处内部多数同志表示激烈反对,认为陈兴林不过是借口探亲试图寻机逃脱。而陈泊则根据经验判断,陈兴林既然已主动交代如此重要情报,并且敢于说出自己家人所在,应该是真心投诚,因而不但可以同意其回家探亲的要求,甚至不必派人跟随或暗中监视,干脆让其能够自由来去。最后,中央社会部也表示同意陈泊的意见,并让陈泊代为赠送给陈兴林边币、食品等物。

不出陈泊所料,三天后陈兴林如期返回。按照陈兴林提供的情报,陈泊对潜伏在延安的汉中特训班特务进行逐一摸底,最后决定在5月4日延安各界南关大操场举行盛大庆祝会之际,进行全面收网。五四青年节这天,陈泊与十几名精心挑选的保卫干部,带上陈兴林隐蔽在会场入口处的彩门两侧。从上午9时开始,延安各单位队伍唱歌列队进场,依次经过彩门,至庆祝会结束时陈兴林共指认出特务36名。随即,陈泊布置保卫人员对被指认特务进行同时抓捕、突审,其后再经已被逮捕的特务指认,又相继抓获出潜伏的汉中特训班特务20余人,潜伏在延安的汉中特训班骨干成员被一网成擒。

“汉中特训班”案是边区保安处破获的国民党特务机关潜入中共人数最多,潜伏范围最广的一次惊天大案。

胆大心细、敢于出奇制敌,陈泊一手破获军统“汉中特训班”大案,在中共保卫部门一时引起轰动。毛泽东闻之称之为“奇功”,同时又说:“这个布鲁,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

缜密精细,预先洞悉军统刺杀毛泽东阴谋延安时期陈泊的又一奇勋,即是洞察先机,一举破获了军统实施刺杀毛泽东的“假田守尧”案。1943年6月上旬,驻守陕北吴旗及富县的边区部队,相继向延安保卫部门报告两起武装特务偷越哨卡事件。虽然,上述两地的部队报告称,偷越边境的特务均被击毙,但这一反常的情况引起了陈泊的注意,多年的反特经验让他意识到近期延安可能有大事发生。在边区政府保卫部门的建议下,由中央军委保卫部牵头召开留守兵团、保安处、公安局等单位参加的联席会议,做出了加强延安防特反特工作的决定。

当时陈泊正担任边区保安处长,每天有一项日常工作即是阅看保安处抄来的中央主要领导同志日常活动的安排。6月20日,陈泊在阅看领导日程表时注意到6目22日上午10时毛泽东将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这是个陌生的名字,而当陈泊找中央军委保卫部了解情况时,他立即觉察到这个所谓新四军旅长可能存在问题。军委保卫部参谋拿来的田守尧报到材料中,虽然十分详细记录了田旅长自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经渤海、冀东、平西,然后由晋西北进入边区的经过,但田本人却在抵达晋西北时发电报给中央军委,称自己所持介绍信丢失。

联系到最近接连发生边界特务偷越事件,陈泊立刻提出给晋西北的兵站发报查证。当天下午,当地兵站回电报告称并无新四军旅长田守尧经过之事。事关重大,陈泊当即一边单独隔离“田守尧”,一边加紧调查。

经过两昼夜的突击审查,陈泊终于查明这个假冒新四军旅长田守尧身份之人实际是军统高级特工,混入延安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寻机刺杀毛泽东。原来,这一年的3月份,新四军第三师第八旅旅长田守尧一行从山东赴延安参加会议,在连云港与日军遭遇时不幸全部牺牲。事件发生后,当地军统部门获悉战死者身份,并立即密电重庆军统总部,戴笠认为这是一次大好机会,于是亲自策划由军统高级特工假冒田守尧身份,乘毛泽东接见之机进行刺杀行动。由于中共对于真正的田守尧旅长遇难一事毫不知情,这个假冒的田守尧旅长顺利地混入延安后,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整整5天,并没有人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如果不是陈泊心思缜密,抓住了军统暗杀计划中存在的微小破绽,两天后毛泽东接见假田守尧旅长的后果也许不堪设想。

破获假田守尧刺杀毛泽东案,在政治上的重大意义是揭露了国民党重庆当局顽固反共的真面目,让其一时陷入了舆论漩涡,并不得不暂时停止制造更大规模的反共摩擦。同时,及时破获如此大案,也让陈泊这个延安的红色“福尔摩斯”名声大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