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用非暴力不合作思维来打仗的印度军队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是经历过那场战争的泰晤士记者,马克斯维尔写得《印度对华战争》。

国家间的冲突,大部分都因为利益(短期或者长远的)。

国家其实跟原始部落类似。个人让渡一部分权力给集体,形成部落或者国家,以争夺有限的资源。

大多数国家做决策都是以此理论为基础。但有一个国家比较例外,这个国家就是印度。面对中国的时候,印度的决策很多时候像怄气的小孩。印度看待中国时候的不理智,源于1962年的那场战争,那是印度人国运的转折点。

中印战争之前,印度是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第三世界国家信任的领袖,享受崇高的地位,而当时的中国,只是印度的小弟(至少在印度人眼里是这样的)。中印战争之后,印度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小国们再不像以前那么信任他,转而开始尊重中国。印度对中国的仇恨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他们国家的决策,但尴尬的是,大多数中国人对那场战争并不了解。

国内关于这场战争的文献往往有很强的立场性,或者细节不够,所以这篇文章的主要参考文献是内维尔·马克斯威尔的《印度对华战争》。马克斯威尔是英国驻新德里的记者,亲身经历了中印那场战争,他写下这部书时,已经是很多年之后了,但尽管如此,这本书还是被印度视为禁书。

外国人写书,结构不太适合我们中国人。尤其是这本书,穿插了许多不怎么紧急重要的事情,而且前后往往没有因果,看起来很头大。所以这里我结合对印度人的认识,对全书进行梳理一下。

首先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结构:印度的政体仿照英国,只是没有皇室,所以最高实权人物是总理,相当于英国首相。按制度,印度总理做的重大决定需要国会审核通过。但是,尼赫鲁在印度建国中功勋卓著(甘地只是精神象征),所以在议员当中影响力也很大,其实际权力也比之后的总理大得多。

再介绍一下战争的起因:藏南领土。那块地原本属于西藏的,英国人来之后,不经中国政府签字同意,擅自划了麦克马宏线,将西藏划为两半。民国政府的软弱使得他们多年没有处理这一问题,更像是默许了这一边界。

1949年,中国建国。西藏谋求脱离中国,中国军队随即开进西藏。印度谴责中国武力“入侵”西藏,称中国在西藏采取军事行动将有损中国的世界威望,中国表示不在乎,认为对中国不友好的国家会一直不友好,不会因为中国听从他们就变得友好起来。

印度只好接受了这一事实,但在边界问题上,印度则继承了英国将麦克马宏线视为边界的做法,而且没跟北京商量,自认为中印边界就是麦克马宏线。

尼赫鲁一开始对中国的态度是十分热情的。1954年他再度来到中国,在回印度以后,对中国人民在建设国家中表现出来的精力和纪律,印象很深,他认为这给中国带来了“了不起的力量”。

1958年,印度向中国抗议,抗议中国在阿克塞钦修公路,中国则指责:印度的武装人员非法越境,进入中国领土,因而已被扣留。“本中印友好的精神”,这批印度武装人员已被递解出境。(这跟去年的洞朗事件真像!)

1959年,印度国内出于对西藏的同情,民众的反华情绪高涨,议员们要求尼赫鲁对中国强硬。

尼赫鲁对周恩来提出的按照实际控制线(在图中藏印传统边界线和麦克马洪线之间)划分边界的建议置之不理,坚持要求按照麦克马洪线划分,即要求中国后撤。

中国要求印度同时后撤,尼赫鲁同意,但只同意撤一个哨所。他认为这么做是可以让中国保持体面地撤军。

中国不接受,提出应该就边界问题进行总理会晤,但尼赫鲁一方面在国内的讲话中表示渴望会晤,另一方面却拒绝任何形式的接触。

谈判的含义是双方讨价还价,互相妥协,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边界。但在尼赫鲁看来,谈判的意思是说服中国同意印度的主张。

尼赫鲁将拒绝谈判的责任推卸给中国,以保持印度在国际上的良好声誉。而事实上,国际社会也确实如他所愿的那么认为。

1960年,苏联赫鲁晓夫访问美国,冷战气氛缓和。尼赫鲁认为这是自己的功劳。

多年以来,尼赫鲁统治下的印度曾坚持不懈地鼓吹以讲理的、文明的态度来处理国际争端,鼓吹用谈判桌子作为国际风暴的避雷针。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和解局面证明世界大国终于接受了印度所开的处方,并且已经开始把它付诸实施。

尼赫鲁认为:这可能一则是由于印度外交的高明,一则是由于世界人士仍然怀念甘地的光辉形象。印度的自我欣赏是有一定的事实作为根据的。

五十年代末期,印度在世界事务中享有独一无二的地位,从加沙、刚果到朝鲜,被邀去当裁判,当和事佬,或者当仲裁者,人们对它洗耳恭听,求得谅解。作为国际关系动力的不结盟概念的主要定调人,作为不结盟国家公认的发言人,以尼赫鲁为化身的印度,曾经为缓和冷战的冲突多方奔走。

美国也对印度十分尊敬。艾森豪威尔对印度议会说,印度这个国家“怀着伟大的信念同世界其他国家讲话,而人家则怀着极大的崇敬倾听印度。”俄罗斯也对印度保持欣赏,并在中印的争吵中保持着中立,甚至心照不宣的支持。

印度可以让西方国家接受印度对中印争端的说法,并且同新德里一起谴责中国。但是,印度不那么容易取得不结盟国家,特别是其他亚洲国家的同情和支持,因为并不是所有这些国家都是接受那种说中国是全盘错误的论点。这之后,周en来访问印度,发现印度对边界问题很顽固,于是提出的一项建议,即:如果争端不能得到解决,双方应同意维持现状。即双方在边界全线停止巡逻。但印度并未表态,此次高级会谈失败。

会谈之后,印度舆论开始诘难尼赫鲁为什么不谴责中国的侵略行为,仿佛只有指责中国侵略才是忠于国家的行为。尼赫鲁解释,他当时有谴责中国,只是后来忘记提了。周en来在事后得知这件事,很不高兴,他说:“他当面不说,可是,我们一走,就攻击中国政府是侵略。这不是对待客人的态度。这种态度使我们非常痛心,特别是因为尼赫鲁总理是我们所尊敬的。”

高级会谈失败之后,印度巡逻队开始执行“前进政策”,即:在双方军队边境处,印度巡逻队不进攻中国占据的高低,而是插入空隙地带,建立哨所。前进政策的目标是:第一,堵住中国人进一步向前推进的可能路线;第二,迫使中国军队撤走。这项政策十分符合印度人的思维和习惯。印度从谋求建国开始,到中印战争之前,一直没有经历过比较正式的战争。甘地发起不合作运动,在没有大规模战争下实现了印度的独立。

印度联邦的成立也没有发生大战争。尼赫鲁的国大党曾草出一份联邦协议,要求各公国加入,组成联邦,对于不愿意加入的公国,国大党会利用甘地的号召力,到该公国静坐抗议。最后,各公国政府在压力之下,签订联邦协议。1961年,印度出动3万士兵,在空军的掩护下,对果阿的葡萄牙军队发动战争,但战争刚一打响便已经结束,原因是葡萄牙军队不作抵抗,迅速投降。

这场战争让印度认为,执行前进政策也是类似的结果。印度人相信自己道义上无懈可击,中国人不敢攻击他们,否则必会遭到全世界谴责。这种信念跟甘地对英国静坐抗议,相信英国人不敢伤害他们是类似的。

只是这一次,不合作的不是一群手无寸铁的甘地信徒,而是荷枪实弹的印度士兵。而他们面对的,也不是英国人。尼赫鲁和印度许多官员还持有这样一种看法,认为印度的和平天性是举世无双的,并且深信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都同意这种看法。因此,他的外交官经常训斥西方国家发动战争极其不道义,似乎认为印度在道义上如此完美,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听从印度的意见。这经常让西方的国家感到十分难堪。

尼赫鲁在各种场合上暗示,印度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将通过战争来收复他的领土。但他和下属们又坚信不移地认为,无论印度在边境做什么,中国绝对不会攻击他们。而他们忘了,中国是一个军事上比印度强大得多的国家。

印度政府对印度的军队并不友好,这是因为执掌政府的国大党人曾被这些军队的人逮捕虐待过。这种不友好导致政府认为军队不会有被攻击的危险,甚至更恶意的说法是:政府对军队被攻击的危险并不重视。

而且,由于在国际上享有良好的声誉,尼赫鲁认为没有哪个大国会允许另一个大国侵略并占领印度,如果有,其他大国肯定会联合起来予以惩罚。大国之间的相互竞争是印度免遭进攻的有效保证。

但印度失算了!

……未完待续,内容出自公众号[战略总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