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世人惊叹于中国在南沙填海造陆的规模时,当中国网民自嘲“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传颂“我们不种岛,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的段子时,是否还有人记得30年前的那场海战。

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在一次讲座中谈及“解放南沙和台湾的机遇”,1974年西沙海战中国抓住机遇收复了西沙群岛,1988年赤瓜礁海战中国抓住机遇抢占了南沙6个岛礁,使中国在南沙有了立足之地。然而,也是在这次机遇中,中国失去了收复南沙最好的机会。

南沙海战30周年祭  中国痛失收复南沙最佳机会

▲南沙群岛中国控制的7个岛礁示意图,7个岛礁除美济礁外都是通过1988年海战收复的(图源:Google Earth)

1988年的中国海军

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人,1988年当机会来临时,如果海军还如1974年一样弱小,所谓机遇也就很难说是机遇了。

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时,印度媒体一再强调印度不再是1962年的印度,以表明印度有实力应对与中国的战争。1988年时的中国海军也不再是1974年的中国海军。

1974年的西沙海战,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中国小艇打大舰,在胜利的背后是中国海军的无奈。1974年的中国海军,相比西沙海战的对手南越——越南共和国,整体上也许并不弱,甚至还可能强点,但在长期以来的重北轻南战略下,中国海军主力集中于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当时中国排水量千吨以上的驱逐舰5艘全部在北海舰队,排水量千吨以上的护卫舰15艘中虽有5艘65型护卫舰属于南海舰队,但由于65型护卫舰是中国第一次自行设计的中型水面战斗舰艇,问题很多,海战爆发时全部处于维修状态,直到海战结束后才有两艘抵达西沙。

也正是由于当时中国海军的弱小,中国网络长期流传着一个故事——蒋介石出于民族大义,下令台湾海军放开对台湾海峡的封锁,为中国海军南下支援南海舰队的舰艇编队让路。西海海战后中国海军确实有舰艇编队南下增援,并且也是通过台湾海峡南下,究竟是不是蒋介石让路现在已经很难搞清楚了。不过,西海海战后南海舰队受到重视、得到加强却是事实。

到1988年海战爆发前,南海舰队已经鸟枪换炮,拥有三千吨级驱逐舰4艘,051型驱逐舰:161长沙舰、162南宁舰,051D型驱逐舰:163南昌舰、164桂林舰;千吨级护卫舰16艘,65型护卫舰5艘:501下关舰、502南充舰、503开源舰、504东川舰、529海口舰,南下的6601型护卫舰4艘:505昆明舰、506成都舰、507凭祥舰、508西昌舰,053H型护卫舰3艘:509常德舰、551茂名舰、552宜宾舰,053H1型护卫舰4艘:554安顺舰、555昭通舰、556湘潭舰、557吉首舰。海战爆发前,为加强舰艇编队防控能力,隶属于东海舰队的中国唯一一艘装备防空导弹053K型防空护卫舰一号舰531鹰潭舰奉命南下,加入了南海舰队南沙巡航编队,一同前往的还有053H型护卫舰510绍兴舰。

在南海舰队这些千吨以上水面作战舰艇中,051型驱逐舰属于导弹驱逐舰,装备有海鹰-1反舰导弹,053H1型护卫舰属于导弹护卫舰,装备有上游-1反舰导弹,属于当时中国较为先进的军舰;053H型护卫舰、6601型护卫舰、65型护卫舰属于老式的火炮护卫舰,在军舰普遍装备反舰导弹的当时已经落后,其中6601型在1970年代进行了改装,加装了上游-1型反舰导弹。

以当时中国南海舰队的实力,在南海地区除美苏两国舰队外,已经独占鳌头。曾经的强大对手越南共和国已经被北越灭亡,南越海军一部分被北越俘虏,一部分在南越灭亡时或凿沉军舰或逃亡被菲律宾俘获,而北越海军在越南战争中长期被美国海军压制,只装备有一些小艇。统一后的越南海军,尽管有苏联的支持,接收了南越海军部分军舰,但与南海舰队相比仍然相差很远。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海军直到1987年从未到南沙巡航,眼睁睁地看着周边各国将南沙岛礁瓜分殆尽。也许是美苏冷战的大背景下,中国不敢去破坏现状;也许是中国忙于发展经济,军队要忍一忍;也许是中国骨子里的陆权思维在起作用,对于海权、海洋并不在意;也许是在等一个机会,中国绝不开第一枪,但只要对手开了第一枪……

1974年南越海军给了中国收复西沙的机会,那么南沙呢?

联合国的助攻

1987年2月,第十四届海洋委员会年会在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一致通过了《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该计划要求在全球海平面建立统一编号的海洋观测站,并决定由各国负责建设本国境内的海洋观测站,将来所得观测资源,由各国共享。

当时出席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海洋局局长罗钰如敏感地认识到这既是一个能满足世界各国在南中国海航行安全需要,又是一个能显示中国在南海主权的机会,虽然明知当时中国经济技术实力还很有限,罗钰如还是主动提出由中国选址和承建南海地区的观测站。出席会议的越南、菲律宾代表也对中国承建5个观测站表示了同意,其中3个位于中国沿海,1个位于西沙群岛,1个位于南沙群岛。中国高层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进入南沙的机会,将选址和建设的任务交给了海军和国家海洋局。

1987年5月、10月,在海军南海舰队军舰护卫下,国家海洋局先后两次前往南沙群岛进行选址工作,这是中国海军第一次巡航南沙群岛。11月,国家海洋局选定位于南沙群岛西部的永暑礁为南沙群岛观测站站址。

但就在中国进行勘察、选址、准备施工期间,越南突然撤销了在海洋委员会上投票赞成中国在南沙修建观测站的代表,越南外交部也发表声明称“要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进行干预”。

1988年1月14日,中国海军将用于建站的部分施工器材运到永暑礁。1月31日,越南海军派出2艘武装运输船,运载修建高脚屋的器材开到永暑礁。中国海军担任警戒任务的南海舰队552“宜宾”号护卫舰编队进行拦截,并派7名官兵驾驶小艇登上永暑礁,插上了中国国旗,越南海军被迫放弃了占礁行动。在中国海军舰队的保护下,1988年2月上旬,中国海军施工部队开始在永暑礁建设海洋观测站。

抢占永暑礁未果后,越南海军先后派出舰只、人员抢占中国军队占据礁盘周围的其它岛礁,中越海军在这些岛礁处于武装对峙状态。2月18日,中越海军编队在华阳礁附近海域对峙,中越海军同时登上华阳礁,双方士兵武装对峙,后越南海军撤走。3月13日开始,中越海军编队在赤瓜礁附近海域对峙,正是这次对峙中发生了海战。

赤瓜礁海战

3月14日早晨,双方士兵在赤瓜礁对峙过程中,中国531舰反潜兵班长杜祥厚试图拔掉插在礁盘上的越南国旗。双方在争夺旗帜过程中,中国502舰副枪炮长杨志亮用手推开越军瞄准的枪支,杨志亮左臂被子弹射穿,随即双方士兵发生交火,进而军舰参加进来,“314海战”或称“赤瓜礁海战”爆发。

为配合这次观测站建设,南海舰队几乎是主力尽出。海战爆发时,在南沙附近有驱逐舰162南宁舰,护卫舰502南充舰、503开源舰、508西昌舰、553韶关舰、556湘潭舰,南拖147号拖船,以及东海舰队的护卫舰510绍兴舰、531鹰潭舰,计有驱逐舰1艘、护卫舰7艘。而越南海军只有一些登陆舰和武装船只,中国海军处于绝对优势。

在赤瓜礁附近,由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参谋长陈伟文指挥的502编队,包括65型护卫舰502南充舰、053K型防空护卫舰531鹰潭号、053H1型护卫舰556湘潭舰三艘护卫舰,越军为1艘登陆舰、两艘武装运输船,中国海军同样处于绝对优势,海战没有任何悬念。

8时47分越南604船上的机枪向赤瓜礁上开火,48分中国海军502南充舰开火还击,4分钟后604船起火,8分钟后下沉,登上赤瓜礁的40多名越军投降。与此同时,531鹰潭舰与越南505登陆舰发生交火,击沉604船后502护卫舰也加入对505登陆舰的进攻,为避免被击沉505登陆舰在附近的鬼喊礁搁浅。9时15分,556湘潭舰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奉命向越南605船发起攻击,9时37分556舰停止攻击,海战结束,605船于当晚沉没。

在这场耗时不到1个小时的海战中,中国海军以1人受伤的代价,击沉越南武装运输船2艘、登陆舰1艘,越南数据显示越军64人死亡、11人受伤、9人被俘,中国海军大胜。这唯一受伤的就是左臂被贯穿的502舰副枪炮长杨志亮,伤愈后杨志亮被调往北海舰队任职,直到2016年已经担任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的杨志亮才随海军慰问组再一次重返赤瓜礁,海战已经过去28年。2017年,杨志亮晋升海军少将,现任中国海军研究院院长。

海战结束后,中国海军编队撤离了战场,中国官方的说法是当时中国空军还不能有效支援南沙群岛海域的作战,担心越南空军的空中支援。中国海军的防空在当时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作为中国唯一的防空型护卫舰,531鹰潭舰原本应该装备两座双联装红旗61型防空导弹,配备防空导弹24枚,但据编队指挥员陈伟文以及531鹰潭舰指挥员徐友法回忆,鹰潭舰实际并未携带防空导弹。鹰潭舰本质上是一款实验性质的军舰,其防空性能如何也是一个未知数,中国海军撤离也属正常。

然而,当中国海军凯旋而归时,迎接他们的不是锣鼓喧天的庆祝场面而是审查。

南沙海战30周年祭  中国痛失收复南沙最佳机会

▲由中国青岛海军博物馆收藏的1988年赤瓜礁海战功勋舰、053K型防空护卫舰531鹰潭舰。与鹰潭舰同年退役同时由海军博物馆收藏的502南充舰,2012年时已经因舰体老旧、维护困难、安全隐患多而拆解(图源:VCG)

谁开的第一枪?

据《大海将星——88南沙海战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纪事》一文披露,海战结束后502编队奉命返航,上级机关安排556湘潭舰、531鹰潭舰先行,502南充舰、503开源舰最后撤离。当时陈伟文并未多想,后来才知道556、531两舰返航后,“上级机关人员即登舰进行调查,内容是当时赤瓜礁上的斗争情况,是谁先开的枪,编队指挥员如何下的命令,又是如何指挥的……”。调查完毕后,才下令502、503两舰返航。

陈伟文一返航就被领上一辆汽车,让他去汇报情况。汇报会在码头勤务处的会议室举行,参加的人包括海军司令部作战部长、情报部长以及南海舰队相关人员二三十人。“他们个个表情严肃,没有笑容,没有问候,只有桌上的一部录音机发出声音。看这架势,真有点像法庭审判”犯人“的样子。”陈伟文汇报完后,“会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掌声过后,陈伟文所见到的,仍然是一张张严肃的脸,没有丝毫笑容的脸。陈伟文突然领悟到:他们都是奉命来调查的,上头还没有表态,作为调查人员,他们是不敢评论的”。

调查的核心是谁开的第一枪。陈伟文率领编队前往南沙前,专程前来检查工作的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就给陈伟文看了一位北京首长关于南沙斗争的绝密讲话——“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枪,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如敌占我岛屿,要强行将其赶走”,陈伟文将其归纳为“五不一赶”,这是高层对于南沙的最高指导原则。

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海战时间里,陈伟文共收到了26份电报。这26份电报中,有14份是具体指示编队如何与越军“斗争”的,如:“严格执行政策,不准撞击越舰”;“阻止越军登礁,但不主动开火”;“如果越军炮火射击对我不构成直接威胁,我则不予理睬”;“不主动惹事,防止吃亏”;“不要再主动攻击,特别越军是运输船”;“其他方向敌不开火,我不开火”;“不再扩大事态,尽量避免与越军舰艇接触,以不丢失己占礁为原则”;“不要主动拔越国旗,不主动动武,如越火炮未向我开火和对我未构成直接威胁,我不得开火,切切!”

也就说,中国从高层到作战指挥部门,既不希望在南沙与越南发生战争,但又不希望前线将士吃亏,发生战争也要控制冲突规模,将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赤瓜礁海战大打出手后,就算是为了将来与越南在外交、舆论上打嘴仗,也需要调查清楚究竟是谁开的第一枪,更何况对于战场抗命一向都是极为忌讳的。

半个月的调查过后,4月1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嘉奖令,通令嘉奖南沙海战参战人员。调查如此结束,有人说是因为国外媒体的报道中都指明是越南挑起的海战,使中国在舆论上也取得了胜利。也有人说是因为时任国家主席、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讲了话:仗不是我们打赢了吗?南沙岛礁不是在我们手里了吗?还调查什么。

1988年9月,中国恢复军衔,陈伟文在担任副军职仅一年的情况下被破格评为海军少将。同月,陈伟文前往海军最高学府海军指挥学院战役指挥班学习。按照中共的惯例,被提拔前到党校、军校进修是很平常的事,然而1990年7月陈伟文平调海军广州舰艇学院副院长兼训练部长,由一线军事指挥部门首长平调军事院校副职,连明升暗降都算不上。此后,陈伟文曾任广州舰艇学院党委常委、纪委书记,1995年6月退休。

回顾整个赤瓜礁海战经过,以及前述海战中陈伟文收到的电报,陈伟文被投闲散置很可能与命令556湘潭舰进攻越南605船有关。当时556舰与605船距离主战场较远,电文中也强调不要攻击越南运输船、不要主动攻击越南舰船,“越火炮未向我开火和对我未构成直接威胁,我不得开火”,本着不扩大战事的原则556舰不应该攻击605船,但陈伟文下令攻击了,这极易被认为是违抗命令。

失去的机遇

金一南将军在“解放南沙和台湾的机遇”讲座中指出,赤瓜礁海战对于中国是一次机遇,一次可与西沙海战收复西沙群岛媲美的机遇。当时,尽管苏联在金兰湾仍然驻扎有一支舰队,但苏联在全球实际已经处于守势,中苏关系已经缓和,苏联关注的焦点仍然是东欧。而美国,当时的注意力同样在欧洲,中美又处于准盟友的蜜月状态,对于中国在南海与越南的战争,美国不会有什么想法。美苏对于中国在南沙的行动都不会太在意,中国海军实力又占据优势,可以说当时是一举收复南沙群岛最佳的时机。

当然,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一年以后苏联就会风雨飘摇,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解体,因而中国选择了保守的静观待变,认为南沙拖下去没什么问题。谁料想,苏联解体,中美关系进入寒冬,美国日益将中国作为对手,不断介入南沙,酿成了今天的局面。如果让中国再选一次,也许就不会撤退了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