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了钓友们的一个个关于钓鱼的帖子,引起了我无数的回忆,一幅幅照片中那些现代化的装备,使我想起了网络中流行的”羡慕、嫉妒、恨”这个词,但真放到自已身上,除了对现在钓鱼人那一流的装备略有羡慕外,什么嫉妒、恨的感觉却是一点也没有。除了有”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的想法外,更多的却是现在的钓鱼人虽然装备优良,却享受不到我的当年那种自制钓鱼装备的烦恼和欢乐。虽然有人会嘲笑我这是吃不到葡萄反说葡萄酸。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人们使用的钓杆大部分是竹子的,一副杆几块钱,只不过是月工资的几分之一,而那些不是竹子的高级鱼杆,就是叫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物件了,一般人谁会用几个月的工资去买一杆能买一辆新自行车的钓鱼杆?而其他的,却大都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玩艺,比如说渔护,只是一个有一尺多长的没有口的网兜,有什么用?谁会钓一条鱼把渔护拉上来,把鱼放进去,再把渔护扔到水里,要是离水很近还好说,离水远了就烦死人了。有人用两口子办事时的情景打比喻:弄这个还没摆治那个的会大!(原话实在是上不了台面)我们是生产电缆的工厂,很多自制装备的原材料,在厂里废品堆里都可以找到,多股的尼龙丝废电缆上有的是,各种颜色和直径的塑胶废电线把中间的铜线抽出来作成的护圈更是漂亮,街上卖的鱼浮在阳光下的水面上看不清楚,怎么能比得上我们用白色和红色泡沫线自制的散浮?钓杆甩到水里,一长串每节一公分多长白色的散浮漂在水面的横着,入水了的竖着,水面上是一节红色的,既漂亮又清楚,从散浮的沉入水下或上浮出水面的情景,分辩出是什么鱼在咬勾,是大鱼还是小鱼,就会相对容易的多。那时侯街上没有散浮卖,而我的厂那种泡沫电线,则是最好的制造散浮的材料,抽去中间的铜芯,串在钓鱼线上,再塞上一段细草棍,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根据水的深浅和鱼的品种进行调整高低和相互每节的间距,良好的作用引得不少外边的钓友过来求取。俗话说”七十二行,钳工为王”,比比谁作的装备更漂亮、更实用,也是一种很大的乐趣,就是从街上买回来的鱼勾,我们也会用微型锉刀,把它修整得更锐利,更实用。

用底勾钓到老鳖时,更是分外的有趣,我们的”报警”装备是由一根五毫米左右的铜棍插入地下,铜棍上端有一根自制的小弹簧套在上边,十多公分长的小弹簧上端有一个小铃铛,钓鱼线则是卡在弹簧上,老鳖吃勾时,先是铃铛轻轻一响,然后是看着铜棍上的小弹簧无声无息地慢慢地弯曲、伸直,再弯曲,再伸直,几个闻讯而来的钓友看着,想象着老鳖吃勾时头一伸一缩的情景,根据小弹簧的弯曲程度,作出吃勾老鳖大小的推断和争论,等铃声大作后,把钓到的老鳖提出水面,最位判定谁的推断正确。

那时侯没有冰箱,没有摩托,更没有汽车,几十公里的路全靠骑自行车,钓的鱼少了还好说,但那时侯鱼多啊,出去一趟,钓个十斤八斤的是常有的事,谁家里都没有电话,只能是骑着自行车往亲友家送,那种”劳累着并快乐着”的滋味,现在的人们也享受不到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