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红海行动》我有意见要说,并且和《战狼II》作了比较

起先知道红海行动是个香港导演,我就持怀疑态度,又看到电影以血腥燃爆为卖点,我更怀疑这是一个香港片。

就我的观赏偏好,我认为影片有两个硬伤:一是整个影片的场景色彩是昏黄色,从电影开始到结尾都是,给人一种压抑,阵旧的感觉。再加上第二个硬伤:配乐。让我感觉自己是在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战争片(类似北非偷袭德军营地这样的二战片)。在我的印象中,好莱坞的动作片场景色彩都是很阳光的。《战狼II》给我的观影感觉就是色彩明亮,视觉开阔,节奏明快,看了让人畅快,而不是让人压抑,当然了,把平民当靶子打也是太那个了。同是沙漠背景,《锅盖头》的沙漠是强烈太阳光照射下泛白的沙漠。

第二个硬伤:配乐。从解救商船,到巷战中解救领事馆车队,到解救叛军占领地的人质营,每场战斗均有配乐,说话声还有重音。用配乐这种方式来烘托紧张气氛,让我感觉自己是在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打斗片,是关于香港人在东南亚参与战斗那种战斗片。为了对比我恶补了一下好莱坞战斗片,《黑鹰坠落》,听到的是机枪的“突突”声,士兵交流都是在敌方“突突”的机枪声背景杂音下交流的,说话语音还要盖过杂音才能听清楚,这样的情境才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红海行动》的巷战中我听到最多的是枪击玻璃的破碎片,而在《黑鹰坠落》中我听到的是大量弹壳抛出落地的金属撞击声,这才是强劲的战斗,这是两者对战斗场景理解的差异。

再说说海空场景,《红海行动》的海空场景,我总觉得有一种清冷的感觉。再对比一下《战狼II》的海空场景,无论色彩还是拍摄角度,都给人一种海军的阵势感。而《红海行动》的军舰,让人感觉是海警船,在海上执行海事任务的,从他的拍摄角度和节奏看,他用的是叙事方式。

以上作战环境的设置,就决定了他往后的影片风格了。

下面再细说一下各个阶段的战斗。

《红海行动》的另一个特点是:话太多,每场战斗队员之间都有不断的对话。开头货船救人质那一段,当然了导演是想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急促的语气交流来加快节奏感,营造紧张感,但是语速太快了我听着象是在背一串词,从语音中就听不到他说这句话时是否有过思索,听不到他说这句话的意义。我觉得《深海利剑》中解救货船那一段都比《红海行动》象中国军人。《红海行动》就象“飞虎队”。可能导演更注重人员之间的交流,还不如让队员之间打手势,然后另一队员会意,然后悄悄就位或迅速就位,动作多一点。实时描写作战双方的心理状态和行为状态,当突击队员靠近舱门时,门内或另一边的恐怖分子正在干什么,然后突击队员怎么样……狙击手枪弹出膛居然用慢镜头特写一颗子弹。按照好莱坞风格应该是一枪毙命,直接倒地,这样节奏更爽快。说他们不象军人团队是因为看不到他们有战术意识,缺少对人的应对意识的描写。看好莱坞特种部队打仗,战术意识和战术配合,从他们的神眼动作等感知得到,而《红海行动》,他们之间的配合只能通过不断的对话来达成。战术意识应该是通过平时训练而达成的队员之间的默契。好莱坞的打仗,你说一句话,就意味着下一步他要做什么。人家的对话言简意赅,表现在人家对战况的把握和调节上。

记者工作室怎么显得昏暗,光强度不够。夏楠就是香港女记者的形象,象是香港人介入东南亚事件那种。记者走出报纸,是一个昏暗的街区,按照好莱坞风格,应该是个明媚的阳光下的恢宏的大厦。汽车爆炸时,视觉不应这么窄,还应该看看周围的路人惊慌的样子。

当突击队出发去救使馆车队时,为什么是这样的跑动?在大军舰背景下的跑动,看着感觉不对劲,军舰的背景这么平坦,地面又这么平坦,你一队人排成横线全副武装地跑,有什么战术意义吗?我感觉这种拍摄手法是香港型的战斗片的特点。我第一时间就想起吕良伟主演的《常德大血战》,日本兵集群进攻时,居然是弓着腰偷偷摸摸地前进,明明是阵地进攻,却一个个象夜行做贼的忍者龟似的。好了,在《红海行动》的巷战中,突击队进一座建筑物时是弓着腰小心翼翼地串成线进去的。突击队上到楼顶也是弓着腰小心翼翼串成线出来的。这是拍武侠片?按照好莱坞风格,应该有力度一点,看到他们散开时,从他们的姿态应该能看出来他们的脑子里在判断对手在哪里。

巷战中叛军大部队进场,拍得很没有力度,想用重叠镜头拍出集群的力量感?让我想起《大决战》中重重叠叠的国民党军队进攻的镜头,那力度感你学到没有?叛军大部队进场怎么就差点感觉,没分析出来,看起来步伐很轻,不象临战状态却象排练出操。看看《山2》大队武装分子进村的镜头,远的想想《野鹅敢死队》那一队队非洲兵的镜头,那力度感怎么在这里就没体现出来。《战狼II》的叛乱分子,也比《红海行动》的叛乱分子有气场。

大军舰背景下队员的跑动,除了营造紧张感还能给队员们一个特写,这个好理解。按照好莱坞风格,这样跑动的背景应该是烽火连天的爆炸,白烟腾起或浓烟滚滚。我认为既然现实中的也门撤侨行动不能达到火爆的视效,那么只好升级电影档次。按照我的理解,电影中既然把这么先进的驱逐舰都摆出来了,不发一弹(是指象俄罗斯那样向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发射巡航导弹这样能体现海军作战水平的导弹)怎么对得起这战舰。而且海军战斗力也不能靠突击队的血腥战斗和自我牲牺来体现吧。好了,下面我们学好莱坞大片来显示中国的军力。

抢救人质的紧张感应该通过指挥层次来体现,通过一系列的镜头转移,把镜头从城市众楼层的顶部移向天空,再移向海上舰只的舰桥,再移向远在祖国的总部。通过电子情报之间的传递,首脑之间的热线交流,体现出指挥层的紧张感,体现出高层对人质被扣押的关心。

要考虑在多大程度上展示国家的军事实力,要先考虑设定一个什么样的对手,我这里设定恐怖分子一方应该有受过欧美教育训练的人员,而且有计算机高手。

恐怖分子一方不只有一个大佬,还应该有一个二佬。

我方人员能够调用的支援武器:直升机,携带智能炸弹的无人机,潜射巡航导弹。

接下来是作战力量的调集,在红海只有一艘驱逐舰,远在印度洋还有一艘攻击型潜艇准备进行远程导弹的支援,还有一艘正在前往红海途中的两栖舰或医护船,地勤人员紧张地给直升机装货,准备运送物资。镜头放在直升机顶部,直升机是“直-8”那种,拍螺旋桨的“呼呼”声,镜头随直升机上升,然后稍稍降低,从平视角度看。整个过程就是拍直升机从舰上起飞然后移向海天一边。

补充说明一下,在印度洋那艘潜艇就是《深海利剑》里那艘参加亚丁湾联合演习的那艘,艇长对卢一涛等新学员说:你这个智多星不是有用巡航导弹进行陆上攻击的模拟方案吗?现在情况紧急可以拿来做备案。

-------------------------------------

下面是各场战斗:

巷战救人质:当舰上指挥员得知大使馆人员被困在邻近地区时,出动突击队前去营救。此时政府军正和叛乱分子交火。在交战中,发现叛军有一个隐藏的火力控制点。政府军的进攻受到重大挫伤,一辆装甲车被摧毁,另一辆装甲车遇上定向爆破的路边炸弹。当地政府军首领向中国队长求救。中国队员操作电子设备,测定谁在操控路边炸弹,最后把目标锁定在某处高楼。突击队员鱼贯而入高楼与恐怖分子展开楼层角逐。接下来的场景是火力“突突突”:从一个墙柱跳到一个墙柱,背靠墙壁躲子弹,然后一个闪身出来向楼上“突突突”……手执95式步枪抵肩射击“突突突”……另一边是背靠墙壁悄悄靠近反手向屋里甩手榴弹……一个手执班用机枪的队员在墙柱,障碍物之间横向移动,横扫对面,火力“突突突”……——“突突突”的时候弹壳抛射的金属撞击声充满耳边,弹壳溅落满地。还有单发榴弹枪射击时的后座冲击力,榴弹撞到对面墙上爆炸……一个队员向楼上扔手榴弹,爆炸过后冲上一层楼梯,反身举枪向楼上“突突突”……一个队员冲向楼栏,向下面几个点“突突突”,子弹撞击或擦过墙柱,木柱,碎片飞溅,楼内充满硝烟……

战斗结束,清点人员,我方领队对副领队说,其实这次任务是要找一个重要人员。原来在我方被扣人质中有一个是手握国家机密的外交官或高科技人员(以下简称重要人员A),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目前恐布分子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刚被解救的人员中,没有发现重要人员A。

我方在和当地政府和俄罗斯方的情报交换中,得知叛乱分子和基地组织有染。

接下来把镜头切换到恐怖分子这边,正在他们控制下的一个城市内开会,恐怖分子大佬正说着进攻政府军的事,恐怖分子二佬进来说收到内线情报,中国海军参与营救人质的事是因为其中有他们的高科技人员。关押人质的地方正在交火区某处。

我们这边,当地政府方传递的消息是:根据线人情报得知恐怖分子有两处人质关押点。关押点A是叛乱分子控制下的一个小镇,关押点B是一个处于交火状态的城市。

突击队兵分两路,A小队奉命进军人质关押点A。由于运输直升机不够用,运输直升机给了B小队。A小队只能乘车前行。

突击队A小队在进军途中得知最新消息:叛乱分子策反了一部分政府军部队,得到一部分正规军武器。

继续进军的途中有一架轻型联络机光顾了他们,从他们头顶飞掠而过。这是不祥之兆。

A小队放出的无人机侦测设备出故障往回飞。这时一辆车被击中起火。他们和叛乱分子武装遭遇了。

---------------------------------

遭遇战:

敌方有装甲车,突击队的车队被压制,车队退回山背后。突击队员爬上山坡组织防御,用枪榴弹阻击了装甲车进攻。双方对峙。突击队呼叫直升机来支援。

------------------------------------

空中突袭:

叛乱分子密谋绑架的一架民用运输直升机被破获。我方通过和当地政府沟通,得到允许,突击队B小队佯装成劫机叛乱分子并押持俘虏,跟在后面的还有两架直-8运输机,一起飞往交火城市B。

叛军二佬正在交火城市B召开作战会议。突击队B小队通过俘虏和叛军二佬沟通并直接飞往召开会议的大楼。

直升机飞到楼顶上空,突击队员以战术动作从直升机悬吊而下,占领楼顶,作战环境是周围都是一些低矮的平民楼,楼间距很小,楼层之间适合“跑酷”。战斗在各楼顶和平台之间展开,作战中双方翻越于各平台之间。

突击队员从楼顶攻入,叛乱分子首脑已逃亡,经搜查后发现一个视频录像,录像内容是我国某某地区的恐怖组织头子和他的分队正在某地C接受新武器和训练,叛军和其他各国的恐怖分子在这里有一个集训点C,接受基地组织的训练。

搜查后没有发现重要人员A。

--------------------------------------------

乘乱偷袭:

突击小队A在直升机支援下成功驱离了对方装甲车队。经审问俘虏,得知小镇A的叛军正向交火前线移动,小镇A内守军空虚。A小队的领队遂组织制订了乘虚偷袭计划。

---------------------------------------------

叛军大本营:叛军大佬已经获知了人质中有中国的重要人员A。遂指派一队人马到小镇A提取重要人员。

----------------------------------------------

视觉回到A小队:

没啥说的,按一般套路,A小队各负责人在山上观察小镇,在各处制高点布控火力控制点,狙击枪手瞄准敌观察楼上的哨兵。打掉观察楼上的哨兵,打开一个缺口,负责潜入的队员在敌观察盲区潜入,控制敌指挥室,控制敌营房。在这过程中敌人被惊醒,发生短暂交火。制高点处的狙击枪手,重机枪手,反坦克导弹手较好地控制了战场。

---------------------------------------------

叛军大本营:叛军大佬已经获知小镇A遭突袭。遂指令从小镇A出发开往交火区的车队折返小镇A。并从大本营开出车队驰援小镇A。

----------------------------------------------

视觉回到A小队:

交火结束,解救人质,找到重要人员A。大家分乘数辆敌军营内的卡车开始撤离。

逃亡:

在太阳强光照射下的沙漠一片泛白,从空中远看一路车队拖带着滚滚烟尘行驶在公路上(侧面视觉)。这时把镜头移近地面,稍高于地平线,侧面远处一列横排的皮卡车队出现,这是叛军此前从小镇A开出的部队来拦截了,皮卡的机枪开始“突突突”,把镜头移向每辆皮卡上的机枪单独看它“突突突”,耳边伴随大量弹壳抛射的金属撞击声……A小队各车都疯狂驾车,各车疯狂用车载机枪还击“突突突”……

两架“直-9”直升机掩护撤退。远近景结合拍摄直升机狂射火箭弹,近景是从稍低于直升机的底部视觉看直升机发射火箭弹(直升机就象个骑兵),远景是从顶部看直升机环顾整个战场,发射火箭弹后绕一个弯折回来又射。再从机舱内看机枪手的侧背面,操纵机枪向下面猛烈“突突突”……

皮卡车队被消灭,直升机弹药所剩无几。这时直升机驾驶员发现远处尘烟滚滚,后有追兵。更多的皮卡车队滚滚而来。直升机驾驶员要求舰上火力支援。远在印度洋的攻击型潜艇开始发射巡航导弹。直升机留空引导巡航导弹,开启激光发射装置。数发巡航导弹飞掠而来,空中爆炸,子母弹象雨点落下,覆盖整个车队,腾起大面积尘烟(参考《太阳之泪》最后部分)。

车队脱险,回到港口。

最后在印度洋上的攻击型潜艇再度发射巡航导弹,击中摧毁恐怖分子的集训点C。

故事完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