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郭松民

声明:独立评论员郭松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韩国炸锅了!什么原因?

前两天,土耳其一家电视台在报道菲佣遇害藏尸案时,文某某的照片赫然被当成嫌疑人的照片展示在电视屏幕上。更可笑的是,当主持人念到“嫌疑人夫妇被捕”时,背景上出现的是文某某与老特女儿伊万卡的合影。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乌龙报道令韩国大哗,韩方要求该电视台删除新闻并道歉,其网友也愤愤不已,但土耳其这家电视台却有点不以为然,觉得韩国人未免小题大做。

不过,用错人家照片,说到底还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乌龙,至少没有实质性的危害。

在韩国和土耳其的交往史上,有比这严重得多的大乌龙。

(一)

1950年10月17日,土耳其第一旅共5000余名士兵在釜山登陆。

这一天,西线美军前锋已迫近鸭绿江,东线美李军也接近图们江。

一向骄横的麦克阿瑟认为“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了,可以让孩子们回去过感恩节”,中国人即便是想介入,也已经太晚了

土军也认为,他们参加的不过是一次“警察行动”而已,不会有激烈战斗。

麦克阿瑟和土耳其人都没有料到,仅仅两天之后,我志愿军就秘密入朝。

1950年10月25日,第一次战役打响。

仁川登陆后就再没有受过严重打击的美李军遭到志愿军迎头痛击,潮水一般向南溃退。

土耳其旅派上了用场——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尔顿·沃克中将,按照美军一贯的让友军当替死鬼,自己抢先逃命的传统,命令土耳其旅去堵缺口。

相对于志愿军的猛烈攻势,这个命令被美国军事史学家形容为用一个阿司匹林药瓶的软木塞去堵一个啤酒桶的桶口

土耳其旅就这样懵懵懂懂的上了前线。

在他们向前线开进的时候,西线美军则与他们擦肩而过,向后方撤退,这让土军士兵深感困惑。

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土耳其旅的指挥官亚兹吉将军——一位上了年纪的,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准将,发现自己既没有得到有关战场情报,也没有美军联络官来协调战斗行动。

即便如此,土耳其旅在出发几个小时之后便向他们的战场指挥美二师师部报告“大获全胜”的消息,战报说,他们“与蜂拥而至的中国军队进行了激烈的战斗”,经过“浴血奋战”守住了阵地,并且还抓获了“几百名中国俘虏”。

美二师的军官们听了喜出望外,立即派情报官和翻译前去审问俘虏,美军官没问几句就明白了,土耳其人打垮的是南朝军队第七师一部。

这些南朝士兵从德川逃出来,一头撞进土耳其人的阵地,刚上战场的土军既不懂朝语又不懂英语——大部分土耳其士兵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他们的小山村——被他们打死在阵地上的“中国士兵”全是南朝士兵。

土耳其人和南朝人,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过去如此,现在也还是这样。

初次相遇,是南朝人的厄运而不是土耳其人的厄运,土耳其人现在还没有真正得到教训。

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二)1950年11月25日,志愿军发起了第二次战役。

这次战役是我军的传统优势打法:先诱敌深入,再用穿插、阻击的方式,将敌军分割包围,各个歼灭。此役一胜,志愿军就到了三八线。

25日,战役打响。我军气势如虹,“联军”全线动摇。为阻止志愿军穿插,沃克急调土耳其旅到介川,控制高达千尺的嘎日岭顶峰阻击志愿军。27日,志愿军第38军第114师一部利用黑夜逼近嘎日岭。

土耳其人显然是在韩国军队的交手中获得了错误的经验他们居然大刺刺地在阵地上烤火,这就为我军夜袭指示了目标。

114师342团政委王丕礼带7连从正面接近敌人,团长孙洪道带8连从侧面攀登悬崖陡壁迂回上去,两面夹击,正烤得前胸暖后背凉的土耳其士兵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丧了命。

我军不到20分钟就拿下天险嘎日岭,然后依托有利地形打退了土耳其旅的反冲锋。

志愿军抢占嘎日岭后,土耳其旅失去有利地形。114师乘机攻击前进,于28日晚在瓦院东侧的阳站再次击溃土耳其旅1个加强步兵营和1个炮兵营。

战斗最激烈时,我军和土耳其旅甚至发生白刃战。面对曾经在抗日战场上碾压过鬼子的刺刀,土耳其人的弯刀不堪一击。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图:志愿军俘虏的土耳其士兵

在土耳其旅企图夺路逃跑时,志愿军第342团主力投入战斗,对土耳其旅形成了四面包围之势。激战至29日10时许,将敌人全歼,此战毙伤土耳其旅580人。

土耳其旅而二次战役中被打残,此后一度销声匿迹,直到最后阶段的金城战役中才再次出现。在这最后一战中,土耳其旅伤亡巨大,阵亡700余人,负伤1000余人,还被志愿军俘虏244人。

(三)

近年来,在网上流传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说志愿军用一个装备苏式榴弹炮的炮兵师,急袭土耳其旅阅兵式,毙伤近6000人,麦克阿瑟因为飞机晚点仅以身免,云云。

非常愿意相信这是真实战例,但可惜这纯属虚构。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确实歼灭了3000多土军,但绝不是靠一次炮战,而是志愿军经过多次浴血奋战取得的战果。

我们的自尊心是靠扎扎实实的胜利取得的,不靠虚构的段子维持,否则的话,这也是对志愿军辉煌胜利的一种亵渎。

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图:土耳其收藏的“志愿军战利品”,这震倒了无数人:那是一面青天白日旗。

战争结束,但土耳其的乌龙还在继续——这个志愿军的手下败将,居然骄傲地对全世界宣称:土军缴获了志愿军军旗,而这件战利品至今仍然珍藏在土军的战史馆内。

似乎土军仍然没有从被志愿军痛击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其实,土军要证实自己的荣誉,有更好的方式。

抗美援朝中,主席曾就战役问题电示彭总:似宜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够了。

能够得到百战百胜的卓越统帅的重视,这是土军最大荣耀。土军应该把这段话用鎏金大字,镌刻在战史馆的墙上。

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2018-03-14 01:13 这个国家缴获志愿军军旗?“乌龙”传统至今未变,刚又出大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