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缅 怀 先 烈   追 思 父 亲

1937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七七”事变后,又于8月13日发动淞沪战役,造成我国军民大量伤亡,我父亲就是在此激烈的战役中抗日阵亡,年仅三十岁。

我父亲陈学巧,字国卿,1907年生,原在天台颂安医院当医生。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全国人民高举抗日旗帜,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寇赶出中国去。一批热血青年纷纷走上前线,奋勇抗日。我父亲不顾我母亲即将临盆,毅然决然弃医从戎,此后一直在部队里没有回过家。直到我六岁时,父亲到南京军医署培训,我外公亦在南京外交部工作,遂叫母亲带我一同去南京小住,父亲也只能在星期天来家住在一起,且时间不长,仅数月。1937年初受训期满即回部队,母亲也带着我回天台。

父亲的部队是61师361团任一等军医佐(上尉),听母亲说部队里的人都叫他陈队长(大概是团卫生队长),驻在江西九江,条件大概还好。他估计在九江时间较长,来信叫我母亲带我同去九江住一段时间,因我刚上学不能去,遂叫我大叔护送母亲去九江。但好景不长,仅数月“七七事变”发生了,父亲的部队奉命迅速调往上海,坚守淞沪。当时母亲已怀孕四个月,亦由我大叔护送返回天台。父亲随部队沿长江直抵沪淞,没几天日寇即发动“八一三事变”,强行登陆,先由飞机轮番轰炸,毁我阵地,当时我国空军几乎是零,防空武器诸如高射炮、高射机枪等武器都没有,根本无法还击,因此我军伤亡甚重,据说几乎全军覆没。我父亲就是在这一战役中壮烈牺牲。淞沪失守后不久,上海即告论陷。

父亲的牺牲家里人一直不知道,只觉得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信,根据父亲的习惯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没有信,母亲几次去邮局询问,都说真的没有,不可能丢失。直至一年后有人从县政府公告墙上看到告示,叫烈士家属去办理抚恤手续,将这一消息告知我外公,外公急忙去看,果真是我父亲牺牲了,随即告诉我母亲。当时如同晴天霹雳,阖家大哭。爷爷奶奶说父亲是一家的顶梁柱,现在梁断了,这个家也倒了。外公最喜欢我父亲,说他人品好,待人诚恳,字也写得好(因为我外公自己就是一位书法家)。自此以后,他终日唉声叹气。母亲就更不用说了,留下孤儿寡母今后怎么办?但母亲很坚强,立誓要把我们养大成人,将来好为父报仇。随后由外公陪同母亲去县里办理抚恤手续,领回抚恤令(晋阶少校)及抚恤金,按照天台风俗请来和尚做了一日道场,表示为他超生。我凭这张抚恤令于1947年进南京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就读。

听我祖父说,父亲在开往前线前曾在九江给他写信,其中有这么几句:“儿此次开往前线定当奋勇杀敌,精忠报国,有我无敌、有敌无我,儿倘遭不测,父切勿悲伤,应以为荣。”当时他看后只微微一笑,只当是年青人的一番豪语而已,没当作一回事,随手旁边一放,直到一年后得到我父亲牺牲的消息时,再去找那封信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因为时间一长,不知道哪位伙计把它当废纸,不是烧掉就是丢掉了。憾甚,否则倒是一件极珍贵的遗书。

记得1946(或47年)在三角坦附近建有忠烈祠,里面放着阵亡将士的神位牌,白底黑字,比一般家庭放的要高大,主要是供后人瞻仰祭祀。我父亲的牌位放在中央第二(或第三)。

父亲的事我知道的实在太少了,一个黄毛乳子能晓得多少,再说又没有生活在一起,即使我知道的一些也只是听母亲说的,有关父亲的书面资料特别是抚恤令都在文革时被母亲烧掉了,她怕被造反派查出来要戴高帽游街。后从省档案馆(附件一)和国家第二历史档案馆(附件二)查到我父亲抗日阵亡的档案,将复印件送至天台县民政局,要求将我父亲列入抗日阵亡烈士,并申明不要政府一分钱,只要正名就行。经办同志很负责,遗憾的是查看《天台县志》及有关资料,均无记载,单凭此件资料不全,且上级又无相关文件,无法办理,我只能怏怏而回。幸好,如今只要是抗日战士都被给予尊重。有些报刊杂志刊登谢晋元、张自忠等国民党将领英勇抗日而牺牲的事迹。去年国庆节,曾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原国民党部队老兵参加天安门大检阅,还被中央首长接见呢!

在父亲牺牲八十周年之际,我想对父亲说:不管您有没有被载入史册,在儿子及家人的心中,您永远是为国为民抗日阵亡的烈士。您的第二代、三代、四代、五代都很好,事业有成,吃用有余,都很争气,都遵循祖训家风,没有给您丢脸。您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缅 怀 先 烈   追 思 父 亲

缅 怀 先 烈   追 思 父 亲

陈 波

作者陈波简介:

1931年11月8日生,取名陈思孝,1949年11月参加人民解放军苏南军区政治部文工团,改名陈波(当时团里有更名风气,寓意开始新生)。1950年6月调空军第六预科总队学习。11月转本科,进空军第五航空学校机械科学习。1951年4月毕业后分配到空军12师36团任机械员。12月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停战后,1953年转场北京通州机场,参加国庆四周年大阅兵。12月随部队调杭州,编属空五军。1954年10月因病复员回家休养。1955年7月进浙江省教师进修学院物理科学习。1956年7月结业后分配到宁波任教。1992年退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