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元霸权的时代即将进入倒计时?

北山浮生

引言:

美国造势许久的钢铝关税终于实锤落地,本周四,特朗普宣布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关税措施将在15天后正式生效。此外,鉴于目前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正在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特朗普表示加拿大和墨西哥将暂时被豁免相关关税。同时,其他经济体也有机会被豁免相关关税,美方由美国贸易代表负责具体谈判。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历史。

1868年,中国在搞“洋务运动”,声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1958年,中国在大炼钢铁,“赶英超美”。如今,美国声称要大炼钢铁,赶超中国,英国则要“引进华务”,“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提升英国人的教育水平。

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美元霸权的寿命,事实上已经进入倒计时。特朗普的行动,只不过是徒劳的挣扎。也许未来美国的历史教科书上,会这么写:“……中国商品如潮水般涌入美国市场,形成独占地位,这对美国民族资产阶级是个毁灭性的打击。工商企业大量倒闭破产,工人失业,工业体系趋于瓦解。”

九八年亚洲金融危机中,亚洲陷入惨烈的金融动荡和经济萧条,而美国则迎来了资本回流美元升值带来的经济繁荣。1995年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是14倍,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的1997年升至27倍,1998年更是上升至35倍,1999年一季度达到40倍,美元升值让美国家庭增加了5万亿美元的资产性收入,也解决了美国的财政赤字问题。1992年美国财政赤字高达2900亿美元,但是到1998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

东南亚辛苦十年积累的贸易顺差,一场金融危机,所有的财富都转移到美国人手里去了。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国际投机家索罗斯说:“实际上我觉得没有什么错,人们很难理解这一点,因为我在金融市场进行投机,我是按照通行的规则来做的,如果禁止投机,我也不会投机;如果允许投机,那我就会投机,所以我实际上是参与者,一个金融市场的合法参与者,我的行为无所谓道德或不道德,这里没有所谓的道德问题。”

索罗斯说得并没有错,既然金融规则给他这样的人掠夺他人创造财富的机会,即使他不动手,自然也会有其他人动手。目前的国际金融规则,仍然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丛林中,狼就是要吃羊,这无关道德。

要想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状况,就必须改变现有的国际秩序,特别是改变仍然处于丛林状态下的国际金融秩序!

从道德上批判索罗斯的行为,是软弱无力的,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从经济的角度看,这样的金融秩序造成的激励机制,偏向于金融食利者,财富的实际制造者处于弱势地位,随着金融资本实力的增强,必然会走到生产力发展的对立面,成为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主要障碍。微信公众号搜索:汉唐铁血

因此工业时代下,“重农抑商”的升级版——重工业抑金融的时代必将到来。未来的世界强者,必然是能驯服金融,令其安分守己发挥正面作用的国家,或位于国家层面之上的“超主权实体”。

分析亚洲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原因,有人认为是美国利用美元汇率来打击他在亚洲的贸易对手;也有人认为是这些国家在实行出口导向战略时,过度放松了金融管制,过多地依赖外国投资。

实际上,金融危机是以上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即使美国想通过金融手段打劫,那也要这些目标国家自身具有金融隐患,没有提前预警才行,否则也是老虎咬刺猬——无从下口。如果这些国家都能“高筑墙,广积粮”,进行金融监管,提前挤掉泡沫,清除与国外金融大鳄里应外合的“内鬼”,消除各种金融隐患,准备足够的外汇储备,又怎么会被美国轻易得手呢!

从1985年的广场协议美元大幅贬值再到1995年大幅升值,十年轮回,美国政府对外汇手段的运用越来越娴熟,全球化进程的节奏,似乎牢牢掌握在美国的手中。亚洲国家在吃进全球化蜜糖的同时,也把毒药吞到肚子里。

对于国家管理者来说,这些道理都能看得见,也都明白,但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为什么?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大部分国家的领导人都是选举产生,并且受任期限制。因此他们只能专注于短期目标,无法制定并执行长期规划。而金融收割的周期大约十年左右,超出了绝大部分国家的任期限制。如果哪个领导人要抵御金融收割,必须进行国内的金融管控,那么就会碰金融利益集团的奶酪,分分钟通过选举机制给你搞下台!

美国一手输出意识形态,使得各国都以美式民主自由为目标,模仿美国的政治体制;另一手华尔街金融资本十年一轮的金融收割,虽然已经成为天下皆知的“阳谋”,但是受政体以及公众舆论的限制,绝大部分国家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收割,而没有还手之力。美国的两手配合,则构成了一个更加宏观且难以破解的“阳谋”。至于那些不上套的国家,要么被边缘化,要么体量小,要么被长期隔离在国际贸易体系之外,不能参与国际贸易,经济就发展不上去,迟早也是被“颜色革命”的下场。

这可真是一个“完美世界”!——当然是对华尔街来说。

难道发展中国家就只能被发达国家牵着鼻子走,永远无法摆脱被剥削被奴役的地位了吗?

NONONO!

这个“完美世界”的唯一BUG,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

下面就轮到低调了许久的中国闪亮登场……

在亚洲金融危机中,亚洲四小龙、四小虎遭到重创,已经无法继续担任世界工厂这一角色。而欧美市场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并没有受太多影响,他们对物美价廉的消费品的需求依然旺盛,那么靠谁来补上世界贸易的加工环节呢?

唯一的选择就是中国。

从中国改革开放开始,受中国巨大的市场以及极低劳动力成本的诱惑,欧美金融资本大量流向中国,中国的东南沿海出现了大量三来一补的出口加工企业,形成巨大的生产能力。而中国也在为吸引投资殚精极虑,出台各种外资优惠措施。

在亚洲金融风暴中,中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由于中国实行比较谨慎的金融政策和前几年采取了的一系列防范金融风险的措施,在危机中未受到直接冲击,金融和经济继续保持稳定,涉险过关。微信公众号搜索:汉唐铁血

在草原上,狼群捕猎一定是寻找羊群中跑得慢、相对较弱的目标下手。实际上,中国当时就是扮演了最机警的那只羊,提前感到了危险的来临,做得准备比其他国家更加充分一些。

如果说海湾战争让中国军方看清了自己与美国军事实力的巨大差距,开始了卧薪尝胆的军工发展之路,那么亚洲金融危机就让中国的高层看清了金融武器的巨大威力,开始金融领域的奋发图强。

危机之后,中国的决策者开始深刻反思经济全球化。当金融控制权和市场控制权掌握在别人手里时,你所从事的世界贸易和世界分工真的是公平、公正的吗?你真的能够从一个加工者起步,逐渐变成一个发达国家吗?

还没有找到清晰的答案,带着彷徨、恐惧、担忧等各种情绪,中国就已经迈上了全球化这趟列车。前面是荆棘还是鲜花,是天堂还是陷阱,已经没有回头路,只能披荆斩棘,奋勇向前!

2001年11月10日,世贸组织会议主席卡迈勒,宣布中国正式成为了世界贸易组织的第143个成员国,中国对外贸易从此驶入快车道。

中国巨大的劳动力市场对接欧美广阔的消费市场,迅速爆发出惊人的动能。2002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位居世界第四,2006年升至世界第三,2008年超过美国,成为仅次于德国的世界贸易大国,2009年中国出口超过德国成为世界冠军。

当中国在全球贸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时,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也愈演愈烈。

据世贸组织在2008年统计,中国已连续14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成员,连续3年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成员。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在炒作要发动贸易战。对于中国来说,各种大大小小贸易摩擦从未停止,一直在进行,中国早已变成了应对贸易战的“老司机”。

其实贸易摩擦还是其次,逼迫人民币升值才是对中国贸易战的焦点。如果看过前面的文章的话就会知道,这是复制当年针对日本的杀招。

2002年10月,摩根斯坦利公司首席经济师斯蒂芬·罗奇发表报告称:中国正在通过商品出口向全球输出通货紧缩,于是美国财长斯诺、日本财相盐川正十郎迅速提出,人民币应该升值。2003年6月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对中国的汇率政策发出警告,9月美国总统布什发表演说,暗示部分亚洲国家汇率不公平,在11月份一个月内美国政府相继对中国纺织品、彩电、可锻铸管件和木制家具,四类产品实施制裁。

美国实际上很清楚,它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处于领导者地位,并从中获取大量红利。

美国领导的国际贸易体系是个什么状况呢?看看历史就可以知道,美国输出技术和资本,赚取专利费和资本利得;发展中国家提供劳动力加工成产品,挣点微薄的加工费;产品卖回美国,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维持美国普通人的美国梦;发展中国家如果想依靠辛苦所得升级产业,威胁美国的优势地位,对不起,金融大棒一挥,分分钟教你做人。

在80年代它通过让日元升值和亚洲四小龙货币升值,它的贸易顺差和贸易产品很多就转移到低收入国家去了;那么现在美国逼着人民币升值,升值的结果,无非是把生产地从中国换成越南孟加拉等人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它还是会享受全球化安排的好处。

打个比方,美国就如同国际社会中的奴隶主,他一直在找最听话最能干的奴隶帮他干活。如果奴隶长了本事,翅膀硬了,不听使唤了,他就换一批接着为他服务。

日本曾经挑战美国,但是失败了。基于地缘政治与历史的考量,日本不是与中国一起跟美国对着干,而是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马前卒”。被美国挑落霸权的英国,则基于政治现实的考量,长期作为美国的小弟。

在与欧美日进行了长期谈判之后,从2005年7月开始人民币进入升值通道,但人民币的升值并没有让针对中国的贸易争端画上句号。仅仅过了一年,英国《金融时报》就发表评论,宣称中国的出口产品价格上涨,正在加大全球通货膨胀的压力,这篇评论的标题是:中国输出通胀。

当世界的价格出现高涨的时候,他说你中国人输出通货膨胀;当世界的价格出现紧缩的时候,他说你中国人输出通货紧缩。

反正归根结底,都是中国人不对。

很明显,一场针对中国的金融狩猎正在紧锣密鼓地酝酿当中,中国是否会步入日本的后尘,还是真正掌握自己命运,实现逆袭?

在这十年间,大量国际热钱疯狂涌入中国,希望复制当年收割拉美、日本和亚洲四小虎的“辉煌成就”。但由于中国经济体量实在太大,国际资本在中国总有赚不完的小钱钱,所以尽管隔三差五就想收割(每过三年就有一轮中国崩溃论),可是利益诱惑实在是大,资本总是舍不得收手。而且中国的经济增长动力依然强劲,此时强行收割恐怕也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不知不觉中,美国的赤字就越来越大,中国的外汇储备越来越多,在这十年间,中国的GDP从排在意大利之后,一路超越英法德意这几个老牌列强,08年已经与日本相当。而华尔街太长时间收不回投资,就只好在国内玩起了金融衍生品加杠杆,钱生钱玩得不亦乐乎。

为什么这次收割中国不顺利?

一是资本的贪婪,中国庞大的市场让参与其中的国际资本获益不浅,如果要对中国进行金融收割,这部分资本的利益就会受损,因此在美国内部产生了强大的阻力,迟迟无法行动;

二是中国产业链齐全,几乎成了全球唯一的全能型生产中心,整合了全球上下游产业链;而美国主要占据高端产业,中国向美国输入大量物美价廉的日常消费品,以维持美国社会的稳定。在全球范围内,美国也迟迟找不到替代中国提供消费品的国家。如果中国经济遭受严重打击,美国可能也会跟着陷入社会动荡。

三是中国主权独立,不会直接听命于美国。中国是有核国家,并且常规军事实力也在迅猛增长,历史上美国在军事上栽得两次大跟头,都与中国有关,因此就算是来硬的,美国也是心里没底。

经济上割不断,政治上不听话,军事上又不敢打。美国碰上了历史上最难对付的对手。

华尔街有句名言:“金钱永不眠”,金融资本的增殖需求是永不停息的。既然不能收割中国,那就只能制造金融泡沫,玩金融衍生品的游戏,1%的精英收割中产阶级,进一步破坏了美国自身的经济肌体健康。微信公众号搜索:汉唐铁血

从1998年到2008年,是美国独孤求败,发动反恐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的十年,也是中美两国政治经济社会各个方面发生深刻变化的十年。

当中国积累了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并购买了上万亿的美国国债,美元就事实上被剥夺了肆意剪羊毛的权利。为什么呢?

因为美元发行机制的一个命门,被中国人发现并死死攥在手中。

早在明朝,中国信用货币发行的缺陷,被地理大发现后的西方人死死抓住,并成为中国衰落的致命“命门”。此后数百年间,中国在国际贸易和金融方面一直吃了很大的暗亏,造成中国从世界最富有的国家的宝座上跌落下来,成为任人蹂躏的公共殖民地。49年之后,中国一直在卧薪尝胆,发愤图强,而西方却躺在过去的成就上沾沾自喜,美国则一遍又一遍地将他的看家本领演示给中国人看,好像生怕中国人参不透其中的奥秘。

1868年,中国在搞“洋务运动”,声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1958年,中国在大炼钢铁,赶英超美。如今,美国声称要大炼钢铁,英国则要“引进华务”,“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提升英国人的教育水平。

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美元霸权的寿命,事实上已经进入倒计时。特朗普的行动,只不过是徒劳的挣扎。也许未来美国的历史教科书上,会这么写:“……中国商品如潮水般涌入美国市场,形成独占地位,这对美国民族资产阶级是个毁灭性的打击。工商企业大量倒闭破产,工人失业,工业体系趋于瓦解。”

至于这个命门到底是什么,下回再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