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7年10月5日下午2点,泗洪县殡仪馆白云厅内,庄严肃穆。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建国前老党员、抗战老兵张道干追悼会在这里举行。张道干老人的遗体覆盖着党旗。哀乐低徊,泗洪县500多名党员、群众向他鞠躬、告别……

“七十载初心未改传佳话,一辈子矢志不渝励后人。”遗像两边的一副挽联,正是老人一生的真实写照。

张道干,1923年10月出生。今年9月14日,因肺部感染住进泗洪县城一家医院。年事已高的他,心肺等多个器官严重衰竭。住院不久,他便不能进食,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躺在病床上的张道干,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他让侄子张绍宝告诉党组织,要交最后一笔党费。

9月26日上午,他从枕头底下摸出包着现金和一本存折的手绢,一并交给前来看望他的泗洪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青春:“这是我最后的党费,请党收下……”

现金和存折上的钱加起来一共是9406.77元!这是张道干一生的全部积蓄。交出这笔党费,这位拥有75年党龄的老党员,缓缓抬起右手敬了个军礼。

10月1日这天,病床上的他几乎不能说话,用手比划着,让张绍宝带他回家。张道干没有子嗣,上了岁数后得到了侄子侄女们的照顾。

下午5点多钟,张道干被带回家里。“到了2日凌晨4点多,仰躺着的爷爷‘嗯、啊’地叫着,我们揣测不到他的意思。后来发现爷爷的手微微抬起,抖动着指向一个地方。”张绍宝的儿子、在徐州医科大学读书的张雷说。

“是照片!一定是马振藻爷爷的照片。”张雷连忙跑过去把马振藻的照片拿给爷爷。老人立刻安静下来。张道干右手已拿不稳相框,他又从被窝里艰难地抽出左手,两只手握着,眼睛紧盯着。马振藻就是他参加革命的引路人,也是他的入党介绍人!

10月2日凌晨4点55分,张道干老人永远地离开了。

一生信仰,他找回了丢失70年的党员身份

2015年12月25日上午,界集镇杜墩村党支部召开了一次特殊的党员生活会———宣布恢复抗战老兵张道干的党籍。接过宿迁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卫东递来的红彤彤的《党籍证明》,张道干的眼里充满泪水。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向大家敬了一个军礼,说道:“谢谢党,谢谢大家!”

从党员身份丢失到找回,张道干用了70年。

1942年秋,担任金锁区委书记、区长和武工队长的马振藻,受上级指派,到界集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

在马振藻的影响下,张道干加入到革命的队伍中。没多久,马振藻的妻子杨美田也来到这里,担任妇救会主任。张道干让马振藻夫妇吃住在自己家里,秘密发展抗日武工队。

马振藻带着武工队到曹庙、屠园、仓集一带破坏敌人的交通线,砍日军电话桩,袭击日寇运输队。每次出发前,张道干都让母亲做些干粮给武工队带上。由于张道干表现积极,英勇无畏,1942年12月,在马振藻的介绍下,他秘密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4年6月,马振藻和杨美田又奉命到屠园、洋河一带发展新的抗日武装。临走前,马振藻交给张道干3块银元,感谢张家人为革命的付出。张道干接着参加了新四军。为了便于招兵,他的组织关系留在了地方。

抗战胜利后,张道干继续留在部队。1946年11月,张道干家乡的党组织遭到破坏。为保护同志,负责人被捕前销毁了党员名册和相关证明材料。自此,张道干没有了党员身份。

张道干在加入江淮二分区泗阳县大队后,部队领导动员他入党。张道干倔强地认为,自己打鬼子时就已经入党,不用二次入党。

1950年,张道干从华东野战军警备旅复员回乡。他急切地找到地方党组织,但已无人能够证明他是党员。此时他把复员证也弄丢了。有人提出,让他找入党介绍人马振藻来证明。

从此,张道干踏上寻找马振藻之路。期间,张道干被骗过,被嘲笑过,但他一直未放弃寻找马振藻,找回组织关系的愿望更加迫切。后来年纪大了,张道干把寻找党员身份的接力棒交给了侄子张绍宝。张绍宝到过本省的盐城,还到过安徽和山东一些地方,终究无功而返。

直到2014年10月,张绍宝带着张道干找宿迁晚报记者寻求帮助。在晚报记者的帮助下,张道干抗战老兵的身份当年底得到确认。看到报道的泗洪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陈平,几个月后联系上了马振藻的妻子杨美田。她住在河南省南阳市。早在1947年,马振藻和杨美田就回到河南的家乡开展革命工作。马振藻已于1991年去世。

在2015年7月19日央视《等着我》节目中,92岁的张道干和94岁的杨美田分别71年后再次相见。张道干将3块银元交给杨美田:“银元是党的财产,是我入党73年的见证。”

原来,当年马振藻给张道干的3块银元,他根本没有花!

2015年8月4日,杨美田在子女的陪伴下,来到泗洪张道干的家中。她要为老战友的党员身份作证。

泗洪县委组织部针对张道干的恢复党籍申请,进行了大量的走访调查。杨美田老人的证词最直接、有效。2015年12月14日,泗洪县委向宿迁市委提交《关于恢复张道干同志党籍的请示》。12月18日上午,宿迁市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同意恢复张道干的党籍。

不忘初心,他永葆本色忠于党

战争年代奋勇杀敌,和平年代搞好建设。张道干复员回乡后一直从事农业生产。

“他为人耿直,坚持原则。大集体的时候担任生产队粮食保管员,粮印就在他手上。有个亲戚找他想多要点粮食,他绝不答应,为此把亲戚得罪了。正因为这样,大家都很信任他,保管员一干就是十多年。”杜墩村老党员张绍功说。

以前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坚持找党员身份?他回答:“党是我的第一生命,我能不找吗?”

后来有人问他,党员身份恢复了,给不给你钱?他说:“我不要金,不要银,共产党是我一辈子的信仰,我要做合格党员。”

两年来,不少学校、机关团体邀请老人前往宣讲革命故事,镇里邀请老人对党员进行党性教育,有的高校还组织新党员到他家里举行入党仪式。虽已90多岁高龄,身体也不是太好,但张道干都爽快地答应。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在为党做事。

泗洪县曹庙乡朱家岗村有个朱家岗烈士陵园。1942年12月10日,新四军4师9旅26团在朱家岗抗击进犯苏皖边区的日军。马振藻带领张道干等武工队员和民兵配合作战,并在战斗结束后清理战场,安葬了26团牺牲的73名指战员。“战场上还有13具日本兵的尸体。当地百姓说拖去喂狗算了。马振藻说,他们都是日本帝国主义发动战争的牺牲品,就下令挖个大坑,把他们的尸体埋在了新四军烈士墓旁边的不远处。‘敌我共墓园’由此而来。”张道干的回忆解开了多年来人们心中的疑惑。

当时,张道干还从一个日本兵身上摘下一枚“满洲国吉林治安维持奖章”。这是日寇侵华的铁证,他一直保存着。去年6月,张道干和杨美田把那3块银元和这枚“奖章”一同捐给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两年多时间,张道干曾七上央视,讲述他和“党”的故事,感染了许许多多的人。

张道干去世后,泗洪县委作出《关于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开展向张道干同志学习的决定》,泗洪县委办公室发出了《关于开展“学习张道 干同志先进事迹争做四讲四有合格党员”系列主题教育活动的通知。

张道干老人走了,他一生爱党、忠诚于党的平凡事迹留下了。他用70年寻找党员身份的故事也广为流传着。他用毕生的信念汇成一束光芒,照亮人们前行的路途。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一生的信仰最后的光 ———追记抗战老兵张道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