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为了震慑国内分裂组织库尔德工人党武装,自2018年1月下旬起,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调集约6个陆军装步团、1个特战步兵营、以及约两万人枪的叙利亚自由军发起代号为“橄榄枝”的越境军事打击行动,在空军战机和陆航武直趁夜轰炸了大量地面目标,自行火炮群进行炮火准备后,土军开始突袭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守卫的阿芙林市市郊村镇和山头的钢筋水泥工事,同时,为了震慑伊拉克库尔德武装,防止其增援阿芙林库军,土军战机两线出击,闪击阿芙林时同步轰炸了伊拉克的库军防区,击毙至少49人,随后,为了试探叙利亚政府军的态度,土军派出1个战车连沿着阿芙林南方的叙军阵地巡弋,不过遭叙军开火驱离。

据公开报道,截至今日土军已击毙大约3千多名库军成员,自身付出的代价如下:约2、3百人阵亡(地面冲锋土军步兵较少参与,自由军占多数)、一架T-129武直、4辆豹-2坦克被击毁,2架无人机被击落、2-3辆ACV-15装甲车和少量枪械弹药被缴获。 另据外媒报道,3月2日时土军一个31人的特战步兵排在阿夫林芭蒂娜村遭遇库军伏击,全军覆没,相信未来随着战斗持续伤亡还会增加。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战斗进程可以粗略了解土耳其军队的战斗力、战备水平状况的一些细节如下:

1、按照俄罗斯军事专家的说法,土军在攻击时缺乏有效的空中支援,的确,土军的战机和武直出击时,地面部队没有同步跟进,而是在轰炸结束后才开始冲锋,如此表明土军可能较少编装空地联络电台、战场监视观测设备和类似美军“战术航空控制队”(TACP)的地面引导分队,并且较少组织陆空协同作战演训。

图为美军TACP的徽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从土军参战的坦克装甲车辆来看,在明知会进入城镇交火的情况下,土军的坦克战车除少量运兵车外大多仍没有安装用于防范RPG火箭筒的格栅网、附加外挂装甲以及用于干扰反坦克导弹的疝气灯(或许是为了减轻重量保住机动性),显然没有汲取此前“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坦克炮塔被炸飞的教训(这种坦克上的干扰器材伊朗志愿军帮叙利亚政府军装了不少,防御效果显著)。另外,库军中有不少在此前为了打击IS从德国学成归来的反坦克导弹射手,而德方为了”国际反恐大业“,似乎把自产豹式坦克的许多弱点如“炮塔后方被击中击穿容易引发殉爆”也教给了库军,因此,今日出现土军坦克接连被库军”标枪“和”陶式“等反坦克导弹小组轻松击毁,不知德军作何感想。

图为土军装甲分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不知是轻敌还是土军并不重视夜间和机降作战,从参加战斗的土军步兵、特战步兵分队所携带的装备来看,土军步兵的头盔大多没有用于挂装单兵夜视镜的连接卡口,步枪大多是没有皮卡丁尼导轨且又长又重的德制G3步枪,国产MPT-76步枪或许是由于17年才定型所以装备数量太少,从图中士兵的背囊和有编织带的防弹背心来看,土军具备长距离远征作战经验,单兵口粮、野战睡袋、折叠铲等装备都备足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前一支5人土军特战组步行潜入战区侦察,结果遭遇库军数十人的包围袭击,一番恶战以后全部战死,选择徒步而不是搭乘全地形车或直升机行动有点难以理解,要知道土军装备了一定数量的美制黑鹰直升机,机降的话有更好的突然性和机动性,图为消灭库军缴获的土军特种兵个人装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中最右侧是一把半自动榴弹发射器,却不见榴弹的弹袋,说明土军的半自动榴弹射手应该是兼职射手,行动时除发射器外多带了一把左侧的霰弹枪以作巷战时破门攻坚之用,或是一把G3用于自卫,不过G3太重,还是配发短突击步枪或冲锋枪感觉更轻便些,至于单兵携行具则可能没有配发类似美军专职射手的弹袋腰封,发放和步枪手一样的弹匣带、手榴弹袋组合挂装在防弹衣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没有核武器、陆空协同、步坦协同、夜战能力、战场通讯感知能力不足,直升机数量不多、军方高层岗位长期由陆军将领把持,这倒是和韩国军队高度相似,所不同的是:土耳其政府拥有战时指挥权,可以随时用武力捍卫国家利益,韩国距离收回战时指挥权还遥遥无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韩国军队“三精剑”授剑仪式的参与将领会后合照,“陆军绿”占了半壁江山,韩国军方高层岗位也是大多长期由陆军将领把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