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1965年,我下乡到了郑州郊区的祭城公社马渡大队北来童寨村,此村就建在黄河大堤和一条大调水坝的夹角里,据村上人说清朝的黄河治水道台衙门就曾建在此村过,那可是四品的官,郑州、郑州,郑州的州官也不过是五品而已。黄河水紧挨着调水坝流过,稍微安静一点,就会听到黄河的流水声。

听村上人说,每到七、八月份就是黄河的汛期,这时候黄河水的含沙量特别大,加上天气炎热,水里含氧量低,河里的鱼受不了时,纷纷在河面上飘着,当地人称之为”过飘鱼”。

到了第二年的七、八月份,黄河水果然是混浊了很多,跳进河里游一会出来,就会被冲出去很远,等走回放衣服的地方,身上已是干了,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身上有不少泥沙,用手抹一下,就会有不少沙子落下来。人说长江水是”面善心恶”,意指表面平稳,水下却是暗流遍布,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黄河水却是”面恶心善”,表面上看着很吓人,但水里泥沙多,浮力也大,稍会点水,一般是淹不着人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进了大的漩涡中,千万不要拼命往外游,那是很不容易游出去的,等你精疲力尽再被卷进去,就危险了。最好是随着它转,临近中心时猛吸一口气,随之没入水中,不大一会就会从别的地方出来了,切记、切记!唉!咋又扯远了呢!整天盼着过漂鱼,却总是没过。有一天正在堤南的稻田里干活,忽听一声高喊:”过漂鱼啦!”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立即往家跑,一帮子女知青们更是积极,到了住处,更是焦急地摧促我们几个会水的男的快换衣服,个别女知青还换了泳装,准备到水里捉鱼。到河边的路上,看见几个当地的年青人拿了篮子、筐子,有个人还扛着个三齿的大抓勾和一大盘绳子,心里就纳闷:”去河里逮鱼,弄这玩艺干什么?”等到了河边,女知青们就自已望而却步了:河边全是男人,从水里出来的男人,全是赤条条一丝不挂!说起来也是啊,农村人去河里洗澡,谁会像城里人一样再穿上一个游泳裤头?特别是在黄河里,裤头糸的不紧,流水就会帮你脱下来冲走,这不是六个指头搔痒------多那一道吗?一般的情况下,天热的时候,有男人冼澡的地方,极少有女人出现。当然也有二般的情况,比如说1958年黄河发大水,流量达到了惊人的每秒23000立方,听村里人说,当时几乎是全员上堤,汹涌的黄河水没边没沿,几乎是和堤面平齐,急速地流着,会水的男青状全是在河边忙着加固堤坝,一个个全是赤条条一丝不挂,妇女和其他老人小孩则是忙着把草捆和石料等运到他们跟前,谁也没了什么顾忌和讲究。唉!又拐弯了。

河里是一片令人惊叹的状观景象:几百米宽的河面上,飘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鱼,一个个贪馋地在河面上张嘴呼吸,大部分是只露出一个头,少部分露出了身子,个别已是翻了白肚。河里满是人,大家纷纷用篮子和筐子逮鱼,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逮上来的,鱼没动静时是随波逐流,有了动静,特别是它发现被困住时是会拼命挣扎逃跑的。你在这儿下水,成功地再上岸时,已是几十米开外了。这下村里几家有大抄网的人家可真是得了济喽!一下子大的一条,小的两、三条,一逮一个准,他们人也不抠,逮上来的鱼,谁想拿谁拿。大伏来天那么热,鱼放一天就臭了,叫人家拿走也落个人情不是?(也许有人会说不会用盐淹起来或去卖了吗?我的同志哥,那可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拿出去卖,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被发现了受罚不说,弄不好是会挨批判的。盐是限量供应,虽说黄河的水位比堤外高两米多,当地人也大都是吃堤外盐碱地里自制的小盐,但谁家会没事在家准备一些盐淹鱼呀。要知道黄河里过漂鱼可不是年年都过的,谁家也不会专门弄点盐放着。就是自已吃的小盐,不少人家也是用家里很少的老母鸡下的蛋换的。他们的大抄网形状和我们钓鱼用的抄网差不多,但长有一米,宽有半米多,杆子是用最少三米多长的杉木杆作的,是用来在黄河边捕鱼用的,却不是专门过漂鱼时用,我会另文说的。)

这时候,远远看见从上游漂过来一条大鱼,露出来的鱼头就有二十多公分粗,只见我们村的一个年青人迎过去悄悄接近那条鱼,似乎是用胳膊伸量了一下,然后快速游回来,上岸就说;’日他娘!够不到边,快!拿抓勾!”别人迅速把绑好了绳子的抓勾递给他,两个人一人拿抓勾,一人拿绳子跑步追了过去,到了大鱼前边10米处,那个年青人拿着抓勾下水接近那条大鱼,在水里两手高举抓勾,死命给那条大鱼头部来了一下,然后转身就逃,没等他身子全转过来,”哗拉!”一声水响,大鱼一尾巴就把他打到水下边去了,绳子也忽然蹦紧,岸上拽绳子的人差一点被拉到水里,辜亏他们一伙的人及时赶到,几个人拽着往下游去了,这时候水下的那个年青人也好不容易上了岸,看看他后背上一大片通红,他坐在地上呆了好大一会,才慢慢往下游去了,估计这一下挨的不轻。后来听说他们快到了离我们村八里路的中牟县杨桥村,才把那条大鱼给弄了上来,也不知这几个赤身露体的家伙是怎么回来的,那可是一条一百多斤的大青鱼呀!

我们几个下乡知青收获也不小,可惜的是除了大吃了一顿外,库存的盐只够淹两条鱼用,村里的盐不用说成了急度短缺的物质,找是找不来的,剩下的第二天全便宜了我们喂的两头猪。但没盐的日子也不能过呀,只能忍痛拿一条鱼让一个知青拿回郑州,叫她回家换盐回来。谁知道人家过了三天才回来,回来还大叫吃亏了,说是鱼拿回家都有味了。他娘的,一条近五斤的鱼才换回来一斤盐,得了便宜还卖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