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人的败类!”3月8日,外交部部长王毅记者会后怒斥“精日”分子。

这件事,同日有了后续。据“政知见”微信公众号昨天报道,8日下午,来自文艺界第26组的38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合递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建议严惩“中国人的败类”。

有人惊讶王毅对“精日”这个词的掌握。“精日”就是“精神日本人”,是指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的人群,这类人中,有些极端者崇拜日本到了仇恨自我民族,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耻。

在全国两会开始前,南京发生了青年男性身穿仿侵华日军军服,在抗战遗址前摆拍,还发表美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行为的言论等行为,引起社会强烈愤慨。王毅怒斥的正是这些人。

将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及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这是上述提案的主要建议。严重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侮辱民族英雄、革命先烈也被建议纳入。建议还提出,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专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与中华民族尊严保护法》。

3月9日,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采访了第一提案人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38位委员提案严惩“精日”:有患病委员半夜求联名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

开玩笑和侮辱性行为有本质区别

政知见:在您看来,为什么会有这些“精日”份子存在?

贺云翱: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教育,我们的教育内容和模式偏重升学,对思想、品行、人格的教育等有些不足。

其次,在历史学界,对英雄、烈士或者革命领袖会有一些正常的讨论和研究,有一些历史人物在某个阶段或者某种场合有一些行为,可能并不契合他们的身份,写成学术论文、进行学术讨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旦变成社会性语言,比如“这个人也很糟糕”、“这个人也有污点”等在网上传播,就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对于青年人来说,他们毕竟不是历史学家,没有做过专门研究,不能全面系统地从历史发展的大局和规律来探讨,会受到影响,对那些作出巨大牺牲的人物颠覆否定,将历史虚无。

当然,也有法律的问题。比如,以前随地吐痰是要罚款的,罚款不多,20到50元。那时随地吐痰的人并不多,后来处罚被取消,在公众场合随地吐痰的人反而多了。

我觉得,虽然处罚不是目的,但一种良好的社会风气,除了教育,还要有一定的规矩和边界,让大家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

政知见:有观点认为这些行为只是开玩笑,一个国家要有“自黑”的勇气,不能动辄得咎,您怎么看?

贺云翱:开玩笑和侮辱性行为有本质区别。我也看过取笑美国总统的卡通漫画,但这不是恶意行为,没有侮辱他。

有些人说,南京大屠杀侵华日军杀的太少了,应该多杀一点,这是什么话?还有装扮成侵华日军,在抗战遗址前摆出威风的姿势,这难道是一般的玩笑吗?

玩笑和侮辱必须分开。法律怎么界定?的确需要严肃的研究,相信法律界的专业人士也会提出意见。其实国际上也是有参考先例的,据我了解,二战之后,德国绝对不允许出现纳粹的标志或者行为,否则在受到社会公众强烈的痛斥和反对的同时,还会有法律的制裁。

当然,我们需要一些真实的声音,只要你是亲眼所见,有科学、实际的资料,符合做人的道德良心这些底线,哪怕是批评性的意见,都是正当可行的。但是刚才说的这些行为,在哪个国家都是不可接受的。道德和正义的底线不可逾越。

政知见:为什么建议将“精日”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

贺云翱:他们这些行为的发生地都不是一般场所,那是我们曾经流血和伤心的地方,是民族耻辱的地方,而他们又故意选择这些地方,这就是对国格和民族尊严的侮辱,是对道德底线的挑战。虽然这些人也受到了一些处罚,但是仅按照治安条例来处罚的。

此类事件发生之后,法律界专业人士,尤其是南京的法律界人士率先提出来,只有谴责没有用,要有法律上的惩罚,所以提出要制定法律。

我咨询了一些法律界的人士,目前,国歌、国旗、国徽是国家尊严的象征,如果受到侮辱,会有法律严厉制裁相关行为。那么,我们的民族英雄、革命烈士,那些为抵抗外国侵略者作出贡献的人,也是应该受到保护的。

“蹭”外长热点只是巧合

政知见:外长发布会与您提交提案是同一天,有说法认为是“蹭”热点,这个提案您准备了多久?

贺云翱:其实完全是巧合。提案是我们早就写好的,原文有三千多字,提交的时候要求精简到1500字。3月8日中午,我吃完饭就立刻修改提案,然后发到了我们文艺26组所有委员的邮箱里,请他们审读。下午小组讨论,我们签字,才看到王毅外长的这条新闻。

但是我没想到有这么大的社会影响,新闻报道之后,很多门户网站一度置顶,有很多朋友、学生给我发信息,手机都爆满了,得不停删信息。

政知见:签字委员中有很多演艺界的名人,您一开始就想弄成联名提案吗?

贺云翱:是的。在小组会上,委员们签字之后就提交了,签字过程非常快,大家都当场表态完全支持。有几位委员生病没有来,昨天还给我发信息,要求今天补签。(另据《现代快报》9日报道,贺云翱透露说,“我们组有一位生病的同志,昨天没有在现场,昨天半夜来信息说要求签字,今天上午补签了。”)

政知见:希望这份提案达到什么效果?

贺云翱:作为提案人,我当然是希望最后能有这样一部法律出台。大家共同努力,我想应该会成功的。

政知见:您还有哪些建议?

贺云翱: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关注近代遗产。我曾经调查过南京所有的抗战遗产,包括碉堡、战壕和当时的档案资料。

我认为,近代遗产并没有受到很多关注。有一些革命纪念地做得很好,比如遵义会议的纪念馆,我去的时候排队的人排出了100多米。但是也有一些地方历史纪念场所、革命纪念地很落后,甚至有些还停留在80年代水平,灯光灰暗,墙上还有霉变,文物保护状态也不好。

如果能有专门的经费,对这些地方进行保护,保护得好,我们普通市民也会重视起来。

委员声音 38位委员提案严惩“精日”:有患病委员半夜求联名


张凯丽:一个民族的情感底线不能被触碰

“精日”分子的种种做法是决不能被容忍的。

我曾经当过兵,是军事博物馆的一名解说员,我的解说词都是与我们的军事历史有关,至今都有很多触目惊心的展出画面印刻在我的脑海中。这份提案很及时,我们也希望能够借助政协委员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让更多人了解和认同, 一个民族的情感底线是不能被触碰的。38位委员提案严惩“精日”:有患病委员半夜求联名


郑晓龙:抗日剧作不能恶搞

“精日”分子这种做法,至少会让普通老百姓心里很不舒服。

作为文艺工作者,我们要思考的是怎么做好抗战这类题材的创作,不能像现在这样。现在有些电视剧,说抗日战争,不讲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在战争中所付出的代价,只表达仇恨。反映出来的都是讲杀鬼子很容易,这样的恶搞,让大家说到战争的时候缺少凝重和严肃,需要纠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