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按:俄国“十月革命”时,西方列强干涉了其内战,这是众所共知的。鲜为人知的是,当时中国的北洋政府也派兵参加了。更有意思的是,我国派出的部队,不仅没有与“盟友”之一的日军合作,相反却帮助苏军打败了日军!

俄国“十月革命”后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沙俄一片混乱,苏维埃红军节节胜利,美、英、日、法等帝国主义国家正寻找借口武装干涉十月革命,他们很快找到了机会。

1918年4月,被俄国军队俘虏的由捷克和斯洛伐克族奥匈战俘和俄国籍捷克和斯洛伐克人组成的捷克斯洛伐克军团有5万人之多。在乘火车前往海参崴途中,传来德国人要求苏俄拘禁捷克斯洛伐克军团,并将其囚禁在战俘营的要求。于是,该军团倒戈,投向美、日等国组成的协约国一方,希望继续与德奥作战,请求协约国帮助他们从苏俄西部前线经西伯利亚回国。这就有了让日美军出兵西伯利亚的借口了。

1918年7月8日,美国政府首先向日本政府提出联合出兵西伯利亚的要求,建议以援救被俘虏的5万捷克斯洛伐克军队为借口,共同陈兵远东,企图把苏维埃政权扼杀在摇篮之中。

接到美国的要求后,日本迅速作出反应。7月16日、17日,日本天皇在日本皇宫召开有外相、海相和陆相参加的外交调查会,专门讨论出兵西伯利亚问题,并于8月2日发表《西伯利亚出兵宣言》。宣言发表后,日本马上命令第十二师团长大井中将指挥步兵一个旅团、骑兵一个联队(团)、炮兵一个联队、工兵一个大队(营)为骨干组成干涉部队,浩浩荡荡地向海参崴进发,建立了海参崴派遣军司令部。

日本首相寺内正毅又指示其驻“白俄最高执政者”、原沙俄海军上将高尔察克所率匪帮的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荒木贞夫,迅速与高尔察克和一直活跃在中国东北边境的谢苗诺夫等白匪军头子取得密切联系,让白俄匪军全力配合日本干涉军在西伯利亚作战。

在谢苗诺夫匪帮的帮助下,日本和白匪军相继攻下了苏俄远东军事重镇赤塔、海兰泡,攻占了西伯利亚、乌拉尔和伏尔加河等广大地区

看到俄罗斯远东领土落入无政府状态。中国北洋政府利用这个有利时机,于1918年决定出兵俄国西伯利亚,会同美、日、英、法、加、意和白俄参加联合干涉军,屏护三江,并进一步设法收复东北失地。

据前苏历史书载,中国是“干涉苏俄的十四个帝国主义国家”之一。

中国决定派遣海陆军两路挺进西伯利亚,陆军第九师先遣部队官兵661人,在团长宋焕章带领下,(7月?)18日从北京出发,24日,营长苏炳文带官兵667人搭乘海军军舰开往海参崴。至10月26日,先后共有6批2000多名官兵,乘火车经哈尔滨赴海参崴,参加对苏俄干涉。陆军宋焕章支队大约分驻于海参崴、伯力等地。美丽的海参葳,原来是中国的领土,当地中国人称为“银窝子,金崴子”,以言其富庶,19世纪末被沙俄吞并。

海军则由林建章(颂庄)海军代将率领海容号巡洋舰及其附属部队组成,也开往海参葳。林建章海军代将(相当准将),节制全局。北洋陆军进驻西伯利亚的同时,中国海军海容号巡洋舰也到达海参葳,曾有一张照片流传下来,左边是海容,右边是日本干涉军的三笠号,中间还有法国军舰。

还有一张留下来的照片反映了当时参加干涉军的各国军人,其中就有宋支队。其他的还包括捷克等国士兵,是当时被俄国俘虏的捷克人组成的捷克兵团,在远东的捷克兵团军官一百余名,士兵四千余名,指挥官叫盖达,《好兵帅克》的作者哈谢克就是他的部下。

当时对各国军队的评价是:

军纪最差的:日军

供应最好的:美军

军容最整者:华军

战绩最好者:华军

前两项不难理解,后两项有所出处。因为宋焕章的部队出身非常奇特。宋支队由第9师33团配属炮兵两连、骑兵机枪各一连组成,由33团长宋焕章任支队长。第9师前身是老袁的第二期模范团,装备最好,新式德械,在当时世界上也可算是一流的精兵。

中国难得有派兵出国露脸的机会,故段政府派了这支仪仗队式的部队出国,军容整齐哪有奇怪。至于战绩,苏俄忙于内战,不想和干涉军发生冲突,在远东只有游击队进行牵制。俄人素恨日人,常有零散日军小分队遭红军游击队消灭之事。而红党和华军关系却不错,从无冲突,最多也是朝天放枪应付一下。所以华军基本上没什么战斗损失,是以“战绩最好”。实际上,华军和苏俄红军相处可以说得上融洽,双方人员还常互相来往坐坐。

1919年,苏俄红军发动凌厉攻势,击毙高尔察克。日俄战争期间高尔察克在沙俄太平洋舰队的“阿斯科里德”号上服役,旅顺口陷落后被俘虏。第一次世界大战中1916年出任俄黑海舰队司令。

白匪军头子谢苗诺夫支队受到沉重打击,荒木贞夫和日本干涉军被迫撤回日本,谢苗诺夫率领他的白匪军再度撤入中国东北。

高尔察克

由于北洋政府后续的接应久久不到,一年后宋支队也只好后撤回国,虽然保障三江主权的基本目标达到,规复北方失地却无从谈起,留下的只有海军部队。林建章将军很奇怪,为什么后续部队迟迟不来呢?

林建章的部队着急,其实,比他们更着急的是中国海军奉命增援的陈世英,他的舰队应该乘热打铁很快赶去和林舰队会合,却迟迟不能开动。

1919年夏,虽然西伯利亚红军依然只有游击队,白俄残军已经自料不敌,大部从海上向南方撤逃。苏维埃政权即将建立确凿无疑。海容舰携载大部分官兵离开海参葳,和其他主要干涉国一起撤军。只有日军乘机在这里驻留了下来。

这个时候,陈世英的接应舰队还在如热锅蚂蚁一样研究怎样组成和北上呢。他的旗舰是原来属于长江舰队的江享号海防炮舰,其任务是建立一支中国政府的北方水上力量--江防舰队,永久性驻扎黑龙江上。

这时,江防舰队的北上实际关系到了中国北部领土的完整,因为日本正对那里虎视眈眈,他们不但不肯撤兵,反而增兵。略谓:“日本处境,与美国不同。就俄国过激派现势观察,实足危及日本安全,故日政府决定增派五千补充队,驻防西伯利亚东端”。日本甚至二次宣言,谓:“西伯利亚的政局,影响波及满洲、朝鲜,危及日本侨民,所以不便撤兵。”已视满洲为朝鲜第二了!“必待满洲、朝鲜,脱除危险,日侨生命财产,可得安全,并由俄政府担保交通自由,方好撤回西伯利亚屯兵。”

中国政府在内乱之中,自知无力收复江北丧失领土,但依然针锋相对,决议克服困难,坚决派遣舰队北上。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严正抗议日本:“贵国关于西伯利亚撤退之时机,有满洲、朝鲜并称之名词,查朝鲜系与日合邦者,本国不应过问,而满洲系东三省,系吾国行省之一部,岂容有此连续之记载?实属蔑视吾国主权,特此抗议!”北京方面决定,由海军部派出王崇文为吉黑江防筹办处处长,并饬海军总司令,命令陈世英指挥调驶利绥、利捷、江亨、靖安等舰,由沪北往松、黑二江驻防。

至此,中国海军各舰统称辽吉黑江防舰队,生火待发,再次北上西伯利亚。

江防舰队包括旗舰江享号海防炮舰,浅水炮舰利捷,利绥,以及靖安号运输舰,因为利捷等舰为浅水炮舰,不耐航海,故此由该舰拖带行驶,前往北方。除了江享号外,其他各舰都是原来德国海军在华舰艇,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参战后被中国海军缴获,这也是中国海军历史上第一次的战利舰艇。

1920年3月,排除了日俄的阻碍,陈世英的舰队进驻庙街,就在这时,苏联红军也来到了这里。

那时候的红军也是挺简陋的,没有后来那样气派。这一段历史的记述有些令人啼笑皆非,比如当时的报告中记载:“越数日,有红军自北边来,皆骑四不象兽。。。”晕啊,红军都是姜子牙么?!这可不是野史,是陈世英给政府正式报告里的原话。红军的到来,使试图长期占领西伯利亚的日军极为恼怒,和红军的武装冲突不断爆发。

后来萨考证,这个记载应该是对的,记述80年代初鄂伦春猎人生活的书说明(作者与猎人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当地鄂伦春人就用麋鹿做交通工具,运货、载人兼生产鹿茸。麋鹿就是古书里传说的四不象。冰天雪地里麋鹿应该比马更实用。不过四不象这玩意儿,萨还是不能想象,一来这东西是国家特级保护动物,二来这东西就算能骑吧,苏联人可都是大个儿。

1920年8月,某一日,庙街(俄国名称尼古拉耶夫斯克,简称尼港)当地居民与日侨发生殴斗,日俄“尼港事件”爆发,苏联红军和日干涉军发生激战。苏军作战勇敢,很快将日军封锁在据点之中,但红军的确武器低劣,围困了日军据守的领事馆和邮电局,却无法攻进去,于是,红军一名政委亲自找陈世英,登舰访问,要求借炮轰击日军。

陈世英为著名爱国将领,就是后来的国民党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抗战中江阴海空大战的司令官。他当即同意借炮给红军,把江享舰侧部的4.7公厘大炮和格林炮借出,苏军得到重型武器,当即猛攻,日军全军崩溃,击毙被俘者数百人。日军领事馆中弹起火,邮电局炮毁,苏军一举控制尼港。

当时的中国海军都是闽系,北洋舰队的直接后人,因此切齿甲午之仇。陈世英对日人恨之入骨,在日本领事馆被攻破后,有逃来的日本兵,陈下令将他们缴械,丢进冰窖里活活冻死。有人说这陈世英脑子有毛病啊,处置鬼子的招儿多得很,为什么要用这么不保险的办法?!主要是不明白干吗不直接毙了他,冻死,得多长时间啊,夜长梦多。敢情说话的是南方人,不知道东北的冰窖怎么个冷法,抓耗子都用铁锹沾舌头就行的地方。日本兵看来体格不错,扛冻--不过也扛不了这种冻法吧,估计有一个钟头就成冰棍了。

但日军毕竟兵力雄厚,增援部队赶来后将红军击败。

糟糕的是被中国军队冻死的日军有人在冻毙前留下文字,被日军后续部队发现,中日顿起冲突,陈一方面抵死不承认,一方面在黑龙江生火亮械,和日军舰队炮口对峙,毫不示弱。日军见中国舰队准备充分,不敢贸然动手,转而采用围困手段,封锁江口,隔断陈将军的舰队达半年之久。陈部粮弹断绝,所属都是南方人,在北方海区生活极为不便,但是为国家计,皆冒死坚持,严阵以待,每日在甲板擦洗炮弹,以不示弱,当地华侨也想方设法接济祖国军队。日军终不敢动手,无可奈何。

这时,北洋政府正疲于国内军阀混战,而欧美各国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也无余力他顾。中国方面只能设法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一争端。中国海军后来的名将沈鸿烈和外交家王鸿年奉命北上,和日军谈判,沈是留学日本的东洋通,王则以巧于外交应对闻名,王鸿年到达庙街后,先做好当地居民的工作,于是在会审中,各方提供的证词,都有利于我,日方代表理屈词穷。经过激烈的辩论和谈判,最后,日本方面同意因查无实据,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但提出罢免陈将军永不录用的条件,以此解决了这起争端。(实际上陈改用字季良继续在海军中服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